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满山都是呢
    听到白纸扇的话,肖遥的瞳孔骤然收缩。..

    “南天远,你特么快点放手!”

    南天远咧开嘴,对着肖遥笑了笑,只是这么一笑,血液立刻顺着嘴角往下流了出来。

    先前黑魔的那两脚,可是运有灵气的,虽然没有将南天远踢飞出去,可是也给南天远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内伤。

    “肖哥,我欠你的已经够多的了。”南天远说道,“现在,该是我还给你的时候了。”

    以前他就和肖遥说过,从此以后,他的命就是肖遥的。

    无论上刀山还是下油锅,他都不会皱眉头。

    不管肖遥有没有当一回事,最起码,南天远始终都是这么想的。

    肖遥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这个时候,黑魔已经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刀。

    “给老子滚开!”肖遥怒吼着想要朝着黑魔的方向冲过去,只是他的速度明显追不上刀落下的速度。

    可也就在刀即将看在南天远手上的时候,一阵破风声传来,又是“铛”的一声,黑魔手中的长刀竟然直接飞了出去,同时黑魔的身体也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白纸扇立刻冲到了黑魔的跟前。

    他们两个的表情看上去都满是警惕。

    “什么人!”黑魔怒喝了一声,看得出来此时他的那只手,正在颤抖着。

    击飞他手中刀的,只是一个黑色的令牌。

    白纸扇走到跟前,捡起令牌,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脸色大变。

    原本就已经泛白的脸,瞬间苍白如雪。

    没有一点血色,眼神中都流露出了深深的畏惧。

    “怎么回事?”黑魔问了一声。

    白纸扇将手中的令牌扔给了黑魔,黑魔立刻接住,扫了眼上面的字之后,脸色也立刻变得非常难看了。

    “云霄殿的前辈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现身?还有,不知道晚辈哪里招惹了前辈,为何要对我出手?”黑魔咬着牙说道。

    忽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伴随着朵朵红色花瓣,看上去有些——作。反正肖遥是没觉得有什么美轮美奂的。

    “滚。”那道倩影摆了摆宽宽的衣袖,冰冷的眼神在黑魔和白纸扇的身上扫了一眼,沉声说道。

    白纸扇和黑魔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一个女人,胆气似乎又大了不少。

    “哼,这是我们的私事,和你们云霄殿应该没有关系?我们这一次来,就是受了徐家的委托,难不成,你连徐家的面子都不给吗?”黑魔有些不高兴说道。

    女孩笑了。

    只是她脸上的笑容,没有办法给任何人带来温暖,反而给别人一种冷森的感觉。

    “我给过你们机会,你们不但不懂得珍惜,还拿徐家压我,真以为在隐世世界,什么人都会想方设法的讨好徐家不成?”女孩说完这句话,身体就犹如一阵疾风,冲到了黑魔的面前。

    黑魔挥起手中的长刀,赶紧朝着那道身影劈了下去。

    可是下一秒,他脸上的表情就瞬间僵住了。

    那个女孩伸出来玉藕般的胳膊,挡住了他的刀。

    同时,另外一只手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

    连开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咔嚓”一声,他的喉咙就被拧断了。

    接下来女孩又转过脸看着白纸扇,随手将瘫软了的黑魔扔了出去,一巴掌抽在了白纸扇的脸上,将白纸扇抽飞了出去。

    还没等白纸扇开口,女孩又闪到了白纸扇的面前,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白纸扇的身体也再次飞了起来。

    “我留你一命,回去告诉徐家的人,如果还敢打这两个人的歪主意,别怪我们云霄殿将徐家府邸踏平!”说完,她又伸出手,将白纸扇给拍飞了出去。

    霸气!

    简直就是霸气侧漏!

    老实说,这个时候,肖遥和南天远都已经有些看呆了。

    两个灵溪境界的修炼者,在这个女孩的手上就像还没有长大的婴儿一般,只能任凭揉捏。

    白纸扇连忙爬了起来,连一句狠话都不敢留,赶紧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起来。

    至于躺在地上的黑魔,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两个废物。”女孩看着白纸扇的背影骂了一句。

    肖遥总觉得,女孩的这句话,是在骂他和南天远的。

    “画扇,谢谢你了。”肖遥站起身,看着女孩说道。

    画扇转过脸,看了眼肖遥,说道:“我只是碰巧路过,闲着没事干而已,下次你可就没有怎么好的运气了。”

    肖遥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徐家竟然会这么舍得,直接找来两个灵溪境界的人对付我。”

    “在隐世世界,灵溪境界的修炼者很少见吗?”画扇不屑道。

    肖遥脸有些红了。

    “行了,要是还没死的话,就赶紧走,不要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天知道接下来你们还会遇到什么人。”画扇摆了摆手。

    “还是谢谢你了。”肖遥说道,“这份人情我会记住的。”

    “真的?”画扇抬起脑袋看着肖遥,眼神中充满了戏谑,“可是你觉得,你的人情对我们而言有什么用吗?”

    肖遥有些不服气了,可是现在的他也没有办法反驳画扇的这一番话,毕竟现在的他和南天远,都只是破天境界的修炼者,还没有突破灵气这一道门槛,能帮到画扇和云霄殿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

    画扇没有多说一句话,轻飘飘的走了。

    肖遥叹了口气,将南天远拉了起来,又在南天远的嘴里塞了不少七品丹药。

    “赶紧先把面具摘下来,正好这里没人,还有,换上我们原先的衣服。”说话的时候肖遥就已经将原本穿着的衣服从戒指里拿了出来。

    “嗯,肖哥,你没事?”南天远问了一句。

    肖遥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能出什么事情,不过以后你别干这样的事情了,如果你真的死了,那我后半辈子,都要在愧疚中度过每一天了。”

    “肖哥,对不起……”南天远忽然低下脑袋,眼睛都红了。

    肖遥一愣,忙问道:“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我还是太弱了,都没有办法保护你。”南天远小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愧疚。

    肖遥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我这还没怎么样呢,为什么需要你保护啊?难道我自己不会保护自己吗?赶紧废话少说了,等会还不知道会来什么人呢,画扇是真的走了,接下来咱们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南天远重重点了点头,也不在墨迹了,赶紧将面具和换下来的衣服都递给了肖遥,肖遥也都装进了戒指里。

    “你就不好奇,我身上储物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吗?”肖遥问道。

    “好奇,但是,我不该知道。”南天远说道,“而且肖哥,我觉得你也别告诉任何人的好,即便是你相信的人,说不定也有酒后失言的时候,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真的被人盯上了,对你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在这个世界上高手实在是太多了。”

    肖遥哈哈笑了笑,又拍了拍南天远的肩膀:“你理解就好了。”

    “肖哥,还是先别说这些了,咱们赶紧离开这里,我们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南天远苦笑着说道。

    肖遥也没有多说什么了,赶紧带着南天远一起下了山。

    在山下,肖遥还是见到了清月等人。

    坤木就站在不远处,冲着他们三个叫到:“来追我啊,来追我啊!我说你们三个是不是傻子啊?我就在你们面前,你们怎么还不来追我?”

    清月络腮胡子还有那个清秀男人到底是不是傻子,肖遥和南天远现在都不清楚,但是他们清楚一点,坤木现在的脑子可能有些不正常……

    让他动点脑子将清月等人引走,虽然当时这么说的时候,也就是一句托词,想要将坤木给支开,可是这个家伙未免也太实心眼了,就他这样的方式,要是真的能将清月等人引开,那才是真的奇了怪了。

    就在他们和清月等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络腮胡子又开口了。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肖遥和南天远都是眉头一皱。

    现在他们可都是已经换了装,换了脸的,难道,对方还能认出自己?

    没可能?

    想这些的时候,络腮胡子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跟前,一双眼睛,在他们的身上细细打量着。

    “师叔,你把他们拦下来干什么啊?”清月走到跟前好奇问道。

    “没什么,你们两个,有没有看到一个中年那人和一个年轻男人……”说到这,络腮胡子忽然停了下来,他想说一说肖遥和南天远易容后那张脸的特征,但是想了半天,他却惊愕的发现,那两张脸竟然一丁点特征都没有。

    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了。

    “看到了啊!”肖遥笑着说,“满山都有呢。”

    “……”络腮胡子嘴角抽搐了一下,偏偏还不能发火,因为他也觉得肖遥说的是对的……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摆了摆手:“算了,没你们的事了,赶紧滚!”

    肖遥和南天远点了点头,立刻转身离开。

    经过坤木身边的时候,两人都看了眼坤木,苦笑了一声,却没打招呼,否则就会露出马脚。

    不过肖遥相信,不久的将来,他还是会和坤木见上一面的。

    (今天的第四更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