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七章 所谓世人
    第八百四十七章所谓世人

    除夕夜,大雪纷飞。..

    肖遥站在村子口,他让二狗子帮他在村口放了一张小桌子两张小板凳。

    手里,拎着一杯温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然后,看着远方,仿佛等待友人踏雪而归。

    在他的身后,是李家村。

    在他的身后,也是无数将希望寄托在他身的人。

    之前总是喜欢开玩笑,说自己压力山大。

    仔细想想,他明白,李家村的人真的很无奈。

    他的修为,李家村里的人也都知道,他们都明白,以肖遥的实力,想要对付那只猛兽,都有些够呛,更不要说在那只猛兽的身后还有一个极其强大的修炼者了,但凡有另外一种可能,他们都不愿意将宝压在肖遥的身,可是现在他们有的选择吗?他们有退路吗?除了相信肖遥,他们还能做些什么吗?

    肖遥觉得,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好像在猛兽和那个灵海境界的修炼者面前,他们是一群小鸡仔。

    雪越下越大,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肖遥的身没有一片雪花。

    当雪花即将落到肖遥身的时候,瞬间融化变成了雨水,接着,被灵气烘干,变成薄烟,彻底消散。

    肖遥能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压力,正从正前方慢慢压进。

    血液,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年男人,缓缓走进肖遥的视线。

    肖遥的瞳孔,骤然收缩。

    那个黑色斗篷的男人,走到了肖遥的面前,摘下帽子,露出一张国字脸,看去正气十足,他的眼神非常锐利,像锋利的刀子,足以贯穿天地间的一切。

    在他的脸,肖遥找不到任何特征,简单点说,这样的人只要混进人群里,肖遥会忘记对方的长相。

    很普通很普通。

    “我可以坐下吗?”他的声音非常低沉,浑厚有力,可是,却又像是一把重锤,狠狠砸在了战鼓之,荡漾在天地间。

    “请。”肖遥顺带做了个手势。

    斗篷男人脱掉斗篷,扔到了别处,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喝一杯。”年男人说道。

    肖遥和对方碰了下杯,接着,一饮而尽。

    “年轻人,你知道什么叫螳臂当车吗?”年男人笑着问道。

    肖遥微微一愣,说道:“知道,但是,我无路可退。”

    年男人叹了口气,说道:“何必骗我呢?现在即便我让你走,你也断然不会离开,难道不是吗?”

    “如果是四个月或者三个月之前,你和我说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想都不想离开,但是现在,我走不了了。”

    “为什么?”

    “太重了。”

    “什么太重?”年男人语速很快。

    肖遥毫不犹豫,果断回答:“肩膀的担子太重。”

    年男人重重掷杯,哈哈笑道:“你不觉得,躲在你身后的那些人很可笑吗?他们明明知道,你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帮他们应付眼前的一切,可是他们还是将你推了出来,他们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你又何必在乎他们呢?”

    肖遥摇了摇头:“话不能这么说,他们是毫无退路,我也只好跟着他们共同进退了。”

    “……”年男人没有说话,又喝了一杯酒。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肖遥好问道。

    “说!”年男人忍不住感叹,“其实我来,是想要和你聊聊天,我知道你是华夏人,他乡遇故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所以,我挺想和你聊聊天的。”

    “你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啊?”肖遥问道。

    “炼丹,提升自己的修为。”年男人说道,“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肖遥一愣,笑了笑:“意料之,多谢。”说完,敬了对方一杯酒。

    年男人又喝了一杯。

    “为什么,你的目标是孩子少年呢?”肖遥又问道。

    “因为他们没有**,他们的精气神很足。”年男人叹了口气,说道,“什么是人?**满身。”

    “什么是人,**满身?”肖遥一愣,哈哈大笑,“有哲理,但是这不能是你看不起人家的理由啊!”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末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子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年男人吟了一首好了歌。

    说完,又是一声长长叹息。

    肖遥的笑容看去忽然有些冷漠了。

    “你觉得,这些人,值得我同情吗?”年男人眼神极具攻击性,似乎想要贯穿肖遥的心脏。

    肖遥巍然不动,反问了一句:“所谓世人,不是你吗?”

    年男人身体猛地一怔。

    他确实没想到,肖遥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这一番话,让年男人陷入了沉思。

    许久,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说得好!这句话说的好啊!所谓世人,不是你吗?哈哈!确实,我和他们一样,我也有我的**,我也是个卑劣的人。”年男人冲着肖遥竖起了大拇指,“你这个人,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肖遥耸了耸肩膀,满脸的漠然。

    “你觉得,你是一个好人吗?”年男人问道。

    肖遥想了想,给了一个较肯的回答。

    “如果是别人问我这个问题的话,我还真不好回答,因为我真不觉得,我是什么好人,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坦然的告诉你,我是一个好人。”肖遥说道。

    “那我一定是坏人了?”年男人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

    “哈哈!世间哪有善恶之分,思想使然罢了。”年男人说道,“你长这么大,别人给你灌注了太多的思想,拿八荣八耻来说,如果将八荣八耻倒过来,你还会觉得你是一个好人吗?”

    肖遥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想要表达什么?”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所做的这一切,只是因为别人告诉你,你这么做,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你不这么做,你是一个坏人,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悲吗?自己的好与坏,竟然需要别人来一口断定,凭什么?他们是神吗?”年男人说道。

    不可否认的是,年男人说出口的话,很有道理。

    其实这个道理,以前肖遥也想过,但是最后,大爷爷高峰的一句话,解了他的惑。

    “这么做,我会开心一些,不这么做,我会有一些心理负担。”肖遥说道,“善恶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自己活得开心。”

    这也是高峰当时回答肖遥的话。

    年男人微微皱眉。

    “你这么说我会难过的。”年男人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出现,其实也是希望你可以离开,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可以让你走。”

    “我说了,走不了,担子太重,迈不开脚步。”肖遥目光灼灼。

    “好。”年男人叹了口气。

    “你可以妥协啊!”肖遥给年男人出着主意,“虽然我不能走,可是你能走啊,不然这样,我们一起走,你去别的地方,我也去别的地方,咱们一起走,咋样?”

    “……”年男人看着肖遥的眼神像看着一个白痴似得。

    “看来,你对我的这个建议表示强烈的鄙夷了。”肖遥郁闷说道。

    “我想要杀了你,易如反掌。”年男人声音阴冷说道。

    “嗯,那来。”肖遥说道,“要是真的得死,我也只能赴死了。”

    年男人站起身,又喝了一杯酒。

    “告辞。”

    “告辞。”肖遥没有站起来送客。

    看着年男人离开自己的视线,肖遥终于长舒了口气。

    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从见到这个年男人开始,肖遥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对方甚至都没有展露出他身的灵气,只是说话的语气,那一道眼神,能让肖遥感觉到漫天的压力。

    泰山压顶一般!

    这样的对手,真的不是那么简单能对付的,肖遥觉得,如果先前那个年男人动手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他能感觉到,其实这个年男人,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人,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厌恶。

    他很好,一个正常人,到底要经历什么,才能如此极端。

    这还是肖遥第一次遇到如此极端的人。

    更让肖遥感到无语的是,他觉得对方说的话都挺有道理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定力不错,思想转得也较快,可能真的要被对方给洗脑了。

    “可怕的对手啊!”肖遥叹了口气。

    当年男人消失在视线的那一秒,又是一股漫天无尽的杀气,从远方传来。

    一阵阵脚步声,听去无沉闷。

    隔着很远一段距离,肖遥也能听见一阵兽吼。

    顿时,山林间,冬眠的动物都被惊醒,四处奔逃。

    肖遥深吸了口气,站起身,目视前方。

    许久,他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花,观察了一会,口分吹去。

    “雪,越下越大了。”肖遥轻声说道。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