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三章 今晚睡不着了
    苏娜很无奈,但是现在见识到了南天远的身手之后,她的情绪也稳定了许多。

    她下意识的觉得,只要南天远在这里,自己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这就是一种潜意识。

    她果断选择将南天远刚才的话,翻译给了斯汉。

    斯汉现在都想要跪下,可是现在被南天远拽住了衣服,他即便想要跪下,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他很郁闷。

    “大哥,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斯汉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

    南天远皱了皱眉头,看着耳边上的苏娜,问道:“他刚才说了什么?”

    “他骂你是猪。”苏娜忽然心生恶趣味,就是因为南天远带给她的安全感,她现在都想着法子想要惩治斯汉,如果换做以前的话,她肯定没有现在的胆量,恨不得斯汉现在就能离开,不过现在嘛!机会难得,自己还是可以出一出恶气的。

    南天远看了眼苏娜,眼神中写满了好奇,小声问道:“你确定你没有骗我吗?”

    他真的没办法相信这个叫斯汉的家伙能这么刚,而且,现在斯汉说话的语气都非常不镇定,看他的架势简直都要被吓尿了,怎么可能还有心思过来骂自己啊?所以,他对刚才苏娜的翻译表示强烈的怀疑。即便斯汉真的是个二百五,喝多了酒,也不可能这么不理智吧?华夏都有一句老话叫好汉不吃眼前亏呢——虽然斯汉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汉。

    “额……”苏娜脸有些红,她忽然觉得自己在南天远的面前似乎都说不了谎。

    别的先不说,就是看一眼苏娜脸上此时的表情,他也知道自己已经猜对了。

    “你啊,也挺有意思的。”南天远有些哭笑不得。

    苏娜吐了吐舌头,那模样看着也挺可爱的,接着小声说道:“我就是讨厌这个家伙。”

    “讨厌他,你就把他揍一顿啊!”南天远说道。

    苏娜脸色一变,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使劲摇头摆手:“我不敢。”

    南天远叹了口气,看来,这个斯汉真的给苏娜留下了难以消除的心理阴影。

    他忽然踹出一脚,狠狠踢在了斯汉的小腿上。

    “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让原本还喧闹的旅社瞬间安静下来。

    那些斯汉带来的小弟们,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虽然他们也都被南天远教训过了,可最起码还好端端的,南天远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而已。

    比起斯汉,他们真的不知道要幸运多少了。

    刚才那一脚,估计能让斯汉的小腿彻底报废。

    “啊!”苏娜回过神就是一声惊叫。

    南天远瞥了眼苏娜,问道:“怎么了,你现在这是害怕了吗?如果你真的害怕了,我现在就可以停止。”

    苏娜陷入了思想斗争中。

    过了差不多有一分钟的时间,她猛然抬起脑袋,看着南天远,眼神坚定:“我不害怕。”

    她知道,如果这一次不给斯汉造成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斯汉或许还会卷土重来,虽然他不可能将南天远怎么样,但是南天远终究还是会离开鹅国的,到时候她怎么办?说不定她就会成为斯汉施暴的出气筒了。也正是因为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她才毫无畏惧。

    南天远哈哈笑了笑,觉得这个女人还是挺聪明的。

    紧接着,他又踹断了斯汉的另外一条腿。

    随着一声惨叫,满头大汗的斯汉已经彻底晕了过去。

    南天远将如同死狗一般的斯汉扔到了门口,又转过脸看着斯汉带来的那些打手,说道:“将人带走吧。”

    大家都听不懂南天远现在到底在说些什么,所以只能眼巴巴看着,动都不敢动。

    南天远的可怕之处,他们都已经见识到了。

    特别是之前斯汉的那两声惨叫,已经在他们的灵魂深处留下了一道烙印。

    南天远脸一沉,说道:“你们未免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吧?我让你们走你们都不走?”

    就在南天远打算给这些人一个同样惨痛的教训的时候,苏娜赶紧拉住了他。

    “你还要干什么啊?”苏娜小声说道,“他们只是跟着斯汉混饭吃的。”

    “他们不听我的话,就是不给我的面子啊!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压根就没有服我!”南天远义正言辞说道。

    这些,都是他在肖遥的身上学会的。

    肖遥一般都不会结交什么仇家,因为他顾及的实在是太多了,毕竟他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身在海天市的李潇潇大爷爷等人考虑。

    可是,如果真的有了仇家,肖遥一定会整死对方,不让对方有反扑的机会。

    南天远将这一点学的非常透彻。

    听完了南天远刚才的那一番话之后,苏娜有些哭笑不得,说道:“那你也得讲点道理啊!他们只是听不懂你说的话而已。”

    苏娜这一番话说完,南天远才恍然大悟,接着不好意思笑了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小声说道:“我把这一茬给忘了。”

    “……”苏娜只能翻一个白眼。

    “那你现在就帮我翻译一下吧!”南天远说道。

    苏娜点了点头,走到了斯汉的那些打手面前,将之前南天远说的话翻译了一遍。

    听完了苏娜的话之后,那些打手们一个个如释负重,赶紧朝着门口奔去。

    南天远一看这架势,有些着急了,说道:“让他们记得将斯汉给带走啊!”

    苏娜又赶紧翻译了一边。

    对于那些打手而言,南天远简直就是恶魔,恶魔的话,他们哪敢不听?其实之前他们也在想着要不要将斯汉带走,只是担心这样会惹怒那位从华夏而来的爷爷,所以才有所顾虑。不过现在的话,他们就无所谓了。

    几个人七手八脚将斯汉带走之后,苏娜才长舒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苏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

    南天远打了个哈欠,看了眼苏娜,笑着说道:“你不会害怕,那些打手也会来报复你吗?”

    “为什么?”苏娜反问,“我和他们之间可没有什么仇恨,他们为什么要来报复我呢?”

    南天远觉得苏娜提出来的问题,似乎还挺有道理的。

    “而且,我已经决定了!”苏娜忽然说道。

    南天远抬了抬眉毛看着苏娜,似乎是在好奇对方到底做出了什么决定。

    “我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你,这样他们即便想要对我下手,也没有什么机会了。”苏娜吐了下小舌头说道。

    南天远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可是我还是会离开鹅国的,我并不打算在这里待一辈子,到时候你怎么办呢?”

    “那我就跟着你一起走啊!”苏娜说道,“正好,我对华夏也充满了好奇。”

    “我为什么要带你走呢?”南天远问道。

    “我可以帮你洗衣服做饭!”苏娜想了想,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说法。

    “在我们华夏,男人都有媳妇,媳妇都会洗衣服做饭。”南天远说到这,忽然又摇了摇头,“现在不行了,现在一般都是男人洗衣服做饭了。”

    他觉得这也是自己一直没有结婚的原因。

    “我可以做你媳妇啊!”苏娜笑嘻嘻说道。

    南天远:“……”

    他想都不敢想!

    苏娜长得漂亮吗?这一点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三十多岁的女人,看着就像二十多岁,身材妙曼,皮肤水嫩,真不知道那个斯汉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找到这样的女人。

    可是,他没那个胆子啊!这要是真的带回去了,自己还不得给肖遥他们给笑话死……

    见南天远没有回答,苏娜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失落的神色。

    “对了,我能问问你,为什么一直待在鹅国吗?”苏娜为了缓解一下现在尴尬的气氛,主动转移了话题。

    这一番话,勾起了南天远的思绪。

    许久,他长舒了口气,说道:“等一个人。”

    “等一个人?”苏娜一愣,问道,“你在鹅国两个月,都是为了等一个人?”

    南天远点了点头。

    “你等的到底是什么人啊?你的爱人吗?”苏娜好奇问道。

    南天远嘴角抽了抽:“我等的是我兄弟。”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一番话之后,苏娜忽然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原本压迫的神经瞬间放松,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她脸上的表情也直接落到了南天远的眼里。

    这让他有些汗毛倒数。

    这个鹅国的女人,该不会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吧?

    没过多久,忽然外面警笛声响起。

    “坏了,那个斯汉,该不会是报警了吧?”苏娜有些吃惊。

    在她之前的设想中,斯汉原本就不是一个干净的人,他比谁都不想看到警察,即便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也没有理由报警,难道这一次,斯汉真的是狗急跳墙了?

    南天远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之前担心的就是这个,其实对于他而言,想要杀了斯汉等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现在他的任务就是等着肖遥,要找到肖遥,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什么消息,但是,他依然不会放弃。

    如果自己真的被警察抓走,那麻烦可就大了。

    五分钟之后,四五个持枪警察,走了进来,枪口对准了南天远。

    仿佛,南天远是个极端危险人物。

    “看来,今天晚上是睡不着了。”南天远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