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七章 老贼,出来!
    此时,独剑长老和赤蛇长老,已经朝着宋逸霖和南天远扑了过去,这两人一个是灵溪境界后期,一个是期巅峰,南天远和宋逸霖应付他们都已经够呛了。..

    不过,他们引走两位,最起码能够让肖遥减轻一些负担。

    另外那五个糟老头,已经将肖遥团团围住了。

    “除了你们两个,都是灵河初期的,剩下的三个,都是灵溪境界巅峰,凭你们,也想杀我?”肖遥冷笑着说道,“你们的掌门不出来,恐怕你们都得死在这。”

    “你这样的宵小,也配我们掌门出手?!”同源长老嘲笑道。

    “不知死活。”肖遥说完,转身是一掌,直接冲着同源长老的脑袋袭来。

    同源长老脸色大变,赶紧往后扯出了一段距离。

    “杀!”剩下四个齐声怒喝,迅速出手。

    否则,以肖遥灵河境界的修为,怕是能直接秒杀了同源长老。

    正是因为如此,剩下的四个见肖遥出击之后,才赶紧迎来。

    是想要分担肖遥给他们制造的压力而已。

    一个涅槃全,直接将同源长老给拍飞了出去。

    如果不是因为正在被围攻,肖遥都有信心一掌击杀那个同源长老。

    “狂风展翅!”随着一声暴喝,肖遥身后的南方战神,身后竟然凝结出一团金色双翅。

    双翅挥舞,无数道金色羽毛,朝着肖遥席卷而来。

    这是灵技!

    肖遥眉头一皱,不敢硬接,迅速后撤一段距离,这才得以逃脱。

    “紫金门到底是紫金门啊,掌握的灵技,不是凡人能够想象的。”肖遥眯着眼睛,“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们了。”

    “肖遥,今天是你的死期!”北方战神迈出一步,“看我神通!”

    话音刚落,一股蓬勃气息,已经朝着肖遥压了过来。

    地尘土落叶都被卷起,形成一把三尺剑,不停旋转,破空而来。

    肖遥站在原地,深吸了口气。

    猛然,他提气,蓄势一击,一拳挥出。

    拳头距离剑刃还有三寸,拳风迸发的灵气已经将诡异之剑碾碎。

    “凡有所相,皆为虚妄。”肖遥嘲笑,“你们再强,敌得过我绝对的力量吗?”

    说完,再次迈出一步,以肖遥为心点,红色灵气犹如海浪,将那五位糟老头全部逼退。

    “这小子恐怕已经到了灵河期,咱们必须得拿出全部的实力了。”南方战神脸色铁青说道。

    这一交手,他意识到自己完全落于下风。

    虽然他们灵技层出不穷,可是肖遥的绝对境界,也碾压了他们。

    虽说,现在他们还能和肖遥五五开,可这也是在肖遥没有出动灵技的情况下,若是肖遥也有品灵技,他们必定不敌!

    那北方战神已经明白了南方战神话里的意思,不由嗤笑道:“南方战神,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这小子了,他一个山村野夫,那里会有什么品灵技?”

    南方战神保持沉默。

    显然,对于北方战神的言辞,他也是较认同的。

    要知道,一个散修想要掌控灵技,是非常难得,更何况,这还是世俗界来的修炼者呢?

    可是,他却又不敢直接点头,从开始到现在,这个叫肖遥的年轻人已经带给他们无数惊讶了。

    从敢来紫金门,到直接闯入,再到斩杀数百人,后又斩杀东方战神,最后竟然逼得他们不得不全力以赴。

    这样的人,他怎敢小觑!

    肖遥忽然冷笑起来。

    “难道,在你们的世界里,只有你们这些大门大派的修炼者,才能有灵技吗?”肖遥声音冰冷,刺骨的凉!

    听到这句话,那几位战神长老,是脸色一变。

    他们似乎已经从这句话得到了什么讯息。

    还没等他们的大脑开始分析肖遥刚才说出口的那番话,一团火球,已经朝着北方战神的方位砸了过来。

    “快点躲开!”南方战神歇斯底里吼道。

    虽然他不知道肖遥这到底是什么灵技,可是这一团火球,却让旁观的他,都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他敢断定,即便是灵河巅峰的修炼者,也不敢迎接。

    更何况,现在的北方战神,才只是灵河境界初期的修炼者呢?

    然而这个时候,北方战神的大脑都已经停止了思考。

    他的瞳孔,印有一团火球,和他之间的距离,也在迅速拉近。

    等到火球砸到他身的时候,他脸才露出恐惧的表情。

    即便他的同伴们已经逼出体内灵气想要将他抵抗,可此时已经为时过晚。

    那团火球,完全是以超音速的速度前进着。

    可怕至极!

    当火球砸在北方战神身的时候,一股压迫力和冲击力,将剩下的四人逼退。

    修为最低的同源长老,距离北方战神最近,他甚至想要帮助北方长老分担火球的一些威能,也正是因为如此,当火球在北方战神身爆裂开的时候,同源长老也被卷了进去。

    北方战神原本站立的地方,顿时燃起一团黑烟。

    等到黑烟逐渐散去之时,哪里还有北方战神和同源长老的影子,甚至连他们的气息,都感觉不到了。

    原本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直径大概得有五米,深有两米。

    所有人傻眼了。

    正在交手的南天远赤蛇长老等人,都下意识停了下来。

    “这……这不可能!”南方长老惊呼。

    可不可能,现在已经不是南方长老说了算。

    事实摆在眼前,他不相信,也找不到一个理由了。

    那些紫金门弟子和许赋词等人,已经惊叫声连连。

    “我的天,这到底是什么灵技?只是一个灵技,竟然瞬间斩杀了北方战神和同源战神?”

    “那可是灵溪后期巅峰和灵河初期的强者啊!竟然——这么死了?”

    “妖怪!这个家伙一定是妖怪,否则,他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威能!”

    而位于议论风暴心的肖遥,则巍然不动。

    他的眼神古井无波,让人看不出半点情绪。

    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

    “你……你到底有多强!”清修长老这个时候简直都要崩溃了。

    眨眼间,自己已经少了两个伙伴。

    可是,他们与肖遥颤抖到现在,未伤对方分毫。

    之前北方战神还说,像肖遥这样的山野村夫,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品灵技,然而,下一秒,他死在了肖遥的灵技之。

    这是传说的光速打脸吗?

    那些紫金门的门众们,看着肖遥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恐惧。

    这些长老,战神,在他们的心目,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甚至欲说,这些人,是他们心目的神灵。

    可是现在,自己心的无敌至强者,在肖遥的面前,甚至连反扑的能力都没有。

    这个肖遥,到底有多强啊?

    也在这时候,边的宋逸霖忽然往前扑了一步,蕴含灵气的拳头,将站在自己面前的赤蛇长老直接打飞了出去。

    一拳重创!

    “你!卑鄙!”赤蛇长老吐出一口鲜血。

    他可是灵溪境界期的修炼者。之前和宋逸霖的缠斗过程,他也一直占据着巨大的优势,甚至欲说,不超过五分钟,他能将宋逸霖击败。

    可是率先败下阵来的,竟然是他!

    宋逸霖耸了耸肩膀:“反正不要脸的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赤蛇长老:“……”

    他很委屈啊!

    这特么还能不能讲道理了啊?

    “再者说了,最没资格说我卑鄙的,大概是你们紫金门的人了,绑架我嫂子,逼着我们来寻人,现在还有脸说我们卑鄙?”宋逸霖冷笑着说道。

    赤蛇长老再次吐出一口血。

    这一次并不是因为伤势,而是被如此不要脸的宋逸霖给气坏了。

    气的肝疼……

    他真想现在将宋逸霖抓起来暴揍一顿,前提是他还能站起来的话。

    肖遥忽然往前迈出一步,站在他面前剩下的两位战神一位长老,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没有任何灵气,只是单纯气势的压迫。

    这一幕落到众人眼,皆是哭笑不得。

    这只是一个人啊!

    结果,竟然逼着三位长老战神后退了。

    一人之威,真的有这么强大吗?

    “老贼,你要是再不出来,你这紫金门的人,我可真的要杀干净了!”忽然,肖遥抬起脑袋,放声喝道。

    众人都是一脸茫然。

    唯有那几位战神长老,依稀猜到了什么。

    “这家伙这是在和谁说话啊?”章狂满脸困惑。

    “谁知道呢?”张立威摇了摇头。

    忽然,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这位少侠何必呢!我已经选择退让,非得把我逼出来吗?”那个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让人没有办法判断准确的位置。

    “当你们选择抓我爱人的时候,应该做好了这样的准备。”肖遥正色说道。

    “我只是没想到,你有如此胆魄,更没想到,你有这么多的底牌而已……”

    声音落下,远方有人踏剑归来。

    气势如虹,白光闪烁,拉起一道长虹。

    “这是……这是紫金门的掌门人,百里荒凉?”

    “我的天,不是说紫金门掌门已经闭关了吗?怎么会现在出来?”

    “谁知道呢?不过我知道这小子恐怕是惨了,之前百里掌门已经是灵河境界后期巅峰,现在出关更不知如何,哎,他即便真的是灵河期的修炼者,也不过灵河后期巅峰的强者啊!”

    肖遥闻言,微丝不动,负手而立,目至远方。

    真正的强敌,终于来了!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