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五章 感受到差距
    第八百零五章感受到差距

    隐世世界里的门派就跟一个个小国家似得,他们之间想要打仗的话,也是得思索很多的,

    如果整个隐世世界,只有紫金门和洪剑宗这两个门派的话,两个门派天天打架都没什么,但是情况不同,如果这两个门派真的元气大伤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别的门派蚕食。的小说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洪剑宗的宗主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只是现在看来,躲是躲不过去了,对方这完全就是不讲道理。

    退一步,变本加厉,忍一时,得寸进尺。

    这句话用在这个黑衫男人的身上就非常合适。

    既然对方不讲道理,肖遥和诸葛焚天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在和对方讲道理忍让下去了。

    “那个,你们要是打架的话,能换个地方吗?”宋逸霖说道,“你们要是把这里给弄炸了,我们晚上睡哪啊?”

    这哥们的思维,还真是有些天马行空——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操心这样的问题。

    然而更让肖遥没想到的是,那个黑衫男人竟然还重重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宋逸霖的观点:“此言不错,我们换个地方!”

    妈的,这人和宋逸霖一样都是神经病!

    “那我们移步!”黑纱男人说道。

    肖遥和诸葛焚天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没辙了。

    这还真是个奇葩。

    跟在那个黑衫男人的身后,众人一起走出了旅社,来到了附近一个比较空旷的大广场,因为这里非常靠近边境,居住在这里的人原本就不多,所以广场上除了他们这些人之外,也就三两个的路过行人,他们都好奇往这边看了看,毕竟这个地方忽然出现这个多华夏人,确实挺引人瞩目的。

    “就这里了!哈哈,这里还真是个好地方呢。”黑衫男人看着诸葛焚天和肖遥,说道,“你们两个的运气也不错,能死在这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嗯,就是气候有点冷。”

    肖遥面对这个黑衫男人简直彻底无语了,他真不知道对方到底为什么能有这样的蜜.汁自信。

    虽然他的实力,比起自己和诸葛焚天,要稍微强上一些,可是,现在他们可是两个灵溪境界的修炼者啊,即便有底气,底气也不能这么足?

    “早点动手,我早点休息。”黑衫男人说道。

    这个时候边上的宋逸霖都沉不住气了。

    “远哥,你说这个家伙到底得有多厉害啊?”宋逸霖看着站在他身边的南天远说道,“我怎么感觉,肖哥和诸葛老爷子在这家伙的眼里就跟两个小孩子似得。”

    “谁知道呢?”南天远耸了耸肩膀,“还是得拳脚下见真章,不过我对肖哥有自信。”

    “嗯?”宋逸霖听了南天远的这一番话,看着似乎有些好奇了,“你不是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吗?怎么就能对肖哥这么有信心呢?”

    南天远神秘一笑,说道:“这个嘛!很简单啊,你只要了解肖哥就可以了,如果肖遥真的不是对方的对手,或者说没什么把握的话,他早就想办法带着我们跑了,又怎么会和对方来到这个地方呢?”

    “……”宋逸霖直接对南天远竖起了大拇指,他觉得自己之前还是太年轻了,连这些都没有看出来,确实啊,如果肖哥真的不是对方的对手,可能真的早就离开了。

    诸葛焚天和肖遥站在一起,看着那个黑衫男人。

    忽然,诸葛焚天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的杀气很重啊?”

    肖遥笑了笑,说道:“对方想要杀了我,我当然也想要杀了他了。”

    “你是因为和紫金门原本就有过节?”诸葛焚天笑着说道。

    肖遥乐呵道:“这话说的,好像以前你没有杀过紫金门的人似得。”

    之前紫金门派出的那个半灵气境界修炼者,就是在肖遥和诸葛焚天的联手下将对方成功斩杀了,这一次肖遥和诸葛焚天又有机会联手了,巧的是,这一次的对手还是紫金门的人,看来他们两个和紫金门的人还真的是挺有缘分的。

    他们之间的对话,声音还是挺大的,所以那个黑衫男人也都听的一清二楚。

    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写满了惊愕。

    “你们刚才说什么,你们杀过我们紫金门的人?”那个男人吃惊说道。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肖遥乐呵道,“所以啊,你都不是第一个了。”

    “放肆!”黑衫男人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充满了狰狞和愤怒,以至于他指着肖遥的手指头都在微微颤抖着,“你们这些宵小,竟然敢杀我们紫金门的人,你们……你们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黑衫男人,问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等会你不是也要死了吗?”

    “我要杀了你们,你们这些蝼蚁,蝼蚁!”黑衫男人情绪无比激动。

    肖遥有些无语。

    他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激动什么,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吗?不就是杀了紫金门的弟子吗?搞得跟自己睡了他媳妇似得。

    忽然,那个黑衫男人朝着肖遥和诸葛焚天的方向狂奔而来,一股浓郁灵气如影随形扑面而来。

    肖遥和诸葛焚天想都没想便同时运转体内的灵气,并且一起往前迈出了一步。

    “咱们还是退远一些。”宋逸霖被这突兀的气势给吓得不轻,虽然他也是个修炼者,但是距离灵气境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现在这三个灵气境界的修炼者开始大战,他的小心脏还真有些受不了。说的直白点无非就是以他的修为,根本就没有办法承受着忽然暴涨的气势。

    他刚才那一番话是对南天远说的,然而却并没有从南天远那边得到任何的回应。

    转过脸就看到此时的南天远竟然汗如雨下,仿佛正在默默承受着什么煎熬。

    “远哥,你怎么了?”宋逸霖有些吃惊。

    他想要伸出手拉着南天远往后退出一段距离,但是却被长剑行制止了。

    “不要碰他!”长剑行这一番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宋逸霖被吓了一跳,又看向了长剑行,满脸茫然。

    “他似乎找到了什么契机,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的话,很有可能让本身的修为再往前迈出一步。”长剑行目光如炬,盯着南天远,眼神中还夹杂着羡慕。

    毕竟像这样的灵气境界修炼者殊死搏斗,还是很少遇见的,只是现在的他体内古井无波,根本抓不到半点契机。

    宋逸霖茫然点了点头,也不敢说话了。

    不得不说,黑衫男人也给肖遥好好上了一课。

    对方体内忽然暴涨的气势,让肖遥有些措不及防,好在他的反应能力还算不错,并且和诸葛焚天同时躲开了对方的第一波攻势。

    之前他觉得,即便对方比自己强大一些,也不至于强大到哪里去,可是现在仔细想想的话,他才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虽然对方只是灵溪境界后期的修炼者,可是实力却已经能够碾压肖遥了。

    看来,哪怕只是小境界上的差别,也是很大的。

    “不要掉以轻心,对方的心法等级不错,最起码也得是地级的。”诸葛焚天转过脸对着肖遥说道。

    肖遥微微点了点头。

    黑衫男人哈哈大笑,说道:“一个玄级心法的修炼者,一个黄级心法的修炼者,我真是搞不懂了,难道你们洪剑宗就真的这么穷吗?连拿得出手的心法都没有,就你们这样的实力,也敢和我动手,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肖遥现在终于知道对方现在最大的依仗是什么了,原来是他的地级心法。

    在此之前肖遥就得知了心法不同的差别,不过他依然毅然决然选择了御龙诀,他相信御龙诀是个好东西,可是现在,他显然已经被对方的地级心法给羞辱了。

    “刚才还不错,我之前也低估了你们,没想到你们的根基很稳,不过即便是这样,你们还是难逃一死。”说话的时候黑衫男人也再次发动了攻势。

    他的速度很快,在空中只是留下了一道道虚影,泛着淡淡的紫色光纹,在空气中荡漾,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起来,肖遥的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唯一能听到的就是自己的呼吸声。

    “肖遥,快点躲开!”

    这一声暴喝,也将肖遥从沉寂中拉了回来,他猛然回过神,那个黑衫男人却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他下意识往前拍出了一掌,两掌相接后,肖遥的身体却直接飞了出去,然后狠狠摔在了地上,看上去有些狼狈。

    黑衫男人大笑了一声,想要继续补上攻势,好在这个时候诸葛焚天已经冲到了跟前,一拳逼退了对方,然后又和对方颤抖在了一起,趁着这个机会,肖遥赶紧爬了起来。

    说实话,现在的他还真是有些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因为有诸葛焚天缠住对方的话,现在的他可能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这已经不是大意的问题了,而是实力的碾压。

    虽然他是一个比较自信的人,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黑衫男人的实力比起自己真的要强上不少。

    局势并不是很好,虽然此时,诸葛焚天已经缠住了对方,但是,黑衫男人的实力远远不是诸葛焚天能够抗衡的,他只是在苦苦支撑着而已。

    肖遥深吸了口气缓解了一下体内的压力之后,又开始朝着黑衫男人狂奔而去。

    一掌挥出,火浪翻滚。

    气破烈焰!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