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四章 打一个预防针
    南天远和苏娜,一起了警车。的小说.

    了警车之后,苏娜通过和警察简单的交谈,才知道原来是旅社里有人听到了动静才报了警。

    老实说,苏娜听到这样的说法,倒是一点都不惊讶,之前已经说了,这些年斯汉犯法的事情可没少做,虽然说这一次他吃了这么大的亏,可是依然不会想着报警来报仇,他最害怕的是被警察盯了,如果警察开始认真调查他的话,恐怕他做的那些事情,会让他接下来的年华都得在监狱度过。

    “你害怕吗?”苏娜坐在南天远的身边说道。

    “没什么可怕的。”南天远摇了摇头。

    苏娜有些不解。

    “我要等的那个人如果出来了,他一定会将我救出去。”南天远笑着说道。

    “如果,你等的那个人一直都没有出现呢?”苏娜小心翼翼问道。

    南天远闻言一愣,可能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在沉死了片刻之后,他笑了一声,说道:“如果我等的那个人,真的一直没有出现,对于我而言,即便真的是要在监狱里待着,也无所谓了。”

    “……”苏娜越发的看不透这个神秘的华夏人了。

    她觉得,这个华夏人的身,真的有很多神秘的地方。

    或许,还需要自己一点点去探索。

    可忽然,在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轿车,挡住了警车的路。

    车的警察顿时提高了警惕,其两个持着枪下了车。

    白色轿车,也下来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外套,如果肖遥在这里的话一定能认出对方,这是罗斯手底下的一号美女,之前带着他去找过罗斯。

    南天远对那个女人同样有印象。

    女人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本证件,那两个警察看到证件之后脸色是大变,赶紧敬了个礼。

    女人绕开他们,直接了警车。

    南天远看了眼那个女人,稍微皱了下眉头,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惹了祸,我不来,你真的打算在监狱里待着吗?”女人笑着说道。

    南天远耸了耸肩膀。

    “你们可以走了。”女人说道。

    南天远带着苏娜一起下了车。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离开,反而用一种好的眼神看着那个女人。

    “我能不能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南天远问道。

    “这个重要吗?”女人问道。

    “肖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我同样如此。”南天远眼神锐利。

    女人楞了一下,说道:“是老大吩咐我来的,老大的太爷爷,也是布鲁先生,已经吩咐过了,在鹅国,不能有人欺负你,如果你真的惹了什么麻烦,我们也要尽可能的帮助你,这个理由够吗?”

    南天远点了点头,苦笑了一声,说道:“真没想到,你们挺关注我的。”

    “没办法,对我们而言,你是一个挺危险的人物。”女人说道,“其实我挺好的,为什么你会乖乖跟着这些警察走呢?如果你真的想要离开,我相信,不会有人拦得住你。”

    南天远没有说话。

    “或许,你现在只想留在鹅国,等待着肖遥的出现,至于要在鹅国的什么地方,你已经无所谓了,对?”这个女人还是挺聪明的,即便南天远什么都没说,她也能联想到这些。

    “这些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没什么关系。”南天远沉着脸说道。

    “不值得。”女人原本都已经打算走了,忽然又顿下脚步,转过脸看着南天远,认真说道。

    南天远微微一怔,等明白女人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之后,脸的表情看着有些愤怒:“没有不值得,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你太执着了。”女人说道,“何必呢?”

    南天远转过身朝着旅馆的方向走着,苏娜稍微愣了愣,也赶紧跟了来。

    她还是不知道南天远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的身真的存在着很多秘密,而且非常不简单……

    女人并没有立刻车离开,反而注视着南天远和苏娜的背影,似笑非笑。

    “华夏人,难道都是这样的性格吗?真的值得吗……”

    驻足思索了很久,女人也没有想出来一个答案,只能摇了摇脑袋,驱车离开。

    等回到了旅馆里,苏娜似乎想要问一些她现在非常想要了解的问题。

    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被南天远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我现在只想睡觉,什么都不要问我,即便你问我,我也没有义务回答你。”南天远说道。

    苏娜看得出来,南天远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所以也没打算多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安安静静退了出去。

    夜晚,月亮透过窗户,倾洒进房间。

    南天远躺在床,两只手叠在一起,枕在脑后。

    “应该,快要过年了?”南天远思索着……

    他不知道的是,今天,华夏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在一件昏暗的小屋里,一个男人被脱光了衣,绑在柱子。

    宋逸霖站在他的面前,不停甩动着鞭子。

    方海站在边,冷漠地看着。

    那个年轻的男人,被抽晕过去,方海立刻用冷水将他激醒。

    “大爷们,两位爸爸,我求求你们了,放过我,放过我……”男人气若游丝,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过去。

    “放了你?”宋逸霖脸的表情看着有些残忍,“你知道错在哪里吗?”

    “我不该在和夏意星谈生意的时候摸她的手,我也不该企图占她的便宜……”年轻男人断断续续说道。

    “嗯,还真是明白了。”宋逸霖伸出手,扯着年轻男人的头发,说道,“不过,哥们你得知道一件事情,在这个世界,虽然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是并不意味着什么人犯错都可以被原谅。”

    说完,往后退几步,又是一鞭子抽下去。

    宋逸霖是个高手,所以他非常懂得控制力道。

    这每一鞭子抽下去,都会给年轻男人造成难以承受的疼痛。

    可是,绝对不会将对方给弄死。

    他要折磨对方。

    他现在很烦躁,准确的说,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很烦躁,现在他只是需要一个机会,好好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烦躁而已。

    方海同样如此。

    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推开。

    老虎带着两个兄弟走了进来。

    “宋哥,外面来了几个警察。”老虎说道。

    “谷利兵派的人?”宋逸霖脸的表情看去似乎有些冷。

    “不是。”老虎说道,“谷局长那边都已经打过招呼了,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过问。”

    “那好。”宋逸霖笑了笑,“如果他真的敢在肖哥不在的时候对我们不客气的话,我也不会对他客气。”

    看到宋逸霖脸的表情和邪性的笑容,老虎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他在想。如果外面的警察真的是谷利兵派来的,恐怕宋逸霖都有可能去直接拧断谷利兵的脖子。

    “宋哥,这小子的身份不简单,他老爹是邻市的市长。”老虎说道。

    “所以呢?”宋逸霖问道,“所以这么算了?”

    老虎忍住没说句话。

    他都为这个年轻人委屈。

    虽然这家伙确实做错了事情,可是现在受到的惩罚也差不多了。

    宋逸霖和方海这两个家伙,可已经折磨了这个年轻人整整三个小时。

    他觉得,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恐怕这个年轻人得精神崩溃了。

    对于这个犯了错人而言,与其忍受这样的折磨,还不如给他痛快的来一刀。

    如果现在肖遥还在这里的话,顶多是揍一顿,过去了。

    可是现在,这个家伙挑错了时候,肖遥失踪了。

    肖遥失踪了,宋逸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肖遥身边的人,谁都不行!

    “老宋,依我看,直接杀了。”方海说道。

    宋逸霖摇了摇头:“我还没玩够。”

    “我无所谓。”方海耸了耸肩膀。

    老虎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劝住宋逸霖,只能转过脸看着方海说道:“海哥,你看……”

    “我看什么?”方海瞥了眼老虎问道。

    老虎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说道:“海哥,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

    “我知道啊!”方海笑着说道,“其实我们要做的,是要将事情闹大。”

    老虎目瞪口呆。

    以前他觉得,只是没有办法猜透肖遥的想法,现在看来,不单单是肖遥,即便是肖遥的兄弟,他们的想法都不是自己可能琢磨的。

    方海哦拍了拍老虎的肩膀,说道:“肖哥现在不在,我们必须向外界传递出去一个信息,即便肖哥不在,他的亲人,爱人,也绝对不能被别人欺负,你明白了吗?”

    “这是——给所有人打一个预防针?”老虎恍然大悟。

    方海哈哈笑道:“你总算是开窍了。”

    明白了方海和宋逸霖的用意之后,老虎终于彻底放松了。

    他接过宋逸霖手的鞭子,嬉皮笑脸说道:“宋哥,这么点小事交给我,你去边歇一歇,其实我早想玩了……”

    宋逸霖:“……”

    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响起了大喇叭传出来的声音。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涉嫌绑架,立刻出来举手投降,否则,我们将直接冲进去了!”

    宋逸霖扣了扣耳朵:“真你吗够烦的……”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