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生活管家
    虽然宋逸霖不是很明白肖遥的想法,但是他始终站在肖遥这边,支持他的做法。..

    就肖遥此时应付的对手,不是吹牛,就是拉一车来,宋逸霖都有信心让对方分分钟团灭了。

    这就是宋逸霖对肖遥的信心。

    那个岛国男人身手虽然不错,但是却并不可能给肖遥造成任何的威胁,但是肖遥此时的表现却仿佛遇到了人生中最难缠的对手一般,几个回合下来,肖遥打中了对方几拳,对方也打中了肖遥几拳,可以说是有来有往。

    一旁的花田,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好了!”花田拍了拍手开口说道。

    肖遥和那个男人立刻都往后退了几步,并且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对方。

    花田默不作声走到了肖遥的面前,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个遍,最后才伸出手,在肖遥的肩膀上拍了拍,开口说道:“不错,确实有点实力,年轻人张狂点也不是什么坏事,哈哈!”

    “花田大哥,我让你失望了。”肖遥叹了口气,并且满脸的颓然,说道,“我还是没有击败他。”

    花田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有什么呢?和你打的这位,可是我手底下的第一高手,你要是连他都能轻松击败,我反而不敢用你了。”

    宋逸霖嘴角抽搐,心里对花田就是一阵鄙视,手底下的第一高手,就这样的能耐?真不知道一刀流的高手都到哪去了。

    不过,现在宋逸霖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之前肖遥和那个男人动手的时候还要留手了,就像先前花田说的那样,如果肖遥真的可以轻松击败这个男人的话,恐怕花田心里对肖遥也要开始防范了,毕竟谁都害怕手底下的人比自己强,就像花田,他并不是很了解肖遥,也没有办法分辨对方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投靠自己,如果引狼入室了,反而会给自己造成很大的麻烦。

    只是,肖遥和宋逸霖展露出来的实力,又让花田有些心动,这样的高手如果真的可以给自己当打手,他在一刀流里面的地位也能提高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花田心里担心,也想让肖遥成为自己手下的原因了。

    道理就是这样。

    更何况现在花田就像是一只惊弓之鸟,如果不是觉得肖遥等人这个时候一定吓破了胆不敢出来了的话,他或许都不敢出来。

    这就是他非常需要高手的原因。

    而肖遥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想法。

    他的目标并不单单只是花田。

    如果只是花田一个人的话,现在他和宋逸霖就能将花田给直接斩杀了,并且还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

    上河和木上户,也都是他们的猎物,与其现在直接弄死花田,还不如想办法接近花田,然后熟悉木上户和上河。

    当然了,即便不这样,肖遥也会有别的办法,大不了直接弄死花田,然后用今天这样的方式去找到木上户和上河,只是成功率不大,谁也不是傻子,都懂得吃一堑长一智这个道理,他们用这样的方法杀了花田,还想用这样的套路去弄死木上户和上河,就有些困难了。

    再说了,这样一来,说不定还有可能搞清楚狼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也能算是隐藏任务。

    对于鹅国狼人,肖遥也不敢小觑。

    想到这些,肖遥也叹了口气,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接着花田又开始和肖遥聊着天,肖遥也将早就已经打好腹稿的故事说了一遍。

    在肖遥的故事里,他和宋逸霖变成了从不知道哪个山沟子里跑出来的小子,只是早年跟着一个老师父学了一些拳脚。宋逸霖是他的弟弟,天生就是一个哑巴。

    而肖遥和宋逸霖这个时候也都有了新名字,木郎,横二。

    横二这个名字是肖遥为宋逸霖量身定制的,等肖遥悄声告诉宋逸霖的时候,宋逸霖自然是满脸的无语,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二了。

    “木郎,横二,你们跟着我,是非常明智的选择,我保证能够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花田说。

    肖遥赶紧点了点头。

    宋逸霖压根就懒得搭理他。

    这家伙就是一个铁杆愤青,他是真的不喜欢岛国,即便他知道肖遥现在的想法和目的,也不愿意向对方示好。以前他也有个朋友,非常喜欢岛国,并且向往岛国文化。

    宋逸霖和那个朋友说:“你跟我扯犊子呢?岛国有什么文化?茶道?插花?书法?哪一个不是从华夏传过去的?他们有个屁的文化?哪一个不是华夏的?”

    那个朋友非常不服气,说:“但是人家现在发扬的很好。”

    “放屁!在华夏你重视过茶道吗?你分得清大红袍和龙井吗?你会下围棋吗?你知道什么叫中医吗?不是人家发扬的好,是人家放个屁你都觉得是香的,现在华夏还有京剧,庐剧,黄梅戏,你喜欢吗?你听吗?你分得清楚吗?等以后华夏没有了京剧,岛国那边盛行了,你是不是又得说岛国的京剧文化非常有意思?”

    之后宋逸霖就和那个朋友闹掰了。

    宋逸霖这一番话说的到底有没有道理,不置可否,但是,却值得人深思,想一想,到底什么才是文化,不要看了几部岛国的动画片就觉得岛国文化非常不错——能先认全华夏的繁体字再说。

    宋逸霖的不屑一顾,也没有让花田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毕竟现在宋逸霖的身份就是一个聋哑人,他要是有反应,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之后,肖遥就跟着宋逸霖上了花田的本田车。

    “你们两个,先跟我回去,看你们的样子,估计也是无家可归了。”花田说道,“等会将你们的身份证明给我。”

    肖遥咧开嘴,苦笑着说道:“花田大哥,你说的这个身份证明,我们还真没有。”

    “没有?”花田的眼神中立刻闪过了一抹寒光,他觉得这是一个可疑点。

    好在接下来肖遥给出的解释,成功打消了花田心里的疑惑。

    “花田大哥,先前也和你说了,我们的老家就是一个小山沟,那里哪有什么办身份证明的啊!”肖遥说道。

    之前肖遥也这么说过,逻辑上也算是通顺的,所以花田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跟在花田的身后,肖遥和宋逸霖被安排进了一间别墅里。

    “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了。”花田说道。

    “谢谢花田大哥!”肖遥激动说道,“我和横二终于有住处了!多谢花田大哥收留。”

    接着肖遥表现的就像一个土包子了,到处转悠看着,对别墅里的一切都觉得新奇,并且觉得电视机里能出现画面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之前还对着电视大喊着:“妖怪,给老子滚出来!”

    虽然宋逸霖没听明白肖遥说出口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肖遥此时的表现,他还是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而且谈觉得,横二这个名字给自己简直就是浪费,肖遥此时的表现才将这两个字表现的淋漓尽致。

    “行了,不用谢我了,你们先住下来,这里还有一个下人,你们需要什么就和管家说,他会帮你们置办的,还有,你们从赌场赢的钱,你们自己拿着,我不会收回来的,剩下的钱我等下让赌场老板送过来。”花田说道。

    他还是懂一些驭人之术的,知道什么叫给足甜头,人出来混,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女人,否则,人家凭什么要为自己卖命呢?

    “这个,老大,不要?那可都是你的钱啊!”肖遥搓着手不好意思说道。

    “没这些说道,我的钱就是兄弟们的钱!”花田笑着说道。

    肖遥觉得花田可真是够不要脸的。

    花田,木上户,上河,三个人当中恐怕也就是花田手底下的人最少,并不是因为什么实力差,只是单纯的因为花田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小气了,很多手下都因为快吃不上饭,所以直接投靠了另外两人。

    这些情况也都是肖遥从侯王那里了解到的。

    虽然心里对花田鄙视到了极点,可表面上肖遥表现的还是非常激动。

    “我先走了。”花田又说。

    “什么?”肖遥脸上表情稍微一僵,“花田老大,你不住在这里吗?”

    “我不住在这里,我房子很多,这只是我手底下的一幢。”

    肖遥有些头疼了。

    不过他也没办法,花田提防他们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如果花田现在就敢和肖遥宋逸霖同处一室,肖遥反而要开始怀疑花田的智商了。

    虽然花田不能算是什么聪明人,但是毕竟是一刀流现有的三大头目之一,也不能表现的太过脑残。

    花田要走,肖遥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目送着花田离开。

    等花田走了之后,肖遥才舒了口气。

    这时候,高跟鞋哒哒声传入耳膜。

    肖遥和宋逸霖转过脸,一个黑色长发,穿着黑白相间女仆装的女孩,笑盈盈下了楼,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肖遥好奇问道。

    “我叫樱子,是两位大人的生活管家。”女孩声音很好听。

    肖遥皱了皱眉头,妈的,生活管家,这四个字很深奥啊!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