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三章 冰火
    白齐眉的脸虽然带着笑,但是说出口的每个字,都蕴含了腾腾杀气。的小说

    肖遥看着白齐眉,忽然笑了起来。

    “凭你吗?”肖遥问道,“一个天行宫,又如何?大不了,灭了便是。”

    说完,直接一掌拍碎了眼前的幻象。

    “谁敢拦我,我便杀谁。”肖遥冷笑了一声,伸出手猛地往下一按,剑阵化作剑雨,从虚无先生的体内穿过。

    顿时,虚无先生的身出现了无数道血洞。

    “竖子敢尔!”此时,天行宫内,白齐眉一掌拍碎身前岸桌,怒不可遏。

    整个大殿内,皆是惊色。

    “这肖遥,太过狂妄了!”

    “他以为这只是和我们天行宫为敌吗?他这是要和整个隐世世界为敌!”

    所有人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

    虚无先生死了,这是他们之前谁都没有想到的。

    之前虚无先生赶去紫金门的时候,众人虽然都知道,可是并没有太过于担心,毕竟在他们看来,即便虚无真的不敌肖遥,想要全身而退还是不难的,这是之前南天远面对自己对手逃跑时候没有选择追赶的原因。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肖遥的实力竟然已经可怕到了这个地步。

    一个世俗界的修炼者,无门无派没有任何传承,凭什么能够如此之强?

    “宫主,这人,必须要杀!”一个穿着白袍的老人站起身咬着牙说道。

    他的一双眼睛变得通红,仿佛已经要入魔一般。

    对于他此时的心情,众人都能理解,毕竟,虚无是他的儿子!

    要知道,虚无可是他们天行宫最出色的年轻人了。

    不要说是天行宫,即便是整个隐世世界,虚无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只要虚无能够继续修炼,可以保住天行宫百年隐世世界第一门派的称号!

    可是现在,虚无竟然死了,这对于天行宫而言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天行宫宫主,终于平静下来。

    “肖遥,必死。”他冷冷吐出四个字,却已经宣布了一个人的死刑。

    之后,他转过身,看着虚无的父亲,说道:“大长老,你明天广发英雄帖,着急隐世世界的各门各派,咱们审判肖遥!”

    “是!”大长老心大喜,“多谢宫主,吾儿没白死啊,那个大魔头,必定要杀!”

    天行宫宫主摆了摆手:“散了。”

    等大殿内只剩下白齐眉一人的时候,他眉头紧锁,长叹了口气。

    “难道,隐世世界真的要大乱了吗?”

    紫金门内。

    虚无的死,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眼神写满了诧异。

    他们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虚无先生可是天行宫最年轻的一代啊!可以说是天行宫的核心人物。

    结果现在,竟然这么死了?

    肖遥怎么敢杀了虚无先生呢?

    难道他不知道,他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他将会和整个隐世世界为敌啊!

    之前,还有几个门派想要趁机拉拢一下肖遥,但是现在他们立刻打消了这份念头。

    开什么玩笑,现在谁还敢和肖遥站在一起?那不是要站在天行宫的对立面吗?除非是不要命了!

    不过,肖遥也无所谓他们心的想法。

    他将地的笛剑捡了起来,抹去面的印记后,随手扔给了南天远。

    “这也算是个好东西了,留着。”肖遥说道。

    “嗯,好嘞!”南天远又不解了,“肖哥,这把笛剑你也不要?”

    “看不。”肖遥淡淡说道。

    “……”周围所有人都是满脸无语。

    那可是灵器啊!你还说看不?太嚣张了?

    其实肖遥说的都是心里话,自从来了紫金门一趟后,他发现自己都被养刁了。

    之后,肖遥的眼神又落到了虚无的手。

    “咦?这小子身竟然还有宝物呢!”肖遥忍不住说道。

    他蹲下身,将套在虚无手指头的戒指摘了下来。

    “之前还在说,要给你找一个有储物空间的法宝,这不,到手了。”肖遥笑呵呵说道。

    说完,又将戒指扔给了南天远,说道:“这面的印记,我已经抹掉了,等回去之后你第一滴血在面,可以添加你自己的印记了。”

    如果现在南天远也是灵江境界的修炼者,可以省去滴血认主这个复杂的步骤了,完全可以直接用精神力在戒指添加自己的印记。

    这个是南天远自己的事情了,他可帮不忙。

    南天远笑眯眯将戒指套在了手,又说道:“对了肖哥,还有老宋他们呢!我们这一趟回去,不给他们带一些东西吗?”

    肖遥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转过脸眼神朝着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修炼者望去。

    那些修炼者们一个个都打了个寒噤,撒开脚丫子跑。

    开什么玩笑,他们留在这里,难道还等着肖遥弄死他们抢走他们身的宝贝吗?

    洪剑宗的二公子已经被肖遥杀了,天行宫的虚无先生也已经葬身剑阵之。

    在整个隐世世界,还有肖遥不敢杀的人吗?

    看到那些人撒开脚丫子跑得飞快,肖遥也哈哈大笑起来。

    “肖哥,看来咱们的目的达到了啊!”南天远说道。

    “不算。”肖遥摇了摇头。

    “也是,这一次咱们算是将洪剑宗和天行宫给得罪死了,哎,我们是真的要站在隐世世界的对立面了。”南天远叹了口气说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也有些无奈:“即便我不杀那个什么二公子,什么虚无先生,他们会放过我了吗?一切都是扯淡,他们还是会找我的麻烦,既然是这样,我对他们又何须留手。”

    说到最后,肖遥又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内心是渴望安静的,可无奈他们非得逼着我走和他们对立的道路。”

    南天远在一旁沉默了许久,又对肖遥竖起了大拇指。

    “肖哥,我先前说错了,在装.逼界,你依然是冠军!”

    肖遥:“……”

    这时候,肖遥才转过脸看着诸葛焚天。

    “诸葛先生,我杀了你们洪剑宗的二公子,你怕也回不去了?”肖遥笑着说道。

    诸葛焚天苦笑了一声:“肖遥,谢谢你了。”

    “谢我什么?”肖遥问道,“谢我杀了二公子吗?别开玩笑了,即便是你,想要杀他也是易如反掌。”

    诸葛焚天摇了摇头:“我谢你,是因为你帮我做出了决定。”

    肖遥明白了诸葛焚天的意思。

    南天远在一旁,痛心疾首:“诸葛先生,怎么说你也是我们世俗界的第一强者,人皇,为什么非得承受这样的羞辱呢?我原本以为你早应该拔剑而起,却没想到即便到了最后,你也没有动手。”

    之前虽然南天远和那两个灵溪境界的修炼者交手,但是诸葛焚天这边的情况他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没想到,诸葛焚天竟然那么能隐忍。

    “如果我有肖遥的修为,一定会拔剑而起,但是,我不是他。”诸葛焚天说道。

    诸葛焚天这一番话,让南天远沉默下来了。

    仔细想想,其实诸葛焚天这么做也是有理由的。

    如果杀了二公子的人真的是他,没有肖遥的庇护,洪剑宗的人追杀他,他还能保得住性命吗?

    也难怪诸葛焚天说,他不是肖遥,没有办法做到。

    只是这时候,肖遥忽然转过脸看着诸葛焚天,眼神肃穆。

    “即便我没有这一身修为,也会拔剑而起。”

    “……”诸葛焚天没有说话,显然不是很相信肖遥的这一番话。

    肖遥笑了笑,说道:“诸葛先生,即便你不相信也无碍,我只是觉得,人嘛!是活着,可以没权,没钱,没女人,甚至命都可以没有,但是不能丢了尊严,否则,路边的野狗,都不会看我一眼。”

    诸葛焚天微微一愣,他看着肖遥,眼神木讷。

    许久,他长舒了口气,苦笑了一声,自嘲道:“看来,我是真的老了,丢了以前的锐气。”

    肖遥不置可否。

    “原本,我在洪剑宗内找到一件宝物,还想等见到你带给你的,现在回不去,倒是有些可惜了。”诸葛焚天笑着说道。

    肖遥闻言倒是来了兴趣。

    “宝物?什么宝物?”肖遥问道。

    “一张地图。”诸葛焚天笑着说道,“北川的一张地图。”

    “地图,是什么呢?”肖遥问道。

    既然能被诸葛焚天认为是宝物,肖遥觉得,这其一定有价值。

    虽然诸葛焚天现在的修为也不高,可是,眼界不是肖遥能够的。

    “找到冰火的地图!”诸葛焚天说道。

    “冰火”这两个字说出来,肖遥的脸色立刻变了。

    “是……异火种?”肖遥是真的激动了。

    诸葛焚天点了点头:“是了,那张地图似乎是一个炼丹师留下来的,我想你是炼丹师,对你而言肯定有用。”

    南天远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

    “肖哥,冰火是什么啊?”

    肖遥沉思了一会,语气复杂:“冰火是一种异火种,如果用来炼丹的话,即便是准灵丹,或许,我都能尝试一番了。”

    肖遥的话,让南天远也激动起来了。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还等什么?出发啊!”南天远说道。

    诸葛焚天没好气道:“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东西在洪剑宗,你看我还能回去吗?”

    “那杀回去。”说这番话的人,是肖遥,“我要的东西,他们不给,我让他们死!”

    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