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六章 和布鲁动手
    那些狼人当中,除了那个叫班德的家伙,其余的七个狼人,实力竟然也都在灵溪境界左右,只有两个稍微差一点,是在破天境界。..

    这样的实力,让肖遥深感头疼。

    原本在他的想法中,完全可以让布鲁去对付那个叫班德的家伙,剩下的那些实力稍微差一些的,完全可以交给他们对付。

    可是现在看来,肖遥之前的想法显然有些太天真了。

    即便是这些实力差一点的,也足够让肖遥他们头疼了。

    之前布鲁让肖遥他们直接离开,也是有道理的啊。

    “你们这些华夏人,和布鲁到底是什么关系?”很快,班德的目光就落到了肖遥等人的身上,他的眼神中带着蔑视,仿佛肖遥等人的实力在他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最多能够和路边的蚂蚁有的一搏。

    这样的眼神并没有让肖遥产生什么样的恐惧,反而坚定了肖遥的斗志。

    比班德还要强大的对手,肖遥不是没见过,别的先不说,单单是上次在交易大会上遇到的那个叫画扇的女人,肖遥就敢说她的实力绝对不在班德之下。

    可面对画扇的压迫力,肖遥不是依然停下来了吗?这对于肖遥而言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场面了。

    “我们是什么人,和你有个屁的关系?”既然都已经打算和布鲁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那也就意味着他们要和班德站在对立面,肖遥完全没有必要给对方什么面子。

    单单是先前班德看着他的眼神,就让他有足够不爽的理由了。

    能惯着他?不存在的。

    “嗯?”班德大概也没想到肖遥对他的态度竟然会这么恶劣,从而有了短暂的失神,等回过神之后,他笑眯眯看着肖遥,只是那样的眼神,换做是谁都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好在肖遥的心理素质还算不错,并不会被对方给吓到。

    “看来,布鲁那个老家伙,已经成功将你们给收买了,哈哈,真有意思,看来,你们华夏人是真的蠢,布鲁这个老家伙的话,你们也敢信吗?我儿子当初就是因为错信了他的话,才会死了的!”

    班德说到最后,脸上的肌肉似乎都在颤抖着。

    可见此时的他内心到底是多么的愤怒。

    肖遥有些愕然。

    他转过脸看了眼站在边上的布鲁,布鲁对之前班德的叙述并没有什么反驳,反而眼神稍显黯淡。

    这也就意味着,班德刚才所说的那些,并不是随口胡诌的。

    也难怪班德看着布鲁的眼神就写满了愤怒,一副恨不得将布鲁给碎尸万段的样子,这要是换做肖遥的话,恐怕也会这样。

    丧子之痛,不难理解。

    换做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对此表示强烈的愤怒。

    “我说,布鲁老头,你这样就不对了啊,坑死人家儿子,你还敢来人家的地盘,我觉得你这都不算是过分了,简直就是嚣张。”肖遥说道。

    “现在,你们还要和他站在一边吗?”班德看了眼肖遥说道。

    肖遥看了眼班德,说道:“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估计你儿子也不是什么好鸟,所以,你儿子死了就死了,还想怎么着?”

    “……”班德没有说话。

    他甚至都没有多么的愤怒,只是看着肖遥的眼神充满了漠然。

    在他的心里,他的儿子就是一切,现在肖遥竟然这么说他的儿子,所以,班德觉得肖遥应该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了。

    对此,肖遥还是挺无所谓的,反正不管怎么样,他都得站在对方的对立面。

    “班德,你就是在血口喷人!”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

    众人侧脸望去,看到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肖遥第一个乐了出来。

    “你重孙子来了。”肖遥说道。

    “他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不来呢。”布鲁耸了耸肩膀说道。

    真不知道罗斯听到这样的话,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估计都得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是多有嫌弃啊!

    不过仔细想想,肖遥觉得,布鲁的这一番话,说的不是没道理的,毕竟罗斯的实力摆在那里,即便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无非就是来送人头的。

    只是肖遥对于罗斯刚才的那一番话非常好奇。

    他说,班德这是在血口喷人。

    “哟,这不是布鲁家的小娃娃吗?”班德看到罗斯之后眼神中就闪过了一丝残忍的光。

    好像,罗斯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仔细想想,肖遥就能摸清楚班德现在的心中所想了。

    如果真的如班德所说,他的儿子是给布鲁忽悠死的,他自然是记恨,报复的最好方式未必就是杀了布鲁,而是弄死罗斯。

    “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肖遥问道,“他等下可能就要弄死你的重孙子了。”

    布鲁耸了耸肩膀:“我五个儿子死了,十一个孙子死了,现在就是真的死个重孙子,也不算什么了。”

    肖遥:“……”

    他没有办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此时对布鲁的敬仰之情了。

    到底是没有计划生育啊!

    也难怪此时的布鲁能够做到这个淡定了。

    “班德,你儿子的死,和我太爷爷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凭什么记恨?”罗斯一直走到了班德的面前,他看上去非常的愤怒。

    班德听到罗斯的话,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你在胡说什么?”班德怒道,“即便你真的想要为你的太爷爷开脱,也不能这么厚颜无耻?”

    罗斯忽然淡定了许多,冷笑着说道:“我不相信你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回事,在我看来,你无非只是想要找个人记恨而已。”

    “放肆!”班德勃然大怒,竟然直接朝着罗斯冲了过去,一巴掌朝着罗斯的脑袋拍了过来,看上去犹如雷霆一击。

    然而最后巴掌并没有落到罗斯的身上,而是被布鲁紧紧抓住了手腕。

    “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情,你和小孩子动手做什么?”布鲁冷声说道。

    “哼,你能害死我的儿子,我就不能杀了你的重孙子了?”班德反问道。

    罗斯顺势往后退了几步,继续说道:“当初你的儿子明明是动了贼心,听我太爷爷说巷尾山有国家重宝,所以偷偷前往,想要盗物,结果死在了那里,你竟然能将你儿子的死记恨在我太爷爷的身上,我虽然也见过不要脸的,但是像你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第一次见了,麻烦你想要记恨别人的时候稍微动一动脑子好不好?”

    “你胡说,你胡说!”显然罗斯的这一番话,给班德造成了很大的刺激,他简直都愤怒到了极点,看上去似乎现在就想要将罗斯给活活掐死了。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罗斯冷笑着说道,“我也不想和你扯那么多没用的,反正你自己明白就好了。”

    听完了罗斯的话之后,肖遥也算是卸下了一些心理负担。

    虽然先前肖遥发表了一些说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言论,但是仔细想想,如果班德的儿子真的是被布鲁给坑死的,肖遥他们也不好意思继续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了,这样一来,他们明显是理亏的。

    现在嘛,就不存在的了,搞清楚了问题的来龙去脉之后,肖遥觉得罗斯刚才说的还是挺对的,这个叫班德的家伙,还真是有些不要脸了,这个锅甩的完全没道理。

    “好了好了,现在既然问题都说清楚了,咱们可以动手了?”肖遥凑到跟前说道。

    “哼,看来,你也是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班德看了眼肖遥,冷笑着说道。

    他觉得,肖遥简直可笑到了极点,虽然实力不差,可是就这样的实力,也想和自己动手,难道不是自寻死路吗?

    “嘿嘿,不动手,怎么知道孰强孰弱呢?”肖遥倒是一点都不虚。

    原本,他们和班德这些人就有一战之力,现在又多了罗斯等人。

    虽然罗斯他们这些人的实力不算太强,但是胜在人多,而且,有了他们的助力,肖遥等人的压力也会减轻很多。

    肖遥看了眼布鲁,说道:“这个人交给你,没问题?”

    布鲁点了点头。

    即便他不是很想和对方交手,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总不能真的傻站在那里让班德弄死自己?

    不过肖遥心里还是有些好奇的。

    如果事实真的像罗斯刚才所说的那样,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布鲁之前还要露出愧疚的表情呢?简直没道理的好不好?

    班德的儿子,就是死有余辜啊!

    事后,肖遥也提出了这个疑惑,结果布鲁给肖遥的答案,非常的生硬。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将消息透露出去的,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他的儿子也不会死了,我又怎么能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呢?”布鲁如此说道。

    肖遥对布鲁的想法感到深深的无语,反正他是没有办法理解的。

    这个时候,班德已经朝着布鲁,挥出了一拳。

    狼人气息狂放,犹如刀旋剑转。

    布鲁深吸了口气,迎头而上,肖遥紧随其后,锁定了一个目标。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