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四章 闯入紫金门
    现在所有人看着肖遥的眼神都像看着一个神经病似得。

    他们在想,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亦或者,是吃了几成熟的熊心豹子胆。、

    这简直就是放肆啊!

    要知道,现在这个年轻人面对的,可是章狂和刘卧龙这两位天之骄子。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小子,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刘卧龙脸一沉,眼神布满阴霾。

    “我再说最后一遍,你们要是想要打架,等到了紫金门之后你们想怎么打怎么打,打死一个算一个,不过现在,要么赶路,要么去死。”肖遥眼神忽然变冷。

    心系李潇潇的他,绝对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章狂彻底无语了。

    他觉得自己都已经够张狂的了,现在看到肖遥,才知道什么叫大巫见小巫。

    “这个家伙难不成是疯了?他知道章狂和刘卧龙是什么修为吗?”

    “完了完了,哎,挺好看的一个年轻人,就得被人家一掌拍死了。”

    不少人都开始为肖遥惋惜。

    “好,很好!”刘卧龙怒极反笑,“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说完,他就朝着肖遥扑来。

    体内劲气翻滚,犹如猛龙出江。

    肖遥叹了口气。

    “就这么点本事,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天骄。”肖遥念叨了一句,等刘卧龙冲到跟前之后,他忽然出手,一巴掌抽在了刘卧龙的脸上。

    刘卧龙的身体,直接飞出山道,伴随着一声惨叫,落入山崖之下。

    “……”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年轻人。

    这个家伙……真的不是怪物吗?

    那可是刘卧龙啊!

    那可是刘家引以为傲的天才啊!

    要知道,刘卧龙可都已经要突破到灵气境界了,可是现在,竟然被这个家伙一巴掌给拍飞了?

    而且,现在还是在山道上,这么高的距离,摔下去不死也得终身残疾吧?即便是破天境界巅峰的修炼者也不行啊!

    所有人噤若寒蝉。

    许赋词瞪圆了美目看着肖遥。

    看到之前对自己父亲出言不逊的刘卧龙落得如此下场,她自然觉得大快人心,可是,对肖遥的实力,她又充满了好奇。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啊?隐世世界,有这么厉害的年轻人吗?”

    “这是什么家族的啊?即便是紫金门那些大门派,恐怕也不可能培育出这么厉害的弟子吧?”

    “哎,看他的实力,可能已经突破到灵气境界了,否则,破天境界巅峰的刘卧龙,怎么可能连一掌都挡不住呢?”

    众人纷纷开始猜测肖遥的身份。

    肖遥扣了扣耳朵,看着那个叫章狂的家伙,虚眯着眼睛:“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可……可以……”章狂脑门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其实之前,如果刘卧龙不出手的话,凭着他的性格,一定会果断出击的。

    可是,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了,恐怕现在被一巴掌打到山崖下的,就得是自己了。

    他忽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继续赶路吧。”肖遥沉声说道。

    章狂点了点头,然后赶紧走在最前面。

    大家都想离肖遥这个恐怖人物远远地。

    唯独许赋词。

    许运看到自己的女儿走到了肖遥的面前,头发都要急白了,浑身冒汗,小声说道:“赋词,快点回来!”

    许赋词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咬了咬嘴唇,还是毅然走到了肖遥的身边。

    “你不怕我?”肖遥看了眼许赋词,饶有兴趣问道。

    “我感觉——你不是滥杀无辜的人。”许赋词小声说道。

    肖遥笑了笑,不置可否。

    两人并肩走着。

    “你来紫金门,也是被选中的骄子吗?”许赋词好奇问道。

    “我?”肖遥耸了耸肩膀,“算是吧。”他并不打算和一个陌生人说太多自己的事情。

    “你修为这么高,原本的门派应该也是大门大派,为什么还要来紫金门啊!”许赋词眨巴眨巴眼睛好奇问道。

    肖遥眼神忽然变得深邃,充满了温情。

    “其实我来,是要接我妻子回去的。”肖遥笑着说道。

    “你妻子在紫金门吗?”许赋词简直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

    肖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看他的表情,显然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讨论过多。

    许赋词一路上就像一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提出各种问题,肖遥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

    三个小时之后,众人来到了紫金门大门前。

    肖遥抬起脑袋,看着眼前的景象。

    山路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高十米的石门,大门敞开,四面红色围墙,门框之上写着鎏金大字:紫金门。

    “好生气派啊!”肖遥感叹了一句,许赋词瞥了眼肖遥,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肖遥说话的时候,充满了对紫金门的不屑,每一个字都透露出了一股杀气。

    “来者止步!”忽然,一声怒喝响起。

    一阵脚步声在耳边回荡,五六个穿着统一蓝色长衫的修炼者从门后绕了出来。

    “这是紫金门的守门者,听说都是破天境界的修炼者呢!”许赋词在肖遥耳边说道,“哎,一些看门的,都是破天境界的修为,可见紫金门到底有多强大了。”

    “是吗?”肖遥淡淡一笑。

    其中一个修炼者,目光如剑盯着肖遥等人,问道:“你们是各大门派来的年轻精英?”

    “是是是!”张立威第一个开口说道。

    “交门牌,方可入内!”那人扯着嗓子说道。

    “门牌?”肖遥微微一愣。

    “是啊!就是通行证,难道紫金门使者找你的时候,没有给你吗?”边上的许赋词从腰包里取出一块紫颤木小手牌好奇问道,在木牌的背面,还写着紫金门三个字。

    肖遥摇了摇头。

    那些交了门牌的人一个个都穿过大门,进入紫金门内,许赋词算是他们当中的最后一个,在进入大门的时候她还回头看了眼肖遥,至于许运,她都没看。

    最后,那几个守门者到了肖遥的面前。

    “你们三个的门牌呢?”对方趾高气扬问道。

    “没有。”肖遥摇了摇头。“哼,我们紫金门的使者,应该没去找你们吧?”为首的守门人说道,“看来,你是想要浑水摸鱼混进去的!每年都有你们这样的人,赶紧滚吧!”

    肖遥原地不动。

    “怎么,我让你滚,你没听见吗?”那个守门者怒斥道。

    “少侠,咱们还是赶紧走吧。”许运也凑到跟前说道,他只是来送许赋词的,当然不会进入紫金门。

    “你先走吧。”肖遥瞥了眼许运说道。

    许运有些捉摸不透肖遥的想法了。

    “没有门牌,就不能进了吗?”肖遥问道。

    “自然!”守门者说道。

    肖遥忽然伸出手,一拳砸出,直接轰在了守门者的胸口。

    “轰!”的一声,一团烈焰之间将站在他面前的守门者吞噬,等烈焰散去,原本的位置连个渣都不剩了。

    “我看,未必吧!”肖遥冷冷说道。

    在肖遥动手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宋逸霖和南天远已经朝着另外几个守门者冲了过去。

    只是眨眼间,几个破天境界的守门者,全部失去生命。

    以他们灵溪境界的修为而言,解决这些破天境界的守门者易如反掌。

    许运站在边上,已经彻底看傻眼了。

    “这……这……这是在挑衅紫金门啊!”许运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着。

    肖遥忽然转过脸,看了眼许运,眼神凌厉,吓得许运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一脚踏空,直接坐在了地上。

    “我不是来挑衅紫金门,我是要将紫金门变成炼狱的。”

    说完,带着南天远和宋逸霖,三人踏入紫金门大门之内。

    许运呆呆站在门口。

    “疯子,三个疯子!你们知道紫金门有多少强者吗?就凭你们三个修炼者,能超过五分钟不死就奇怪了!”说完,他又叹了口气,“只希望我女儿没事吧……”

    迈入大门之后,周围的景象瞬间发生了变化。

    原本,大门的后面,一眼看着似乎只是一片森林,但是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如同皇城般的建筑。

    如果不是因为结界的话,恐怕早就被外人发现了。

    “咦?肖遥,你们进来了啊!”这时候许赋词他们还没走远。

    肖遥笑了笑。

    “嗯?你是自己闯进来的?”那个正准备带许赋词等人离开的修炼者忽然眉头一皱。

    许赋词原本都要跑到肖遥面前了,这时候忽然止步,并且瞪大了眼珠子,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肖遥。

    肖遥瞥了眼那个男人,说道:“那又如何?”

    “外面的守门者呢?”那个中年男人显然有些不愿意相信。

    “死了。”肖遥声音冰冷。

    “这不可能!他们可都是破天境界的修炼者!”

    他的话刚说完,肖遥忽然一掌拍出。

    灵气猛然迸发,“轰”的一声,那个中年男人直接变成了一团血舞,挥洒长空!

    “现在,相信了吗?”肖遥一步步,往前走着。

    许赋词张立威等人,都瞪大了眼睛,下意识为肖遥让开了前行的路。

    “疯子,这个家伙一定是疯子,他竟然敢杀紫金门的人!”章狂喉结上下滚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