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一掌击杀
    从南天远的口,肖遥也得知了这一个多月外界的变化。..

    正如南天远说的那样,现在的紫金门,基本处于大乱斗的状态。

    各个门派,都在紫金门内厮杀。

    让肖遥感到可笑的是,这些人来紫金门之前,竟然还打着要杀肖遥的旗号。

    甚至于说,现在的肖遥对于隐世世界而言,已经被称之为大魔头了。

    “这些人,还真是够不要脸的,趁火打劫算了,还非得立个牌坊。”肖遥摇了摇头,感觉可笑之极。

    “肖哥,咱们还是直接离开,反正任务都完成了,我们没必要和他们硬碰硬。”南天远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没必要,咱们得杀出去。”

    南天远有些吃惊,愕然道:“为什么啊?”

    “立威!”肖遥正色说道。

    南天远恍然大悟了。

    百里荒凉,是死在肖遥手的,要不了多久,隐世世界的那些大门派会查清楚肖遥的身份,到了那个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修炼者盯肖遥。

    毕竟肖遥杀了百里荒凉,百里荒凉身的宝贝,也一定落到了肖遥的手。

    不管事实是不是这样,那些人一定都会这么想。

    这一点,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好,那咱们杀出去!”南天远哈哈大笑,接着又将手拎着的东西递给了肖遥。

    “肖哥,这玩意可真够沉的啊!先前拎着他,我差点没跑出来。”南天远哭丧着脸说道。

    “天雷锤?你拎着玩意干啥?”肖遥满脸无语。

    南天远说:“这可是准灵器境界的东西啊!这么好的东西,难不成丢了?”

    “丢了丢了呗!”肖遥笑着说道。

    在小世界找到了那么多宝物,老实说,现在一个准灵器境界的东西,还真入不了肖遥的法眼。

    “……”南天远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看着肖遥满脸严肃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真的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好了,既然你喜欢留着。”肖遥说道,“反正现在你也没有什么趁手的宝贝,之前还想将那个什么白宇剑留下来给你,结果被毁掉了,可惜了。”

    “嘿嘿,那我可留着了!”南天远将天雷锤抱在怀里,眯着眼睛说道。

    这跟娶了新媳妇似得。

    “等回去之后,还有好东西给你呢,高兴什么。”肖遥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我得给你找一个储物的法宝,否则你天天扛着天雷锤,跟二傻子似得。”

    “……”南天远叹了口气,说道,“储物的法宝,怎么会那么好找啊!”

    “你之前不是说,外面很多高手吗?我不相信了,他们没点好东西?”肖遥笑着说道。

    南天远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说道:“肖哥,你这是打算杀人夺宝啊!”

    肖遥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们都说了,我是个大魔头,作为一个大魔头,不做一些杀人夺宝的事情,岂不是对不起这个称号?”

    南天远放肆大笑起来。

    “走,去见识见识那些名门正派。”肖遥打了个响指,带头出发。

    此时,在紫金门广场之,还有两个灵河境界的修炼者交战着。

    “那宏语剑是我的,老不死的,我劝你乖乖交出来,否则,我今日必杀你!”说话的是一个手持大刀的年男人,灵气外放,霸气十足。

    “哼,我说,你们九川门的人是不是不要脸的事情干习惯了?宏语剑明明在我手你竟然还有脸说是你的?”手持长剑的老者冷冷盯着对方说道。

    “也是说,你想和我们九川门为敌了?”壮汉冷哼了一声。

    “那又如何?我们洪剑宗还会怕你们一个九川门!?”老者哈哈大笑。

    “既然如此,你去死!”说完,那年壮汉已经朝着老者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别的地方,还发生着混战。

    肖遥一路看到的,不止三拨战斗了。

    “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真是。”肖遥摇了摇头,“一些没用的垃圾,还有傻子争来争去。”

    “肖哥,为什么没人搭理我们啊?”南天远说道,“不是说要杀出去吗?我感觉我们现在光明正大的走过去,都没人搭理我们。”

    肖遥也是哭笑不得。

    这些人,是一群神经病啊!

    不是说来弄死老子的吗?你们特么的倒是看看我啊?

    肖遥也很无奈啊!

    终于,有人朝着肖遥和南天远的方向瞥了一眼。

    “咦?那不是东方战神的天雷锤吗?”

    “可不是!”

    顿时,有十几个人都朝着肖遥和南天远的方向冲了过来。

    肖遥看了眼南天远,笑着说道:“看来,你抱着这个玩意,还是有点用的。”

    南天远脸憋得都红了:“这作用,还真是够大的。”

    肖遥哈哈笑了笑。

    “喂!你们笑什么?你们是哪个门派的,赶紧将天雷锤给叫出来!”其一个年轻人扯着嗓子说道。

    “你们想要?”肖遥问道。

    “废话!”那年轻修炼者冷笑着说道,“你们的机会只有一次,否则的话,别怪我斩杀你们!”

    看到肖遥和南天远都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他们又怎么会畏惧呢?

    如果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是灵溪或者灵河境界的强者,即便眼红天雷锤,他们也只能躲着走了。

    “既然你们想要,直接抢啊!”肖遥说道。

    “放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说完,那年轻人直接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这都不需要肖遥出手,南天远直接抡出一锤,直接将那个年轻人砸成了肉饼。

    所有旁观者,都倒吸了口凉气。

    南天远已经做好准备,接受他们的夸赞了。

    然而,他们嘴里说说来的话,却让南天远大失所望。

    “天啊!这天雷锤还真是宝物啊!随便来个人,都能挥出这么大的威力!”

    “可不是!这天雷锤,我必得!”

    南天远很茫然。

    为什么这些人的关注点还是在天雷锤的身啊?

    一锤能砸死人,是因为自己的修为,和天雷锤有二毛钱关系啊?

    他压根不知道怎么操控天雷锤好不好?

    他委屈的简直都要哭了。

    那十几个人,一起朝着南天远冲了过来,他们一个个眼睛都死死盯着天雷锤,压根看不见别的东西了。

    “找死!”南天远怒喝了一声,拎着重锤冲了出去。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南天远,嘴里念叨着:“别说,还真有一种东方战神附体的感觉,哈哈!”

    那十几个修炼者,全部都是在劲气境界,这样的角色,以南天远的修为,杀了他们跟捏死蚂蚁一样。

    不到一分钟,那十几个修炼者横七竖八躺在地了。

    重锤之下,他们没有一线生机。

    “让你们瞧不起我!”南天远气哼哼说道。

    “放肆!”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咆哮。

    “我们九川门的弟子,你们胆敢杀?!”走来的是两个老者,修为都在灵溪境界期。

    “杀了又如何?”南天远皱了皱眉头。

    “哼,胆大包天!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其一个老者沉着脸说道。

    之前那些弟子看不出来南天远的修为,并不意味着他们也看不出来。

    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家伙,竟然是灵溪境界期的高手!

    “看来,来两个识货的了。”肖遥瞥了眼南天远说道。

    “恩。”南天远点了点头,看了眼对方,说道,“老头,你们也是来抢天雷锤的吗?”

    其一个老者深吸了口气,往前迈出一步,气势显露:“是,又如何?”

    “哈哈!是的话,得死!”说完,南天远挥着天雷锤,狂奔而去。

    “放肆!”老者心惊,他也没想到南天远竟然会一言不合动手,好在他身边还有个灵溪境界期的同伴,否则,还真不好应付。

    至于南天远身边的肖遥,则已经被他们直接无视了。

    他们从肖遥的身压根感觉不到任何灵气,也是说,对方很有可能只是普通人,既然如此,他们又有何畏惧呢?

    虽然南天远也是灵溪期的修炼者,可现在毕竟以一敌二,更何况,那两个老者的底蕴起南天远都不知道浑厚多少。

    所以,南天远应付起来,着实有些吃力。

    肖遥只是安安静静站在边看着,虽然他知道南天远未必能敌这两人,不过,只要他在这,南天远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他会为自己的兄弟遮风挡雨,可是也需要他们自己去历练,一场生与死的战斗,是最好的历练。

    这边的缠斗也引来了更多的人。

    “天雷锤!那是东方战神的天雷锤!”

    “哈,难怪九川门的两个长老都出手了,原来是冲着准灵器啊!”

    “走,我们也杀去!”

    在别的修炼者打算加入战斗的时候,一道身影却直接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肖遥冷冷看着他们,张开嘴,吐出一字:“滚。”

    “嗯?!”其一灵溪后期的男人眉头一皱,问道,“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开!”

    “那死。”肖遥随意一掌,那灵溪境界的修炼者,直接飞了出去,等落到地之后,已经断气身亡。

    剩下的那些修炼者,一个个都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那可是灵溪后期巅峰的高手啊!

    竟然——被一掌击杀了?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