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那就杀了吧
    邱刚距离木上户最近,他直接伸出手,将木上户给拎了起来。的小说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邱刚说道。

    “我说,我大概知道哪里有犀牛角。”木上户说道。

    这句话,无疑给了众人曙光。

    “如果你真的可以帮着我们找到犀牛角的话,我可以不杀你。”肖遥说道。

    木上户眼睛一亮,说道:“你说话算数吗?”

    “虽然我很少说话算数,但是这一次,我愿意说话算数,并且和你谈一笔生意。”肖遥说道。

    木上户有些疑惑:“什么生意?”

    “这个就是之后的事情了,你现在没必要知道,还是接着你刚才说的话,你真的能够帮着我们找到犀牛角吗?”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木上户说道,“我家就有。”

    “你家有犀牛角?”肖遥有些惊讶了。

    木上户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那个犀牛角,也是我在一个拍卖会上买回来的,一个阴阳师告诉我,犀牛角可以辟邪,所以我就买来了,只是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就放在了家里当收藏品,没想到现在竟然能派上用场。”

    “感谢那个阴阳师,最起码,能让你捡一条命。”肖遥说道。

    木上户也赶紧点了点头。

    肖遥又转过脸看着南天远和炎刚,说道:“你们两个带着他回去。”

    “肖哥,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了。”南天远说道。

    “不行,你不够奸诈。”肖遥摇了摇头。

    炎刚听到这句话,就有些不乐意了:“这话说的就是我奸诈呗。”

    肖遥笑着说道:“倒也不是这么说,只是觉得你比较聪明而已。”

    “那肖哥的意思就是说我蠢了。”南天远嘀咕道。

    肖遥:“……”

    最后他一瞪眼,说道:“你们两个到底还去不去了?”

    “去去去。”说话的时候南天远就已经将木上户拎了起来,和炎刚一起走了出去。

    等炎刚等人走了之后,宋逸霖才说道:“肖哥,那花田怎么办啊?”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花田,笑了笑,说道:“你应该还认识我?”

    “木郎……”

    “嗯,我是木郎,不过我还有个名字,叫肖遥。”肖遥笑着说道,“我脸上的妆还没洗,但是我想你应该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一次,我认栽。”花田叹了口气说道。

    他真的没想到,传说中的易容术,竟然真是存在着。

    “其实我们也要多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们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木上户和上河,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你真的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肖遥正色说道。

    花田一听这样的话,就觉得脑袋有点疼。

    “我求求你们了,你们不要在说这些话了好不好?我本来被你们耍了,就足够郁闷的,你们现在还说这样的话,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花田欲哭无泪道。

    这样的话,从花田的嘴里说出来,老实说,还是挺有喜感的。

    只是肖遥现在并不觉得想笑,而是问道:“你们知道狼人是怎么回事吗?”

    “先前你的这些朋友们已经问过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花田说道。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侯王,侯王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问过了一些,但是,他们真的不知道。”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这也都在意料之中,毕竟上河和他们两个也都不是一条心,这应该算是上河的底牌,也算是他最大的咪咪,他自然不会让花田和木上户知道。”

    “那我们抓住他们两个,岂不是白抓了?”宋逸霖头疼道。

    “可以这么说。”肖遥说道,“他们对我们而言,就是两个废物。”

    “……”

    “不过,废物也是可以废物利用的。”肖遥说道。

    “肖哥,其实先前你说到奸诈那两个字的时候,我就忽然回过神来,要说起来的话,还是你比较适合你这两个字,在我所有认识的人当中,还是你最奸诈。”宋逸霖笑嘻嘻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又有什么奸诈的想法了啊?”

    “别闹,我这个叫有勇有谋,和奸诈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没有。”肖遥说道。

    宋逸霖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了肖遥一个鄙视的眼神。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等木上户回来了,我的计划也就可以告诉你们了,现在不要问。”

    宋逸霖说道:“真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我知道。”武惊天说道。

    宋逸霖立刻凑到了他的跟前,问道:“你真的知道?难道肖哥都已经告诉你了?”

    “一定是狗皮膏药。”武惊天冷静地说。

    宋逸霖也让他滚镀字。

    武惊天只是嘿嘿笑着。

    南天远和炎刚跟着木上户一起回去,等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这期间,肖遥也给林旻彦吃了不少药,并且往他的体内渡入了一些灵气,来护住他的心脉。

    “肖哥,拿回来了。”南天远说道,“这个木上户中间还忘了他的犀牛角到底是放在哪个别墅里了,我们跑了两趟。”

    肖遥笑了笑,说道:“这就是房子多了的烦恼。”

    他从南天远的手中接过了一个盒子,打开看了眼,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成色非常不错,也算是极品犀牛角了。”

    “肖遥,你现在能跟我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了吗?”木上户小声问道。

    “等我一会。”肖遥说完这句话,拿着犀牛角又上了楼。

    这一上去,就上去了一个多小时。

    下面的人,着急的都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真的搞不懂你们。”木上户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都快要死了,为什么你们还不把他扔出去呢?”

    “放屁!”炎刚勃然大怒,骂道,“你才要死了!他绝对不会死的,肖哥现在还在炼药,等药好了,他也就没事了。”

    “这不就是肖遥的一个小弟吗?他有必要这么看重吗?”木上户嘀咕道。

    “哼,那是你们的想法,这是肖哥的兄弟,不是小弟,你明白吗?”侯王说道。

    “算了,别跟这样的人说太多,你看看他们三个,都是互相出卖的,他们能懂什么呢?”南天远笑着说道。

    “说的也是。”听了南天远的这一番话,侯王炎刚他们都不生气了,其实他觉得,像木上户花田他们还是比较同情的,连个值得相信的兄弟都没有,三个人虽然都在一条船上,但是却不是一条心,互相防备着对方,如果不是因为这三个人之间隔阂太大的话,他们想要这么成功击溃一刀流,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虽然一刀流的高手很少,但是,成员却很多,如果硬碰硬的话,他们也会头疼的,即便能够解决一刀流,那也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并且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一点,毋庸置疑。

    听了南天远的话,木上户也忽然沉默了。

    许久,他长舒了口气,苦笑着说道:“其实你们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我还是挺羡慕你们的。反正我知道,如果我成了这个样子,一定没有人会在意我的生死,他们还会担心我会不会死在家里坏了风水。”

    说到这,他有些神伤。

    终于,在最后一颗药塞进了林旻彦的嘴里之后,肖遥也走了出来。

    满脸的轻松之色。

    “肖哥,怎么样了?”侯王赶紧问道。

    宋逸霖在边上说道:“这还要问吗?答案都写在脸上了。”

    肖遥笑着说道:“这一次,也是木上户帮了大忙,犀牛角真的非常不错,一次性成功了,否则的话,还真不知道要耽误到什么时候呢。”

    “应该的,应该的。”木上户在边上搓着手说道。

    花田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

    他虽然听不懂华夏语,但是他知道,现在木上户和肖遥等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越来越好了,在这么下去的话,他可能就活不了了。

    他的大脑飞快运转着,想要想出一个逃生之计,可就是想不到办法。

    他已经进入绝境了。

    不然,等会尝试着和肖遥打一打感情牌?他想着。

    他以前也看过一些警匪片,一些警察进入某些组织当卧底,最后竟然被自己的老大感化了,甚至不愿意抓他了。

    他觉得,这样的戏码,在现实中未必就不可能发生。

    想到这些,他才稍微有了一些底气。

    等到肖遥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但是我知道,你都是木郎,这段时间,谢谢你帮我,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兄弟,不管你到底会不会杀了我,我都不会怪你,我为有你这样的兄弟,感到自豪!”

    “哦,那就杀了。”肖遥看了他一眼说道。

    花田:“……”

    我擦,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花田凌乱了。

    木上户也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花田,他觉得这完全不是花田的作风啊,这个家伙到底是吃了哪个牌子的老鼠药,怎么脑子都错乱了?

    “我知道你想玩什么套路,不过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套路了,其实你原本可以多活一会的。”肖遥叹了口气,说完这句话,他就掐断了花田的脖子。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