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你被人卖了
    肖遥觉得这个木上户还是挺有意思的,到了这个地步,还想着能让自己放了他,真不知道到底是他的脑子坏了,还是他把自己当成了白痴。的小说

    他将木上户拎了起来,然后直接扔给了武惊天。

    “将这个家伙先带回去。”肖遥说道。

    武惊天点了点头。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木上户忽然开始挣扎了。

    “给老子安静点!”武惊天骂道。

    “我安静点你们就放了我了?跟着你们走,我不还是死路一条?”木上户气道。

    武惊天抓了抓脑袋,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反驳木上户了,他下意识的觉得,其实木上户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将木上户抓回去,这个家伙也绝对不会有活路,凭借着他对肖遥的理解,他是断然不会放过这些岛国人的。

    就看先前肖遥杀那些狼人,杀的那么决绝,也知道肖遥坚决不会放过这个木上户的了,所以现在木上户挣扎还是非常有道理的,万一能有一线生机呢?

    无奈之下,武惊天也只好先将木上户给打晕过去了。

    “肖哥,现在上河似乎还在里面呢,我去把他抓出来。”宋逸霖跃跃欲试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不用了,我们走。”

    “什么意思?”宋逸霖一愣,问道,“上河不是一个关键人物吗?难道我们就这么放过他了?”

    “这个木上户显然就是一个替死鬼,上河就是把他推出来拖延时间的,先前上河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其实之前,我也应该考虑到这些的,只是没想到你们运气这么好,两个都被你们碰到了。”

    南天远叹了口气,满脸的愧疚,小声说道:“肖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可别这么说,你要是非得说你有错,那我就得问问你了,你有什么错呢?说不出来我非得揍死你。”

    南天远揉了揉鼻子笑了笑。

    “其实都是我的错。”邱刚说道,“我之前就应该想到,其实我都已经暴露了,还去查探虚实,真的非常不明智。”

    肖遥说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再说了,除了让你去,他们谁还可以呢?如果可以的话,谁也不愿意这样。上河跑了,也只是暂时的,我就不相信,我这一辈子都抓不到他了,只要给我机会,他还是会被我抓出来的,等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得倒霉了。”

    说到最后,肖遥脸上冷笑连连。

    可想而知,现在肖遥是多么的想直接弄死上河了,只是上河的小心和警惕,完全不是木上户和花田能够相提并论的,之前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所以会立刻将木上户给拖出来,自己来一招金蝉脱壳。

    “肖哥,你怎么就能这么笃定啊?万一呢?”南天远小声说道,“如果,那个上河根本就没有想这么多,他觉得,这两个狼人就能够将我们给杀了,所以,完全不慌不乱的,我们现在走不是很亏吗?”

    肖遥看了眼南天远,笑着说道:“在上河的身边还有一个高手,我之前察觉到了,但是很快,对方就隐匿了自己的实力,现在wo也察觉不到了。”

    南天远叹了口气。

    “可惜了这两个狼人,还一心为了他们的组织,结果呢?反而成为了替死鬼。”邱刚说道。

    “算了,先不说这些了,回去!对了,林旻彦现在情况怎么样?”肖遥问道。

    侯王赶紧说道:“现在情况不是很好,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说的也是,林旻彦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皮肉翻滚,甚至都能看到里面森森白骨。

    肖遥皱了皱眉头,说道:“先带回去。”

    肖遥的严肃,让所有人心中都压了一块大石头。

    肖遥的医术,众人还是知道的,当初邱刚伤得那么严重,都被肖遥拉了回来,而且还说都是小事,现在,肖遥竟然都不敢打包票了,显然林旻彦的情况是真的不妙,否则以肖遥的实力肯定会说,只要还有一口气,他就不会让林旻彦死。

    回去的路上,肖遥也将自己内心的无奈说了出来。

    “其实,林旻彦伤势并不难处理,真正让我头疼的,是他身上的狼毒。”

    “肖哥,我也中了狼毒,但是吃了你的丹药,感觉好很多了啊!”南天远说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你那是什么伤势,他这是什么伤势啊?你们两个简直不能相提并论,你那么点狼毒,简简单单就能解决了,更何况你原本就是破天境界的修炼者,体内还有我给你的仙丹残留,问题自然不大了。”

    南天远的表情也有些凝重了。

    等回到了别墅里,宋逸霖和炎刚早就已经恭候多时了。

    “肖哥,你们回来了啊!咦,林旻彦这是什么了?我曹!都是血啊!”宋逸霖有些惊讶。

    “先到一边玩去。”肖遥摆了摆手,将林旻彦放到了沙发上,又给林旻彦为了一颗丹药。

    之后他又转过脸看了眼众人,说道:“接下来,我要炼丹,而且我这里还有几颗丹药,没过一个小时,你们就给他吃一颗,争取能坚持到我炼丹结束。”

    “肖哥,放心。”南天远点了点头,“丹药难度很大吗?”

    “没有什么难度,但是我怕时间不够啊。”肖遥叹了口气说道,“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些丹药能不能暂时压住他体内的狼毒,说到底,还是得看他有没有强烈的求生意志,就想当初的你一样。”

    “我觉得他肯定不想死。”南天远笑着说道。

    “事在人为!”肖遥说完这句话就赶紧上了楼。

    等到了二楼,他又说道:“另外,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上来找我,否则的话,我非得教你们怎么做人了。”

    “放心,我肯定看好武惊天和宋逸霖!”南天远回答道。

    宋逸霖和武惊天:“……”

    他们真的是满脸懵逼,我曹,我们什么都没说好不好?这还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等肖遥上了楼,下面的人也都坐了下来。

    没多久,花田和木上户也都醒了过来。

    花田看上去还有些惊恐,他看着宋逸霖,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要将我怎么样?”

    宋逸霖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侯王,问道:“他说什么呢?”

    侯王想了想,小声说:“他骂你祖宗十八代。”

    宋逸霖大怒,赶紧站起来就将花田给揍了一顿。

    花田被打的满脸懵逼,都不敢说话了。

    “妈的,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骂我了!”宋逸霖说道。

    边上的木上户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其实,他只是想问问你到底是什么人而已。”

    宋逸霖半信半疑转过脸看着侯王。

    侯王笑了笑:“就是看你郁闷,给你个打人的理由而已。”

    宋逸霖哈哈笑了笑:“没事,打就打了。”

    接着他就去了卫生间,将脸上的妆全部洗干净。

    之后,才回到了花田的面前,看着他,问道:“现在,你还认识我吗?”

    木上户做着翻译。

    “你……你是横二?这怎么可能。”花田有些木讷了。

    “嘿嘿,你才横二呢,我一点都不二。”宋逸霖说道,“这段时间,你使唤我们爽不爽啊?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们也不可能找到木上户和上河。”

    这一次,木上户没有帮花田翻译了。

    听到了宋逸霖的这一番话,他即便是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站起身,就想要和花田拼命,嘴里还骂道:“你这个混蛋,怪不得他们能找到我们,原来都是你出卖了我们,我要杀了你!”

    花田自知自己不是木上户的对手,赶紧起身就要跑。

    宋逸霖给了他们一人一拳,两个人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行了你们两,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把这里当成你们家呢?闹腾什么,再闹腾,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们全部弄死在这?”

    被宋逸霖这么一凶,花田和木上户也都安静了下来。

    侯王看了眼木上户,笑着说道:“你以为,上河和你就是朋友了?”

    木上户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接着四处打量了一下,并没有看到花田的身影,开口问道:“难道你们已经将上河给杀了?”听他说话的声音,似乎都在颤抖。

    侯王乐呵道:“不是我们把他杀了,而是我们压根就没有找到他,人家只是把你推出来拖延时间而已,难道你真的以为,就你那两个狼人,能够是我们的对手?上河知道,你们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就将你骗了出来对付我们,至于他自己,早就已经跑了。”

    侯王的话,让木上户脸色大变。

    他使劲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上河君绝对不会抛弃我们的,他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们的。”

    “如果他真的想要救你,之前我们把你抓走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到他出来呢?还有,如果他真的有必胜的把握,又为什么没有和你一起出来对付我们呢?”侯王叹了口气,说道,“见过蠢得,可还真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蠢的,事实都已经摆在你的面前了,你竟然还不愿意相信。”

    木上户面如死灰。

    虽然他不愿意相信,但是正如侯王说的那样,现在事实都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即便他不愿意相信也不行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