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怕被玩死了
    海天市大院。的小说

    一间办公室里,一个穿着西装的那人戴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正在认真审核手上的文件。

    办公室里出奇的安静。

    终于,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他同样穿着一整套西装。

    “林书记,先前老爷子又打电话过来了。”年轻人小声说道。

    “我知道,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老爷子只要打电话来,你就告诉他我不在。”中年男人头也不抬说道。

    年轻人哭笑不得。

    林旻赋,现在海天市的一把手,其实来到海天市也只是一个镀金而已,等之后任务完成了,要么就是在华夏核心的京都担任要职,要么就是成为一名封疆大吏,这都是铁板钉钉的,所以稍微对林旻赋有所了解的,就都知道林旻彦的成就绝对不仅于此。

    这些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情了。

    “林书记,不管怎么说,林公子都是您的儿子,现在他被肖遥抓了起来,我们难道就要放任不管吗?”年轻男人是林旻赋的心腹,一直担任秘书这一职位。

    这个职位,说重要很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

    但是做秘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要明白林旻赋的性格,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如果连这些最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的话,早就应该滚回家睡觉了。

    而且,作为一名秘书,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得懂得做一个貔貅。

    什么是貔貅?其实用四个字就可以简单概括——只进不出。

    秘密只能听到,但是绝对不能说出去。

    而他这些做的都非常好,只是刚才问出的那一番话,就已经有些“犯规”了。

    只是这些话如果他不问出来的话,他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回去可能都睡不着了。

    以前他一直觉得自己非常了解林旻赋,但是出了这件事情之后他忽然发现其实自己对林旻赋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林旻赋现在的反应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换做任何一个人,在得知自己的儿子被人绑架了之后,都不可能做到这个淡定?

    反正,他是有些没办法理解。

    林旻赋听了秘书的问题之后,微微一笑,暂时放下了手上的文件,看着他问道:“小六,我问你个问题。”

    “啊?”小六一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林旻赋。

    “从你的视角看,这件事情到底该怪谁呢?”林旻赋问道。

    小六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

    沉默了一会,他说道:“其实这件事情,谁都有错,林少爷不该去挑衅肖遥,这属于寻衅滋事,肖遥也没有资格去扣留别人,这属于非法拘禁,所以他们都有错。”

    林旻赋忽然不说话了。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寒霜。

    小六原本就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看到林旻赋脸上的表情心里暗道糟糕,显然自己的回答并不是林书记希望听到的。

    可是他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在他看来,自己先前的那一番回答绝对算的上是中规中矩。换做任何一个人,也挑不出什么刺?可是,现在林书记不高兴就是不高兴了,这是事实,并且就摆在他的面前。

    小六噤若寒蝉,甚至脑门上都已经开始流汗了。

    “小六,其实你说的挺中规中矩的,但是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过于中规中矩了,这不是什么好事,你说的不错,我也挑不出来什么错误的地方,但是将心比心,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你能容忍吗?有人想要调戏你的女朋友,并且趾高气扬的想要让你认错,你能忍吗?”

    “……”小六无语。

    要知道,林斯才是林旻赋的儿子啊!

    他有必要站在肖遥的角度考虑这些问题吗?

    林旻赋到底是谁爹啊?

    林旻赋开口了,就没有打算结束,他继续说道:“林斯是我儿子,这一点我比你还要清楚,更不需要任何人来提醒我,如果我他做的是对的,我一定会支持他,并且捍卫他的权利,但是现在他就是做错了,做错了就该受到惩罚,这有什么问题吗?如果肖遥现在真的将林斯给交出来了,那你告诉我,这件事情对肖遥而言公平吗?”

    小六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是是是,林书记,您说的对。”

    “即便你嘴上说我对,心里也会觉得我不对,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林旻赋喝了口茶,笑着说道,“作为一个父亲,我有必要为自己的儿子出头,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人之常情也不能只用在自己身上,也得用在别人的身上,好了,今天就先说到这了,你出去。”

    小六听到林旻赋的这句话,顿时如释重负,赶紧转过身走出了办公室。

    在走出办公室之后,他还伸出手给了自己几巴掌。

    他也知道,今天自己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但是现在错误都已经犯了,覆水难收,与其后悔,还不如抓紧时间想办法补救……

    等小六走了之后,林旻赋才长舒了口气,一只手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打着。

    林斯是他的儿子,他怎么可能不想将林斯给救出来呢?

    但是现在这件事情已经牵扯到了肖遥,肖遥是什么人,现在在华夏拥有什么样的地位,他比谁都要清楚,自己老爹胡闹一些,其实也没什么,如果能将林斯给救出来,自然最好,如果不信的话也没办法。

    现在上面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这件事情的后续发展,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被上面觉察。

    如果他真的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意孤行的话,恐怕他的下场也会非常难看,即便上面不会很快对他做出处分,但是他一定会被上面打入黑名单,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再说了,如果肖遥真的那么容易妥协的话,在自己父亲刚出手的时候,他就应该将林斯放了,可是一直到现在,肖遥松口了吗?

    即便是林火城,肖遥都没打算给对方面子,自己去了又能怎么样呢?反正林旻赋是没觉得自己的面子要比自己老爹还要大上许多,所以,干脆还是不操心的好,反正他知道,肖遥也不是个二百五,肯定不会真的将林斯给弄死,否则的话,即便华夏再看好肖遥,都不会容忍肖遥的存在了,因为肖遥对于华夏已经有了威胁。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个道理肖遥肯定是明白的。

    现在的肖遥,确实已经非常可怕了,如果他真的想要在华夏做出什么事情的话,一定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即便华夏真的很需要肖遥的存在,也不会允许这样的定时.炸弹。

    虽然林旻赋和肖遥之间也没有打什么交道,但是他相信肖遥绝对是个聪明人,就凭借手上的资料,他也不难判断出这些。

    所以对于肖遥,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即便暂时没有办法将林斯要回来,他也不会担心肖遥会对林斯怎么样。

    这就是林旻赋暂时的想法……

    郊区的一间屋子里,林斯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摆在桌子上的饭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猪食。

    作为林家的小少爷,他哪天吃的不是山珍海味?

    现在竟然给自己粗茶淡饭,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灵魂深处的侮辱。

    林斯觉得即便自己而死了,也绝对不会多看一眼摆在桌子上的饭。

    忽然,小黑屋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肖遥,你还敢来见我?!”林斯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怒目圆瞪看着肖遥,咬着牙问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我为什么不敢来见你啊?”

    “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吗?你这是绑架!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把我放了,我们林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我爸爸可是现在海天市的一把手,只要我爸爸皱一下眉头,整个海天市都要抖一抖,如果这件事情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你觉得你在海天市还有好日子过吗?”

    肖遥瞥了眼林斯,那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白痴似得。

    “你的手机,我是不是让人给你了?”肖遥问道。

    林斯一愣,点了点头。

    “你爸爸难道不知道你在这里吗?或者说,你想告诉我,其实压根就没有打电话给你爸?”肖遥笑着问道。

    林斯无言以对了。

    原本肖遥没有拿走林斯的手机,林斯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他觉得肖遥简直就是一个二百五,抓了自己,竟然还将手机留给自己,这不是缺心眼吗?

    可是渐渐地,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即便自己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出去,到现在,他依然被肖遥关在这里。

    难道爷爷父亲他们就什么都没做吗?

    这肯定不可能,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肖遥能抗住这些压力。

    “肖遥,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如果你想要钱,我就可以给你。”林斯已经彻底崩溃了。

    他觉得自己在肖遥的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小学生,完全琢磨不透对方的想法。

    再这么下去,他真怕自己被肖遥玩死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