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徐琛的试探
    肖遥和南天远又逛了一会,不少人都会上来和他们热情打着招呼。()

    好像就这么一会,肖遥和南天远已经成为非常显眼的人物了。

    能带着那么多七品,八品,九品丹药到处晃悠的,肯定不一般。

    就在肖遥和南天远打算找个地方吃饭的时候,一个男人忽然挡在了他们面前。

    “两位兄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聊聊?”

    挡在肖遥和南天远面前的那个男人,看上去非常眼熟,肖遥仔细想了一下,也想清楚了对方的身份。

    徐琛,隐世世界里那个丹药世家的人呢。

    他有些好奇,对方为什么会忽然找上自己。

    “怎么了,莫非,两位连这么点面子都不愿意给我?”徐琛脸色一沉问道。

    肖遥笑了笑,说道:“那当然不是,徐先生诚意想邀,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其实仔细想一想,他就知道徐琛来找自己的理由的。

    毕竟在整个隐世世界,也只有徐家这么一个丹药家族,现在肖遥却拿着这么多丹药招摇过市,对方会盯上自己,其实也非常合理。

    而且,这里还是在交易大会呢,即便徐琛有天大的胆子,也不会在这里对肖遥下手。

    其实之前,肖遥就知道自己用这样的方式,一定会引人注目,并且惹来一些麻烦,现在来了麻烦,倒也都在肖遥的意料之中,没什么要感觉意外的。

    “那就多谢两位兄弟给面子了。”徐琛语气立刻软了下来,笑着说道。

    肖遥深吸了口气,跟在徐琛的身后往前走着。

    南天远原本还有些犹豫,但是看肖遥都没有说什么,即便他有自己的想法,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只好跟着肖遥还有徐琛一起往前走着,反正,这都是肖遥决定的,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南天远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走出交易大会的会馆里,来到一间类似于客栈的地方。

    徐琛立刻叫来一些吃的,以及两罐酒。

    刚坐下,肖遥就开口了。

    “徐先生,不知道你找我们,是有什么吩咐吗?”肖遥将自己的姿态摆的很低。

    “哈哈,就是有些好奇而已。”徐琛笑着说道,“据我所知,你们都是紫金门的弟子,对?”

    “是。”肖遥点了点头,表情看上去非常的淡漠。

    如果徐琛都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些蛛丝马迹,他觉得自己未免也太失败了。

    徐琛点了点头,可还是一副不理解的模样。

    “这个我就更加好奇了,据我所知,紫金门的人可没有什么炼丹高手,不知道两位的丹药,到底是从哪来的呢?”徐琛正色问道。

    肖遥有些头疼了。

    想来也是。

    像徐家这样的丹药家族,原本就是四面逢源的,和紫金门应该也比较熟悉,用紫金门弟子的身份,拿出这么多丹药,对方要是不好奇,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更何况,他们两人的修为一看就不是什么核心弟子,即便紫金门里真的有丹药,也没理由这么大方的给他们?

    “徐先生,这个就是我们师兄弟的秘密了。”肖遥想了想,也想出了对策,既然不好解释,那就不好解释嘛!自己和徐琛之间也没有什么瓜葛,凭什么对方问什么自己就要回答什么啊?

    毕竟,他是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这些丹药的来历。

    徐琛听了肖遥的话之后也有些诧异。

    他还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给自己这样的回答。

    沉吟了片刻,他哈哈笑了起来。

    正好这个时候,已经上酒了。

    他给自己倒了一碗,又给肖遥和南天远两人分别倒了一碗。

    “说的不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问这么多,显得倒是有些唐突了。”徐琛说道,“我赔罪,我赔罪!”

    说完这句话,他就端起自己面前盛满酒的碗,一饮而尽。

    痛快淋漓!

    肖遥和南天远稍微犹豫了一下,也一起将面前的就酒倒进了肚子里。

    虽然他们对徐琛不感冒,可是现在他们的身份却是紫金门的弟子,作为紫金门的弟子,还不给徐琛的面子,看上去似乎就有些不对劲了。

    演戏自然要演全套,既然他们都已经用这样的身份了,就肯定不能犹豫什么了。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肖遥擦了擦嘴角的酒。

    “好!哈哈!我就喜欢你们这样爽快的人!”徐琛哈哈大笑道。

    肖遥叹了口气。

    这个徐琛,也真的算得上是个老狐狸了,说什么欣赏他们的爽快。

    说到底,不就是讽刺他们对丹药的来历藏着掖着,不够爽快吗?

    但是肖遥和南天远是什么人啊?如果他们能被这一句话就影响到自己的心情,那道行未免也太浅了。

    所以他们两人的态度,依然是不言不语。

    “想必,二位也都知道我的身份了,我叫徐琛,是徐家的人,在隐世世界,恐怕也之后我们徐家一个能炼制出丹药的家族了。”徐琛笑着说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脸上也写满了骄傲和得意,确实,身位徐家的人,也有骄傲的资本。

    接下来,徐琛又话锋一转,说道:“可是,即便是我们徐家,想要炼制出来七品丹药,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真的很好奇,你们到底是哪来这么多的丹药呢?当然了,既然两位不愿意多说,我也不好强迫,可是我相信,你们的丹药绝对不是出自我们徐家,难道,你们还认识别的会炼制丹药的高手?”

    肖遥和南天远简直都想要骂人了。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像徐琛这么不要脸的人。

    嘴上说什么不愿意强迫,但是从坐下来到现在,哪一句话不是在问他们丹药的来历啊?

    “先不说这些了,咱们先吃菜!”徐琛已经动了筷子。

    肖遥和南天远,也是真的饿了,当下也没有犹豫什么,赶紧大快朵颐起来。

    一边吃饭,徐琛还拉着肖遥和南天远一边喝酒。

    一开始肖遥还有些好奇,自己都已经没打算透露出丹药来历了,为什么徐琛还要这么热情呢?

    很快,肖遥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感情这个叫徐琛的家伙,是打算将肖遥以及南天远灌醉,然后再问话呢。

    可惜的是,徐琛的如意算盘铁定要打空了,肖遥的酒量那可不是吹的。

    最后,反而是徐琛自己被喝到了桌子底下。

    “哎,徐先生?你怎么了?醒醒啊?哎,木林啊,你也别喝了,赶紧想办法将徐先生送走。”肖遥说完这句话,没等南天远开口,又继续说道,“对了,咱们捡来的丹药,似乎没有多少了,哎,要是还能捡到就好了。”

    南天远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肖遥。

    反正这个叫徐琛的家伙都已经喝醉了,有必要继续演下去吗?

    不过当他发现肖遥使劲对着自己眨眼睛的时候,立刻明白了过来,也赶紧配合似得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不过那个地方我们都已经找不到了,哎,这也只能算是我们的机遇啊!”

    “嗯……行了,不说这些了,我去上个厕所,喝的有点多了。”肖遥说着就站起身了。

    南天远跟着肖遥一起站了起来。

    等他们上了厕所回来之后,徐琛早就已经离开了。

    “肖哥,那个家伙真的没喝醉啊?”南天远有些惊讶。

    肖遥笑了笑,说道:“废话,否则,我有必要继续演戏吗?”

    “这家伙的酒量,还真有些惊人了。”南天远苦笑了一声。

    肖遥看了眼南天远,摇了摇头,说道:“其实那个家伙的酒量还真不怎么样,至于为什么没醉,只是因为在此之前他吞下了一颗有避酒效果的丹药而已。”

    南天远恍然大悟,确实,徐家能有这样的丹药也没有什么可好奇的。

    “肖哥,你说,那个徐琛能相信我们的话吗?”南天远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反正我们已经给了他答案,至于相信不相信的话,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我们可帮不上什么忙。”

    南天远苦笑了一声,只好点了点头。

    “行了,时候也不早了,先休息!”肖遥取出了小牌子,找了个人问清楚交易大会休息的场所之后,就和南天远一起前往了。

    凭借着手中的牌子,肖遥和南天远一人分了一间屋子。

    虽然肖遥有些疲惫了,可是在交易大会这个地方,他还是得时时刻刻保持着戒心,想要完全松懈下来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即便是睡觉,他也小心翼翼的,免得阴沟里翻船。

    今天一天,应为那些丹药,肖遥已经成为了不少人的焦点,盯上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现在放松警惕老老实实睡觉,简直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这样缺心眼的事情他才不会做呢。

    刚躺下没一会,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敲响。

    肖遥站起身,满心警惕打开了房门,却惊愕的发现,在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穿着露肩长裙的温婉女孩,手里还拿着一面扇子,即便是淡红色清新古装,也遮不住她身上的红尘味。

    “公子,可需要奴家侍奉?”女孩声音很轻。

    肖遥满脸握草——在这里竟然也有酒店式的上门.服务?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