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狂风骤起
    布鲁没有和罗斯说太多,因为他知道,罗斯此时的想法早就已经根深蒂固了,即便作为罗斯的爷爷,也不可能用三言两语改变罗斯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价值观,反正自己还在这,即便罗斯真的有什么想法,也不可能实施,大可不必担心。..

    布鲁走到了诸葛焚天的身边,看了眼肖遥和宋逸霖,皱了下眉头,问道:“他们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暂时没什么。”诸葛焚天摇了摇头,又瞥了眼罗斯的方向,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可真有一个好孙子啊!”

    虽然之前罗斯说话的时候是压着嗓子的,但是诸葛焚天都已经是灵溪境界的修炼者了,如果没有听到的话,这个修为未免也太水了。

    布鲁尴尬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毕竟先前罗斯和他之间的对话,诸葛焚天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个时候解释只会让对方产生反感的情绪。

    “放心,我不会让他胡闹的,如果他真的想要做些什么危害你们的事情,即便你们不说,我也会先将他给弄死了。”布鲁说道。

    诸葛焚天有些吃惊。

    他都已经活了这么大岁数,对于布鲁此时说的到底是客套话还是真心话,还是能有所分辨的。

    从布鲁的眼神中,诸葛焚天不难判断出,对方说的句句属实,如果罗斯真的想要有所行动的话,布鲁真的会亲手杀了他的那个孙子。

    说的好听点,这叫大义灭亲,说的难听点,这叫对感情以及血缘的淡漠。

    反正,诸葛焚天是没有到他那个境界,不过仔细想想,他也能够理解,布鲁和罗斯之间不知道差上多少辈了,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有多么的浓厚,说出来诸葛焚天都不相信。

    可能,年纪大了的人,都会慢慢如此蜕变。

    他不免开始担心自己,以后是不是会成为布鲁这样的人了。

    反正他觉得,即便布鲁这么做都是对的,也会给人一种,这个人非常可怕的感觉。

    忽然,诸葛焚天猛地转过脸,看着肖遥。

    “怎么了?”布鲁随口问了一句。

    “肖遥的情况,非常不妙。”诸葛焚天说道。

    布鲁一愣,问道;“这个你都知道?”

    诸葛焚天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和他都是修炼者,他体内灵气的变化我还是能感觉到的。”

    布鲁又问道:“你不能帮他们忙吗?”

    诸葛焚天白了布鲁一眼,没好气道:“我要是真的能帮得上忙,早就上去帮忙了,还会等到现在?就是因为没办法,所以才在边上站着的,我体内的灵气没有肖遥的灵气那么纯真,如果随便渡入宋逸霖的身体里,对他而言,不但没有什么好处,反而还会坑了他。”

    布鲁对其中的道道也不是很懂,反正诸葛焚天这么说,那就这么回事!

    自己也不需要多么的理解。

    “现在我们该做些什么吗?”布鲁问道。

    “看着。”诸葛焚天皱着眉头说道。

    “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布鲁愕然问道。

    诸葛焚天回头看了眼布鲁,一摊手,苦笑着说道:“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我们还能做些什么了。”

    布鲁对诸葛焚天的这一番回答表示无语。

    此时的肖遥,脸上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好看,整个人仿佛进入了一种极其煎熬的境界,身上往外冒着冷汗。

    除了担心之外,身边的人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其实,这个时候,南天远他们也备受煎熬,这就是他们感觉最为憋屈的事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受苦,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天底下还有让人觉得更难过的事情吗?

    宋逸霖体内的狼人气息,已经霸道到了极点,即便肖遥拼劲体内所有的灵气,也没有将那股狼人气息彻底吞噬,总而言之目前宋逸霖气海中的局势,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一点都不好。

    肖遥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已经即将枯竭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股灵气,直接冲入宋逸霖的身体里,缓解了肖遥此时所承受的压力。

    虽然肖遥心里暗道好奇,但是,他现在也来不及想那么多,赶紧开始调整那一股突如其来的灵气,帮助宋逸霖突破如此难关。

    此时诸葛焚天等人也都瞪大了眼睛。

    宋逸霖的衣服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此时竟然散发出了白色的光芒,即便此时是白天,看上去也是那么清晰。

    “这是什么东西?”长剑行下意识想要伸出手去触碰,却遭到了诸葛焚天的怒斥。

    “混账,谁让你伸手的?”诸葛焚天这一声吼,长剑行吓得一哆嗦,赶紧乖乖站在了一边。

    “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还在胡闹!”诸葛焚天生气说道,“他们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负责吗?”

    听诸葛焚天这么一说,长剑行更加不敢动弹了,虽然他觉得自己的师父这么说,多多少少有些小题大做,可也不敢不当回事,如果肖遥和宋逸霖真的因为他出了什么意外,他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了。

    有了那股灵气的介入,宋逸霖体内的劲气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开始慢慢吞噬那一股狼人气息,反而是肖遥的灵气被逼出体内。

    肖遥猛地睁开眼睛,张开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肖哥!”

    南天远赶紧冲到跟前,伸出手搀扶出肖遥,满脸的担心:“没事?”

    肖遥摆了摆手,自己站直了身体,看着宋逸霖,忧心忡忡:“我是没事了,但是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

    “咦?不对,这小子胸口是什么东西在发光啊?还带手电筒了?”肖遥吃惊问道。

    南天远苦笑着说道:“刚才我们也都在想这个问题呢,肖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肖遥只能对南天远报以苦笑:“我怎么知道?”

    接着,他凑到跟前,伸出手想要看看情况,结果刚一伸手边上的长剑行就猛地一咋呼:“住手!”

    “我曹!”肖遥蹦了一下,接着转过脸看着长剑行,简直都想要骂人了,“你特么干什么啊?吓我一跳!”

    “我师父说了,现在不要乱动,否则万一惹出什么麻烦怎么办?”长剑行认真说道。

    边上的诸葛焚天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这个是针对你,不是针对肖遥。”

    长剑行:“……”他忽然感觉自己非常委屈了,这完全就是两种政策啊!

    不过长剑行刚才那么一嗓子吼过之后,肖遥也冷静了下来,他觉得刚才长剑行说出口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万一真的引发了什么意外,肖遥真的追悔莫及了,想到这些,他赶紧安安静静站在边上一言不发了。

    这个时候边上的诸葛焚天忽然开口了。

    “我觉得,我可能猜到了一些。”诸葛焚天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

    肖遥转过脸看着诸葛焚天,好奇问道:“什么啊?”

    “这可能就是我们从那个紫金门弟子身上抢来的灵石。”诸葛焚天说道。

    肖遥有些诧异:“你确定吗?”

    诸葛焚天无奈说道:“我怎么能确定,我只是感觉,气机非常熟悉而已,我上次用了一块灵石,还是觉得有些相像的。”

    这个肖遥还真没有办法分辨,他的灵石虽然都已经用完了,但是都被御龙诀给吸收了,他屁都没感觉到,所以即便现在感觉到了气机,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算了,还是等老宋结束了再说。”肖遥说道。

    南天远小声问道:“肖哥,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了啊?”

    肖遥笑了笑,看了眼南天远,神秘说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有一种直觉,这小子肯定能平安度过难关,说一定,还会有一些巨大的突破。”

    南天远耸了耸肩膀,心里稍微有些安定的感觉,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什么直觉,但是他相信肖遥,既然肖遥都已经这么说了,他自己也可以放心了。

    “我们还要等多久啊?”罗斯问道。

    南天远看了眼罗斯,说道:“如果你很忙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罗斯被南天远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他很憋屈……

    “他说的不错啊,你要是有别的事情处理,现在真的可以走了。”布鲁也在边上说道。

    罗斯更加憋屈了,南天远这么说也就算了,自己的太爷爷竟然也这么说自己。

    太欺负人了!

    没办法,对于自己太爷爷的话,罗斯是一点脾气都不敢有,只能别过脸继续生着闷气……

    从天亮等到天黑,宋逸霖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时间一点点推移,罗斯的耐心也越来越差。

    “太爷爷,不是说,今天宝物就会出现吗?怎么到现在,都没察觉到呢?”罗斯问道。

    布鲁看了眼罗斯,问道:“你问我,我问谁?”

    罗斯只好继续保持沉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狂风呼啸而来。

    树林间,树叶簌簌而落。

    诸葛焚天猛地转过脸注视着某一个方向。

    布鲁同样如此。

    “出现了。”诸葛焚天说道。

    布鲁点了点头,看了眼肖遥,说道:“咱们,是不是要一起过去了?”

    肖遥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们去,我不去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