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九章 老娘打儿子
    等回到了办公室里之后,林旻彦也对着肖遥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

    听完了林旻彦的回报之后,肖遥对于岛国目前一刀流的情况也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

    总的来说,现在的一刀流,算是三分天下。

    分别是光田,木上户,上河。

    其实这三个家伙,都是一些小角色,根本就成不了什么气候,以前松下疾风在的时候,他们都得被压着,对待松下疾风的态度就跟对待他们亲娘似得,可见他们的实力到底怎么样了,只是现在松下疾风死了,渡江一刀也不在了,他们这才翻了身,典型的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

    简单的说,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对肖遥产生任何的威胁。

    至于狼人的出现,就是局势变得有些微妙了。

    根据林旻彦收集的消息,狼人的出现和上河有很大的关系,可能是上河和鹅国的狼人达成了某一种协议,至于到底是什么协议,想要调查清楚可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毕竟现在时间太短了。

    当然了,肖遥觉得,即便再给林旻彦一些时间,想要让他搞清楚上河和狼人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这样的协议,可不单单只是依靠时间就能搜集到的,这其中还有很大的危险。

    虽然护龙堂的情报部门非常强大,但是实力却都不高,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让护龙堂的情报部门陷入危险之中。

    毕竟再次之前,他就说过,岛国一定要去,但是不会让护龙堂有任何损失。

    话是他说的,他自然也要对自己说出口的话负责了。

    想到这些,肖遥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了。

    “这些事情,我们想要搞清楚,就有些麻烦了。”肖遥笑着说道

    宋逸霖眯着眼睛说道:“肖哥,我觉得这个也不是很难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宋逸霖的身上。

    肖遥有些诧异问道:“你小子别扯淡,难不成你还能有什么好办法?”

    “当然有,而且我感觉我的方法还非常简单有效。”宋逸霖颇为得意说道。

    边上的林旻彦有些坐不住了,问道:“宋兄……不是,宋老弟,你要是有什么好办法,就直接说出来,别吊我们胃口啊!”

    宋逸霖扬起脑袋说道:“就是直接将那个上河给抓起来,然后进行一番严刑拷打,逼着他说出来!”

    说完这些,所有人都没吭声了,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宋逸霖咳嗽了一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都被我的机智给震惊了?嘿,其实啊,这根本就没多大点事。”

    “哎……”肖遥长长叹了口气。

    “你们看,肖哥都为我叹服了!”宋逸霖激动说道。

    肖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说道:“我只是觉得自己好蠢,竟然真的对你抱有信心,算了,咱们继续说刚才的话题。”

    “好。”林旻彦和南天远也都点头。

    宋逸霖:“……”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无视了。

    “肖哥,难道刚才我提的意见不好吗?”宋逸霖有些不服输问道。

    他觉得自己刚才的一番话听着非常的机智啊!

    肖遥南天远林旻彦三个人继续不搭理他。

    “肖哥,你们要是继续这么无视我的话,我是会生气的!”宋逸霖说道。

    见还是没有人搭理自己,宋逸霖拉过来一张小板凳坐好安心听着了。

    “三天的时间,大家都好好准备下,等三天之后我们就进入岛国,到时候我们的身份也都会发生变化,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们都不能和华夏这边有联系了,所以,你们也得和家里的人商量好了。”肖遥正色说道。

    “肖哥,这个你就不需要跟我们说了,我是无所谓的,林哥和南哥也都无所谓,重点就在于你了,你和我们可不一样。”

    “……”肖遥瞪了眼宋逸霖,“就你话多!”

    虽然嘴上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宋逸霖说的还是挺对的,他确实需要好好和家里那几个姑娘说一下,否则的话,她们又得找不到自己了,等自己重新回来的时候估计又得接受审判。

    所以等会议结束了之后,他就立刻给李潇潇打了个电话,一个电话说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等结束了之后,他又拨通了夏意星的电话,接着又是粉蝴蝶的……

    几个电话结束之后,肖遥也长舒了口气。

    虽然耽误了不少时间,但是对于肖遥而言,这过程也是非常幸福的,最起码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离开了,会有很多很多人牵挂着自己,担心着自己。

    至于秦柔的电话,他倒是没有打,反正自己现在人就在京都,前往岛国的时间也定在了三天后,这三天里,自己完全可以好好陪陪自己的老妈。

    经历了上次蒋天路的事情之后,肖遥觉得,身边的人真的都非常重要,最起码他不愿意让什么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惨剧发生在自己身上。

    等将宋逸霖给安排好了之后,肖遥就开着车,朝着秦家的方向赶去了。

    这还是肖遥回来之后第一次来秦家,虽然之前他已经打过电话会秦家报过平安了,可是现在再次看到秦柔,内心还是无比激动的。

    对他而言,只要自己的母亲没事,之前不管自己牺牲了什么,都无所谓。

    看到肖遥,秦柔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立刻哭了出来,说话的声音听着都哽咽了。

    在肖遥失踪之后的几个月里,秦柔几乎每天睡觉都要服用安眠药。

    直到肖遥打电话报平安了之后,才稍微好一些。

    等接到肖遥的电话之后,秦柔就像立刻飞到楚海市了,不过肖遥说他很快就要来京都,秦柔也只好作罢。

    “你这混小子,谁让你那么冲动了啊!你跟我说说,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秦柔一边哭着一边揍着肖遥。

    只是落到肖遥身上的拳头,力道都很轻,就跟挠痒痒似得。

    不要说佯装打了,即便秦柔真的用出全力揍他,也不会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不过肖遥还是妆模作样的抱头鼠窜着,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在挨打啊,表现的那么淡定,多多少少就有些过分了。

    而秦芊芊小公举这个时候完美充当了搅屎棍这个角色,在秦柔和对肖遥动手的时候她在边上手里拿着两个苹果开始助威呐喊:“打死他,打死他!”

    肖遥狠狠瞪了眼秦芊芊,而秦芊芊只是冲着肖遥做鬼脸。

    等打了一会,秦柔也累了。

    “嘿嘿,妈,累了就赶紧坐下来好好休息,别因为我累坏了身体啊!”肖遥赶紧凑上来,并且递过来一杯水笑呵呵说道。

    秦柔看着肖遥殷勤的模样,哑然失笑。

    闹了一阵子之后,她看着肖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以后这样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再做了,否则的话,我非得打死你,最起码也得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肖遥依旧嬉皮笑脸:“妈,你别想那么多,你看我现在不也什么事情都没有吗?总而言之你就放心,对我而言什么问题都不算是问题!”

    秦柔真是拿肖遥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儿子,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我怎么样了,也没什么,反正我这辈子什么都见过,也算是知足了,但是你不一样,你还小……”

    秦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肖遥打断了。

    “妈,你这么说的话,可就有毛病了啊,我觉得我见过的不比您见得少。”肖遥笑嘻嘻说道。

    这样的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秦柔肯定要笑一笑,但是从肖遥的嘴里说出来,秦柔感觉自己简直都挑不出来什么毛病了。

    “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啊?”秦柔并没有在先前那个话题上做过多的纠结,其实不管怎么说,肖遥的做法都是对的,或许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这个做,但是如果她的儿子没有这么做的话,她就一定会开心吗?

    这样的话从嘴里说出来听着可能会觉得非常的矛盾,但是没办法,人生下来就是个矛盾体的存在。

    “我过两天要去一趟岛国,正好走之前来看看您来人家。”肖遥笑着说道。

    一听肖遥这么说,秦柔脸上的表情看着都有些严肃了。

    “是不是很危险?”秦柔下意识问道。

    如果不是因为太过于危险的话,估计肖遥也不会特意跑过来。

    “不算危险啊,先前我不是都和您老人家说了嘛!什么麻烦在你儿子眼里都是小问题,再说了,就岛国那屁股大点的小地方,能有什么危险啊?他们那个第一高手渡江一刀,不都死了吗?”肖遥笑着说道。

    岛国的渡江一刀,秦柔也是听说过的,现在听肖遥这么一说,心里确实放心了不少。

    “对了妈,我这里还有专门为你和大姨准备的丹药呢!”肖遥岔开了话题,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精致的盒子,笑着说道。

    盒子用的是沉香木,也是为了保存药性,肖遥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