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圆月夜,狼嚎声
    第七百二十四章圆月夜,狼嚎声

    仍然倚在失眠夜,望天边星宿,仍然听见小提琴,如泣似诉再挑逗……

    没有小提琴的悠扬音乐,有的只是剑破锋芒,狂风呼啸。的小说

    长剑行和南天远将七个黑衣人堵在了四合院里,开始厮杀着。

    “我说你们这些岛国人,还没完没了了是不是,觉得我们好欺负了?”南天远怒吼道。

    “什么岛国人?我们怎么就变成岛国人了?”其中一个黑衣人有些惊愕道。

    “你们不是岛国人?”这下轮到南天远和长剑行有些惊愕了,晚上忽然来人,他们还以为是岛国一刀流的人又来了,却没想到,这一次来的竟然是华夏人。

    既然是华夏人,为什么还要来找自己麻烦呢?

    不过仔细想想,南天远和长剑行也就忍了,反正肖遥的敌人很多,来几个华夏人,似乎也都是正常的。

    “你们是一刀流请来帮忙的吗?”长剑行眼神冰冷问道,“哼,如果真的是这样,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们都会将你们给挖出来的,和岛国人合作,就得死!”

    “呸!虽然老子不怕你,但是老子告诉你,我们还不至于去和岛国人合作。”其中一个男人咬着牙说道。

    长剑行有些不相信:“你们真的和岛国人没关系?”

    “当然没关系了。”男人说道。

    长剑行的剑回了鞘,走到了一边。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南天远一愣。

    “他们是华夏人,和岛国人也没关系,我不需要帮你们了,我的任务是保证你们不会被岛国人杀了,但是有华夏人来寻仇的话,就不在我的任务范畴内了。”长剑行看了眼南天远,一脸认真说道。

    “这是什么道理啊,不是,大哥,你是认真的啊?”南天远有些抓狂了。

    长剑行耸了耸肩膀:“我没有开玩笑。”

    南天远彻底没办法了。

    他真不知道长剑行这到底是什么思维,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啊!早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不让他住在四合院里了,就让他住在大门口。

    “行了,你别看着我了,你们又不是没有底牌了。”长剑行说道,“还磨磨唧唧什么啊,遮遮掩掩的有意思吗?”

    南天远咳嗽了一声,尴尬笑了笑。

    “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真是的,先壮烈一会不可以吗?万一他们还有后手呢?”南天远埋怨道,“你都说了,那是我们的底牌,不能随便暴露的。”

    “不暴露咱们就得死了,这些都是高手,不是我们两个就能对付的。”长剑行说道,“你可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啊!”

    南天远叹了口气,其实先前他还想着搏一搏,万一自己和长剑行两个人联合起来,能击退这些人呢?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已经不大了,这些人看上去确实不是他们两个加在一起就能对付的,所以底牌,也必须得掏出来了。

    接着,南天远就赶紧转过身躲进了四合院里。

    长剑行先是楞了一下,接着也赶紧跟着南天远一起钻了进去。

    刚钻进四合院里,他们就已经把门给关上了。

    站在外面的那七个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忽然周围传来一阵喧闹声。

    “不准动,警察!”

    数不清的穿着特警衣服的人全副武装,从院子后面饶了出来,将七个人团团包围。

    “不好,我们中埋伏了!”

    其实来的这七个人,不用猜也知道,就是紫金门的弟子,紫金七绝,其实他们也是倒霉,如果之前的话,他们或许还真能杀一个措手不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有一刀流的人来了,先给南天远等人提了个醒,他们如果还不做好充足的准备,那简直就是脑子有病了。

    所以紫金七绝的人怎么都想不到,是被岛国人坑了。

    “兄弟们,杀出去!”

    只是这个时候,其中一个警察已经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上面的命令,杀无赦!”

    这一声令下,无数子弹喷着烈焰,脱膛而出。

    子弹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将紫金七绝的人笼罩其中……

    七个人的身形快速移动着,即便子弹密集,却也只是让三个弟子倒下。

    “给我杀!”

    “妈的,兄弟们,拼了!”

    一时间,枪声阵阵,就跟到了过年似得。

    也幸亏这里荒无人烟,否则一定会成为一条大新闻,霸占各个新闻版块的头条。

    负责这一次守护四合院行动的,是京都市市局的局长,他知道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因为他比谁都要清楚,现在留在四合院里的那些人的身份,要么就是和肖遥的关系非常不错,要么就是自身家世非常不一般,比如周磊,那可是周老爷子的孙子,要是真出了什么闪失,估计他头顶上的乌纱帽也保不住了。

    压力山大啊!

    与此同时,在海天市,也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交锋。

    这一次来袭击海天市四合院的人,同样不是岛国人,而是两个身材高大的鹅国人。

    惊雷简直都要抓狂了。

    “妈的,那个小子到底是招惹了多少仇家啊,简直比他三爷爷还厉害了,现在连鹅国人都冒出来了,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的话,估计整个世界都要和他为敌了!”惊雷叹着气说道。

    “行了,少废话了,即便肖遥真的要和全世界为敌了,估计你也会站在他的身边一起和全世界作对?”苗婆婆站在惊雷的身边笑着说道。

    虽然脸上的表情看上去还算轻松,但是她的眼神中却满是警惕,如临大敌一般。

    只是站在这里,她就能感觉到那两个鹅国人身上的神秘气息,这种气息让他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看来接下来,就是一场恶斗了。

    “苗婆婆,你先走,这两个人交给我了!”惊雷豪气万丈说道。

    “少吹牛了,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苗婆婆深吸了口气说道。

    惊雷微微一愣,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可能,这两小子,最多也之后撼天境界的修为而已,如果我连他们都对付不了的话,还不如现在就回天龙山上别出来了。”

    现在的惊雷已经到了破天境界,所以面对两个撼天境界的高手,他自然无所畏惧。

    “没那么简单。”苗婆婆摇了摇头。

    惊雷有些郁闷了:“哪里不简单了啊?”

    苗婆婆看了眼惊雷,苦笑了一声,说道:“你还是不要问我了,因为你即便问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我只能告诉你,这就是我的直觉。”

    惊雷听了苗婆婆的话,也重重点了点头。

    对于普通人而言,用直觉说事似乎有些古怪,毕竟正常人都是讲逻辑的。

    但是对于惊雷而言,他觉得有的时候,直觉比逻辑更加重要,因为逻辑有的时候会被人钻了空子,甚至逻辑都会欺骗自己,但是自觉永远都不会。

    所以,惊雷愿意相信苗婆婆的直觉。

    只是这个时候,这两个人都已经杀了过来,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只有应战!

    忽然,那两个高大的鹅国人,率先朝着惊雷和苗婆婆发动了攻击。

    惊雷也立刻迎了上去。

    苗婆婆立刻放出了那只已经变成暗红色的蝎子,也就是她的本命蛊,朝着其中一个鹅国人杀了过去。

    刚一交手,惊雷就稳占上风了。

    一拳将自己的对手击飞了出去之后,惊雷又开始攻向了另外一个鹅国人。

    那个鹅国人面对苗婆婆的本命蛊和惊雷的双重夹击,显得有些仓皇失措,一开始还能努力抵挡,但是一不小心,就被惊雷一拳头给砸飞了出去,躺在地上还吐了口血。

    “哈哈,苗婆婆,这一次你的直觉可能错了啊!”惊雷转过脸对苗婆婆笑着说道。

    苗婆婆也点了点头:“希望如此。”

    虽然他们已经稳占了上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苗婆婆的直觉却越发的强烈。

    时时刻刻都在告诉他们,现在的他们,非常危险。

    苗婆婆的一双眼睛忍不住朝着四处打量着,心乱如麻,按道理说,现在威胁都已经解除了,为什么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安定下来呢?

    虽然她知道有些地方不对劲,但是不对劲的到底是什么呢?难道还是这两个鹅国人吗?

    黑夜中,一片乌云慢慢移开,明月高挂。

    “今天晚上的月亮,可真圆啊!”其中一个躺在地上的鹅国人忽然笑着说道。

    他的笑容,在这夜里,看上去竟然有些可怕。

    在这一刻,惊雷忽然汗毛倒数。

    “嗷呜!”一声狼嚎。

    这里虽然不是市区,但是也不会有狼的存在,除非是从动物园里跑出来的。

    可是,那一声狼嚎,却是从那两个鹅国人的口中发出来的。

    听上去是那么清晰,那么刺耳。

    “嗷呜!”

    “嗷呜!”

    两个鹅国人开始仰起脑袋,对着天上的那轮圆月发出嘶吼着。

    他们的身体,在这一刻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惊雷倒吸了口凉气,愣在那里,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了。

    “快点,攻击他们!”苗婆婆忽然对着惊雷吼道。

    虽然她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她知道,那两个鹅国人,似乎正在变强……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