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钉子户的执念
    从夏意星的口中,肖遥总算是知道了李潇潇容颜憔悴的真相。的小说

    只不过,他现在还是有些好奇,按道理说,李潇潇虽然善良,可也不是什么不理智的人,对于那些钉子户,她完全没有必要心慈手软的,对于贪心很大的人,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让他什么都得不到,最起码肖遥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李潇潇竟然会在遇到这样问题的时候犯难,他觉得这其中肯定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只是这一切,他就没有办法从夏意星的口中得知了,毕竟她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她非常清楚的话,可能都不需要李潇潇动手了,这个手腕强硬的姑娘完全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如果非得说,李潇潇和夏意星之间有什么差别的话,肖遥觉得,夏意星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更看重目的性,李潇潇的话,则是更加看重过程,这么说起来或许非常复杂,但是仔细想想,其实也非常容易理解,比如,夏意星压根就不会去询问钉子户的具体原因,当她已经将对方定义成钉子户的时候,就断然不会心慈手软了,而李潇潇,则需要这么一个了解的过程,选择对症下药。

    就是这么回事。

    挂断电话的时候,李潇潇包着湿漉漉的头发,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她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躺在了肖遥的怀里。

    “我还没洗澡呢,身上有汗。”肖遥说道。

    “没事,我又不嫌弃。”李潇潇嬉笑着说。

    可能也只有在肖遥的面前,李潇潇才会放下一切,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女人。

    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很多女人,都希望能找到一个比自己更加强大的男人,李潇潇也是这样,其实这个强大,并不意味着非得有多少钱,手底下有多少小弟,无非只是需要一个安全感而已。

    哪怕是一个女强人,内心深处都有脆弱的地方。

    李潇潇就是这样。

    肖遥看着李潇潇,伸出手,放在她的脸上。

    “舒服吗?”李潇潇问道。

    “很软。”肖遥嬉皮笑脸说道。

    李潇潇忽然脸一红,附在肖遥的耳边,张开嘴,温热的气息吹进耳朵里,声音犹如蚊吟般:“其实,我身上还有更软的地方,你要不要感受一下呢?”

    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在听到这样的话情况下如果还能保持最起码的冷静,那简直就是有异于常人的克制力了。

    其实肖遥有这样的克制力,作为一个灵气境界的修炼者,如果连这么一点定力都没有的话,他也可以洗洗睡觉了。

    但是,现在肖遥并不愿意将自己这么一份定力表现出来,有句话说得好,男人,就得在该禽兽的时候禽兽嘛!

    肖遥两只手保住了李潇潇纤细的腰肢,翻过身颠倒位置,居高临下。

    然后,低下脑袋,狠狠吻在那张红润的脸上,不安分的手,这个时候也已经从睡衣的下摆伸了进去,感受久违的温热……

    卧室里,灯光灰暗。

    一番大战之后,肖遥已经大汗淋漓。

    “给我纸!”躲在被子里的李潇潇对肖遥说道。

    肖遥拿起床边的纸盒,全部递给了李潇潇。

    “你先去洗洗!”李潇潇说道。

    肖遥想了想,并没有去洗澡,反而重新钻进了被窝里,并且抱住了李潇潇。

    “干嘛,你还想来啊?”李潇潇已经是满脸的惊恐了,由此可见,先前肖遥到底是多么的能折腾。

    肖遥坏笑了一声:“这都被你发现了。”

    “不要了。”李潇潇的表情看着简直都要哭了,“我都疼了。”

    肖遥表情有些尴尬,赶紧咳嗽了一声,然后换了一种口气,说道:“想让我放过你,也没那么简单,首先,你得先跟我说说,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潇潇眨巴眨巴眼睛,完全没听明白肖遥话里的意思,说道:“最近也没怎么样啊!”

    肖遥才不相信李潇潇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不过即便李潇潇装傻,肖遥也没打算就这么让李潇潇混过去,搂紧了李潇潇,又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那个钉子户,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李潇潇撇了撇嘴,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高兴了:“我不是说了嘛!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自己解决的,你干嘛还要去问啊?”

    说着,她话锋一转,说道:“是夏意星告诉你的?”

    肖遥点了点头。

    “哎,我这个情敌,还真是让人头疼啊!”李潇潇叹了口气,说道,“她一定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和我做一个比较,让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没用,连这么点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

    肖遥被李潇潇的这一番言辞说的有些哭笑不得,问道:“夏意星有那么心机吗?”

    “切,谁知道呢?”李潇潇说道,“女孩的心思,你能懂?”

    肖遥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不说话并不是意味着他完全认同了李潇潇刚才那么一番言辞,他只是觉得,李潇潇刚才那一番话,有一句说的很对,女孩的心思真的不是自己能够懂得。

    最起码现在,他就一点都不了解。

    “你怎么就知道,这是夏意星告诉我的呢?”肖遥问道。

    “除了夏意星之外,还有谁呢?要么就是老虎了,但是老虎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潇潇说道。

    肖遥一拍大腿,你看,就说李潇潇冰雪聪明嘛!

    “那你就跟我说说呗!”肖遥说道。

    李潇潇使劲摇了摇头:“我不跟你说。”

    “你就算不跟我说,我也可以去问老虎啊!”肖遥笑着说道,“刚才你可都已经告诉我了,老虎也是知道的。”

    李潇潇暗道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呢?说出去的话,已经是覆水难收了。

    她咬着牙,生气说道:“我不让他告诉你!”

    肖遥也没说话,只是笑盈盈看着李潇潇。

    李潇潇叹了口气,选择放弃抵抗。

    没办法,她自己都觉得,老虎肯定会听肖遥的话。

    谁让老虎真正的老大是肖遥呢?

    “其实,也没那么复杂。”李潇潇说道,“就是我觉得那个钉子户,挺可怜的。”

    肖遥说道:“我觉得我也挺可怜的,他要是一直都不搬走的话,我该亏多少钱啊?”

    李潇潇用胳膊顶了一下肖遥,没好气道:“我是认真的!”

    肖遥笑了笑,问道:“那你就跟我说说,那个拆迁户怎么可怜了。”

    李潇潇又叹了口气,将这件事情的始末娓娓道来。

    钉子户,叫李红兵,是个老人,今年七十五岁了,以前是个工人,膝下无儿无女,媳妇也在三年前撒手人寰了,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孤独老人。

    李红兵其实并不是一个坏人,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同意拆迁,也并非是因为他多么的贪心,对于他而言,金钱并不是很重要,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会离开这个世界,所以给他再多的钱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不愿意搬走的原因,非常简单,也会让人觉得有些心酸。

    大概是在五十年前,老爷子唯一的女儿,被人贩子拐走了。

    老爷子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女儿,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只是现在年纪大了,跑不动了,所以只好继续留在海天市,留在老屋子里。

    用老爷子的话说,他说什么都不会搬走的,他要在这里等待自己的女儿回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潇潇才会觉得头疼棘手,毫无对策,虽然大家心里都明白,老爷子的女儿根本就不可能回来了,但是老爷子心中的执念根本就听不进去这些话。

    难道,这么多年里,就没有和他这么说过吗?

    可是那又怎么样,人家步依然坚持到了现在吗?

    再者说了,李潇潇也不愿意说出这样的话,在李潇潇看来,这是老人一辈子的心愿和期盼,在这个年纪,还去打碎别人的愿望是一件非常混账的事情。

    可是,除此之外,李潇潇也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难道去帮着老人找回女儿?这都五十年过去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找啊?

    一想到这些,李潇潇就头疼。

    听完了李潇潇的叙述之后,肖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苦笑着说道:“不要说你没有办法了,即便是我,也毫无对策啊!”

    “哎,你说,人家这么个情况,我要还是让老虎他们去欺负一个老人的话,太不像话了?”李潇潇说道。

    肖遥乐呵道:“你要是真的这么干了,我非得把你休了。”

    “切,少臭美了,我可还没嫁给你呢,再说了,我也没说非得嫁给你啊!”李潇潇白了肖遥一眼。

    肖遥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这样,等会,我们就去看看那个老人。”

    “嗯?”李潇潇眼前一亮,忙问道,“你是不是已经有办法了啊?”

    肖遥摇了摇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你怎么……”

    “没有办法,就不能去看看人家了?”肖遥反问道。

    李潇潇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肖遥,显然是不相信肖遥现在说出口的话。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