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一章 他刚刚说什么?
    “恩公,我带你回来的时候,身边也没有什么刀啊!”二狗子小声说道。的小说.

    肖遥没有心思搭理二狗子,直接钻进了戒指空间里搜索着,可是最后的结果,却让肖遥非常失望。

    他并没有找到黑龙刀。

    也是说,黑龙刀是真的有可能丢了!

    从戒指空间里退出来之后,肖遥满脸的失落。

    “恩公,你怎么了?”二狗子在一旁小心翼翼问道。

    “没什么,是大姨妈来了。”肖遥随口敷衍道。

    “大姨妈?”二狗子显然没有明白肖遥的意思。

    看着满脸懵逼的二狗子,肖遥叹了口气,这小子要是能明白自己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那才是真的怪了,除非这小子和自己一样都是前段时间才从华夏飞过来的。

    “二猴子,谢谢你把我弄回来。”肖遥说道。

    “恩公,是二狗子!”二狗子小声说道。

    “你喜欢二狗子还是喜欢二猴子?”肖遥问道。

    “……”二狗子仔细琢磨了一会,小声说道,“似乎二猴子好一点……”

    打发走了二狗子之后,肖遥靠在床,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发现了黑龙刀牛.逼的地方,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琢磨琢磨呢,结果黑龙刀不见了。

    他现在杀人的心简直都有了。

    这心情还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啊!

    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天意呢?黑龙刀之所以会落到自己的手,也是为了帮助自己躲开这一难?

    之前肖遥还想着,如果能够借助黑龙刀的神威,自己对那个灵海境界的修炼者,最起码能占据一成的胜算,可是现在好了,这一成的生机也没有了,还是给自己弄丢了。

    他狠狠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自己即便是真的要昏倒了,也得先想着将黑龙刀给装回戒指里啊!现在好了,黑龙刀找不到了,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依仗的保命符,这么被丢掉了。

    不过,有失必有得,这句话既然存在还是有道理的。

    之后肖遥发现,经过那一站和体内精气神的耗费之后,自己的修为已经正式进入了灵河境界。

    这确实是一件值得激动的事情了。

    之前那么长时间的修炼,还是在戒指空间里,肖遥来到了灵溪境界的巅峰,也算是半只脚迈进了灵河境界,只是一直都缺少一个契机,三天前,那个契机也遇到了。

    当然了,如果只是和那只大蜘蛛战斗的话,还不足以直接将肖遥如灵河境界,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黑龙刀的发威。

    接下来的时间,肖遥要做的是得先巩固自身的修为,瞬间补足自己的精气神。

    精气神损耗厉害了,可不是一时半会能恢复的,拿灵气来说,和大蜘蛛战斗的时候,肖遥体内的灵气也被消耗殆尽,可是一觉睡醒之后,灵气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是精气神恢复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想要彻底恢复的话,即便是借助丹药,也得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好在,现在时间还足够。

    现在看着,还有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已经完全足够肖遥将精气神养回来了,原本他的实力起那个修炼者不知道要差多少,如果还不想办法让自己站在巅峰的状况,真的是死翘翘了,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想到这些,他也没有多想什么,赶紧闭眼睛重新进入戒指空间修炼……

    断刃崖下,山洞内,庞无再一次跪在了修炼者所在的那个洞口外。

    “庞无,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先等我一段时间,然后再动手?”修炼者的声音听去无冰冷,甚至还透露出了阵阵杀气。

    “主,我没有动手,只是找了一只灵溪境界的毒蛛去试探一下而已。”

    “还敢顶嘴?!”忽然,从洞内,传出一股气机,直接砸在了庞无的身。

    庞无庞大的身躯狠狠砸在了岩壁,整个断刃崖都陷入了动荡,好不容易才停息了下来。

    “主,我只是好……”庞无嘴里呕出了一股黑色的血液,粘稠乌黑,“我只是好那个家伙的实力,原本他也只是灵溪境界,甚至说,那只毒蛛都已经可以将他杀了,可是……”

    “可是什么?”修炼者冷笑着说道,“可是出现了变故,还引起了一阵龙吟,对?”

    “……”庞无没有说话,反正自己家主都已经知道了。

    “看来,那个小子是真的不简单啊!竟然能连龙吟都能引来。”洞穴内的修炼者深吸了口气,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主,我觉得,咱们还是赶紧把他解决掉的好。”庞无小声说道。

    “不急。”修炼者说道,“先观察观察。”

    庞无无言以对。

    主的话,还是要听的。

    即便现在的他已经是灵河境界的异兽了,但是他知道,凭借着主的实力,想要捏死他,其实跟捏死一只蚂蚁似得。

    “庞无,你现在,有些放肆了。”修炼者说完这句话,伴随着的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也不知道是在叹息什么。

    听到这句话,庞无的身体都在颤抖着。

    “主,我没有……我不敢!”

    “你敢!”一声怒吼,震耳欲聋。

    洞穴外的庞无,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要太将自己当回事,否则,你一定会死的很惨。”那个冰冷的声音如此说道。

    “是……”庞无不敢造次,垂着脑袋……

    断刃崖下,又回归安静。

    其实之前,肖遥也想过,大蜘蛛的出现会不会和断刃崖下的猛兽或者是修炼者有关系。

    毕竟,在李家村的附近可是都已经被布下结界的,他没有办法从结界传过去,相那个大蜘蛛也没有办法从外面进来。

    当然了,之前这个想法,肖遥也不是很确定,虽然他知道结界里面的人出不去了,但是,可没有人和他说外面的生物也进不来,再说了,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对自己动手了,直接来好,又何必非得搞出来什么大蜘蛛呢?这完全没有意义,想到了这些,肖遥的猜测也戛然而止了。

    此时此刻,华夏。

    两个多月,悄然无息过去了。

    阿达山脉下,是一家小旅社,在这间旅社里,有一个怪人。

    整个小镇的人,都觉得那是一个怪人,在这里待了两个多月,每天早五点多钟起床,然后山,到了晚十二点回来,休息睡觉。

    雷打不动的规律,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些什么,目的是什么,即便是小镇的警察,都对他产生了浓郁的好。

    只是人家什么违法的事情都没做,只是在山随便转悠,即便他们想要采取什么措施,也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

    午夜时分,他又回来了,看去有些沧桑。

    他的眼神有些空洞,但是空洞,又有一点亮光,仿佛在他的内心深处种了一棵树,树挂着一种叫希望的果子。

    旅社的老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棕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看去最多也只有二十多岁,身没有一丝赘肉。

    当男人走进旅社的时候,趴在前台睡觉的老板忽然惊醒。

    “你……回来了?”她开口说话,是华夏语言,只是听着让人觉得非常别扭,可能是刚刚才开始学。

    男人顿下脚步,转过脸看了眼对方,眼神写满了好。

    “我叫苏娜,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女人试探着问道。

    男人笑了笑,说道:“你华夏语,是什么时候开始学的?”

    “个月。”女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知道,我说的非常不好,但是我会努力。”

    男人脸露出了一丝吃惊的表情。

    “你是说你才学了一个月?”男人问道。

    苏娜点了点头。

    男人笑着说道:“你这语言天赋可真是够不错的。你对华夏语言很感兴趣吗?”

    苏娜又点了点头,说道:“我爷爷曾经去过华夏,他说那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国家,他以前也教过我一些简单的华夏语,我觉得华夏语言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之后额应该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语言了!”

    男人对着苏娜竖起了大拇指。

    这些话,听完虽然要辨认一会,可是,听着非常舒服啊!

    “我可以教你华夏语,你教我这里的语言,可以吗?”男人问。

    他将自己的语速尽量放慢,是为了让对方能够听清楚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苏娜一愣,使劲点了点头,脸的表情看着似乎都有些激动:“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当然愿意!”

    男人点了点头,刚打算转身楼,忽然旅社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苏娜!给我钱!”进来的是一个醉醺醺的大汉。

    苏娜看到那个大汉,脸顿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男人稍微皱了下眉头,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咦?你是什么人?”那个大汉瞥了眼南天远有些好。

    “他是客人!”苏娜赶紧说道。

    “哈!我还以为,你找了一个华夏猴子当情人呢!”大汉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满嘴的酒气,有些刺鼻。

    男人看了眼苏娜,问道:“他刚才说什么?”

    “他说……”苏娜犹犹豫豫,没有开口。

    男人眼神骤然变冷,沉声说道:“告诉我。”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