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们有仇!
    第六百七十四章我们有仇!

    四合院虽然看上去破旧,但是在肖遥等人忙碌了一上午之后,该添置的东西都已经添置齐全了,最起码住下来没什么问题。..

    周磊走之前也告诉肖遥,这个地方也只是暂时居住的,等找到了更好的地方之后立刻转移。

    肖遥无所谓点了点头,只要足够安静,人烟较少,在哪其实都一样,对于从小就在山上长大的肖遥而言,这里的环境还是非常不错的。

    简单吃了饭之后,肖遥就开始将自己锁在了后院里。而唯一通向后院的大门,也被锁死,前面还坐着南天远,时时刻刻小心提防着四周,或许在别人看来,此时的南天远紧张的有些过头,但是对他而言,也只有这样,才能算得上是尽忠职守。否则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人力不可挽回的事情,他一定会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后院里,肖遥盘腿而坐,从戒指空间里取出了刻上神秘铭文的药罐——这个时候应该将药罐称之为丹炉了,最起码在异变的时候,这个药罐,是一个丹炉。

    肖遥直觉认为,这个药罐可能还藏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只是现在他还没有办法知晓,更没有线索去思索,索性就顺其自然了。

    静下心,将体内的元力慢慢运转起来,此时,丹炉里已经加上了肖遥从南天宫弄来的草药,虽然不是很齐全,可是最起码草药的年份非常不错,即便弄不出太高品阶的仙丹,可是,六品仙丹,还是有希望的。

    当然了,这一切都只是肖遥自己的想法,至于结果会怎么样,现在谁也说不准。

    不过哪怕只有一线希望,肖遥都愿意去尝试。

    随着体内元力运转的越来越快,丹炉上的铭文,也再次发出了金色的光。

    门外的南天远忽然绷直了身体。

    他转过脸,下意识看着面前的那一扇门,眉头紧皱。

    “好强烈的气息,好浓郁的气机啊!肖哥就是肖哥。”南天远忽然笑了笑,随后转过身,犹如一尊铁铸门神,屹立在此,一动不动。

    等到了夜幕降临,肖遥终于自己拉开了后院的大门。

    此时的他,脸色苍白,体内元力也和上次一样接近干涸。

    南天远见肖遥身体步履蹒跚摇摇欲坠,赶紧上前将其一把搀扶着。

    “肖哥,你没事?”此时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满脸担忧,真切。

    “我没事,和上次差不多,不过还好,成功了。”肖遥笑着说道。

    他脸上的笑容这个时候不管怎么看,都有些牵强。

    “肖哥,我先扶你去休息。”南天远架着肖遥,进了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已经铺好了床铺。

    等肖遥躺下之后,才将手中的两枚仙丹,递给了南天远。

    “先将我收好,找两个不错的盒子,如果找不到就打电话让周磊和曲洋想办法。”肖遥说道。

    “肖哥,这两枚仙丹,你让我保管?”南天远满脸的惊愕。

    “废话,不然呢?”肖遥没好气道,“让你拿着就拿着,又不是给你了。”

    南天远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将仙丹接了过去。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肖遥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什么事情啊?”南天远看肖遥忽然严肃了起来,自己也紧张了。

    肖遥冲着南天远招了招手,示意对方附耳过来。

    接着,肖遥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南天远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

    “肖哥,您确定吗?我觉得,您会不会太警惕了呀?”南天远小声问道。

    “希望如此,但是,还是得先试探一番。”肖遥笑着说道。

    “好,您放心,我一定按照您说的做!”南天远笑着说道。

    肖遥对南天远也是比较放心的,这汉子也算是粗中有细,所以不需要自己操心太多。

    等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萧晓燕和几个孩子,没有看到肖遥,倒是有些好奇。

    “南叔叔,肖叔叔呢?”萧青龙吃着饭问道。

    “他受了点伤,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南天远看了眼萧青龙,笑着说道。

    “啊!肖叔叔受伤了啊?我能不能去看看他?”萧青龙赶紧说道。

    南天远说道:“没事的,你肖叔叔,身体素质可是非常不错的,一点小伤而已,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你们好好学习,早点睡觉就可以了。”

    萧青龙听南天远都已经这么说了,再加上自己和肖遥也不算熟悉,只好不再坚持,点了点头重新坐了下来。

    倒是萧晓燕,似乎有些上心,说道:“南大哥,肖遥真的没事吗?”

    “没事。”南天远说道,“只是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而已,暂时不能下床,过段时间就好了。”

    萧晓燕点了点头,也没有在说什么。

    “对了,晓燕,你父母呢?”南天远忽然问道。

    “他们早就死了,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我也是孤儿。”萧晓燕笑着说道,说起这些,她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非常自然,好像诉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南天远点了点头:“抱歉。”

    “没事,我长这么大,就没在意过。”萧晓燕笑着说道。

    等晚上,吃过饭,萧晓燕也带着几个孩子,担负起了收拾刷碗的任务。

    “晓燕,我就先去睡觉了。”南天远和萧晓燕打了声招呼,随后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萧朱雀,就是四个孩子当中唯一的女孩,晚上和萧晓燕住在一间屋子里。

    “晓燕姐姐,你今天晚上还出去嘛?”萧朱雀乖乖躺在萧晓燕的怀里,小声问道,她看上去有些微胖,在这个年纪,微胖不但不会造成任何的不美观,反而还会让人觉得这样的姑娘很可爱。

    “今天晚上不出去了,有别的事情要做。”萧晓燕小声说道。

    “什么事情呀?”萧朱雀好奇问道。

    萧晓燕笑了笑,并没有继续往下说。

    而萧朱雀,也非常听话的没有问下去。

    等夜里,凌晨三点钟,萧晓燕忽然睁开眼睛,将萧朱雀压在自己身上的腿放了下去,自己则蹑手蹑脚下了床,换上一套夜行衣。

    手上,还有一把锋利断刃。

    横握匕首,萧晓燕拉开门,走了出去。

    静静悄悄,进了肖遥的屋子里。

    她的眼神冰冷,步履无声。

    轻轻推开门,轻盈的身体片刻间就已经到了肖遥的床前。

    刚拉开被子,萧晓燕的眼神就发生了变化。

    肖遥在床上,但是却瞪圆了眼珠子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就在她转身想要撤退的时候,手腕忽然被人掐住,“乒乓”一声,手中的匕首也掉在了地上。

    南天远伸出手,拉下了萧晓燕的面罩。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吗?”肖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萧晓燕,问道。

    “你没受伤?”

    “如果我真的有制服你的能力,我有必要还让南天远这么晚守在这吗?”肖遥苦笑着说道。

    萧晓燕醒悟过来,但是又有了新的疑惑:“那你……”

    “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个练家子的,走起路来比正常人要轻很多,而且你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古怪,我很好奇,我敢肯定我之前一定不认识你,也没有和姓萧的人结过仇,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就那么想要杀了我呢?”

    “报仇!”萧晓燕咬着牙说道。

    “我说,你这么人讲不讲道理啊?”肖遥简直要抓狂了,“先前都说了,我们两个肯定没仇啊!”

    “东方无言是不是你师父?”

    “是。”

    “高峰是不是你师父?”

    “是。”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两个就有仇!”萧晓燕说道。

    肖遥要崩溃了。

    “他们两个和你有仇对不对?”

    “是。”萧晓燕点了点头,“当初,是东方无言将我父亲的手打断了,之后就成为了一个废人,被仇家杀了,而我的母亲也被人下了毒,结果高峰却不愿出手,我们两个,不算有仇吗?”

    肖遥生气说道:“那是他们两个和你有仇啊,你要报仇也应该去找他们,你怎么能找我呢?你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些不讲道理,他们又不是死了,还活着呢,你就把仇记在我身上,太过分了?”

    萧晓燕:“……”

    “怎么了,你觉得我说的没道理吗?”肖遥好奇问道。

    “你废话真多。”萧晓燕冷冷说道,“现在我都已经落到你手上了,要么把我放了,要么把我杀了。”

    肖遥有一种被嘲讽了的感觉。

    他忽然冷笑了一声:“你也知道,现在你落到我手上了?既然是这样,你觉得我会那么轻易放了你吗?咦,别说,你这小姑娘胸还挺大的,不然我割下来。”

    “你……流氓,滚!”萧晓燕又气又羞,要不是现在被南天远擒住,她真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肖遥跟前,给他三刀六洞。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啊?”先前说的都是玩笑话,肖遥对自己的两个爷爷还是非常了解的,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坏人,能让二爷爷将其断手,大爷爷视而不见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