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三章 花田终于来了
    第七百七十三章花田终于来了

    在别墅里,肖遥和宋逸霖待了差不多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花田那个家伙硬是没有来找他们。..

    有那么一瞬间肖遥都开始怀疑自己和宋逸霖是不是已经被花田那个混蛋给遗忘了。

    在别墅里,他也用手机给南天远他们报了个平安,否则他们老不回去,恐怕南天远等人也坐不住了,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惹来什么麻烦呢。

    “肖哥,你说那个花田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收下了我们,却还把我们丢在这里不管不问,这是搞什么名堂呢?”肖遥虽然还能沉得住气,但是宋逸霖就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有一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在他看来,他和肖遥留在别墅里简直就是耽误时间,还不如直接先将花田给抓来,然后通过花田找到上河和木上户来的直接一些。

    其实之前肖遥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他觉得花田未必愿意配合他们,花田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放过他了,配合是死,不配合也是死,配合就变得毫无意义了,而且风险太大,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即便花田表面配合,却暗地里耍小手段,他们不但达不成目的,反而还会让自己置身险地。

    “肖哥,你说我们这么干有意思吗?”宋逸霖说道。

    “稳妥的话,这样还是挺好的。”肖遥笑着说道,“没必要那么着急,现在着急的人不该是我们,应该是一刀流这些人。”

    宋逸霖问道:“他们着急对我们而言有什么好处啊!”

    “慌则乱。”肖遥说道,“行了,咱们现在不需要思索这些问题,以不变应万变就好,即便我们能够沉不住气,花田也沉不住气,这三天他没有来找我们,我想也是在考验我们,今天估计就要来了。”

    “那他要是不来呢?”宋逸霖真不知道肖遥到底是哪来的信心,反正他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听宋逸霖这么一说,肖遥笑了笑,说道:“怎么了,你不相信吗?”

    宋逸霖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相信。

    毫无理由的啊!

    “这样,我们打一个赌,怎么样?”肖遥说道。

    宋逸霖稍微皱了下眉头,说道:“肖哥,你是不是又想歪点子给我下套了?”

    听到这样的话,肖遥非常生气,道:“你这话说的,摆明了就是不相信我啊!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喜欢坑兄弟的人吗?”

    宋逸霖重重点了点头,眼神赶紧而又纯粹。

    在他的心里,肖遥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反正就是打赌,你敢不敢啊?”肖遥说道。

    “成,有什么不敢的!”宋逸霖深吸了口气说道,他这也算是豁出去了。

    他就不相信肖遥能把他给玩死了。

    “他要是不来的话,我就直播吃屎。”肖遥说。

    宋逸霖后悔了,他不想玩了。

    他真没想到肖遥竟然会直接玩这么大。

    而且既然肖遥都已经能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摆明了就是非常有底气啊!

    虽然他也不知道肖遥的底气到底是从哪来的。

    “肖哥,我不玩了行不行?”宋逸霖觉得,现在肖遥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自己还想着和对方打赌的话,简直就是脑子不太好了,当下他立刻觉得,赶紧直接放弃之前幼稚的想法。

    他又不是没有和肖遥打过赌,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他什么时候赢过呢?

    肖遥安慰道:“放心,即便你真的输了,我也不会让你直播吃屎的,毕竟我们是兄弟。”

    宋逸霖好奇问道:“那你想要让我做什么?”

    “偷偷摸摸的吃就可以了,不用直播。”肖遥说。

    宋逸霖:“……”

    等吃过晚饭之后,花田真的来了。

    这三天里,宋逸霖几乎每天都盼着花田能来,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这么无聊,才能有些事情做。

    今天他是真的不想看到花田来,可是事与愿违,这个家伙真的来了。

    他不得不惊叹一句,肖遥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木郎兄弟,你们在这里住的还习惯?”花田坐在沙发上看着肖遥笑着说道。

    “嗯,还不错。”肖遥点了点头,站直了身体,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了,当然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而且这些伪装对于一个从杀手行当中走出来的人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就这样的演技如果去拍电影的话不给一个金马奖影帝,简直有些说不过去。

    “哈哈,那就好。”花田对肖遥此时的态度还是非常满意的。

    实际上,这三天里,他也想过去调查肖遥和宋逸霖的身份。

    作为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去做这些事情是非常正常的。

    可惜的是,他一无所获。

    虽然这让他有些不放心,但是没办法,先前肖遥就给他打过预防针,说他们是从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跑出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花田真想让肖遥带着自己去他们老家转悠一圈,要落实他们的身份。

    可是,这也只能是个想法而已,花田可不是二百五,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会让肖遥和宋逸霖多么生气。

    人家千辛万苦来投靠自己,结果自己还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怎么说都有些说不过去啊。

    所以花田也不好意思做的太过分,只能想办法慢慢来。

    “那个,花田大哥,你今天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吗?”肖遥好奇问道。

    花田听到这句话,眉头稍微皱了一下,说道:“如果没有事情我就不能来了吗?”

    肖遥面露惶恐之色,赶紧使劲摇头,说道:“花田大哥,你别误会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吃惊,这好几天都没看到你了,你忽然来了,所以才这么一问。哎呀,我这人笨,不会说话,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听着肖遥说话的时候连最起码的敬语都没有,花田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看对方脸上的表情,显然是有些担心和惶恐的,就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听着是真的让人觉得不舒服。

    就像对方说的那样,这就是典型的不会说话。

    花田挥了挥手,满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行了,木郎,和我说话不用这么紧张的,都是自家兄弟,再说了,我也不是那种小气量的人。”

    听到这句话,“木郎”才如释重负,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讪笑着说道:“那就好,那就好,花田大哥你不和我计较就好。”

    花田只是笑着。

    “对了花田大哥,这时间也不早了,晚上我们在一起吃饭!”肖遥说道。

    “嗯,是在一起吃饭。”花田点了点头。

    肖遥满脸高兴地模样说道:“既然是这样,那现在就让樱子准备晚餐!”

    “不用了。”花田摇了摇头。

    看着肖遥满脸迷茫的表情,花田笑着说道:“今天你们要陪着我去参加一个饭局。”

    肖遥还是满脸谜样的样子,问道:“花田大哥,晚上我们要去哪里吃饭啊?”

    花田面露不悦之色,说道:“木郎,你的问题太多了。”

    肖遥赶紧点头道歉:“是是是,对不起,我不问了。”

    花田满意点了点头:“嗯,放心,我是不会坑你们的,既然你们想要跟着我混,我自然要带着你们去见见世面的。”

    肖遥内心对于哈天真的是鄙视到了极点。

    看花田的意思显然就是想要利用他们了,却偏偏还要摆出一副“哥哥很照顾你们”的样子,这就让人作呕了。

    用华夏话来说,就是做了什么还要立牌坊嘛!

    当然了,这些话,肖遥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断然不会说出来的。

    花田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咳嗽了一声站起身,抖落了一下身上的西装对肖遥说道:“我们现在就要出发了。”

    “好好好,谢谢花田大哥栽培。”明明心里已经对花田厌恶到了极点,可脸上却还得装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

    边上的宋逸霖虽然听不懂肖遥和花田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看着肖遥脸上的表情,他也不得不感慨万千,肖遥和影帝之间恐怕也只差一部摄像机了。

    走出别墅,跟在花田的身后,肖遥和宋逸霖坐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s级车。

    花田坐在副驾驶,肖遥和宋逸霖则坐在后面,开车的那个男人肖遥也见过,就是上次和他对打的男人,应该是花田手底下的第一高手了,不过还是那句话,就这样的货色,即便是宋逸霖都能将对方吊起来打。

    这一次花田带着手底下最厉害的高手,要去参加饭局,显然是想要搞一些事情了。

    之前肖遥之所以敢和宋逸霖打赌,当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耐,而是因为他偷听到了樱子和花田打电话,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能简单判断出来今天花田是要过来了。

    否则的话,那个时候樱子早就要做饭了。

    肖遥有些兴奋了,他在想,今天是不是有机会看到木上户和上河,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和宋逸霖之前耽误那么多时间也是值得的。

    终于,奔驰车停了下来,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门口。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