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四章 找犀牛角
    木上户的情况就比较尴尬了,相当于一个辅助,带着两个超级兵和对面在大龙处打团,拖了八秒钟,都没有看到ad跟输出,之后才发现,感情在他团战的时候,自己家的ad都已经原地回城了。的小说

    一想到这些,他就感觉心脏有些难受。

    这就是被队友卖了啊!

    只是现在上河也不在这里,即便他想要发泄自己心里的怒气,也没有任何办法。

    “我真的挺好奇的,上河自己都不愿意出来,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些吗?”宋逸霖专门搬了一条板凳坐在木上户的跟前问道。

    说完这句话他又转过脸对侯王说:“帮我把这句话翻译给他。”

    “还是我和他交流。”侯王试探着说道。

    “不要!”宋逸霖使劲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想要用胜利者的姿态和对方对话,啧啧,这样多舒服啊!”

    “……”侯王心里郁闷,你是舒服了,但是我一点都不舒服啊!感情我在这就专门给你当翻译呢?只是看着宋逸霖那满脸认真的模样,即便侯王想吐槽,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无奈之下也只好先顺着宋逸霖的意思,将先前的话给翻译了过去。

    木上户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个是我的事情,和你们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木上户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高兴了。其实,老实说,木上户现在不开心都是完全有理由的,凭什么啊!自己都已经被队友坑了,他们现在竟然还问这样的问题,这不是伤口上撒盐吗?有意思吗?没这么欺负人的!

    “看来,你不是很配合啊!”侯王叹了口气,伸出手指了指宋逸霖,说道,“我这个朋友的脾气可不是很好,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再回答这个问题,毕竟如果他对你的答案感到不是很满意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你这是威胁我!”木上户生气说道。

    侯王一摊手,说道:“那我们就威胁你了,你说说,怎么办!”

    “……”木上户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面对对方的威胁,他觉得自己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其实他也挺想用自杀去威胁对方的,但是仔细想了想他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没办法,谁让他是一个非常惜命的人呢?

    对于木上户而言,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没什么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的了。

    “上河卖了你,就是卖了你,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配合我们,如果让我们得到了我们想要的答案,或许我们还能留你一条命。”侯王正色说道。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话吗?不管怎么样,我想你们都会放了我!”木上户冷哼了一声说道。

    说到底,这个家伙还是有脑子的,他根本就不相信肖遥等人会放了自己。

    侯王笑了笑,说道:“你千万别这么想,其实你现在根本就没有选择,你不说的话,一定是死路一条,如果你说了,或许还真说不定了。”

    木上户有些无言以对了。

    虽然他并不是很愿意配合对方,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是有道理的。

    “你们到底想问什么,如果我知道,我会告诉你们的!”花田赶紧说道,“我就一个条件,你们放了我就好!”

    木上户狠狠瞪了眼花田,说道:“花田,你这个王八蛋,别忘了,你是一个光荣的岛国人,你现在怎么能这样,你怎么可以向这些卑劣的华夏人求饶!?”

    侯王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木上户的脸上。

    “我不喜欢你说这样的话。”侯王冷冷看着木上户说道。

    其实按道理说,木上户的实力肯定是要比侯王强的。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刀流的人,而侯王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什么身手都没有,只是先前他根本就没想到侯王会忽然对自己出手,再加上对方现在这么多人在这里,随便一个人都能弄死自己,他根本就不敢反抗。

    “现在,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们就只能从花田这边下手了,你们两个,谁先说,谁就活着,谁不愿意和我们合作,就一定会死。”侯王说道。

    木上户陷入了激烈的矛盾中。

    他并不是很愿意屈服,而且他也不相信对方会放了自己,但是就像侯王说的那样,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选择题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选择。

    “我说,我一定配合你们,求求你们了,给我一个机会!”花田的模样简直都要哭了。

    “你们到底想要知道什么!”万般无奈之下,木上户也选择了屈服。

    他算是看明白了,如果自己不说的话,花田也会说。如果花田说了,活了下来,他没有说反而死了,那他多憋屈啊!

    等花田回到了一刀流,也会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他的头上,毕竟活着的人,说的才是真理。

    想到这些,他也只能选择放弃抵抗了。

    彻底的放弃抵抗。

    “好,先将花田带走,我们分开问,确保最后得到的答案是真实的,如果你们有人敢骗我们的话,结果你们是知道的。”侯王说道。

    其实之前,木上户还真是这么想的,他想用一个谎言去欺骗对方,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们能做的,就真的只有实话实说了。

    等花田被南天远带走之后,侯王才问道:“你们是怎么和那些狼人有联系的?”

    听了侯王的问题,木上户先是一愣,问道:“你们想知道的就是这个?”

    “回答我的问题。”侯王冷着脸说道。

    木上户叹了口气,如实说道:“其实,我和狼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甚至我都不认识他们,狼人之所以会出现也是因为上河,他们是来帮助上河的。”

    “那上河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些狼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侯王问道。

    木上户苦笑了一声,说道:“你们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你们觉得,这些事情上河会告诉我吗?他就是想要借助狼人的力量铲除掉我们,也铲除你们,他压根就不会让别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和狼人取得联系的,也不愿意让我们知道,他到底答应了狼人什么。”

    木上户说的有理有据。

    这么一番话,让侯王有些头疼。

    按照现在的局势,木上户先前的那一番话,应该也是真实的,可是他就害怕是这样的答案。

    这样的答案,等于什么都没说。

    狼人是上河请来的,这件事情他们在此之前就知道了。

    他们需要知道的是,狼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狼人又为什么会帮着上河,但是这些问题,木上户都一概不知。

    这就让他有些头疼了。

    其实这些答案,不单单是想要知道的,护龙堂的人也都想知道,他们现在担心,是不是岛国的一刀流已经和鹅国的狼人联合起来想要对付华夏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也需要尽快做好准备,并且做好战略部署,他们不愿意打无准备的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句话流传了这么多年就一定有其中的道理。

    “先看着他,我再去问问花田。”侯王说道。

    “好。”宋逸霖点了点头,接着又有些郁闷,“怎么你都开始吩咐我了啊!”

    “就这一次。”侯王也没心思和宋逸霖开玩笑了,现在他正头疼呢。

    宋逸霖摆了摆手也没多说什么了,瞎子都能看得出来现在侯王的心情不是很好,实际上不单单是侯王,所有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毕竟现在的结果并不是理想的结果,他们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结果,竟然只是得到了这样的答案,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憋屈。

    “对了,记得等会喂药。”侯王指了指林旻彦说道。

    “放心,我们不会让他死的。”宋逸霖笑着说道,“其实这个家伙也不是那么讨厌的。”

    侯王笑了笑,转身上了楼。

    没到五分钟,他和南天远就拎着花田下来了。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们两个的身上,南天远和侯王也都摇了摇头。

    显然,他们也没有从花田的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花田甚至连狼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也就是说,他知道的还没有木上户知道的多。

    “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了?”木上户小声问道。

    “等等。”侯王说道。

    木上户有些懊恼:“你们这是出尔反尔吗?”

    侯王说道:“如果我们真的打算出尔反尔的话,现在就可以杀了你,但是我们没有这么做,你还不知足吗?”

    木上户左右一想,觉得是这个道理,也赶紧闭嘴了。

    而楼上,肖遥现在也是满头大汗。

    倒不是累的,而是心急。

    丹药已经炼制了三次,但是每一次都失败了,第三次,是最接近成功的,可还是在最后关头失败了。

    “看来,想要炼制特质的丹药,真不简单,我到哪去找犀牛角啊?”想了想,肖遥又站起身,下了楼。

    看到肖遥下来,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肖哥,怎么样了?”侯王着急问道。

    “没用,现在还缺少一个最重要的东西,犀牛角。”肖遥叹了口气说道。

    “犀牛角?”侯王等人也都有些诧异。

    就在这时候,边角,一个弱弱的声音说道:“犀牛角的话——或许我能找到。”

    所有人都朝着声音的来源望了过去。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