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章 李潇潇的压力
    车给南天远开走了,肖遥没办法,也只能选择打车。

    到了逍遥安保公司,在楼下,肖遥就遇到了挺不想遇见的人,姚静。

    说句良心话,肖遥觉得,自己对姚静其实也没什么愧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姚静,总是会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肖遥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

    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姚静的事情似得。

    看到肖遥,姚静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丝激动的表情。

    她走到跟前,脚步轻盈,虽然努力抑制住了内心的激动,可走路的速度比起平时,不由还是快了一些。

    到了跟前,她贝齿轻启,柔声细语:“你回来了?”

    肖遥点了点头,下意识摸了摸鼻尖,从微表情上说,这似乎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他从姚静的话语中,感觉到了满满的幽怨。

    “是来找潇潇的吗?”姚静继续问道。

    肖遥又点了点头。

    “行,那你上去吧,估计她现在还在开会呢!”姚静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转过身,有些木讷的上了电梯。

    姚静并没有跟上去,虽然她原本就要上电梯,但是她能感觉到肖遥此时的别扭。

    等电梯门缓缓关闭之后,姚静脸上的笑容慢慢收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落寞。

    “一见肖遥毁终身——我大概就是如此吧。”她苦涩一笑,对自己说道。

    等上了楼之后,肖遥才长长舒了口气。

    等进了李潇潇的办公室里,肖遥就发现,正如姚静说的那样,李潇潇压根就不在办公室里。

    坐在老板椅上,肖遥伸了个懒腰,还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

    其实他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就是坐在办公室里,没事开个会,赚点钱,下班之后抱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日子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比起在外面到处奔波,美好多了。

    也就像是南天远说的那样,若能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呢?

    一切都只是无奈而已。

    即便肖遥想要停下来,依然会有无形只手推着他往前走。

    就像命运的齿轮,一旦开始转动,想要停下来就很难很难了。

    在办公室里坐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办公室的门才被人从外面推开,满脸倦容的李潇潇拨弄着鬓发走了进来,脸色看上去略显憔悴,可能是这段时间睡眠质量不好休息不足,但是当她看到肖遥的时候,眼神立刻焕发光彩。

    “你回来啦?”

    肖遥站起身,看着面前佳人,心中幸福感油然而生。

    从自己喜欢的女人脸上看到这种惊喜,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大概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接着,李潇潇就快步跑到了肖遥的面前,并且伸出胳膊,保住了他的脖颈。

    “真好,你又回来了。”李潇潇满脸微笑。

    肖遥揉了揉李潇潇的头发。

    “你这一次回来,还走吗?”李潇潇又问道。

    肖遥面露尴尬之色,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虽然肖遥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李潇潇冰雪聪明的性格,又怎么会猜不到。

    她有些失落,笑了笑:“看来,还是要走啊。”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岛国虽然顺利,可是又牵扯出了别的事情,留有祸根,我可能还得去一趟鹅国。”

    “要去多久?”李潇潇问道。

    “我也不知道。”肖遥真的很难给李潇潇一个期限。

    “哎,这样不好。”李潇潇撇了撇嘴,“如果等待也有一个时间,那该多好啊,比如我知道我几点可以下班,我就会看着手表,然后倒计时,每过一分钟,我都会开心一点,比如我开着车回家,我知道还有多远,所以不会着急,但是每次等你,都不知道要等多久,这样真的不好。”

    肖遥看着李潇潇,只是笑着,没有说话。

    李潇潇被肖遥这么看着,也笑了起来。

    她伸出手,轻轻捶打了一下肖遥的胸口,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我很严肃的和你说话,你不要傻乎乎的笑好不好?你这么笑的话,我都不好意思生气了。”

    肖遥笑的更高兴了。

    “算了,你最起码能在海天市待几天吧?”李潇潇又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

    这个他还是可以保证的。

    虽然去鹅国也比较紧迫,但是也不至于太着急。

    “晚上和我一起吃饭。”李潇潇说道。

    “好,想吃什么咱们就吃什么。”肖遥说道。

    李潇潇揉了揉肖遥的头发:“这才乖。”

    “男人头不能摸。”肖遥认真说道,这是高峰从小就给他灌输的思想。

    李潇潇说:“我就摸,你能把我怎么样?”

    “……”肖遥想了想,膝盖弯曲,半蹲下来,“那我就蹲下来给你摸好了。”

    李潇潇咯咯笑了起来。

    坐下来之后,肖遥拉着李潇潇的手,问道:“最近很累吗?”

    “也不是很累,就是遇到了一件麻烦事。”李潇潇叹了口气。

    “不妨和我说说啊!”肖遥说道。

    李潇潇使劲摇了摇头:“不和你说!”

    “为什么啊?”肖遥有些好奇了。

    “和你说的话,你肯定又能解决了,搞得我好想一点价值都没有,我会觉得我是不是真的不如你,这样会打击到我的自信心,我相信,即便不用你出马,我也能够轻松解决的!”李潇潇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老实说,现在的李潇潇,看上去可一点都不轻松。

    “好了,不说这些了,既然你都已经当了甩手掌柜子,那就要当的彻底一些,公司里的事情你就不要过问了,明白吗?”李潇潇板着脸说道。

    肖遥站起身并且像模像样的敬了个礼:“遵命!”

    “这才对嘛!走,吃饭去!”

    “现在就吃饭?”现在是下午三点多。

    “你不在的时候,我搜了一下,附近有好多家新开的店,一直等着你回来和我吃呢。”李潇潇说道。

    肖遥站起身,和李潇潇一起走了出去。

    从三点多钟,一直吃到六点多钟。

    其实李潇潇早就吃饱了,她只是享受和肖遥一起搜寻美食的感觉。

    这样的过程,还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最后,两人回到了肖遥的那套小三居里。

    这才是他们的家。

    四合院,是高峰他们住的地方。

    别墅,是李老爷子他们的家。

    只有这里,才是他们的家。

    “这里还是太小了。”进了屋子里,肖遥打量着,在岛国住的也是别墅,肖遥是真的住习惯了别墅,回到自己的小三居里,反而会觉得不习惯。

    “小才温馨啊!”李潇潇说道。

    “但是我还想养很多狗,很多猫,很多花,这里太小了。”肖遥重复道。

    “那我们就换一个大点的房子。”李潇潇说道。

    “嗯,等晚点,我和夏意星说一下,让她帮我留一个别墅。”肖遥说道。

    “嗯,装修我来盯着,我要装修成我喜欢的样子!”李潇潇说道。

    对于李潇潇的主动请缨,肖遥自然没有意见,他原本对装修这方面就完全不懂,而且他也没有时间去盯着装修,交给李潇潇,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等李潇潇去洗澡的时候,肖遥也打了个电话给夏意星,先和她说自己回来了,然后也和她聊了一下别墅的事情。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一秒想到的事情绝对不会等到下一秒再去做。

    “别墅的话,没问题,你回来,也不知道看看我这个老员工啊。”隔着电话,肖遥都能感觉到夏意星的强烈不满了。

    还没等肖遥说话,电话那边的夏意星,又开口了:“算了,也不为难你了,还是女朋友比较重要,对了,李潇潇这段时间,是不是情绪不好啊?”

    肖遥不相信夏意星是真的能掐会算,他觉得,夏意星肯定是已经了解了什么。

    “怎么回事呢?我问了她,她不愿意告诉我。”肖遥说道。

    “其实,这件事情和我也有关系。”夏意星笑着说道。

    肖遥更加好奇了。

    “以前,逍遥地产公司拆迁的时候,也会遇到钉子户,你知道什么是钉子户吗?就是用钱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或者说,除非是给出天价,否则都没有办法搞定那些钉子户。”夏意星说道,“逍遥地产公司给的拆迁款,比别的公司都要高很多,我知道你不会欺负普通人,我也不会犯了你的忌讳,只是你也要明白,人的贪欲是没有办法满足的。”

    夏意星说的这些,肖遥自然能明白,他只是好奇,夏意星和自己说这些的原因是什么。

    这和李潇潇现在遇到的麻烦有什么关系呢?

    听夏意星继续说下去之后,肖遥才明白了个大概。

    以前,逍遥地产公司都是将钉子户的问题交给逍遥安保公司解决,老虎他们以前是干什么,肖遥比谁都清楚,这样的事情交给他们处理,也是再合适不过的。

    这一次还是如此,夏意星将一个钉子户交给了逍遥安保公司。

    只是现在,肖遥安保公司的老板已经是李潇潇了,这个问题,自然也就到了李潇潇的手上。

    李潇潇和老虎不一样,她并不愿意用那样暴力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换而言之,她比老虎可善良多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即便是平时雷厉风行的李潇潇,这一次也犯了难。

    她下不去手,事情也就拖着了,每耽误一天,逍遥地产公司就要损失一天。

    李潇潇顶着很大的压力,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