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九章 布鲁的愤怒
    宋逸霖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急。()

    肖遥虽然是个中医,但是现在宋逸霖又不是生了什么怪病,所以他也没有什么把握,只能做一些自己现在能做的事情,尽人事知天命,至于最后的结局怎么样,可不是肖遥能决定的,决定权还是握在宋逸霖自己的手上。

    肖遥对宋逸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他相信即便是面对这样的情况,自己的兄弟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

    “老宋,这一关你可一定要扛过去啊。”肖遥一边往宋逸霖的体内渡入自己的灵气一边说道。

    其实这个时候不管肖遥说什么,宋逸霖都听不到,此时的他正在与体内的狂暴能量做搏斗,生死搏斗。

    他体内的劲气下意识的想要融合那股狼人能量,可是显然,他还在劣势状态,他的那些劲气根本不足以和那股狼人能量想抗衡,完全处于下风,如果真的按照现在这样的趋势继续下去的话,不要说想融合那股狼人气息了,他的劲气不被狼人气息所吞噬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只是,那一股狼人气息,他想要从自己的气海中赶出去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主导权不在他这里。

    就在他满头大汗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一股平和的气息涌入他的气海中,并且和他的劲气站在了一起,和那股狼人气息展开了搏斗,这也让他轻松了许多,那股平和的气息,让他感觉浑身上下都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原本的压迫感也减缓了很多,有了一些喘息的机会,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肖哥出手了,这一股涌入气海中的气息,应该就是肖哥的灵气。

    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动,因为他非常明白,肖遥这么做,对他自己也有一定的影响,会消耗体内大部分灵气不说,一旦失败的话,甚至还有可能引起反噬,自己体内的狼人气息,或许会顺着肖遥灵气的渡入,找到突破点进入肖遥的身体,给他造成一定的损伤。

    只是这个时候还去思考这些,已经是一件非常没有意义的事情了,与其想这些,还不如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压制住那股狼人气息。

    另一边,班德和布鲁之间的战斗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布鲁已经逐渐占据上风,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班德击杀。

    班德的实力,比起布鲁终究还是要差上一些的。

    他的心里也非常明白这一点,但是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想要逃走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知道布鲁压根就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所以除了抵抗之外,他也没有别的路可走。

    现在的班德,基本上已经沦为了强弩之末。

    他一分神,布鲁再次抓住了机会,一拳头狠狠砸在了班德的胸口。

    班德的身体,也直接飞了出去。

    “哈哈,就你这样的实力,也想和我太爷爷打,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嘛!”看到班德受伤,最高兴的还得是罗斯,之前他就一直为布鲁提心吊胆的,现在看到班德受伤,也就意味着布鲁已经没有了危险。

    班德摔在地上,又赶紧爬了起来,只是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从胸腔到喉咙,张嘴就吐了出来,显然是受了非常严重的内伤,毕竟狼人一击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即便是肖遥都不敢选择硬扛下狼人的攻击。

    那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反正肖遥才不会做出那样的傻事呢!

    这一拳,也将班德彻底砸在了地上,不单单只是身体,还有班德的斗志。

    “你输了。”布鲁居高临下看着班德,眼神中充满了蔑视。

    “哼,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好说的,你最好也别给我机会了,只要给我机会,我还是会杀了你的。”班德冷笑着说道。

    布鲁看着班德,脸上的笑容看着非常平静,并没有获取胜利后的喜悦,好像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其实,我之所以打败你,只是想要和你能在平行的位置上说几句话而已。”布鲁笑着说道,“如果不把你打败了,你会愿意听我和你好好交流交流吗?”

    班德没有说话,眼神望着别的方向,好像听到布鲁说话,都是一种折磨似得。

    “刚才和你交手的时候,我也仔细想了想,其实我觉得,我那个重孙子说的不错,你儿子的死,和我真的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将一切都推到我的身上,只是为了让你的心里好受一些,你想要告诉别人,你的儿子是无辜的,你也想要给自己一个可以寄托感情的目标,可以让自己有一个恨的人,有一条路走,对?”

    班德还是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却变得有些空洞。

    其实,布鲁现在说的这些,班德也都明白,但是明白是一回事,愿不愿意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事实完完全全摆在面前的时候,想要接受,不是那么简单的。

    “班德,你很强,我不会杀了你,哪怕你以后还是会想要杀了我,我也不会杀了你,鹅国的狼人已经不多了,高手更是少之又少,或许等以后,鹅国就再也没有能够二次进化的狼人了,到时候我们拿什么和华夏的修炼者对抗?怎么和米国的基因人谈判?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多么的仁慈,只是因为,我不想看到鹅国被欺压,仅此而已。”布鲁继续说道。

    班德冷笑了一声,说道:“不要让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你觉得你这么说,我就会觉得你有多么的伟大了吗?”

    布鲁耸了耸肩膀,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来没有将自己定义成多么伟大的角色,难道不是吗?”

    “我先前说了,你不杀我,我还是会杀了你。”布鲁说道。

    班德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似乎这样能够让他看上去显得稍微体面一些。

    “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你不杀我了吗?”班德说道,“机会可只有一次,你错过了这一次机会,下次咱们鹿死谁手可就说不定了。”

    布鲁耸了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哼,伪君子。”说完,班德就转过身离开了。

    等班德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后,罗斯凑到了布鲁的跟前,有些不悦,也有些不满:“太爷爷,你干嘛非得放了他啊?他这么一走,以后要是还卷土重来我们可怎么办?”

    布鲁看了眼罗斯,说道:“他不会再来找我麻烦的。”

    罗斯似乎有些难以理解自己太爷爷的意思,问道:“您怎么就这么确定啊!”

    “我认识他很多年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他既然已经放下了,就真的放下了。”布鲁摆了摆手,看了眼罗斯,说道,“和你说你也不懂,小屁孩一个。”

    罗斯:“……”

    他很受伤,自己都已经步入中年了,怎么在太爷爷的心里,自己还是一个小屁孩呢?

    这样的话从谁嘴里说出来罗斯都会不服气,感觉对方充满了装.逼的味道,但是这样的话,从布鲁的口中说出来,罗斯还真是一点毛病都找不出来了。

    谁让这是自己的太爷爷呢?

    太爷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等班德走了之后,布鲁又转过脸,看向了肖遥等人。

    “太爷爷,这是咱们的机会啊!”罗斯小声说道。

    布鲁微微一愣,转过脸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罗斯,似乎没明白自己这个重孙子的意思。

    罗斯用手刀抹了一下脖子,意思不言而喻。

    布鲁勃然大怒,一巴掌将罗斯给拍飞了出去。

    罗斯直接飞了出去,又重重摔在地上,嘴巴一张就是吐出一口鲜血。

    “混账!”布鲁怒道,“人家先前才救了你的命,还帮了我,你现在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你可真是个畜生,早知道之前就让班德杀了你算了!”

    罗斯在自己手下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脸色有些难看。

    “太爷爷,他们是华夏的修炼者……”罗斯小声说道。

    “那又如何?”布鲁问道。

    “他们是我们的敌人,这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个机会,如果我们现在能够将他们斩杀的话,也算是解决了一个心头大患,肖遥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年轻了,如果现在不杀了他,日后还不知道他会成长成什么样,等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即便真的想要杀了他,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罗斯据理力争说道。

    布鲁叹了口气。

    “孩子,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站在鹅国的角度考虑问题,但是你要明白,在站在国家角度考虑问题的前提,是必须要有任性,有良知,如果没有了良知,没有了人性,即便你灭掉了华夏所有的修炼者,鹅国人也不会引以为豪,更不会认为你是鹅国的英雄,反而不屑提起你,我这么说,你明白吗?”布鲁问道。

    罗斯不明白,只是现在,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他知道,自己一旦开口,恐怕还会引起自己太爷爷的愤怒,到时候,遭殃的还得是自己,与其这样还不如保持沉默呢,反正只要太爷爷不愿意出手,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