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七章 彪悍的女人!
    在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不是承担痛苦,其实是在承担痛苦的同时,还非得将这种痛苦传递给别人。

    传递个一个,自己并不想传递的人。

    这么说或许有些绕,可这就是现在宋逸霖真实的状态。

    身体累了,可以歇一歇,但是如果精神累了,真的会崩溃。

    精神病,无非就是精神累了,选择分别自己的主观意识,疯疯癫癫的逃避一切,宋逸霖没办法选择去做一个精神病,他比谁都要明白,现在自己绝对不能倒下,否则,天都会塌!

    “其实,以前肖哥也承担了很多东西,只是现在肖遥忽然失踪了,这些重担压在了我的身上,我就有些扛不住了。”宋逸霖微笑着说,“你看,我和肖哥真的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了,这个世界可以缺少任何人,但是唯独不能缺少肖哥,他就是这个世界的定海神针!”

    “嗯。”李秋月点了点头。

    “你觉得我说的对?”宋逸霖看着李秋月问道。

    “你说什么都对,不管讲不讲道理,都对。”李秋月紧紧抱住了宋逸霖,“你找我,是有话对我说对吗?”

    “……”宋逸霖没有说话。

    他就知道冰雪聪明的李秋月一定能猜到一些什么。

    “你这样,我都没有发挥我智商的余地了呢!”宋逸霖郁闷说道。

    李秋月抱着宋逸霖,然后就哭了。

    “我求求你了,不要说那些话好不好?我不管你要去做什么,我也不管到底要多久,你能不能不要说那些话……”

    宋逸霖看不到李秋月的脸,但是他能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泪水浸透了。

    “秋月,你听我说,你真的是一个好女孩,不应该……”

    “你别说了!”李秋月猛然推开宋逸霖,梨花带雨,眼睛通红,脸上的淡妆彻底花了,“有意思吗?啊?你说这些有意义吗?你明明知道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那么喜欢你,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下?你凭什么就得为了一个男人放下我?难道我在你的心里真的比不上任何人吗?”

    “不是……”宋逸霖摇头,“我只是害怕我对不起你。”

    “可是现在,就现在,你已经想要对不起我了,难道不是吗?”李秋月问。

    “……”宋逸霖无言以对。

    “你非得这么自私吗?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你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想不做什么,也不听我的,你知不知道我这样会痛苦?我有血有肉,我不是铁打的,我只是一个女人,我真的会难过你明白吗?”

    李秋月的拳头狠狠捶打着宋逸霖的胳膊,胸口。

    只是她的那点力气,根本不可能对宋逸霖造成任何的伤害。

    讲道理,其实现在宋逸霖还是得希望李秋月能够将自己给打残废的。

    “宋逸霖,我真的没有太大的要求,我只是希望,希望你不要那么自私,希望你多考虑考虑我的感受,真的有那么难吗?有那么难吗?我只是想要和你好好在一起,你要去哪里,我等你,我真的会等你,不管多久,就像你会等着肖遥那样,难道你会觉得,我对你的感情比不上你对肖遥之间的兄弟情吗?”

    李秋月哭着哭着都有些哭累了,再加上她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睡觉,精神状态都有些崩溃了。

    宋逸霖忽然伸出手,擦掉李秋月脸颊上挂着的泪珠。

    “不要哭了,我真的会心疼……”宋逸霖微笑着说。

    李秋月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哭晕了过去……

    等到李秋月醒来的时候,屋子里,找不到宋逸霖的声音。

    她的眼泪又开始哗啦啦往下流。

    忽然,她发现在自己的床边,贴着一张纸条。

    “我去找嫂子她们,很快就会回来,不许哭,我会心疼——永远不会离开你的男人。”

    李秋月破涕为笑……

    此时,逍遥安保公司。

    宋逸霖做在李潇潇的对面,李潇潇则正在伏案疾书。

    “宋逸霖,要是你没什么事情的话,还是先出去吧,我还得办公。”李潇潇头也不抬的对宋逸霖说道。

    宋逸霖有些慌神了。

    如果李潇潇现在淘淘大哭,或许他能理解。

    可是现在李潇潇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表情,这反而让宋逸霖有些不安。

    他总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征兆。

    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不安,真怕自己这个嫂子会做什么傻事。

    “嫂子,电话里,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宋逸霖小声说道。

    李潇潇终于抬起脑袋,正视宋逸霖。

    “我知道。”李潇潇眯着眼睛看着宋逸霖,问道,“你刚才也说了,你该说的都已经在电话里和我说过了,那你现在还来是要做什么呢?”

    “我……”宋逸霖想说些什么,但是张开嘴啊啊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你看,即便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李潇潇笑着说道,“既然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那就干脆什么都别说了,如果你是想要看我哭的,我觉得你肯定要失望了,我科可没打算真的要当着你的面哇哇大哭呢。”

    “嫂子,你这样我回去都睡不着了。”宋逸霖苦着脸说道。

    “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看看夏意星呢!”李潇潇说道,“反正我是肯定不会哭的,至于她,就不一定了。”

    “我也不会哭!”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穿着职业装的夏意星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了进来。

    “哟!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李潇潇打趣道。

    “哎,可惜了……”夏意星叹了口气。

    李潇潇转折眼珠子看着夏意星,问道:“你可惜什么?”

    “可惜我没有看到你掉眼泪啊!原本在我的设想中,我还以为我会看到哭的稀里哗啦的你,结果,让我非常失望,没想到你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掉。”夏意星抱着肩膀说道。

    宋逸霖都傻眼了。

    他在想,难道自己之前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

    难道自己真的想多了?

    可是这完全没道理啊!

    为什么这和自己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样呢?

    “我真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要哭,我也不知道宋逸霖你来到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也说了,肖遥一定不会死,既然是这样,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李潇潇好奇问道,“他忽然消失对我而言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我都已经习惯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还是会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管我有没有准备。”

    “嫂子……”

    “闭嘴!”夏意星也生气了,“你这混蛋安得到底是什么心啊?都跟你说了,肖遥没有死,你还非得在这里磨磨唧唧的,你要是敢说肖遥真的死了,我现在就撕烂你的嘴!”

    宋逸霖感觉自己马上都要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这个世界上,实在是太可怕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夏意星说道。

    宋逸霖就像一个木偶般站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拉开门走出去,反而站在门口,仔细打量着夏意星和李潇潇,似乎是想要从自己这两位嫂子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

    结果让他非常失望,不管是李潇潇还是夏意星,都是一副非常平常的模样。

    等宋逸霖拉开门走出去之后,李潇潇才如释负重。

    “这个讨厌的家伙终于走了。”李潇潇瞥了眼夏意星,说道,“可惜了,今天没让你看到我的笑话。”

    夏意星笑了笑。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李潇潇忽然开口说道:“谢谢你。”

    夏意星一愣,指了指自己,问道:“你是谢谢我吗?”

    “你说呢?”李潇潇站起身,看着窗外,说道,“我知道,你今天来是不放心我,是怕我扛不住。”

    “我可没有那么好心,要知道,现在你还是我的情敌呢!”夏意星像模像样说道。

    李潇潇苦笑了一声:“你这样不累吗?担心我就是担心我。”

    夏意星笑了一声,站在了李潇潇的身边,两位绝色佳人一起看着窗外的风景。

    “如果肖遥真的死了,我就惨了,我还没和他上过床呢。”夏意星感叹道,“所以,他一定不能死啊!他要是死了,我这寡妇当的也太冤了。”

    李潇潇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这个女人,脑子里想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啊?”李潇潇忍不住问道。

    “想的都是肮脏的事情!”夏意星说道,“老实说,现在我连什么样的体位姿势都想好了。”

    李潇潇:“……”

    “我决定了,回家就改网名,我要叫彪悍的女人!”夏意星意气风发。

    “嗯,确实够彪悍的。”李潇潇点了点头,“等肖遥回来,我一定让他和你上床。”

    “真的?”

    “真的。”

    “那我谢谢你了。”夏意星哈哈笑道。

    笑着笑着,两个女孩忽然抱在一起。

    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脸,然后默默流着眼泪。

    大家,都不是铁打的……

    这一刻,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我真的好怕……”李潇潇说道,“他一定会回来的对吗?”

    “对,他一定会回来的,我要是他,也舍不得这么漂亮的姑娘为他守寡。”夏意星拍着李潇潇的背部轻声安慰着。

    是在安慰李潇潇,也是在安慰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