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二章 束手无策
    第二天一大早,肖遥开着车,带着李潇潇,朝着城中区赶去。的小说

    据说,这里原本是一片废旧工厂,周围的屋子,就是一些老职工安置房,只是后来工厂倒闭了,不过这些人却依然住在这里。

    这里,就是逍遥地产拿下来的地皮,拆迁之后建筑新的小区,这也是政.府方面非常愿意看到的,这里就相当于是他们的心中刺,插在这里,总是会觉得碍眼,但是想要拆迁的话,除非是私人投资,如果公家拿钱,得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花费时间不说,意义也不是很大,并不属于海天市发展路线的范畴内,更何况,想要得到批令的话,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最后,在李潇潇的指引下,宝马车停在了一所老房子前面。

    “就是这里了?”肖遥看了眼坐在身边的李潇潇问道。

    李潇潇点了点头,然后又用一种非常疑惑的眼神看着肖遥,说道:“肖遥,你到底有了什么好办法啊,就告诉我嘛!”

    说到最后都开始用撒娇的语气了。

    肖遥只能一摊手,苦笑着说道:“我之前真的没骗你,我来这里,其实就是看看人家而已,真没什么办法。”

    李潇潇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看肖遥此时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也有些半信半疑了。

    虽然肖遥平时比较喜欢卖关子,但是自己都已经再三追问了,最后却依然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难道,肖遥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是打算随机应变吗?可是根据他对肖遥的了解,这个家伙从来都不打什么无准备的仗啊!

    跟着肖遥一起下了车,两人肩并肩走进了院子里。

    院子的大门敞开着,院子里,摆放着一张躺椅,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本书,聚精会神的看着。

    即便李潇潇和肖遥他们走到了跟前,老人也没有放下手上的书。

    肖遥调整了一下角度,看清楚封面上面的字。

    《周易》。

    肖遥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老人对于算命还有浓郁的兴趣啊!

    可惜的是,肖遥是一个中医,也不是什么风水堪舆专家,没有办法将这方面当成一个突破点去寻找办法。

    李潇潇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却被肖遥用眼神制止了。

    他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

    他才不相信,这个老人真的看书看得这么认真,都没有注意屋子里出现了两个大活人呢!

    唯一能解释的,恐怕就是对方并不是很想搭理他们。

    显然这个老人完全知道他们的目的,否则也没道理这么不友善,除非对方原本就是一个非常不讲道理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李潇潇也完全没有必要考虑这么多复杂的事情了。

    肖遥四下望了望,然后搬过来两张椅子,和李潇潇一起坐了下来。

    李潇潇满脸的茫然,她越来越不清楚,肖遥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了。

    看着肖遥直接拿出手机开始玩,她满脸的无语。

    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老人终于受不了了。

    他将手上的书合了起来,坐正了身体看着肖遥和李潇潇。

    “我说你们两个,这是不打算走了?”老人问道。

    肖遥顺势收起了手机。

    他看着老人,满脸笑容。

    “您老人家可算是看到我们了啊!”肖遥说道。

    “……”老人冷哼了一声。

    “看您看书认真,就没打扰,生怕惹你生气呢!”肖遥继续说道。

    “……”老人有些生气了,他觉得肖遥这就是故意的,他才不相信肖遥真的是这么想的。自己看书认真?

    这样的话,估计也只能骗骗三岁的小孩!

    “我已经说了不下于十遍了,我这个人真的不图钱,但是我不能搬走。”老人说道。

    肖遥咳嗽了一声,看着老人手上的书,问道:“您对周易感兴趣?”

    “没什么兴趣,只是想着能不能学会。”老人说到这,又苦涩一笑,说道,“只是现在看来,我真的没有什么领悟能力。”

    “倒也不能说您就一定没有领悟能力。”肖遥说道,“十块钱一本,印刷厂批量印刷,您老人家要是真的能从中看到什么窍门,才是奇怪。否则的话,整个华夏,岂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算命大师了?”

    老人也没说话,他知道肖遥说的很有道理。

    其实,他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不愿意明白而已,人就是这样,如果自己想要醉,全世界都叫不醒他。

    “您想学会算命吗?”肖遥问道。

    “这个和你有什么关系?”显然老人并不是很愿意和肖遥聊天,甚至都不愿意回答对方的问题,“总而言之,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搬走的。”

    肖遥叹了口气。

    “其实,您老人家即便不说,我也能猜到,无非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看看能不能算到自己的孩子现在在哪里,对?”肖遥说道。

    老人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他直接站了起来,身材看上去有些瘦弱。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滚,你们都给我滚!”

    肖遥看着眼前的老人,听到这样的刺耳的话,不但没有感到多么的生气,反而有些可怜对方。

    其实,肖遥刚才根本就没有说什么具备刺激性的话。

    老人只是不愿意让肖遥继续说下去而已,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惶恐,担心肖遥接下来说的话,会给他造成很大的冲击力。

    有些话,他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只是不愿意听,也不愿意面对。

    那是他的希望,并且他为自己的这个希望坚持了五十年。

    其实,老人完全多想了,肖遥也没有想过非得去打击对方。

    那些话不是老人可以承受的,而且,对于对方而言,那些话,听着也非常残忍。

    “其实,老爷子,如果我是你的话,根本就不会感到难过,反而会感到开心。”肖遥说道,“孩子没来找你,是因为她现在过得很好。”

    老人眉头微微一皱,也没说话。

    肖遥知道自己不可能那么容易说动对方,于是继续说道:“您想要在这里继续等着女儿,那就继续等着好了,我承认,在来之前,我确实打算想办法让你同意拆迁,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老人一愣,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有这么好心?你们这些房地产商,有几个不是黑心的?”

    边上的李潇潇听到这样的话,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说道:“老爷子,您这么说有些过分了?如果我们真的是黑心商人的话,您觉得,您还能坐在这里看书?您觉得,我们会没有别的办法让你从这里离开?”

    虽然李潇潇说出口的话并不是很好听,但是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

    老人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尴尬。

    他知道,这个姑娘说的都是事实。

    上次来的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年轻人,随便一个都能将他给折腾死,但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

    坐在他家后面的老李,儿子就是个混不吝,非常贪,听说要拆迁,开口就要一千万,结果被大了个半死,最后还是无奈同意拆迁了。

    对方并没有对自己这么做,由此可见,人家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人。

    “老爷子,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你的,只要你愿意住在这,那就住在这好了。”肖遥说道。

    “你们不拆迁了?”老人问道。

    “拆!不过等以后再说,等你女儿回来了,你搬走了,我们在拆迁。”肖遥笑着说道。

    “……”老人嘴角稍微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他觉得肖遥简直有些傻了,谁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会回来了呢?

    即便能回来,恐怕可能性也不足万分之一。

    自己蠢,这个年轻人还能和自己一样蠢不成?

    只是他并不愿意将这样的话说出口。

    肖遥又走了出去,并且拎了几个礼盒回来。

    “既然来看您,就不能空着手来,东西我放在这了,老爷子,我这也走了啊!”肖遥说道。

    接着,他就真的带着李潇潇离开了。

    重新回到车里,李潇潇看着肖遥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怪异了。

    “你这是打算用爱感化对方吗?”李潇潇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长舒了口气,说道:“其实,我先前真的没骗你,这样的问题,我真的没有办法,想要说服对方拆迁,压根就是不可能的,除非是说出一些残忍的话,那些话,你说不出口,我也说不出口,更不能使用暴力,否则我的良心会不安,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了,无非就是亏钱而已,我亏得起。”

    “你知道,如果这个工程耽误的话,逍遥地产最起码得用三年的时间才能缓过来吗?”李潇潇看着肖遥说道。

    “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肖遥说道,“三年就三年呗,反正,我又不是等不了。”

    他是真的不缺钱。

    李潇潇苦笑了一声,无言以对了。

    “如果让夏意星知道你是这么解决的,估计会非常生气。”李潇潇说道,“你这不单单是没有帮忙,反而还在添乱呢!”

    肖遥哈哈一笑。

    等肖遥和李潇潇离开之后,一辆奔驰车,停在了院子门口。

    夏意星从车上走了下来。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