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了解紫金门
    冷风一吹,中年弟子的身体就开始颤抖着。()

    身边的那个年轻弟子终于回过神,拔腿就要离开。

    只是刚转过身,一只手就已经拽住了他的衣服,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下一秒就狠狠砸在了地上。

    “现在想跑,已经迟了。”

    那个年轻弟子,正好被摔在了南天远的脚下,南天远想也没想,就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胸口。

    “没点实力,口气倒是挺大的。”南天远叹了口气说道。

    “别……别杀我!”年轻弟子看着南天远的眼神充满了恐怖,好像踩着他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野兽。

    “闭嘴!”南天远一脚踹在了年轻弟子的肚子上。

    年轻弟子惨痛张开了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脑门上往下冒着汗珠。

    “肖哥,这个人怎么处理?”南天远抬起脑袋看了眼肖遥问道。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南天远,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觉得呢?”

    南天远嘿嘿笑了笑,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索性直接弯下腰,拧断了年轻男人的喉咙。

    动作行云流水般轻快,没有丝毫脱离带水。

    看到自己的师弟就这么死了,中年弟子眼神都变得空洞了。

    他真的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杀戮果断,几乎什么都没说,就开始杀人了。

    握草,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至于这么随意吗?

    “大兄弟,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没必要这么狠?”中年弟子脑门上已经布满了密集的汗珠。

    “我们无冤无仇吗?”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既然是这样,你先前为什么还想着要弄死我呢?”

    “……”中年弟子一下子说不出来话了。

    “这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过你怎么样?”肖遥问道。

    “好,好!”中年弟子赶紧点头,相比较于丢掉小命的话,只是回答几个问题,似乎划算很多呢。

    “你们叫什么名字?”肖遥问道。

    “我叫丁六支,那个是我师弟,叫白木林。”中年弟子赶紧说道,“我们都是紫金门的弟子,紫金门位于华夏卧龙山,有一千弟子……”

    “行了,我还没问到这呢,能不能给点面子,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可以不?”肖遥郁闷说道。

    对于紫金门,肖遥一概不知,这不是什么好事,毕竟现在他已经站在了紫金门的对立面,虽然这不是他自愿的,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即便他想要后退,想要让步,却也无路可退,毕竟现在对方的目的,就是想要了他的命。

    要么,束手就擒。

    要么,放手一搏。

    肖遥可不是那种自愿伸长了脖子任人宰割的人,既然紫金门想要将肖遥置于死地,他也不会让对方过得舒坦,俗话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既然已经想好了要反抗到底,就必须拿出傲人姿态。

    “先和我说说,紫金门的最强者,到底是什么修为。”肖遥说道。

    “那就是我们的掌门了,他是灵河境界的修炼者。”中年弟子说道。

    “叫什么名字?”肖遥问道。

    “百里荒凉。”中年弟子说道。

    “这名字听着可真算得上是霸气了。”走过来的南天远笑着说道。

    肖遥深吸了口气,一个名字,都能让人感到无尽气势,他对那个紫金门的人已经有些好奇了,不过他并不打算现在就和对方硬碰硬,一个灵河境界的修炼者,即便只是动一根手指头,都能将肖遥置于死地。

    虽然他不是一个自卑的人,可是也有自知之明。

    “除了你们那个掌门人之外,还有什么高手?”肖遥问道。

    “还有四大长老,东战神,西战神,南战神,北战神,他们都是灵溪境界的修炼者。”中年弟子倒也真的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肖遥苦笑了一声。

    不要说那个掌门人了,即便是那些长老,随便来一个,都能将肖遥置于死地。

    惹上这样的对手,可真是够麻烦的,也幸亏现在还有什么审判者压着他们,否则,肖遥真的无力反抗了。

    “肖哥,看来,那些人真的很难对付啊。”南天远小声说道。

    “嗯。”肖遥点了点头。

    “对了,你们先前说的那个什么紫金七绝,都是什么修为?”肖遥问道。

    “紫金七绝,老大和老二,都是破天境界的修炼者,还有五个,则是撼天境界的。”中年弟子说到这,忽然瞳孔骤然收缩,似乎明白了什么,满脸的震惊之色,问道,“难道你是肖遥?”

    之前,南天远一直称呼肖遥为“肖哥”,其实中年弟子也没多想什么,可是现肖遥又问起了紫金七绝,他就彻底明白过来了。

    肖遥蹲下身,看着中年弟子,笑着说道:“看来,你也不算太傻,你们紫金门不是想要杀了我吗?现在我就在你的面前了,你能杀了我吗?”

    “肖遥,如果你真的杀了我,我们紫金门不会放过你的。”中年弟子的身体又开始颤抖了。

    先前他还在想着,只要自己老实交代,对方一定会放了自己,可是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太单纯了,紫金门可是想方设法想要弄死肖遥的,可以说,紫金门和肖遥之间,简直仇深似海。

    “哦?是吗?你们那个大师兄,我杀了,那个什么紫衫师兄,我也杀了,你觉得,现在多杀一两个,我还在乎吗?”肖遥冷笑着问道。

    “你……你真的杀了他们?”中年弟子满脸的不敢相信。

    “等你死了,到了下面,可以问问他们。”肖遥说道,“我懒得和你解释。”

    “你不能杀我!先前你都答应了我,绝对不会杀我的!”中年弟子吼道。

    “是啊,我不会杀你,但是不代表,别人也不会杀你了。”肖遥说完这句话,就走到了一边。

    一声惨叫,响彻云霄。

    南天远将丁六支和白木林的尸体,扔下山之后才走到了肖遥的面前。

    “肖哥,邀请函,我已经搜出来了。”南天远说话的时候递给了肖遥一个小牌子。

    “就是这个?看上去很简单啊!”肖遥刚说完这句话,忽然皱起了眉头,深吸了口气,“不对,这个牌子上面,还附有灵气。”

    “灵气?”南天远一怔,他还真没感觉出来。

    肖遥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想,这大概就是交易大会的防伪标签了,也难怪别人不好伪造,算了,现在有了这个东西,我们接下来也方便很多了。”

    “嗯,肖哥,那我们继续走。”南天远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两人一起顺着山道,继续前行着。

    到了山顶,一幢建筑,出现在眼前。

    这里是星月山之前没有的,不过仔细想想也都能明白了,这里存在结界,此时的星月山,和结界外的星月山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出现不同的建筑,到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从山道上,肖遥和南天远就遇到了不少人,只是大家都各走各的路,没有打招呼。

    原本肖遥和南天远还以为自己等人来的已经够早的了,却没想到,此时的山头上已经人满为患,不少人都站在门口,等待着交易大会的开始。

    在大门口的两侧,站着一些穿着白色长袍的人,一个个表情肃穆。

    “肖哥,这些人,都是交易大会的守卫,可以算是外面的保安。”南天远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看来,这里还真的算是戒备森严啊!”

    先前他就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除了这个大门口之外,几乎没有别的路可以进入了,虽然围墙不是很高,可是如果真的想要翻墙的话,刚骑在墙头上就会立刻被人发现。

    附近,还有不少盯梢的呢。

    “那是,如果真的能那么容易混进去,这个邀请函岂不是形如虚设了?”南天远笑着说道。

    肖遥问道:“这不是还没开始吗?怎么就已经来这么多人了?”

    “以前每年都是这样,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句话放在这里,也差不多,越早参加交易市场,就越不会错过好东西。”南天远说道,“存在淘宝心理的,可不单单只有我们两个。”

    肖遥还想说话,却发现了三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洪剑宗那三个人。

    肖遥立刻转过脸,并不想被对方看见,那三人一定知道自己和南天远冒充紫金门弟子身份的事情。

    那个络腮胡子,给肖遥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说什么他都不想和对方产生激烈的冲突,这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肖哥,那个洪剑宗,我也有所耳闻,实力比起紫金门还要强上不少。”肖遥刚转过脸,南天远就知道肖遥心里想的是什么了,笑着说道,“而且,据我所知,洪剑宗和紫金门,并不是很对付。”

    肖遥苦笑了一声,人家不对付,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啊!他可不会觉得洪剑宗的人会帮着他去找紫金门的麻烦。

    可能,对于洪剑宗和紫金门这样的门派而言,肖遥的存在,无疑只是一只蝼蚁。

    “哎!哥们,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啊?”一只手拍在肖遥的肩膀上,声音在背后响起。

    肖遥没搭理对方。

    妈的,隐世世界的人,都很闲吗?他心里郁闷想着。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