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八章 了解情况
    第六百七十八章了解情况

    得知曲洋出了车祸,肖遥还是有些诧异的,他真的没想到,在自己闭关的这几天,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除了诧异,剩下的就是愤怒了。

    曲洋是他的朋友,他的兄弟,如果这只是一场意外,肖遥也没有办法怨天尤人,但是如果这件事情,是一场针对曲洋,或者说是针对逍遥集团的阴谋,不管那个人躲在哪个阴暗的角落里,肖遥都要将他拉出来并且踩一踩。

    坐在前往医院的车上,肖遥的脸色始终不好看。

    周磊等人脸上的表情,和肖遥倒也差不多。

    毕竟曲洋出了事情,谁的心里都没有办法彻底放松。

    等到了医院里,刚停下车,肖遥就拉开车门蹦了下来。

    等到了病房里,看到身上还插着仪器的曲洋,肖遥心里猛地一震,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曲洋的老爹,这个时候站起身,对着肖遥点了点头。

    他眼眶微红,脸上皱纹多了一些,苍老了许多,这也难怪,换做是谁,亲生儿子出了这样的事情,想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实在是太难了,即便曲父已经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也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结果。

    这几天,他反复都在思索一个问题,是不是自己做的亏心事太多了,但是仔细一想也不应该啊。

    他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一辈子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天下人的事情,即便真的做了,报应也是该应在自己身上,和自己儿子又有什么关系吗?

    老天不开眼啊!

    “曲叔叔,对不起。”肖遥看着曲父,由衷说道。

    “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过错不再你身上。”曲父脸上的笑容看上去都有些牵强。

    “不管过错是不是在我身上,最起码,您能让曲洋跟着我一起做,就是相信我,可是我却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肖遥正色说道,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也是那么肃穆。

    “肖遥,你别这么说,你要是非得这么说的话,我心里反而会觉得别扭了,毕竟谁也不愿意看到曲洋出事。”曲父叹了口气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了。

    “曲叔叔,您暂时不需要多想什么,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的。”常扬安慰道。

    曲父点了点头,接受了这样的安慰,只是不管是他还是常扬,都觉得吉人自有天相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扯淡,如果吉人真的自有天相,那为什么曲洋还会遭遇这样的事情呢?

    从小要来到医院到现在,谁也没有说让肖遥出手医治曲洋。

    倒不是说,他们不希望肖遥出手,只是担心,肖遥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实力,毕竟,即便是华夏最著名的中西医,都已经断定,曲洋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如果肖遥也没有办法,他们说出这样的话,不是给肖遥增添心理负担吗?在座的都是聪明人,谁也不会在这样的问题上犯下糊涂。

    肖遥走到曲洋的病床前,伸出手,开始为曲洋切脉,接着,又翻开曲洋的眼睑看了看,脸色越发的沉重。

    “肖哥,怎么说?”看到肖遥已经在为曲洋检查了,周磊赶紧凑上来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肖遥说道,“情况确实不是很好。”

    听到肖遥都说出了这样的话,曲父周磊等人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虽然之前他们什么都没说,但是对于他们而言,肖遥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可是现在,即便是肖遥都说出了这样的话。

    岂不是预示着,曲洋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肖遥看了看他们的神色,笑着说道:“但是我也没说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你们露出这样的表情做什么?”

    “就是。”南天远笑着说道,“反正我对肖哥有信心。”

    “行了,都不要担心了,对了,曲叔叔,我能见一下,负责曲阳的医生吗?”肖遥转过脸看着曲父问道。

    虽然不知道肖遥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曲父还是立刻点了点头:“这个肯定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将刘医生请过来。”

    肖遥点了点头,周磊也跟着曲父一起走了出去。

    “肖哥,你有办法吗?”常扬问道。

    肖遥看了常扬一眼,认真说道:“现在还不好说,因为具体的情况我还没有弄清楚,但是常扬,你可以放心,只要曲洋还没有死,我就能让他站起来!”

    这句话如果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听上去就是以巨大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话,从肖遥的嘴里说出来,却给人一种非常有信服力的感觉。

    毕竟,这个嚣张不可一世的男人,名字叫肖遥!

    他是华夏,最厉害的中医!

    虽然肖遥自己没有这么说过,但是所有对肖遥有了解的人,都会这么认为。

    没多久,一个穿着白大褂,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的男人,跟在曲父和周磊的身后,走了进来。

    看到肖遥,那个男人健步如飞,走到跟前,并且一把握住了肖遥的手。

    “你就是肖遥,肖先生?”这个男医生的年纪,和曲父不相上下。

    “是我。”肖遥点了点头,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激动,他心里有些疑惑,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这个医生见面。

    “你好你好,我是曲洋的主治医生,而且,我也认识您!您的医术,确实让人感到惊奇,之前,曲先生的病我也知道,原本我还以为他会……但是却没想到,最后您竟然将他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这个刘医生口中的曲先生,说的就是曲父。

    之前,曲家也将他请了过去,希望能让曲父醒过来。

    可是当时,刘医生几乎是确诊了,认为曲父根本活不了多久,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曲父现在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并且看上去精气神十足。

    曲父的病例,也被很多中医西医研究着,可是谁也找不出什么头绪,只能认为,这是医学奇迹。

    肖遥笑了笑,才算是明白为什么对方看到自己,就是一副激动地神色了。

    “刘医生,我想问一下,曲洋现在,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呢?”虽然肖遥是个中医,但是有的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西医方面的很多仪器,真的非常方便,望闻问切,难保有出错的时候,而这些仪器,却骗不了人。

    听到肖遥将话题引到了这里,刘医生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想了想,他对肖遥说道:“这样,肖先生,你来我的办公室,我们仔细聊一聊。”

    “好。”肖遥点了点头。

    跟在刘医生的身后,肖遥走进了一间办公室里,没多久,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开,一个年级大约在五六十岁的老头,身后还跟着一群医生。

    刘医生看到来人,立刻站起身。

    “院长!”

    肖遥有些诧异,也跟着一起站了起来,这是对别人起码的尊重。

    那个老头点了点头,然后也和肖遥握了下手。

    “肖先生,你好。”院长笑着说。

    “院长您好,您找我?”肖遥有些好奇问道。

    “是,我刚得知您来了医院,就立刻过来看看了,不简单,果然不简单,真的算得上是英雄出少年啊!”院长笑着说道。

    其实肖遥心里挺不耐烦的,他现在只想从刘医生的口中听一听曲洋的病情,只是对方年纪这么大了,而且一上来就开始捧他,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便肖遥心里不高兴,也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就是有些不懂事了。

    “对了,肖先生,您这一次来,是为了曲洋的病情吗?”院长问道。

    “是。”肖遥点了点头,“我刚打算,从刘先生这里得到一些曲洋病情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老院长点了点头,又对刘医生说道,“刘医生,接下来你就权利配合肖遥,不管肖遥提出什么要求,能满足的都尽量满足,不能满足的,也想办法满足,实在不行就去找我,听明白了吗?”

    刘医生有些惊讶,院长的态度,简直就是对肖遥打开绿灯啊!

    但是仔细想一想,他也想明白了,现在所有人都拿曲洋的病情没有办法,如果肖遥能将曲洋治愈的话,也算是再次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虽然不是他们创造的,但是最起码他们都参与了。

    “放心院长,我心里明白的。”刘医生重重点头,立下了保证。

    院长也能看出来,其实肖遥这个时候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所以也没有留下来继续交代什么,索性带着所有医生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肖先生,我们继续聊!”刘医生说道。

    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告诉肖遥,然后看看,肖遥到底能在医院里创造出什么样的医学奇迹,哪怕只是作为一个观摩者,他觉得,自己都能够受益匪浅。

    肖遥点了点头。

    “从现在的情况看,虽然曲洋的身上有多处骨折,但是这些都是小问题,唯一严重的,就是大脑区域。”刘医生找出了曲洋的片子,开始给肖遥解释着。

    肖遥听的也非常认真,一丝不苟。

    刘医生说了很多西医方面的专业术语,肖遥都听不明白,最后只能自己简单归纳。

    中医和西医,在很多方面都有不同,打个简单的比方,在中医里,甚至都没有感冒这个词语,只能说受了风寒。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