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杀人狂魔
    第七百六十四章杀人狂魔

    过来阻止肖遥的,是五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的小说

    他们一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手上还拎着铁棍。

    “你是什么人呢!”问话的,是一个光头,满脸怒容。

    肖遥只是看了他一眼,就随手拿起一个酒瓶子,朝着对方的脑袋砸了过去。

    酒瓶子,直接将对方的脑袋给砸碎了。

    场面过于血腥。

    虽然肖遥的岛国语说的非常不错,但是他现在压根就懒得和对方说什么废话。

    杀人,就杀个痛快淋漓!

    剩下那四个男人呆若木鸡。

    他们真的没想到,一个酒瓶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们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一言不合就杀人。

    不对,这个来闹事的人,连一句话都没说,又怎么能说是一言不合呢?

    这特么就是一个神经病啊!那四个人心里同时想着。

    肖遥也没有给他们继续问话的机会,在他们满脸惊恐中,肖遥已经一一捏碎了他们的喉咙。

    等杀了这五个人之后,又有七八个人堵了过来。

    看到包厢里血腥的一幕,他们一个个都愣住了。

    “正好,还没杀过瘾呢,又来几个送人头的。”肖遥看着他们笑着,如同恶魔一般。

    只是一分钟的时间,那八个人,也都躺在了地上。

    当然了,死相也不算太难看,虽然肖遥厌恶这些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一个变态,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只是简单捏碎了他们的喉咙而已。

    等将夜总会里所有花田的手下都解决了之后,肖遥也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立刻换了一身衣服并且戴上了帽子,转身离开了夜总会。

    等回到别墅里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第一个回来的。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最起码,对于花田而言是这样的。

    今天晚上他来到自己的一个情妇那睡觉,可是刚脱了衣服打算长驱直入的时候,无数个电话就接连打了过来。

    第一个电话,让他感到心烦意乱。

    第二个电话,让他内心焦躁。

    第三个电话,让他极度不安。

    第四个电话,让他彻底陷入了恐慌。

    接下来的那些电话,让花田彻底的麻木了。

    一个个坏消息接连传来。

    虽然花田还不知道这一次自己到底是被什么人盯上了,但是他知道,这一次,自己遇到了非常强大的对手。

    悄然无息扫掉了自己那么多的场子,还杀了那么多人,这得有多强大啊?

    要知道,他手底下的那些人,有一些还是一刀流的呢。

    可是,现在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啊?

    花田虽然很想去看看外面的情况,但是他都不敢动,他担心对方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将自己给逼出来,这个时候出去的话,简直就是去送死。

    花田的想法也没什么错,肖遥那么做,也是有这样的想法,他只是没想到花田这个家伙竟然会如此的小心翼翼,想要抓到他,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好暂时作罢。

    别墅里,人也齐了。

    宋逸霖是最后一个回来的,身上还沾着血。

    “肖哥,你们怎么都这么快啊?”宋逸霖郁闷道。

    “因为我们比你厉害。”肖遥说道。

    宋逸霖:“……”

    他有些不服气,又开始拉着众人比着杀人书,却没想到他还是垫底,这也让宋逸霖更加郁闷了,要不是肖遥拉着,他都恨不得现在出去再杀几个人。

    侯王只是满脸的懵逼。

    之前他觉得,花田真的是个非常强大的对手,可是现在,花田手底下那么多人,在肖遥等人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只只蚂蚁一般。

    最让他惊讶的,还是南天远。

    他一直跟着南天远,他亲眼看到南天远是怎么杀人的。

    他真的没想到,杀人在南天远的眼里竟然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肖遥是第一个回来的,而炎刚是第二个。

    用炎刚的话说,这也不能证明他就比所有人都要强大,只是因为他的杀人手段比较特殊而已,一喷火,就是技能,范围性伤害,不像肖遥他们,杀个人都要一个个来。

    看着这些人谈笑风生,侯王都有些麻木了。

    之前在他看来,肖遥他们的目的实在是太扯淡了,可是现在,肖遥他们想要将花田等人全部斩杀掉,让一刀流彻底覆灭,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对,应该说,是易如反掌啊!

    他也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肖遥听了哑然失笑。

    “今天晚上,我们能这么顺利,还是因为花田手底下的人都没有怎么防范,他们觉得,在岛国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敢去挑战他们的权威,现在不一样了,花田,木上户,上河等人一定会严加防范,格外小心,而且,整个一刀流都会高度戒备,咱们还想用今天晚上的办法去扫平别的场子压根就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需要机会,这个就要交给你了,侯王。”

    侯王也不是傻子,听了肖遥这么一说,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赶紧点了点头,说道:“接下来我会更加小心的,只要对方稍一松懈,就是咱们的机会。”

    肖遥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好。”

    侯王说着说着,忽然就要跪下。

    肖遥赶紧站起身一把拉住他。

    速度很快。

    侯王满脸的吃惊。

    “为什么要跪我?”肖遥问道。

    “肖哥,我只是非常感谢你,邱刚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我的心里比谁都要难过,更让我感到难过的是,我发现我似乎什么都做不了,要不是你们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肖遥哭笑不得,说道:“别瞎说了,我是护龙堂的堂主,你们都是护龙堂的成员,你们被人欺负了,我这个做堂主的,自然要想办法帮你们报仇了。”

    侯王哽咽着,说不出话了。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大家都赶紧去睡觉。”肖遥挥了挥手说道。

    “肖哥,别闹,现在我们都亢奋着呢,怎么能睡着啊?”宋逸霖说道。

    “反正我能睡着。”肖遥笑着说,其实他是想要上楼进戒指空间里修炼一会。

    宋逸霖满脸的无奈,只好不管肖遥了。

    等肖遥上了楼之后,宋逸霖又让侯王准备一副扑克牌,和炎刚宋逸霖武惊天一起斗.地主,至于南天远,他压根就不会斗.地主,只能安安静静坐在边上看着热闹。

    花田怎么都没想到,让他晚上觉都睡不着的几个人,一个上楼要去睡觉练功,剩下的几个还在打牌……

    侯王的嘴角也在抽搐着,就这么一晚上,他感觉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简直都要被颠覆了,这些人的脑回路,果然和一般人都不一样啊!

    此时,花田的房子里,也来了两个人。

    木上户和上河。

    看到他们,花田就赶紧询问他们那边出了事情没有。

    最后得到的结果,让花田无比透心凉。

    除了他和他手底下的人之外,一刀流别人都没什么事情。

    这让花田感到非常委屈,那些人既然想要找麻烦,就不知道全部找一遍吗?就针对自己一个人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自己那么好欺负?

    “花田,看来,你真的太弱了。”木上户哈哈笑道,“是个人,就都喜欢捡软柿子捏,显然你就是那个软柿子了。”

    花田怒不可遏,却也无言以对。

    被这样嘲讽,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感觉难以承受。

    深吸了口气之后,花田说道:“现在,应该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那你说说,我们该说些什么呢?”木上户似笑非笑道。

    自从渡江一刀和松下疾风都死了之后,一刀流的势力就被这三个人瓜分了,也就是说,在他们三个当中还存在很多暗地里的斗阵,现在看到花田损失惨重,如此凄凉,他们自然高兴了。

    只是这样的高兴不好表现的太过分了而已,毕竟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一刀流的,同气连枝嘛!

    “你觉得,这一次对我下手的,到底是什么人?”花田问道。

    “华夏人。”上河说道,“据我收到消息,其中几个在闹事的时候说了几句华夏语,翻译过来,类似于草拟吗。”

    花田:“……”

    他就想不明白了,华夏人动手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骂脏话呢?难道是因为这样非常有气势?

    他在想,自己以后要不要学着一些。

    “华夏人,都已经来了吗?”花田表情难看到了极点,“他们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

    上河倒是一点都不惊讶,说道:“这才是肖遥的作风,不记仇,但是有仇,当场就要报,他现在才来,反而已经让我感到吃惊了。”

    花田转过脸看着上河,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杀了他们。”上河眼神阴冷,“这还需要问吗?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

    木上户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真的挺后悔当初去招惹华夏人的,不是很明智啊!”

    花田也有这样的想法,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是真的让他感到恐惧到了极点。

    那些人,简直就是一群杀人狂魔!

    “后悔了?当初可没人逼着你们。”上河冷笑着说道。

    木上户和花田,无言以对。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