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四章 忽然动手
    跟在花田的身后,肖遥和宋逸霖一起走进了酒店里。的小说

    等进了一间包厢之后,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在这个宽敞的包厢里,放着一张长桌,几个男人跪在榻榻米上,穿着和服,眼睛看着门口,盯着花田肖遥等人。

    然而这些人当中却并没有一个熟面孔,不管是木上户还是上河,都不在其中。

    这个时候肖遥简直都想要骂人了,就这么些人,你有必要还非得将老子给拉来吗?我很忙的好不好?

    在花田的招呼下,肖遥还是拉着宋逸霖坐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要拉着宋逸霖,理由也很简单,谁让这小子现在的身份是个聋哑人呢?作为宋逸霖的哥哥,他当然得好好照顾对方了。

    其实这个时候宋逸霖自己都有一种被当成智障的感觉。

    肖遥简单观察了一下,除了他们之外,在这个包厢里,还有三个男人,都是生面孔,最起码肖遥从来都没有见过,即便是在照片上也没有,显然和一刀流没有什么关系,即便真的是一刀流的人,恐怕也不是什么高层,这样的人,肖遥是真的提不起什么兴趣,他的目标可不是这些小鱼小虾。

    原本他还以为这一次花田会带着他们去找木上户或者是上河的麻烦,现在看来,自己之前想的有些多了,花田确实是一个谨慎的人,这段时间他已经是元气大伤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去找木上户和上河的麻烦,无疑于是以卵击石。

    虽然肖遥和宋逸霖现在都可以归他调遣,可是他却不知道肖遥和宋逸霖真正的实力,如果他知道的话——估计也不敢去,那意味着他已经知道了肖遥等人的身份。

    饭桌上,肖遥和宋逸霖就当做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只是埋着脑袋在那吃饭。

    宋逸霖是真的什么都听不懂,肖遥自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即便肖遥对这些不感兴趣,可大概也听出来了一些信息。

    一开始,饭桌上的气氛还算不错,那三个穿着和服的男人,还是非常给花田面子的,但是接下来,气氛就有些凝固了,似乎是针对这家酒店的归属权。

    花田说,这原本是他的场子,可是那三个和服男人却一口咬定,这家酒店和花田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这么一来,矛盾点就产生了。

    肖遥也明白,感情今天花田请他们吃饭就是想要让他们帮着抢地盘的。

    就这么一家小酒店,至于吗?

    肖遥觉得不至于,但是花田觉得非常至于,现在他手底下的地盘实在是太少了,没有了地盘,就等于失去了经济命脉,没有了钱,他还怎么招小弟呢?如果不想办法让扩展一下自己的地盘和实力,恐怕他很快就会被木上户和上河联手挤出一刀流了。

    其实,即便木上户和上河不出手,在小板市,现在的花田也不能算是什么大角色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就这三个穿着和服的家伙敢这么和他说话吗?敢和他产生矛盾吗?

    这一点,似乎并不需要多想。

    “八嘎!松田,你好大的胆子,我在和你说最后一遍,这里原本就是我的地盘,你们的做法,简直就是强盗行径!”花田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

    肖遥还是比较认可花田的说法。

    在他看来,不单单这个叫松田的家伙做事情的方式像强盗,所有岛国人做事情的风格都挺像强盗的。

    松田也不着急。

    更谈不上有半点的惶恐。

    他只是眯着眼睛看着花田,说道:“花田现身,我觉得你这么说的话,有些不对了,这家酒店,之前或许真的是你的地盘,但是哪天晚上,你手底下的人都被打散了,这家场子也就扔了出来,我不要的话,也会有别人要,难道不是吗?”

    花田没有说话,只是一张脸阴沉的有些可怕。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如此不顺利。

    之所以带着肖遥和宋逸霖其实也就是为了买个保险而已,现在看来,也只能用武力来收回自己的地盘了。

    更让花田感到生气的是,这个叫松田的家伙竟然还敢当着他的面提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整个小板市谁不知道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对于花田而言,就是心里永远的痛啊!

    虽然花田觉得松田说的挺有道理的,但是他依然感到愤怒。

    这就是在解开他的伤疤!

    他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桌子上,肖遥和宋逸霖以及另外一个打手,都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怎么了,花田现身,难道你想要用强硬手段吗?”松田倒是一点都不害怕,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依然平静,好像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想象之中。

    这么说的话,也没什么错误,如果花田不是针对这家酒店来的,也不可能坐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吃饭了。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嘛!

    如果是以前的话,松田等人当然不敢和花田产生什么矛盾,毕竟花田怎么说也是一刀流的高层。

    在岛国,有几个人敢和一刀流叫板呢?

    即便松下疾风和渡江一刀都已经死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一刀流还在,就永远是岛国的第一大势力,即便是一些黑.社会团伙看到一刀流的人也都得退让三分,毕竟一刀流里面的精英还是非常多的,谁也不愿意和一刀流动手,那简直就是找死。

    但是现在嘛!花田已经不算什么了,虽然他的身份还在,但是手底下还能有多少人呢?就这样的角色,他们毫无畏惧。

    “松田,我今天来到这里,原本是打算用和平的手段解决问题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你根本就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既然是这样,我觉得我也不需要给你任何面子了。”花田冷笑了一声说道。

    肖遥真是不知道这个花田到底是哪来的自信。

    既然松田等人都已经知道了他的目的,难道就不知道提前做好准备吗?虽然肖遥没有注意,但是他相信,这家酒店里,不知道有松田多少手下。

    而他们只有四个人啊!

    迷之自信。

    松田拍了拍手,包厢的门就被人强行破开。

    肖遥真不知道冲进来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直接将门拉开不好吗?为什么非得用这种暴力的方式呢?或许是因为对方觉得这样进来会显得比较有气势!

    反正如果这要是自己的小弟,他飞得让对方赔钱。

    这么掉份的事情恐怕也只有肖遥能做的出来了,反正松田等人不会这么干。

    看到有这么多人冲进来,花田的脸色也稍微变了一下。

    肖遥算是明白了,之前花田毫无畏惧并不是因为他有恃无恐,也不是因为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只是因为他蠢。

    自己之前还真有些高估花田了,这个家伙除了胆小,谨慎,简直一无是处。

    “花田先生,现在要么是你自己离开,要么,是我用强硬的手段送你离开,你自己选择。”松田看着花田说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花田咬着牙问道。

    “你可以这么认为。”松田点了点头。

    松田左手边的一个男人这个时候终于沉不住气了,直接站起身瞪了眼花田,说道:“花田,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承认,你们一刀流确实强大,但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现在的你,只是一只纸老虎而已,你难道还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吗?就现在的你,即便是木上户和上河,都懒得提起精神对付你了,并不是因为他们还念及旧情,而是因为你对他们而言完全没有威胁了。”

    花田脸色有些难看了。

    虽然他知道这都是事实,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喜欢面对现实的。

    “闭嘴!”花田咬着牙说道。

    那个男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就此住嘴,继续冷笑着说道:“你手底下的场子,早就已经被我们这些小鱼小虾霸占了,你能怎么样呢?你除了叫嚣几句之外,还能将我们怎么样呢?如果比起武力的话,我们可一点都不害怕。”

    花田忽然站起身,并且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银色手枪,对准了那个男人的脑袋。

    “我让你闭嘴,你没有听到吗?”

    那个男人依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怎么了,花田先生,难道你觉得,只有你有枪吗?”

    说话的时候,穿着和服的三个男人,一人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花田的脑袋。

    肖遥真想骂人了。

    在岛国,枪支竟然泛滥到了这种程度,难道就没有人管管?

    花田也被吓坏了,任何一个正常人,在被三把枪止住脑袋的情况下,都没有办法保持淡定。

    宋逸霖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他并不是多么担心花田的安危,他是担心自己和肖遥的安危,虽然他们身手不错,可是如果松田以及他的手下人手一把枪的话,还真是有些头疼了。

    花田脑门上,开始往下渗透出汗珠了。

    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肖遥对着宋逸霖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站起身,犹如闪电般朝着松田冲了过去。

    吃饱喝足,该动手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