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五章 没让我们失望
    原本,孙还以为换一个人,自己能轻松很多,但是当老虎的第一鞭子抽到他身之后,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完全是错误的。的小说

    之前虽然是宋逸霖在抽他,可是最起码宋逸霖知道控制力道。

    结果老虎这家伙是个愣头青,这一鞭子简直是冲着孙的命去的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屋子里传了出去。

    外面的警察们,听到这一声惨叫,都忍不住汗毛倒数。

    这孙家的大公子,在里面到底在承受着什么样的折磨啊?

    带队的大队长,有些沉不住气了,立刻拿起传呼机,问道:“局长,孙公子很有可能在里面,似乎还在受刑,我们该怎么办?”

    结果回复他的并不是他们的局长,而是孙老爹孙兴旺的声音。

    “不行!绝对不行!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孙的生命安全!如果你们现在冲出去,里面的歹徒忽然头脑发热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怎么办?”孙兴旺确实足够呵护他这个宝贝儿子的,否则的话,孙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这个草包更不可能成为可以和夏意星合作的商人。

    “可是,孙市长,如果我们现在不动手的话,这么僵持下去吗?”特警队队长这个时候也很无奈了。

    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带着人冲进去,孙可能有生命安全,可现在关键问题是,他都在外面喊了半天,嗓子都快喊哑了,人家也没打算搭理自己啊!

    这让刑警队队长,有一种挫败感,好像自己在人家的面前真的连个屁都算不。

    另一边,谷利兵和柳市长也凑在了一起。

    “柳市长,咱们该怎么办啊?”谷利兵小声问道。

    柳市长看了眼谷利兵,问道:“你问我,那我去问谁啊?”

    “……”谷利兵觉得,这句话,是自己认识柳市长这么多年,听到他说出口最不负责任的一句话了。

    柳市长看到谷利兵脸的表情,似乎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些什么,无奈说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问你,如果我让你现在带队去阻止宋逸霖他们,你愿意吗?”

    “这……”谷利兵没有直接回答。

    “行了,别吞吞吐吐的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和肖遥之间的关系不错,你不想去坑宋逸霖他们,甚至说你这条命都是下肖遥救回来的,我又何尝不是呢?”柳市长说道,“之前孙兴旺那个老家伙,都不知道打多少个电话给我了,我一直装作没听到,现在肖遥不在了,如果我们转过脸帮着孙兴旺去找宋逸霖他们的麻烦,那我们还是人吗?虽然我也知道我这么做不对,可是没办法,我的人性,不允许我那么做。”

    谷利兵听完了柳市长的这一番话,先是有些吃惊,接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柳市长白了他一眼。

    谷利兵笑着说道:“其实之前我也在纠结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想,我这么做到底是错还是对,现在听完了您老人家的这一番话,我算是明白了,我这么做没错啊!原来,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坚持你这样的立场。”

    柳市长笑了笑,没有和谷利兵在这个话题做过多的纠缠,说道:“不过,咱们老这样按兵不动,似乎也说不过去啊!”

    谷利兵听完这番话,也皱起了眉头,这也是他现在较烦的问题。

    “柳市长,现在邻市的警察,都已经杀了过来,将宋逸霖等人包围了,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开枪动手啊?”谷利兵忧心忡忡问道。

    “这个应该不会。”柳市长摇了摇头,说道,“孙兴旺那个人,我还是知道的,他实在是太宠溺他那个儿子了,对他而言,他的命都没有他儿子的一根毫毛金贵。”

    “也是说,孙兴旺他们一定不敢动手,投鼠忌器?”谷利兵试探着问道。

    柳市长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这也不是办法啊!总不能这么一直僵持下去……”

    刚说完这句话,手边的电话已经响了起来。

    柳市长看了眼电话号码,稍微有些吃惊,然后赶紧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周首长,什么?好,我明白了。”挂了电话之后,柳市长脸的表情迅速变得精彩起来了。

    “柳市长,谁的电话啊?”谷利兵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只是还需要从柳市长的口得到答案确认一下。

    “你知道还问我?周望江。”柳市长说道。

    “他都亲自打电话过来了?”谷利兵惊讶说道,“该不会因为这边的事情?”

    “不然你以为呢?肖遥现在在华夏是什么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柳市长天说道。

    “那,周首长是什么意思呢?”谷利兵小心翼翼问道。

    柳市长原本还绷着脸,听到这句话,忽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说出来,你可能都不相信。”柳市长说道。

    “什么意思?”谷利兵一愣。

    “首长说了,虽然现在宋逸霖等人的做法有些过分,但是情有可原,而且他等会会和宋逸霖商量一下,绝对不能伤人命,至于那个什么孙兴旺,已经有人在查他了,什么都不需要忌惮,肖遥是为了国家的事情才出了意外,我们绝对不能寒了人心。”柳市长说道。

    这一番话说完,谷利兵的嘴巴都张大了。

    “这么说,首长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啊?”谷利兵惊讶说道。

    柳市长看了眼一惊一乍的谷利兵,说道:“这有什么不正常的,肖遥在华夏的地位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相信,这绝对不单单是周家个人的意思,还得是面的意思,你也知道,周望江这个人,虽然是个好人,可是一片树叶掉下来都怕砸到脑袋,他是求稳的,绝对不会做出一些有损自己家族利益的事情,即便他也非常欣赏肖遥。”

    “肖遥的面子,可真是够大的。”谷利兵忍不住感叹道。

    柳市长看了眼谷利兵,说道:“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难道肖遥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吗?”

    谷利兵忽然沉默了。

    他知道现在刘是想想要表达什么,这样的话题,他也有些无言以对。

    肖遥付出的代价,不是够不够的问题,是实在是太沉重了……

    虽然他也不愿意相信,但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消息都已经传了回来,肖遥是死了。可偏偏这个时候,那个孙兴旺的傻儿子,竟然还去找肖遥女人的麻烦,这是什么意思?

    这会让别人怎么想?

    难道肖遥为国牺牲了,他的家人亲人可以被人欺负了?

    即便是一号首长知道这样的事情恐怕也会震怒。

    如果肖遥还活着,可能孙兴旺也不会太倒霉,偏偏孙家的傻儿子实在是太会挑时间了。

    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也是平时骄傲放纵惯了,现在总算是自食恶果。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睡觉了。”柳市长说道。

    “睡觉?”谷利兵问道,“柳市长,你睡得着吗?”

    “我有什么睡不着的?”柳市长哈哈笑道,“现在已经轮不到我们操心了,你以为,周家会只对我打招呼吗?”

    谷利兵一开始还没明白柳市长的话,大脑停顿了一会之后,猛然醒悟,也笑了一声,准备下班回家睡觉觉……

    他们当然睡得着,睡不着的,应该是孙兴旺才对。

    孙兴旺原本还着急着,等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他顿时面如死灰。

    与此同时,坐在他身边的市局局长,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他看着孙兴旺的眼神,都有些冷漠了。

    拿起面前的电话,给还在第一现场的大队长打了个电话。

    “收队。”

    孙兴旺看着那个前一秒还对自己小心翼翼的局长,叹了口气。

    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做真正意义的人走茶凉了。

    “刘局长,当我求求你,救下我儿子,行不行?”孙兴旺看着刘局长的眼神写满了祈求。

    刘局长开口说:“孙市长……哦不,孙兴旺,我们会尽力的。”

    这句话,即便是个傻子也能听出来这是托词,更何况,孙兴旺还在体制混了这么多年呢?

    他像丢了魂魄似得,走了出去。

    外面的警察忽然走了,宋逸霖也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等了一会,他摆了摆手。

    “放了他。”宋逸霖说道。

    老虎一愣,扔掉了手的鞭子。

    方海看了眼宋逸霖,笑着说道:“看来,咱们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宋逸霖长舒了口气,如释重负,说道:“他们总算是没有让我们失望啊!”

    “嗯。”方海点了点头。

    “快过年了,我今年不回家了,去四合院过年。”宋逸霖说道。

    方海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肖哥不在,三个爷爷,还是得有孙子。”

    两人相视一笑。

    将如同死狗一般的孙解开,随便扔在地。

    接着,宋逸霖又给他丢了一部手机。

    “自己回去,别指望我们送你,还有,我劝你以后还是不要来海天市了,要是还让我碰到你,我保证你的下场会很凄惨。”宋逸霖居高临下看着孙,声音充满了对孙生命的漠然。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