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四章 黑纱男人有点横
    第八百零四章黑纱男人有点横

    肖遥睡醒之后已经是日上三竿。()

    宋逸霖早上的时候还来敲了门,只是看半天都没有回应,以为肖遥已经出去了,就没有在敲了。

    等发现肖遥是刚刚睡醒之后,宋逸霖他们都有些惊讶,要知道,肖遥一般起来的都是比较早的,毕竟一日之计在于晨嘛!

    “肖哥,你这是昨天晚上出去玩了?”宋逸霖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

    这家伙对各个地方的美食都喜欢吃,上次在岛国的时候他也吃了不少东西,除了生鱼片,用宋逸霖的话,他是真的没有办法接受生的东西,这一次来到鹅国,周边的商店也都被他转遍了,肖遥一直好奇这家伙每次出国是不是都接了代.购的单子。

    “我能去哪玩?”肖遥好笑道。

    “我怎么知道。”宋逸霖嘴里还吃着东西含糊不清说道,“否则的话,你怎么可能现在才睡醒啊?”

    肖遥刚打算接着说话,忽然沉默了下来,眉头猛地一皱,脸上的表情看着略显怪异。

    与此同时,边上的诸葛焚天,也露出了有些愕然的神色。

    “有灵气境界的修炼者来了。”肖遥说道。

    “嗯。”诸葛焚天点了点头,又说道,“我想,对方应该也察觉到我们了。”

    他们能察觉到有灵气境界修炼者的存在,对方也一定能察觉到他们,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很快,肖遥就释然了,洪剑宗能派出诸葛焚天,别的门派也会派出修炼者来,这一点倒是不足为奇。

    “要不要出去看看啊?”南天远问道。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人家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不用去找他们。”

    南天远点了点头,确实,现在他们身处的环境很复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方显然就是冲着鹅国的宝贝来的。

    然而,他们不去找麻烦,并不代表麻烦不会找他们。

    很快,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肖遥苦笑了一声,看了眼诸葛焚天,说道:“我们虽然抱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想法,但是显然对方不是这么想的啊。”

    诸葛焚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顺其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肖遥还是挺欣赏诸葛焚天此时的这一股坦然。

    南天远去先去开门,打开门之后,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男人走了进来,华夏人。

    对方的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进来之后,眼神就落到了肖遥和诸葛焚天的身上。

    “你们是哪个门派的?”那个男人问道。

    诸葛焚天站起身,看着对方:“洪剑宗。”

    “哈哈,洪剑宗什么时候这么舍得下血本了,竟然直接派出两个灵气境界的修炼者。”对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长剑行宋逸霖他们都有些不高兴了,这明摆着就是直接无视了他们嘛!难道灵气境界下面的都是渣渣了?你好歹多看两眼也行啊!

    只是这样的话他们还不好意思说出来,否则的话,未免也太掉面子了。

    “那请问阁下是什么门派的呢?”肖遥开口问道。

    “我?你们不用知道。”男人说话语气颇为孤傲。

    肖遥瞪了眼诸葛焚天,看看人家看看你,人家就知道可以不说,结果你呢?人家为什么你就说什么,这都没面子啊?

    诸葛焚天也是满脸的无语,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奇葩,按道理说,自己在自报家门之后,对方也应该吭一声,像这种直接开启装.逼模式的,还是挺少见的。

    “总而言之,我觉得你们紫金门的人还是回去,这一次,灵玉已经被我们盯上了,别人休想染指!”对方说话的时候,已经暴露出了非常浓郁的杀气。

    肖遥好笑道:“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啊?虽然你是灵溪境界的修炼者,但是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也是两个灵溪境界的修炼者,你觉得你一个人是我们的对手吗?”

    “哼,难道,我对你们动手,你们还敢还手不成?”黑衫男人说道。

    肖遥发誓,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装,逼的人物。

    瞧这话说的,听着就特别没文化,什么叫自己敢不敢还手?妈的不还手站在这里被你怼吗?

    这一刻,肖遥感觉自己的智商简直受到了一万点的侮辱。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总而言之,如果你们不走的话,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我们紫金门在隐世世界,可不比你们洪剑宗差。”

    “你是紫金门的人?”肖遥一愣,忙问道。

    “你怎么知道?”黑衫男人顿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这一次不单单是肖遥一个人无语了,即便是南天远,都对对方露出了一种极度鄙夷的眼神。

    这还真是个智障啊!自己说出口的话转脸就忘了?

    不过,肖遥还是挺意外的,他真没想到这个世界真的小,自己来到鹅国都能遇到紫金门的人。

    要说起来,肖遥和紫金门的人之间的仇恨,还真是不小,他杀过紫金门的人,紫金门的人也找过他的麻烦。

    现在遇到,肖遥自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了,大不了就把这个家伙给宰了呗!

    就在肖遥想这些的时候,诸葛焚天忽然小声对肖遥说:“这个人是灵溪境界后期的修炼者,不好对付。”

    肖遥立刻明白了诸葛焚天的意思。

    虽然说,他们三个都是灵溪境界的修炼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家的实力都是相当的。

    首先,对方的实力是在灵溪境界后期,肖遥现在还只是在前期与中期之间徘徊,虽然诸葛焚天现在已经是稳中期的修炼者,但是他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

    关键是,这个黑衫男人实在是太横了。

    一般人横,都是有理由的,要么就是有绝对的优势,可是现在对方压根就没有什么优势,如果真的打起来,肖遥和诸葛焚天联起手来,完全有超过七成的把握能够将对方给斩杀了。

    可即便是这样,眼前这个男人还是这么狂妄,好像他想要杀了肖遥和诸葛焚天,完全不费吹灰之力似得。这让肖遥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难道,这个家伙还有什么后手,亦或者说,还有一些修为远远高于灵溪境界的修炼者伴他同行,只是肖遥和诸葛焚天都察觉不到?

    毕竟,肖遥和诸葛焚天都只是灵溪境界,随便来一个灵河境界的修炼者,都不是他们能察觉到的。

    实力的差距摆在那,没办法。

    肖遥思索这些的时候,那个黑衫男人又说话了。

    “就你们这样的角色,根本不配与我为敌,而且你们洪剑宗也真是够好笑的,无非只是一块灵玉而已,竟然还派出两个灵溪境界的修炼者前来争夺,真是没见过世面。”黑衫男人说道。

    从对方这一番话中,肖遥也算是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对方显然是一个人来的,否则,也不会在人数上嘲讽肖遥和诸葛焚天。

    另外一个信息就是,这一次鹅国出现的灵玉,其实并不是什么多么大不了的东西,能派出一个灵溪境界的修炼者就已经非常给面子了。

    这让肖遥不免有些失望,之前他还觉得,能被隐世世界看重的东西肯定不同凡响,现在看来,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多余了。

    “怎么办,要不要弄他?”肖遥问道。

    诸葛焚天沉默片刻,看着对方说道:“我们洪剑宗和紫金门,一直以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而且,灵玉出现,大家都有资格争夺,难道不是吗?”

    显然,诸葛焚天并不是很愿意和对方为敌。

    这个就让肖遥有些想不明白了。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有什么顾虑的话,现在顾虑都已经解开了,还有什么需要忌惮的呢?

    诸葛焚天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肖遥心中的疑惑,又小声对身边的肖遥解释道:“现在,紫金门和洪剑宗之间的关系有些奇怪,上次因为一些事情,洪剑宗的人和紫金门的人产生了一些矛盾,结果那两个紫金门的弟子死在了一场交易大会上,我们成为了重点怀疑对象,所以门派内有规定,能避免和紫金门接触就避免。”

    肖遥和南天远听到这么一番话,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都有些古怪。

    交易大会,死的那两个紫金门弟子,可不就是被他们弄死的吗……

    也就是因为他们两个,当时那个叫清月的姑娘才会和紫金门的人产生冲突,没想到竟然还连累了人家,现在想想肖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哼,什么进水不犯河水,总而言之,你们要么现在就滚出鹅国,要么,就死在鹅国!”黑衫男人毫不留情的说道。

    诸葛焚天叹了口气。

    “难道我们还不能动手啊?”肖遥无奈说道。

    “不用忍了,门派内也说了,如果避免不了冲突的话,就动手好了。”诸葛焚天说道。

    虽然洪剑宗并不是很愿意和紫金门产生冲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洪剑宗的人就会害怕紫金门,上一次在交易大会山脚下,清月的态度也非常强势。

    显然,他们之所以不想要招惹紫金门,也只是觉得打起来的话,大家损失都很大而已,大家都是大门派,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嘛!这就会给别的门派可趁之机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