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九章 地级心法
    第六百六十九章地级心法

    其实,虽然在南天宫待了不短时间,但是肖遥的伤势还没有彻底恢复,不过,想要到处溜达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体内的元力也已经恢复了六成,剩下的,再过个把星期,也就没什么问题了。的小说

    大不了这段时间不与人动手就可以了,更何况现在他身边还有南天远这样一个高手,想来也不会再出现什么麻烦,逼不得已要动手的。

    没多久,大爷爷和二爷爷都出来了,还有若兰,苗婆婆。

    “大爷爷,三爷爷呢?”肖遥四下望了望,问道。

    “他已经去南非了,说那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处理。”大爷爷说道,“其实他的伤势,早就没问题了,要不是我压着,恐怕早就跑了,这几天看他天天魂不守舍的,索性就让他去了。”

    肖遥叹了口气。

    三爷爷年纪不小了,如果还混迹杀手圈的话,想要一直平安无事,已经越发的危险了,更何况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当初三爷爷让肖遥退出杀手界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样一番言辞,怎么现在到了三爷爷身上,他自己反而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了呢?

    只是肖遥也明白,自己想要改变三爷爷的想法压根就是不可能的,说到底,还是得让三爷爷自己想明白,否则,不管自己说再多,三爷爷还是会坚持他自己的想法,自己这个做孙子的,除了无条件支持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肖遥还想说些什么,高峰却挥了挥手打断了他想要说的话。

    “你先进屋子里好好休息休息,身上还有伤,就到处乱转悠,是不是嫌命太长了啊?”高峰没好气道。

    边上的人听到高峰这句话都变了脸色。

    “肖遥,你受伤了?”惊雷眉头一皱,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

    “肖遥哥哥,你没事?”若兰则直接冲到了跟前,仔细打量着肖遥的身体,这里掐掐那里捏捏的。

    “放心,我没什么事情,否则也不可能还站在这里和你们聊天的。”肖遥说到这又转过脸看了眼自己的大爷爷,并且直接竖起了大拇指,嘿嘿笑道,“大爷爷,您这医术,可真是越来越高明了啊,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您就已经看穿了一切,看来,以后我要和你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高峰笑骂道:“我也觉得你伤的确实不重,否则,也不会有意思还在这拍马屁了,没事就赶紧给我滚回去睡觉!”

    惊雷有些放心不下,问道:“肖遥,到底是什么人能将你打伤啊?华夏现在还有这样的高手吗?”诸葛焚天都已经离开了,现在的肖遥,也算得上是真正的华夏第一高手,所以才有这样的疑惑。

    “那个打伤我的人,已经死了,算是隐世门派的。”肖遥简单说道。

    惊雷听到肖遥的这么一番话,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你怎么又和隐世门派扯上关系了?”

    “放心,二爷爷,那个门派的人都已经死光了,没有什么后患的。”肖遥笑着说道。

    “这个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惊雷瞪了他一眼,“先进屋子里,然后再将事情完完整整和我说一遍!”

    刚进屋子,惊雷就拉着肖遥,让他赶紧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说一遍了。

    “惊雷前辈,其实这一次肖哥受伤,都是因为我们南天宫的事情。”南天远先站起身,咳嗽了一声,对着惊雷鞠了个躬,随后说道。

    “你们南天宫的事情?”惊雷一愣。

    肖遥看了看惊雷,笑着说道:“二爷爷,以前为了帮你找天灵草,我就欠下南天宫一个人情了,当初就答应过他们,等以后如果遇到麻烦事情,我一定会帮他们解决,这一次,他们南天宫显些被人从修炼界除名了,既然是我之前就已经答应人家的,总不能出尔反尔?”

    惊雷微微点了点头:“那倒是,只要是答应人家的,就一定要说到做到,毕竟人无信则不立。”

    肖遥也赶紧配合着点了点头,其实他就知道,只要自己这么一说,惊雷就会理解了。

    如果非得说,惊雷身上有什么太大的缺点,那就是太过于正直了。

    这一点和肖遥就有些不太一样。

    当然了,并不是说,肖遥不是个正直的人,但是他在正派同时,不违背本心的情况下,也不介意使用一些小手段,这样的小手段,就是腹黑。

    肖遥承认自己是一个腹黑的人,可是现在这个社会,如果总是天天将侠义二字挂在嘴边,可能到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既然是这样,二爷爷,你也没什么可责怪我的了?”肖遥长舒了口气,笑着说道。

    惊雷又瞪了眼肖遥,说:“谁说我不打算责怪你的?”

    肖遥满脸郁闷,感情自己先前说了那么多,都是白说了啊?

    “首先,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事情,你不会去找天灵草,不找天灵草的话,就不会欠下南天宫的人情,所以,虽然当初承诺是你许下的,但是这个人情却应该是我还,你小子凭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跑到南天宫去啊?”惊雷有理有据说道。

    肖遥垂头丧气。

    他就知道自己二爷爷很有可能会将这一点拿出来说。

    简直半点惊讶的感觉都没有。

    “算了,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惊雷看到肖遥现在这副模样,那些责怪的话也都说不出口,毕竟他的心里,原本就不是真的责怪肖遥,虽然说,他觉得人情应该是自己欠下的,可是肖遥这么做,不也还是考虑他的身体状况和修为,不愿让他去冒险吗?抚养了肖遥这么多年,这孩子是什么心性,应该没有人比这三个爷爷还要了解了。

    如果现在惊雷还对肖遥斥责的话,未免也太没有良心了。

    惊雷念叨几句之后,就站起身,走了出去。

    惊雷刚出去,肖遥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若兰就跑了进来。

    “肖遥哥哥,这个是大爷爷熬的药,你赶紧喝了!他说,对你的伤势有帮助的!”若兰红着眼睛说道。

    肖遥接过瓷碗,想也没想就直接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擦了擦嘴,笑着说道:“我就说大爷爷厉害,即便不给我把脉,也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了。”

    “那是,高峰老爷子神医的称号可不是白给的。”边上的南天远也拍了下马屁,即便高峰压根就不在场。

    听到南天远拍高峰的马屁,肖遥觉得,这比直接夸赞自己听着还要爽,得意说道:“那是当然了,大爷爷的医术可不是吹出来的。”

    若兰在这也念叨了几句之后,南天远问肖遥:“肖哥,我在你身边,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啊?”

    “先跟着我呗,既然打算跟我混了,我就肯定不会让你没事干的。”

    南天远使劲点头,嘿笑着说:“那就好!”

    南天远的态度,也让肖遥有些哭笑不得,笑骂道:“别人都恨不得自己能天天清闲,你倒好,就生怕自己没事干,我就纳闷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因为我觉得,如果我真的什么都干不着,就不是来报恩的,反而是来蹭吃蹭喝的了。”南天远说,这想法,倒也直接。

    “得,那就先这样,等两天,我们就去京都。”肖遥说到这,深吸了口气,“反正,你决定跟着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跟在我身边,时时刻刻都有危险存在,甚至下一秒就会被人弄死。”

    “我不怕。”南天远认真说道,“如果一直太过于安逸的话,我反而会觉得,太无趣了些。”

    肖遥拍了拍南天远的肩膀,他还是挺喜欢这小子的想法的。

    等房间里就剩下自己的时候,肖遥也再度进入了戒指空间里,一方面,是想要在这里运转元力,尽快恢复自己的伤势,而另一方面,也是想要找到一本适合自己的心法。

    原本他对这些倒也没看重,可是听了南天远说的那些之后,他才意识到,一本合适的心法,对于一个修炼者而言有多么重要。

    只是,在戒指里将所有的藏书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天级心法,最好的,也不过只是地级心法,不过,他还是将心法带了出来。

    等回到现实中,肖遥又将南天远叫了进来。

    “肖哥,你找我?”南天远凑到跟前问道。

    “给你的。”肖遥将那本地级心法递给了南天远。

    “这是什么啊?”南天远接过心法,只是简单扫了一眼,顿时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站起身,绷直了身体,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拿着心法的手,此时还在拼命颤抖着。

    “肖……肖哥,这个是地级心法?”

    “嗯,应该是?其实我对这些,也不是很了解。”肖遥笑着说道。

    “可是肖哥,你怎么会有地级心法啊?”从震惊中回过神,南天远下意识问道。

    南天宫的那本心法,能让鬼门惦记着,也只不过才是玄级心法,而肖遥这一出手,就是一本地级心法,他真不敢占为己有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