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你还想杀我吗?
    其实说实话,如果先前不是这个叫清月的女孩站出来,肖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虽然他有信心能够将那两个紫金门的弟子斩杀,但是这里眼目太多,难保到时候不会惹麻烦,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对于肖遥和南天远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这个叫清月的女孩,也算是帮着肖遥和南天远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的小说

    现在再听见对方的忠告,肖遥脸上也带着笑容,他自然知道,现在星月山绝对不是一个适合游玩的地方了,可是他来这里又不是真的游玩。

    “多谢女侠相告,等会我就走了。”肖遥拱了拱手说道。

    “嗯。”清月轻轻点了点头,重新坐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肖遥和南天远已经站起身,静悄悄跟了上去。

    等肖遥和南天远走了之后,那个络腮胡子才笑了一声。

    “清月,你不用为他们担心的。”络腮胡子说道。

    清月微微一愣,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络腮胡子,似乎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那两个人,都不简单。”络腮胡子说道。

    “师伯,为什么这么说啊?”清月好奇问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修为,看来他们都有一些隐匿修为的方法,到底是什么方式,我也不知道。”络腮胡子说道。

    清月越发的好奇:“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能说,他们肯定不简单呢?”

    “因为他们没有害怕。”络腮胡子说道,“如果他们真的只是一般人,在紫金门弟子过来找麻烦的时候,为什么还能做到面不改色呢?可见其实他们也是有自己底牌的,即便你出手,我相信那两个怂蛋也不可能将人家怎么样。”

    如果肖遥还在这,听到这样的话,肯定会感到诧异,他觉得自己的表现已经非常不错了,可是现在听这个中年男人一说,好像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漏洞百出。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爹,我们要不要去提醒那两个紫金门的弟子?”秀气男人说道。

    络腮胡子扫了他一眼,眉头一皱,问道;“你和人家的关系,很要好吗?”

    “当然不是……”秀气男人赶紧摇头,“我们洪剑宗和紫金门的关系,似乎一直都很一般。”

    “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要去提醒他们?反正人家针对的只是紫金门,又不是我们。”络腮胡子哈哈笑道。

    秀气男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行了,咱们继续吃饭,吃完饭,就上山。”络腮胡子说完这句话,就继续抱着熟牛肉,啃了起来,吃相非常不雅,不过在他眼中,江湖中人就该如此,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方为痛快!

    清月的眼神瞥着肖遥和南天远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此时,肖遥和南天远已经攀爬在星月山的山道上了。

    在他们的前方还有两道身影,就是紫金门的两个弟子。

    “肖哥,咱们要对他们动手吗?”南天远笑着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眼神坚毅:“就是他们,紫金门的人没少找我的麻烦,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我要是放过他们,那就是脑子不正常了,哼,他们总想弄死我,我还真想看看,他们到底头没有这样的实力了。”

    “嗯!”南天远也没有多问什么。

    虽然他也很好奇,为什么紫金门的人会想方设法的来找肖遥的麻烦,但是既然肖遥没说,就肯定有他暂时不说的理由,南天远不是那种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索性等着肖遥到时候自己开口说好了。

    而此时,还行走在星月山山道上的两个家伙,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肖遥和南天远眼中的猎物。

    “师兄,我就是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先前我们要放过那两个家伙啊?”年轻男人一边走着,一边好奇问道。

    “哼,你以为,我想要放了那两个家伙吗?”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说道,“还不是因为有人插手了。”

    “就是那个女流之辈?”年轻男人满脸的不屑。

    “你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吗?”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说道。

    年轻男人一愣,摇了摇头,心想这不是废话吗?自己怎么知道对方是谁啊!

    “那是洪剑宗宗主的女儿,虽然现在实力不算多么强,可是你觉得,我们能得罪的起对方吗?”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认真说道。

    年轻男人倒吸了口气。

    对于洪剑宗,他们或多或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实力比起紫金门,还要稍微强上一些。

    而且,紫金门也断然不会为了他们两人去得罪洪剑宗,实在是太不明智了,如果他们真的得罪了那个叫清月的女孩,倒霉的人是谁,根本不需要犹豫。

    想到这些,年轻男人也是满脸的颓然。

    “看来,咱们是不能出这口气了。”年轻男人叹了口气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他也是能够想明白的。

    “哼,倒也未必,反正清月大小姐和那两个人也只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只要让我们在遇到那两人,非得弄死他们不可!”中年男人眼神中闪烁着寒芒。

    话说到这,忽然一个古怪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不一定?”

    听到这四个字,紫金门两个弟子立刻转过脸,脸上写满了惊愕之色。

    他们连对方是什么时候靠近的都不知道。

    这忽然出现的人,自然就是肖遥和南天远了。

    先前他就在听那两个紫金门弟子聊天,他还真没想到,原本一丁点小事,这两个混蛋还对他起了杀心。

    先前清月说的很对啊,这两个家伙吃饭的时候说话声音那么大,竟然还说自己是在偷听。

    肖遥觉得自己真的没办法忍下去了,之前他还觉得,这两人其实也挺无辜的,可是现在他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了,紫金门的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看到肖遥和南天远,那两个紫金门弟子脸上也布满了惊讶的表情。

    “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年轻弟子愕然问道。

    “哼,就给你们在这里,我们在这就不行了吗?”肖遥冷哼了一声问道。

    “哈哈,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啊!先前还想着,只要让我在看到你,非得剥了你的皮,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那个中年弟子哈哈大笑说道。

    南天远看着这两人的眼神,就像看着傻子似得。

    他知道,肖遥既然决定动手,就肯定有足够的自信。

    不要说肖遥了,即便是他,都有把握能将这两个家伙给弄死了。

    结果现在他们还认为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这难道不可笑吗?

    在肖遥和南天远的眼里,这两个紫金门弟子,就是待宰的羔羊。

    肖遥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两人,眼神冷冽。

    就像看着两条土狗一般。

    “孙子,现在给我磕一百个头,我就放过你们了,怎么样?”中年弟子笑着说道。

    他觉得上山的路上太无聊了,正好现在出现了两个软脚虾,自己也可以多一点乐趣,正好可以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真的?”肖遥故意问道。

    “啊?”中年弟子一愣,有些傻了。

    他原本就是打算说说而已,没想到对方的反应竟然是这样。

    难道不是应该恼羞成怒吗?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这是自己对对方的嘲讽好不好?

    肖遥现在的反应,让他有些回不过神了。开什么玩笑,既然对方真的给自己磕头,他也不打算放过对方好不好?

    “怎么了,你不是说,我给你磕头,你就放过我吗?难道你说话不算数?”肖遥问道。

    “……”中年弟子深吸了口气,冷哼了一声,说道,“现在知道想活了?先前你不是挺嚣张的吗?”

    老实说,肖遥真的有些委屈了,

    自己什么时候表现的很嚣张了啊?

    看来,这个家伙就是在清月那里受了气,打算将其发泄在自己身上了。

    “看来,你就是不打算放过我了呗?”肖遥问道。

    “算你还聪明,要么,你自己从山上跳下去算了。”中年弟子冷笑着说道。

    肖遥朝着对方一步步走了过去。

    南天远紧随其后。

    “怎么,想送死了?”中年弟子微微一愣,这一刻,他忽然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紫金门的那两个弟子忽然都变了脸色。

    也就是这个时候,肖遥脚下的步伐,已经加快了很多。

    犹如一道残影,朝着两人扑了过去。

    南天远本来还想帮忙,但是转念一想,就这样的角色,几乎只能被肖遥揉捏,即便他冲上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如果肖遥连这两人都杀不了,才是真的奇怪了。

    他觉得,自己只需要呐喊助威,就可以了。

    “放肆!”中年弟子大怒,喝了一声,一掌拍出。

    刚伸出手,肖遥已经到了跟前,两只手犹如灵活的蛇,顺着胳膊缠上肩膀,接着用力往下一扯,“咔嚓”一声,伴随着一声惨叫,中年男人的胳膊,就无力自然垂落。

    还没等他回过神,肖遥又立刻闪电般探出手,废掉了他另外一条胳膊。

    “现在,你还想杀我吗?”那张带着笑容的脸近在眼前。

    笑容可怖!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