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 休的放肆!
    捏死那只小虫子之后,肖遥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年蛊这个祸害,也算是彻底被清除了。..

    没了年蛊之后,他的头发,也迅速由白变黑,身上的皮肤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

    这一刻,肖遥是真的激动起来了。

    他最激动的倒也不是自己的外形正在发生变化,真正让他激动的是因为体内水流的滚动。

    小溪潺潺,闭上眼睛都能听到溪水流动的声音。

    他的心脏猛地跳动着,因为他比谁都要清楚,这个时候的自己,身体在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

    那一汪清泉,似乎每一个水滴,都蕴含着天地之间最纯碎的灵气。

    “难道,这就是进入了灵溪境界吗?”老实说,这个时候的肖遥,第一反应就是用一种不真实感,这也不能怪他心境不够,换做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没有办法接受忽然而来的突变,为了寻找一个进入灵气境界的契机,肖遥都已经不知道浪费多少时间在这上面了,现在机会忽然来了,体内的年蛊也被祛除了,可谓是双喜临门。

    实际上再次之前,肖遥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要在天龙山孤独终老的准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原本他还以为,不管是进入灵气境界,还是想要祛除体内的年蛊,都不是一件轻松地事情,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已经得到了解决。

    这么长的时间,他几乎每天都在想着该怎么突破到灵气境界,或者是赶走体内的年蛊,费劲了心思挖空了脑袋,但是一直都是束手无策,只能苦苦挣扎,虽然他嘴上没有多说什么,当初做决定的时候也毅然决然,但是如果有一点选择的话,他自然希望自己能变成一个正常人,否则,总不能就一直躲着李潇潇她们?

    也不合适啊!

    脑海中的御龙诀已经越发的清晰,肖遥自然不愿意浪费这个机会,他立刻开始运转着御龙诀,闭上眼睛听着体内的流水声,身体变得轻盈了许多,如果还有人站在肖遥面前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叫出来,这个时候的肖遥,身体都在散发出了一道红色的光晕,虽然有些微弱,可也是肉眼能辨识的。

    如果又被山脚下的那些村民们看到的话,这个时候肯定一个个都要纳头就拜,说是看见神迹了。

    只是现在的肖遥,压根就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些了。

    在修炼界,不知道有多少修炼者,想要进入灵气境界却一生无果。

    可以说,肖遥这也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又一次觉得,幸运女神是站在自己身后的了。

    只是现在刚刚进入灵溪境界,还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比如体内的那股溪流,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彻底的掌控,这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慢慢理解,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等肖遥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还在闪烁着金色铭文的丹炉。

    “咦?还真炼制出来了?”看到丹炉里的金色丹药,肖遥有些吃惊,赶紧伸出手将仙丹抓在了手上,顿时欣喜若狂。

    原本他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目的,却没想到,在突破之余,自己竟然还真的将仙丹给成功炼制出来了,即便是肖遥自己,都觉得幸运的有些不像话了,不过他肯定没有意见的。

    顺气丹,五品丹药,这可比肖遥之前炼制出来的仙丹要高级很多了,之前的那三枚仙丹,虽然也都是仙丹,可都只是六品。

    六品,五品,中间听着似乎差别不到,但是两种丹药的功效却有着天壤之别,而且,以肖遥现在的实力,能炼制出来五品丹药已经非常不容易了,甚至他敢说,这一枚丹药,就顶的上十颗之前炼制出来的仙丹。

    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将仙丹吞进肚子里看看什么感觉,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果断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倒不是因为他舍不得,因为他原本炼制出来顺气丹就是想要助长自己修为的,只是他也明白,自己才刚刚突破到灵气境界,自身修为不算巩固,接下来的时间,应该用来好好巩固修为,如果只是冒冒失失追求修炼速度的话,未必就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哪天就会走火入魔了。

    在修炼这条路上走了这么久,肖遥渐渐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修炼有的时候就和盖房子是一样的,根基一定要牢固,否则即便房子盖得再高,风一吹就会倒。

    一个聪明的修炼者,一定懂得一步一个脚印这一番话的意思……

    “海天,京都,等我,很快我就会回来了!”肖遥的眼神中闪烁着精芒,口中喃喃说道……

    与此同时,京都,南天远手握长剑,如临大敌。

    身后就是四合院,而在他的面前,还站着五个拿着唐刀的男人。

    他们都蒙着面,所以南天远也不知道他们的长相。

    在这五个男人的身上,南天远能感觉到杀气。

    “你们是什么人!”南天远眼睛扫着那五个人,冷哼了一声说道。

    “将肖遥,交出来。”其中一个男人开口说道,他说出口的话,给人一种非常别扭的感觉,做不到字正腔圆,干巴巴的,好几个子音调都没有咬准。

    “哼,岛国人?”南天远冷笑了一声说道。

    那个男人眼神中没有半点波动,好像对方能识破自己的身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身份被识破了就识破了呗,反正他们也没觉得南天远一个人能将他们五个人怎么着,这么说的话,多多少少会显得有些狂傲,但是他们有这样的信心。

    “就你们这点实力,也敢来找肖哥,配吗?”南天远哈哈笑道。

    “找死!”那个之前和南天远说话的男人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在怒喝了一声之后,立刻带起头朝着南天远发起了冲锋,牵一发而动全身,身后剩下的四个男人,都跟着一起朝着南天远冲了过来。

    南天远即便是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也非常淡定,好像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都不会给他造成太大的心理压力。

    只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有些掉以轻心了。

    这五个人,如果单独拿出来说的话,没有一个能在南天远的手上过十招,可是这五个人忽然一起动手,就让南天远感觉到压力了,这五个人都是高手,而且彼此之间还有足以让人感到惊愕的默契,他觉得,如果这五个家伙不是从小长大的话,就太说不过去了,即便是生活了几十年的夫妻,也未必有这五个人的默契。

    当第一个人挥出一刀的时候,剩下的四个人就已经在同时剑封住了南天远的闪避路线。

    这是逼着南天远和他们硬碰硬。

    最让南天远感到惊讶的是,他真的很好奇,这四个家伙是怎么知道前面一个是什么时候要动手,角度又是在哪的。难道在这个世界上真的还存在什么心有灵犀不成?

    不过即便是这样,南天远也还是朝着对方冲了过去,伸出手一把掐住了对方的手腕,同时一脚踢了过去,虽然被对方躲开,可是他也算是巧妙的化解了自己之前所遭遇的危机。

    他有些生气了。

    首先,他对岛国人就一点好感都没有,其次,这些人还是来找肖遥麻烦的,只要犯了其中任何一点,他都不会让这些人活着离开京都。

    京都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华夏的核心城市,等于是华夏的心脏,可是这几个岛国人竟然敢带着刀来京都胡闹,这简直就是看不起南天远。

    甚至,可以算得上是看不起华夏。

    以南天远破天境界初期的实力,对付这五个人,一开始还算不错,但是他的体力却受到了极大的消耗,很快就从一开始的豪气万丈,到了最后的狼狈不堪。

    狼狈这两个字用在南天远的身上,特别是在这个时候,真的是最合适不过了,虽然对方也没有给他造成了太大的伤害,但是南天远的衣服却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胳膊上也多了几条血线。

    “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现在就已经改将肖遥给叫出来,毕竟,我们的目标是他,而不是你。”那个岛国人又开始对着南天远喋喋不休说道。

    “呸,我还是那句话,就凭你们几条从岛国飞奔而来的土狗,也有资格见到肖哥?回去撒尿照照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实力!”

    “既然是这样,那可就别怪我们了。”那五个岛国男人,眼神中都一闪狠毒的神色,之后,又开始款手朝着南天远劈了过来,他们手中的唐刀,似乎也都不是一般之物,最起码现在的南天远,是真的毫无办法,他觉得,离开了肖遥之后,自己的实力简直拿不出手,虽然现在面前的这五个岛国人都不算是什么高手,可是他却完全对付不了。

    这对于南天远而言,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给老子滚!”南天远一边挥着拳头一边怒吼着,手中的拳头虽然做不到拳拳到肉,可是趁着极快的速度,也勉强得手了好几次,这也是南天远能坚持到现在的理由。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非常愿意立刻转身离开,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走,因为在这个四合院的里面还有很多需要自己保护的人,他不是不想退,而是无路可退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剑气袭来。

    “尔等宵小,休的放肆!”这个声音中气十足,如果是以前,南天远挺不喜欢听到这个声音的,但是现在,他觉得这个声音简直可以和传说中的天籁之音相媲美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