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五章 天注定!
    从肖遥在鹅国消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海天京都甚至说是整个华夏,大乱!

    肖遥是在鹅国阿达山脉消失的,一个月的时间,南天远和宋逸霖都没有找到肖遥,而且,从肖遥跳下清泉的半个小时之后,灵玉的征兆消失了。的小说.

    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似得。

    不少高手,已经陆陆续续离开了阿达山脉离开了鹅国,最牛得无非也只坚持了半个月的时间,可是依然没有灵玉的半点征兆,甚至半个月之后,原本的清泉都消失了,看到这样的情况,大家也只好选择放弃了,可以说大家都是空手而归,血族那边较惨了,还平白无故死掉了一个高手。

    那么一个高手,血族都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缓过来了。

    诸葛焚天和长剑行从南天远和宋逸霖的口得知肖遥已经跳下清泉后,都是大惊,即便是一向稳若泰山的诸葛焚天,脸色都有些难看了。

    清泉的可怕之处,诸葛焚天和长剑行,可都看得真真切切。

    肖遥跳了进去,到现在还没出现,不也意味着肖遥他……

    “肖哥没死。”南天远和宋逸霖都是这么说的。

    诸葛焚天拍了拍南天远的肩膀,无奈说道:“虽然我也觉得那小子没那么短命,可是那清泉……”

    不等诸葛焚天的话说完,南天远再次重复了一句:“肖哥没死。”

    “……”诸葛焚天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半个月之后,南天远让宋逸霖先回去了。

    “我不!”宋逸霖对此表示强烈的不满,“咱们得等肖哥一起走啊!”

    “我知道,我在这里等着。”南天远说道。

    宋逸霖使劲摇了摇头:“我也要在这等着!”

    “你先将消息带回去。”南天远笑着说道,“再说了,这里有我可以了,估计肖哥要不了多久出来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肖哥在华夏有太多的敌人了,万一他的家人,嫂子他们出现了什么危险怎么?那是我们的失职,你现在已经是破天境界的修炼者,对你的实力我也是绝对放心的,只要你在华夏,我不需要操心了。”南天远笑着说道。

    “那你呢?”宋逸霖问道。

    “我在这等着。”

    “你打算等多久?”宋逸霖忽然问道。

    南天远看白痴一样看了眼宋逸霖,说道:“你这个问题问的真没营养,我怎么知道要等多久啊!”

    “说的也是,哈哈!那等华夏那边都安定了,我再回来找你。”宋逸霖嬉笑着说道。

    南天远点了点头:“好”说完又不忘吩咐道,“对了,来的时候记得带一些好吃的过来,妈的,这边的东西可真是吃不惯!”

    “瞧你这话说的,肖哥也用不了多久能出来了,你急个屁啊?”宋逸霖哈哈笑道。

    “行了,赶紧滚!”南天远挥了挥手。

    宋逸霖走之前,递给了南天远一张银行卡:“这卡里有不少钱,我知道你这个人没啥带钱的习惯,说不定肖哥在泉水发现了什么好东西,还得待一段时间,你在这不能不花钱。”

    “嗯,谢谢了。”南天远接了下来。

    “你不会鹅国语言,要干啥花钱找个翻译。”

    “你滚不滚了?”南天远笑骂道,“我能在这待几天啊?”

    宋逸霖揉了揉眼睛,两人拥抱。

    之后,宋逸霖又转过脸看着诸葛焚天和长剑行,说道:“我们走。”

    三个人一起,走出了一段距离。

    南天远注视着他们的背影,看了眼手的银行卡,自言自语:“得先弄一些吃的,还有帐篷,嗯……采购物资!”

    宋逸霖等人,下了阿达山脉。

    “他要在这里待多久?”长剑行问道。

    宋逸霖瞥了眼长剑行,并且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肖哥出来,他们自然一起回来了。”

    “宋逸霖,你知道我想要表达什么意思。”长剑行严肃说道。

    “我还真不知道。”宋逸霖忽然顿住了脚步,脸的表情看着有些狰狞,怒吼道,“长剑行,你特么有屁直接放!你想表达什么?你想要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肖哥已经死在清泉的?放你吗的屁!我告诉你,肖哥只是在泉水下面发现了一些好东西,他很快会来的,你懂不懂?”

    长剑行想要反驳,却被诸葛焚天一把拉住。

    他看到,宋逸霖眼眶发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

    “宋逸霖,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诸葛焚天问道。

    宋逸霖没有说话。

    “如果,我是说如果,肖遥要在那个清泉里待很久呢?”诸葛焚天问道,“南天远会这么一直等下去吗?”

    “如果是我的话,肖哥一天不出来,我等一天,肖哥一个月不出来,我等一个月,肖哥要是一年不出来,我等一年。”宋逸霖转过脸看了眼和南天远道别的方向,笑了笑,说道,“他的话,肯定也和我一样了。”

    “如果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呢?”诸葛焚天的声音听着有些漠然。

    宋逸霖摇了摇头,哈哈笑道:“这话说的,可能吗?”

    “假如呢?”诸葛焚天追问,有些咄咄逼人。

    “十年等十年,二十年等二十年,一辈子的话,得等一辈子!”宋逸霖说到这忽然一拍脑袋,“我还真得回去一趟,别的不说,得让秋月别等我了,我这辈子要是给不了她幸福,只能等下辈子了。”

    “……”长剑行和诸葛焚天相顾无言。

    他们真的没有办法理解宋逸霖和南天远的想法。

    从这两人说话的神态和语气来看,诸葛焚天和长剑行完全有理由相信,不管是南天远还是宋逸霖,他们都没有开玩笑。

    或许对他们而言,即便真的在阿达山脉等一辈子,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像宋逸霖之前开口说出的那些话,仿佛只是在诉说着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你真够傻的。”长剑行叹了口气。

    “那你羡慕吗?”宋逸霖哈哈笑道。

    “羡慕什么?”长剑行一愣,没明白宋逸霖的意思。

    “羡慕我,羡慕南天远,羡慕肖哥,羡慕我们的关系呀!”宋逸霖说道。

    “切,三角恋吗?”长剑行翻了个白眼。

    “懒得搭理你!”说完宋逸霖继续往前走着。

    到了机场,宋逸霖去买机票的时候,长剑行注视着宋逸霖的背影,忽然开口道了两个字:“羡慕。”

    “嗯?”诸葛焚天一愣,“羡慕什么?”

    “羡慕他们的关系。”长剑行苦笑了一声,“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真的羡慕……”

    诸葛焚天笑了笑,看着长剑行,语重心长,说道:“其实你和他们应该是一个世界的人。”

    长剑行叹了口气,忽然说道:“师父,你说,肖遥真的没死吗?”

    “我也不知道。”诸葛焚天摇了摇头。

    “天下还有师父不知道的?”长剑行愕然问道。

    诸葛焚天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别给我戴高帽子,在这个世界,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我是诸葛焚天,又不是诸葛亮,即便我真的是孔明先生,也没有办法掌控天下事?”

    数落完长剑行之后,诸葛焚天自己又叹了口气。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从理论说,肖遥必死无疑,之前那个血族是怎么死的,我们都是亲眼所见,你觉得,肖遥还能活着吗?”诸葛焚天说道。

    长剑行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自己师父的观点。

    可是接着,诸葛焚天又摇了摇头,说道:“但是,如果肖遥真的死了,我一定会担心,会难过,会失望,毕竟他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年轻人,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可是现在,我却一点难过的情绪都没有,我的直觉告诉我,肖遥不会这么简单的死了。”

    “那……”长剑行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诸葛焚天挥手打断了。

    “什么都别说了,顺其自然,或许死了,或许没死,一切都是天注定!”诸葛焚天说道。

    听诸葛焚天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长剑行也只能选择闭嘴了。

    “师父,那你说,我们要是回到华夏,怎么说呢?”长剑行问道。

    “该怎么说,怎么说。”诸葛焚天说道,“特别是对肖遥的家人们。”

    “我不懂……他们会伤心的。”长剑行摇了摇脑袋。

    “如果你告诉他们肖遥还活着,反而是伤害他们,他们会抱着期待,特别是肖遥的女人——们,你要让她们等一辈子吗?”诸葛焚天问道,“给他们希望,只会换来她们的绝望,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告诉他们,肖遥可能死了,这样一来,她们不会有希望了。”

    说完,诸葛焚天转过脸,注视着某一个方向。

    真的,得要天注定吗?

    “师父,你还是得回去吗?”长剑行问道。

    “嗯。”诸葛焚天点了点头。

    “难道华夏世俗界,真的没有一个灵气境界高手了吗……”长剑行满脸的无奈。

    本书来自:./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