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五章 虚张声势
    这一次,表情严肃的不是肖遥和诸葛焚天,而是布鲁了。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宋逸霖在边上有些惊讶说道:“那个黑衫男人难道还要卷土重来?我去,这才刚走,这个家伙难不成真的是神经病,这阿达山脉还真是热闹啊。”

    肖遥摇了摇头:“这一次来的,不是我们华夏修炼者,我能感觉到狼人的气息。”

    说到最后,肖遥的眼神也落到了布鲁的身上。

    布鲁叹了口气,看了眼肖遥,笑着说道:“这应该是我自己的事情了,来的家伙我认识,应该是冲着我来的,你们先走,免得连累了你们。”

    肖遥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但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离开。

    布鲁不解,道:“你们这是?”

    肖遥说道:“现在丢下你走,我未免也太不够义气了,先前那两个家伙来找我麻烦的时候,虽然你嘴上说这是我们华夏修炼者自己的事情你不会搀和,可你还是帮了我们,我就签下了你一个人情,我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最害怕欠下别人的人情。”

    “对手很强大。”布鲁苦笑着说道,“你们要是真的留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和我一起死在这里的。”

    肖遥好奇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跑啊?”

    “跑?”布鲁摇了摇头,“我们家族的人,从来都没有逃跑的习惯。”

    肖遥觉得,这个布鲁还真是在拿生命在装.逼啊!

    反正要是肖遥的话,在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对说的情况下,肯定会二话不说立刻选择逃窜的。

    “算了,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也就舍命陪君子了。”肖遥笑着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又转过脸看着诸葛焚天,说道:“诸葛老爷子,你先带着长剑行暂时离开。”

    诸葛焚天听到这句话,就是老脸一沉,愤怒说道:“混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就你是重情义的人,我就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

    “师父,您刚才不是还说,明知道打不过还赖着不走,就是缺心眼吗?”边上的长剑行小心翼翼问道。

    诸葛焚天现在真想一巴掌将自己这个徒弟抽回华夏。

    怎么就那么喜欢和自己唱反调呢?

    不过,仔细想一想,先前那番话,还真是自己说的,如果现在不给自己徒弟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以后还怎么当师傅啊?

    这一刻,诸葛焚天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着,最后还真别说,确实给他想到了一个说辞。

    他咳嗽了一声,看着长剑行,语重心长说道:“长剑行,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啊,先前那番话,确实是我说的,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啊。”

    长剑行迷惑不解看着自己的师父,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肖遥也笑眯眯看着诸葛焚天,他对老狐狸接下来的说辞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就看他怎么圆了。

    诸葛焚天咳嗽了一声,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后说道:“是这么回事啊,如果我们现在真的走了,那就等于是中了肖遥的计策,他就是想要将我们哄走,陷我们于不义,等以后他活着回到了华夏,到处一宣扬,别人都会觉得肖遥是个大义凛然的人,那我们两个呢?就得沦为众矢之的了,就得被别人唾骂了,对不对?”

    长剑行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随后他转过脸瞪了眼肖遥,生气说道:“肖遥,你怎么这么有心计呢?你这个沽名钓誉之辈!”

    肖遥哭笑不得。

    这个诸葛焚天还真是够狡猾的,简单几句话,就让长剑行认为自己是一个心机了。

    当然了,这也是要建立在长剑行脑子不够用的情况下,换一个人都不至于被诸葛焚天这么忽悠了。

    “既然你们不走,我也没办法了。”肖遥说道。

    他又转过脸看了眼南天远和宋逸霖,说道:“我就不需要在征询一下你们的意见了?”

    南天远和宋逸霖笑了笑,什么都不说,心领神会。

    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肖遥还想着让宋逸霖和南天远走的话,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肖遥心里都非常清楚,不管自己怎么说,南天远和宋逸霖都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的。

    “布鲁前辈,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不妨和我们说说对手的来历,让我们能做一做准备。”肖遥说道。

    布鲁看着肖遥,眼神复杂。

    最后他又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也不和你们说那些没意义的话了,你们华夏人,一直都是这样,太看重江湖道义,这是好事,但是有的时候也能要了你们的命啊!你们,就是太过于单纯了。”

    说到最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是和你们一样单纯的话,或许也能免掉很多麻烦了,这个世界也不会那么复杂了。”

    肖遥对于布鲁的话不置可否。

    这段时间以来,其实肖遥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善良,到底是好是坏。

    如果从书面上说,用非常官方的语言,大家都希望可以与人为善,这个世界上还是善意一些的好,人与人之间见面就是微笑,做什么事情都会懂得谦让和担当,用最好的方式去和别人交流,懂得包容。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吗?有。

    可是,何曾有过一个人站出来感谢过他们的善良?相反的,在现在这个社会,善良的人不但不会得到别人的夸赞,不会得到别人的尊敬,反而会被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

    你善良,有人感谢过你的善良吗?

    肖遥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他这一路走来磕磕盼盼,如果一直以来他都抱着与人为善的想法,可能现在的他,早就已经被人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不管是一开始的莫成飞还是之后的蒋天路亦或者是那些岛国人。

    善良就是最大的弱点了。

    在肖遥说这些的时候,大队人马,已经赶了过来。

    七八个狼人,站在一起,就站在肖遥布鲁他们的面前,看上去气势汹汹,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带给肖遥巨大的压力。

    只是一个眼神,就让肖遥感觉到了非常强烈的攻击性。

    “布鲁,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敢来阿达山脉,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吗?还有,你竟然和华夏人混在一起,真是丢我们狼人的脸,哼。”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狼人,穿着黑色的斗篷,那穿着打扮就跟从魔法学院走出来的似得,真不知道和哈利波特是什么关系,他的年纪大概在五十岁左右,不过有了布鲁的教训之后,肖遥也不敢随便猜测对方的年纪了。

    说不定又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

    “班德,这是我们的事情,和他们没关系,不然你让他们先走了。”布鲁看着对方笑着说道。

    那个叫班德的家伙,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布鲁,冷哼了一声,嘲讽般说道:“你觉得,我会答应你的要求吗?”

    布鲁叹了口气,其实在开口之前,他就知道对方压根就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了,只是他觉得,还是得说一下,万一对方答应了呢?

    想到这些他脸上的表情看着也坦然了许多。

    “以前,我就和你说过,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要是不来,倒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既然你都已经来了,我就没办法放过你了。”班德哈哈笑道,“等你死了,我就是鹅国的狼王了,对?”

    肖遥有些诧异看了眼身边的布鲁。

    班德说,干掉布鲁的话,他就成为了真正的狼王,从逻辑推导中不难猜出,现在的布鲁才是真正的狼王。

    也难怪布鲁的实力这么强大了,亏肖遥之前还以为,在鹅国像布鲁这样的高手到处是呢。

    “哎,你这是树大招风啊!”肖遥对布鲁小声说道,“嘿嘿,不过之前我还真是给你骗了,我还真以为,你们鹅国的高手那么多呢。”

    布鲁叹了口气,说道:“我可没有骗你,只是那些高手,一般都不会出现而已,即便是到了鹅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们也不会出现,哎,这大概就是和你们华夏的修炼者差不多。”

    肖遥笑了笑,没说什么了。

    其实人都是这样,不管是华夏的修炼者还是鹅国的狼人,国家兴亡对他们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那些活了几百年的狼人,甚至连现在到底是什么朝代都不知道,所以他们又何必去在意国家的分分合合呢?在他们看来,只有寻找无上之道,才是真正的人生目标,别的都可以置之不理了。

    “原先还打算虚张声势一下,让你们认为鹅国的狼人一个个都非常强大,结果都被这个混蛋给搅和了。”布鲁笑着说道。

    那个叫班德的男人有些坐不住了。

    他很郁闷,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对方竟然还有心思说说笑笑的,这完全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嘛!

    所以,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虽然是在说笑,可是这个时候,肖遥也在观察着那些狼人的实力。

    得到的结果,让他有些惊愕。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