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二章 帮我翻译啊
    第八百四十二章帮我翻译啊

    苏娜被男人的眼神吓了一跳。的小说.

    男人继续说道:“虽然我听不懂他刚才说了些什么,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他说,你是华夏猴子……”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男人,苏娜都不敢有半点犹豫了。

    男人冷笑了一声。

    他转过脸,朝着那个大汉走了过去。

    鹅国人的身材,一般来说,相较与华夏人,还是较魁梧的。

    对方的身材,起男人,最起码要高一个头,胳膊大腿都很粗壮。

    可是,等男人走到那个大汉面前的时候,忽然伸出手,直接将他拎了起来,不管大汉的挣扎,拉开门将大汉给扔了出去。

    接着,拍了拍手,不顾对方的谩骂,又去补了几脚。

    虽然大汉的身材非常魁梧,可是在男人的手底下,他似乎都没有反击的机会,只能抱着脑袋挨打。

    踢了几脚之后,男人才转过身,重新回到了旅社里。

    苏娜已经有些看傻眼了。

    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所看到的。

    男人换换走到了苏娜的面前,说道:“忘记做自我介绍了,我叫南天远。”

    “南……南先生,您还是赶紧走!”苏娜的脸色忽然有些难看。

    南天远脸的表情看着有些古怪,好问道:“什么意思?”

    “你不该打刚才那个人的……”苏娜咬着嘴唇说道。

    南天远有些不高兴了:“之前我对你还是有些好感的,但是现在,你不觉得你说话非常不讲道理吗?他骂了我,骂了我的国家,难道我连动手的权利都没有吗?”

    见南天远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苏娜也有些着急了,赶紧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刚才那个男人是我的前夫,他在当地很厉害的,你现在打了他,他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这一番话,有些长,苏娜说了差不多有五分钟,主要还借助了手机的翻译软件。

    南天远总算听明白了。

    他拿过苏娜的手机,在那个翻译软件用华夏语编辑道:“既然他是你的前夫,为什么还会来找你呢?”

    苏娜看到这一番话,眼神流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她似乎陷入了一段非常不堪的回忆。

    南天远坐在边只是安安静静等待着。

    如果苏娜愿意说,他当然愿意听,如果苏娜觉得难以启齿,那算了,反正南天远原本不是那种好心特别重的人。

    苏娜在犹豫了之后,还是将自己的故事说了出来。

    这个故事,其实并不是很长,但是因为语言不通,苏娜说这个故事说了挺久的。

    其实苏娜和她的前夫,离婚都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只是苏娜的前夫,在当地是一个大混混。

    苏娜的前夫,还是一个酒鬼兼赌徒,喝多了,会打苏娜,输钱了,还是会打苏娜,也正是因为无法忍受,所以苏娜和她的前夫才离了婚。

    原本苏娜以为,只要自己离了婚,生活会回归以前的美好,可是之后她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简直单纯的有些可怕了。

    离婚并不是噩梦的结束,反而只是噩梦的开始,在离婚之后,她的前夫,那个叫斯汉的男人,依然会来找她,对她动手动脚,还找她要钱,好几次都差点被斯汉强.奸了,也幸亏当时旅社里还有别人,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这一次,估计斯汉又是来找她要钱的,看到斯汉之前那醉醺醺的样子,她觉得,都不是要钱那么简单。

    说着说着,苏娜眼泪下来了。

    南天远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不知道报警吗?”

    “没有用的。”苏娜哭着说道,“即便警察来了,也不能将他怎么样,最多抓起来两三天,或者是简单警告一下,等警察走了之后,斯汉还是会来找我,并且,会变本加厉的对待我。”

    南天远有些头疼了。

    像这种事情处理起来还真是不简单,也难怪之前苏娜看到她的那个前夫会露出恐惧的眼神,换做任何一个女人恐怕都会这样,这是都已经被折磨出心理阴影了。

    “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快点走,刚才你愿意帮助我,我已经非常感激你了!”苏娜说道。

    “我不走。”南天远摇了摇头,“这里只有你这一家旅社,我要是走了,我去哪啊?”

    “……”当苏娜听南天远说我不走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还有些感动,但是等听完了南天远刚才说的话,她一点都不感动了,甚至还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家伙未免也太不会说话了?即便他的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也不要说得这么直接啊!

    “反正人是我打的,他们要是来了,你打我房间电话,我下来解决是。”南天远伸了个懒腰说道,“我现在有些困了,想要休息。”

    苏娜用一种看着外星人的眼神看着南天远。

    她在想,是不是所有华夏人都是这么神经大条。

    还是说,自己之前的表达有些不够准确呢?否则的话,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可能睡得着啊!

    苏娜想这些的时候,南天远已经站起身,了楼。

    “这……这可真是个怪人啊!”苏娜苦笑了一声,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之前一直有人说,住在旅社里的这个男人是个怪人,对于这些话,苏娜都没当一回事,她觉得人家毕竟是华夏人,性格稍微有些差异,都是非常正常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叫南天远的男人,确实有些怪……她甚至都难以理解对方的想法。

    没一会,斯汉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

    苏娜看到这一幕,甚至都没有感觉多么的惊讶,这都是在她的意料之,怎么说她和斯汉以前也是夫妻,如果连这些都猜不到的话,那未免也太扯了。斯汉的性格,原本是受不了委屈的,说的难听点是睚眦必较,如果斯汉被南天远打了选择这么算了的话,恐怕苏娜才会真的觉得好。

    “妈的,贱女人,之前那个猴子在哪里?”斯汉进了旅社之后要开始打砸。

    苏娜脸色有些苍白,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着,虽然她不停得告诉自己,斯汉不敢将自己怎么着,但是,她还是会感觉到恐惧。

    斯汉直接大步冲到了苏娜的面前,伸出手掐住了苏娜的脖子。

    “贱人,那个男人呢?老子要宰了他!”斯汉怒吼着说道。

    他现在的模样像是一条疯狗。

    然而在这个时候,忽然斯汉惨叫了一声,松开了掐着苏娜脖子的手,在他的手,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小片刀。

    “谁!是谁!”斯汉捂住自己的虎口怒吼道。

    苏娜也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她不由自主地转过脸朝着楼梯口看去。

    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下了楼。

    “既然你是来找我的,为什么还要为难一个女人呢?”南天远说完这句话,又看了眼苏娜,说道,“翻译给他。”

    苏娜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开口,她有些哭笑不得。

    “算了,反正你说不说,我也无所谓。”南天远耸了耸肩膀。

    斯汉带来的那些人,都快步朝着南天远冲了过来,虽然斯汉现在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不用多想也知道,南天远是他们这一次过来的目标。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斯汉抱着手腕歇斯底里地怒吼道。

    现在的斯汉简直都要疯了,如果允许的话,他真想拿出来一把微.冲,将南天远打成筛子。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虽然这里是鹅国,但是想要搞到一把微.冲,也是不可能的。

    南天远看着朝着自己冲来的几个鹅国人,脸的表情看着非常淡漠,似乎这些人,压根不可能给南天远造成任何的心理压力。事实也确实如此,虽然对方人多,可是这些人对于南天远而言跟地的蚂蚁似得,即便是一尿都能将这些人给淹死了。

    南天远抬手是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抽飞了一个鹅国大汉,紧接着又果断前踹出一脚,这一脚稳稳踹在了另外一个鹅国大汉的胸口。

    眨眼间,已经解决了两个鹅国人。

    站在一边的斯汉,都已经看傻眼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手底下的兄弟们,在南天远的手底下竟然会这么不堪一击。

    同样看傻眼的还有苏娜,苏娜也没想到,南天远的身手竟然会这么好,以前自己的爷爷说过,华夏的功夫非常强大,那个时候她还不相信,更相信狼人的传说,可是现在,南天远已经刷新了她这么多年的认知,甚至欲说,南天远已经成为了她心目战神的存在。

    如果现在还是小时候的话,苏娜一定会觉得南天远是一个超人。

    斯汉带来的几个人,很快被南天远给解决了,接着,南天远朝着斯汉一步步做了过来。

    当下,斯汉几乎想都没想,赶紧转过身想要离开,只是刚转过身,被南天远拉扯了回来。

    “现在想走,是不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啊?”南天远的声音听着,带着奚落。

    说完,又看了眼苏娜,说:“赶紧的,帮我翻译啊!”

    苏娜:“……”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