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信念颠覆
    肖遥对自己的两个爷爷还是非常了解的,他相信,不管是大爷爷高峰还是二爷爷惊雷,都绝对不是什么坏人,既然他们对萧晓燕的父母不是很友好,那其中就一定有他们之所以这么做的理由。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萧晓燕听了肖遥的话,愤怒到了极点,一双眸子里写满了恨意和杀机:“听你这么说,难道我父母的死,就是罪有应得吗?”

    “额……”肖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老实说,他之前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只是有些不方便说出口而已。

    “哼,果然,不亏是那两人的徒弟,心肠都是一样歹毒!”萧晓燕转过脸,似乎觉得看到肖遥都会脏了自己的眼睛。

    肖遥叹了口气,认真说道:“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觉得,我们两个就没有什么好聊的了。”

    “我们两个原本就没有什么好聊的!”萧晓燕怒吼道。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把你杀了算了。”肖遥笑着说道。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萧晓燕倒也很看得开,其实在她被肖遥抓住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活下来了,她觉得,像肖遥这种处处小心翼翼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杀他之心的人。

    “嗯,那我就先杀了你,然后再把那几个孩子赶出去,看着他们饿死冻死。”肖遥说道。

    听了肖遥的话,萧晓燕的表情没有之前那么淡定了。

    她恶狠狠看着肖遥,说道:“你敢!你如果真的这么做,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切,你活着的时候,是**加灵魂,都不能把我怎么样,等你死了,就剩下灵魂了,我还会怕你吗?”肖遥眯着眼睛说道,“我这辈子其实也杀了不少人,什么样的人都有,可我不还是活到今天了?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了,显得自己好幼稚。”

    “……”萧晓燕被气的都开始发抖了。

    “怎么了?”肖遥看着萧晓燕,问道,“你觉得我干不出来吗?”

    萧晓燕深吸了口气,说道:“我随便你怎么处置,但是那几个孩子真的很可怜,他们都是无辜的,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最起码,对待那几个孩子,你多多少少得有点善心?”

    南天远只是在边上看着,都想笑出来。

    他觉得,自己虽然不是很了解肖遥,但是也绝对有理由相信,肖遥压根就不会将那几个孩子怎么样。

    不要说那几个孩子了,即便是萧晓燕,南天远都有绝对的理由相信,肖遥根本不会杀了萧晓燕。

    肖遥杀人的样子,他不是没见过。

    鬼门那么多弟子,肖遥杀的还少吗?

    可曾从他的脸上看到半点不忍,看到半点犹豫?

    这么一个杀戮果断的人,能和萧晓燕墨迹到现在,就足以证明,他根本就没有杀心了。

    “这样,你先将你父母的名字告诉我,我再好好考虑一下。”肖遥坐在了床边上看着萧晓燕说道。

    萧晓燕紧咬着嘴唇,陷入了矛盾和犹豫中。

    肖遥知道,此时萧晓燕还在思索着,所以也不着急催促。

    倒是边上的南天远,念叨了一句:“两个名字,能换来四个孩子的命,我觉得,这个买卖还是非常划算的。”

    大概是受到了南天远这一番话的启发,萧晓燕长舒了口气,原本还有些犹豫,飘忽的眼神,终于坚定了下来。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要好好对那四个孩子。”

    “放心,我和他们之间可没有什么仇恨。”肖遥眯着眼睛说道。

    “萧长河,姜凝烟。”萧晓燕说道,“我父母的名字,现在你满意了吗?”

    “嗯?”肖遥听到这两个名字,忽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觉得自己一定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两个名字。

    边上的南天远,倒是帮肖遥解惑了。

    “阴阳大盗?”

    “嗯?”萧晓燕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了眼南天远,“你认识我父母?”

    “见过。”南天远笑了笑。

    “哼,肖遥,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萧晓燕问道。

    “肖哥没有什么可说的,当初,杀了你父母的人,我都知道是谁。”南天远说道。

    “是谁?”萧晓燕一愣,她只知道自己父母惨死,却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了自己的父母。

    “道门和佛门。”南天远说道。

    萧晓燕眼神中写满了惊愕。

    即便是肖遥,也有些震惊了。

    “那两个门派,似乎都是名门大派?”肖遥沉默了一下问道。

    “是。”南天远说道,“其实也不单单是道门和佛门,实际上,还有很多名门正派,联合在一起,追杀这两人。”

    萧晓燕忽然冷笑起来:“好一个名门正派,这些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见不得人的勾当?”南天远皱眉问道,“你对道门佛门了解多少?你又对你父母了解多少?实话告诉你,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惊雷出面,即便是你,都活不下来!”

    萧晓燕眼神中写满了惊愕。

    肖遥叹了口气:“南天远,不用多说了,放了她,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哼,滚!”南天远松开了萧晓燕,说道,“今天就是肖哥心善,否则,我非得把你留下来,你真以为你父母是好人?你只知道他们是你的父母,但是你知不知道,他们曾经是岛国人的傀儡?”

    “这不可能!你胡说八道!”萧晓燕就像是被人猜到了尾巴的野猫一般,顿时发狂了。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问问内江湖的人就知道了。”南天远说道。

    “你给我说清楚!”萧晓燕并没有直接离开。

    南天远看了眼肖遥。

    肖遥叹了口气,对萧晓燕说道:“相信我,最后的答案,不是你想知道的。”

    “我想知道!”萧晓燕紧紧咬着嘴唇。

    嘴唇都要被咬出血了。

    肖遥叹了口气,对南天远点了点头,这时候,南天远也不再墨迹了,直言道:“你父母,在内江湖有一个响亮的名号,叫阴阳大盗。”

    “这些我当然知道,他们是侠盗,专门劫富济贫。”萧晓燕说。

    “屁的劫富济贫!对,当初他们是劫富济贫了,叫雌雄大盗,当时,内江湖的人还是非常尊重他们的,可是后来,你父母竟然沦为了岛国人的走狗,还盗取了华夏当初非常重要的机密,曾经在华夏边境的几个小城镇,成为了他们的屠宰场,你父母在那里投放了生化武器,哦,当时的新闻并没有说到生化武器,用的是瘟疫。”

    萧晓燕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了。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给你证据。你知道为什么你父母起初叫雌雄大盗,后来变成了阴阳大盗吗?”南天远盯着萧晓燕问道。

    萧晓燕摇了摇头。

    “因为后来,他们不单单是行窃了,而是偷一家,杀一家,阴阳说的就是阴阳黑白无常。”南天远说道。

    “这不可能!”

    “在你看来,肯定不可能,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惊雷先生才打断了父亲的手,之后你父亲才会被杀了,不得不说,他们的轻功着实了得,即便是当初的道门和佛门高手,都没有将他们留下,还是得惊雷先生出手,还有,你母亲中毒,是不小心染上了自己投放的生化病毒,先不说高峰神医愿不愿意医治,即便愿意,你觉得他有办法吗?”南天远冷笑着问道。

    萧晓燕神色恍惚,嘴上还是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肖遥叹了口气,看着萧晓燕,说道:“你脖子上,是不是有块红色的玉佩?”

    萧晓燕一愣,将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取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

    “你说错了,这个不是你母亲给你的,是我大爷爷,高峰给你的。”肖遥说道。

    萧晓燕一怔。

    “当初你母亲已经中了毒,还有传染的可能,否则也不会被定义为瘟疫,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大爷爷担心你会受到牵连,所以才会将玉佩给你,如果不是这块玉佩的话,你可能早就已经死了。”肖遥说道。

    萧晓燕冷笑着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

    “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现在就可以看看玉佩内侧,是不是有高山儿子,这是我大爷爷曾经用过的名字。”肖遥说道。

    萧晓燕惊愕之色,溢于表面。

    这块玉佩她佩戴了这么多年,上面有的那两个字,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将所有事情联系到了一起,还说肖遥和南天远两人联合起来欺骗她,她自己都没有办法相信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萧晓燕连连往后退了两步,最后夺门而出。

    肖遥叹了口气,看了眼南天远,说道:“我去看看。”

    “肖哥,你的身体……”

    “放心,她不会杀我的,她都已经没有杀意了。”肖遥笑了笑,跟着萧晓燕一起走了出去。

    南天远看着肖遥的背影,叹了口气。

    当年的事情,一下子在萧晓燕面前展开,不要说是萧晓燕了,换做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曾经心目中的英雄忽然被颠覆,变成手握屠刀的刽子手,曾经坚持的信念,瞬间烟消云散,这得有多痛苦啊?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