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准备药浴
    第六百八十章准备药浴

    有了周磊的话,院长等人也只能站在外面,搓着手掌焦急等待着,时间没过去一分钟,他们的心里就会沉重一分。的小说

    不要说这些医生了,即便是周磊等人,也都有想进去一探究竟的冲动,但是这也只能是想想,他们断然不会真的这么做,这简直就是拿曲洋的生命安全开玩笑,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周磊心里还是非常清楚的。

    曲父一言不发,坐在门口的铁椅子上,表情看上去非常平静,可平静的眼神下,却藏匿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即便是搭在膝盖上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虽然先前他看上去非常淡定,但是内心真实想法,就不为人知了,不管怎么说曲洋都是他的儿子,要说一点都不担心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只是他比谁都要清楚,不管自己多么的担心,也没有太大用处,还是得看肖遥,以及曲洋自己,任何人都帮不上忙。

    “曲叔叔,你也不需要担心,咱们得对肖遥和曲洋有信心嘛!”周磊走到了曲洋的跟前,笑着说了一句,只是笑容的下面,也有些不淡定,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看着实在是太牵强了。

    “恩,我没事。”曲父转过脸看了眼周磊,点了点头说道。

    周磊叹了口气,看得出来,曲父说出口的这句话有些口不对心,但是他即便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想法,所以,除了说一些安慰的话之外,他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南天远站在门口,眼神警惕,虽然肖遥并没有吩咐什么,可是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人进入病房,最起码,在肖遥没有说结束之前,任何人都不可以,他一动不动,宛若雕像。

    许久,他忽然皱起了眉头,转过脸看了眼病房的木门,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古怪。

    虽然别人感受不到,但是他却能感受得到,在病房里,慢慢荡漾开一股空气,非常浓郁的灵气,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自己还需要担负起守门的责任,他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立刻坐在地上开始修炼,而且,此时他的心里也充满了疑惑,真不知道这个时候病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否则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灵气呢?

    忽然,一声惨叫响起。

    “咦,这个声音是?!”曲父立刻站起身,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都有些激动,立刻走到病房门口,伸出手就想要推开门。

    不过就在他伸出手的时候,南天远忽然抓住了曲父的手腕。

    曲父满脸不解看着南天远。

    刚才的惨叫声,听上去绝对是曲洋叫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曲洋已经醒了,难道自己还不能进去吗?

    “还没有结束。”南天远看着曲父,有些严肃地说道。

    曲父微微一愣:“还没有结束?”

    “嗯。”南天远能感觉的到,在自己的背后,那扇门的后面,灵气有些絮乱,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曲洋一定还没有脱离危险。毕竟在他和肖遥之前看来,只要吃了仙丹,曲洋就一定能醒过来,这根本就不值得关心,真正危险的是,曲洋到底能不能承受仙丹的药力,毕竟即便是他,上次吃了仙丹之后,都是九死一生,更何况曲洋这个普通人呢?如果能撑得过去,仙丹的功效对于曲洋而言,受益无穷,可是如果扛不住,曲洋这小子也得一命呜呼了。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并不是结束,反而一切才刚刚开始。

    病房里,肖遥看着曲洋,心脏都有些抽搐,毕竟这个是他的兄弟。

    想到曲洋平时脸上都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在看着曲洋此时的模样,他心中慢慢燃起仇恨的火。

    虽然说这些年,随着修为的提高,肖遥的心境也有了提升,可是这并不意味着肖遥就会没有仇恨,能够将一切都看淡。

    此时的曲洋,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往外渗透出血液,身体还在拼命颤抖着,就像一个发病的羊癫疯患者,换做任何一个人看到曲洋此时的模样一定都会觉得触目惊心。

    肖遥再次取出一根银针,扎进了曲洋的身体里,用体内的元力,调动着曲洋体内仙丹荣誉血液之后产生的气机。

    此时的肖遥充当的就是一个引导者的身份,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但是到底能不能停下来,他也没有办法作出任何保证,还是得看曲洋自己,如果曲洋想要活下来,足够坚持,能承受此时自身所经历的这些痛苦,那么,肖遥觉得曲洋就一定能够活下来。

    “曲洋,你小子给我听着,想要报仇的话,就得先醒过来,否则,你就只能看着害死你的人逍遥法外了。”也不知道曲洋这个时候到底能不能听见他说出口的话,肖遥还是满脸认真地说着。

    曲洋惨叫的声音越来越大,门外的人心都就提到了嗓子眼,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时候,病房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光听到这样的惨叫,他们也知道现在曲洋的情况并没有那么好。

    “不行,我得进去!”院长叹了口气说道,“我相信这个时候,肖先生一定很需要我们帮忙。”

    但是,他刚往前走一步,周磊就挡在了他的面前。

    “即便肖哥真的很需要帮忙,我也相信,即便你们真的进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说不定只能添乱,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外面的好。”周磊盯着院长,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非常不和善,他也不是傻子,不可能真的看不出来对方的心思。

    先前听到曲洋惨叫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就露出了激动地表情,他们也都知道,肖遥是真的创造了医学奇迹,要知道之前,曲洋的情况想要醒过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曲洋都已经发出惨叫了,也就是说肖遥已经初步成功了,他们这个时候进去并且参与的话,这个医学奇迹,就和他们分不开关系了。

    而且他们也真的很好奇,现在肖遥到底在做些什么,就这么站在外面,他们的心里别提多着急了。

    其实一般的病房里,也是可以装摄像头的,就是为了重点检查重症患者的情况,防止意外发生,可是,这里是曲洋的病房,即便医院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曲洋的病房里装上摄像头啊!

    现在,他们才会有一种追悔莫及的感觉。

    “周少,可是你听里面的声音……”

    院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磊挥手打断了。

    他的眼神也布满冷森。

    “最起码,肖哥还可以让曲洋发出惨叫,你们可以吗?”

    这一番话,就让院长等人,彻底沉默下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是让他们来的话,不要说让曲洋发出惨叫了,能不能让曲洋喉结滚动一下都很难说。

    “你们差不多就得了。”曲父也有些不耐烦说道,“真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不成?要是你们真的想进去,等一切都结束了,曲洋出院了,你们都可以住在里面!”

    这话听上去没什么,可是仔细琢磨,就能听出来曲父这是动了真火。

    哪有让人住在病房里的啊?

    以曲父的身份,平常想要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曲洋还在病房里,危在旦夕,作为一个父亲,他不可能还保持着理性,说什么话,怎么可能还反复推敲呢?

    被曲父这么一训斥,院长立刻冷静下来,讪笑了一声,往后退了几步。

    此时,病房门忽然打开。

    肖遥走了出来,又立刻将病房门关上。

    “你们医院有中药吗?”肖遥问道。

    “有,当然有。”院长赶紧点头。

    肖遥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对方,上面是短信编辑画面,是一些中药的名字,上面还写了分量。

    “做出药浴,等会准备一个浴缸,准备好了之后立刻告诉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明白吗?”肖遥说完这句话,就转过脸重新走了进去。

    周磊看了眼那个院长,说道:“你们医院能搞定吗?要是搞不定的话,现在就告诉我,我来解决。”

    “可以可以,我们当然可以!”院长使劲点头,然后立刻转过脸愤怒道,“立刻准备药浴!”

    说话的时候,他还将短信保存了下来,免得不小心被自己删除了,要真有了这样的失误,估计,曲父等人连掐死他的心思都有了。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院长就满头大汗跑了过来。

    “周少,曲先生,药浴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隔壁病房,你们看……”

    “嗯,我知道了。”周磊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些无奈,他不知道该怎么通知肖遥啊!

    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肖遥已经拉开门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曲洋。

    曲洋脸上身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了,看上去就像是被人捅了不知道多少刀似得。

    “肖哥,曲洋他……”

    周磊的话刚说到一般肖遥就开口了:“放心,他没事。”

    说完他又看着那个院长:“立刻带路。”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