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满载而归
    其实之前听南天远说他想要跟着肖遥一起离开南天宫的时候,南天宫宫主心里是非常不满的,在他看来,南天宫出现一个破天境界的修炼者并不容易,而且,南天远倒也还算年轻,将来不可限量,只要南天宫再足够重视他的话,或许南天远也能够成为灵气境界的修炼者。..

    但是现在听了南天远的话,他反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毕竟,如果南天远真的留在南天宫,即便最后真的进入了灵气境界,可那也算是南天远的终点了,但是如果南天远跟着肖遥的话,一切都很难说了,谁也不敢说肖遥的终点在哪里,而南天远如果跟着肖遥的话,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也能跟上肖遥的脚步,成为真正的强者。

    虽然现在南天宫宫主的想法,还是有些自私,可是说到底,在这个世界上完全不自私的人有几个呢?而且,南天宫宫主也并不是在为自己考虑,而是在为南天宫考虑,为南天远考虑,也谈不上什么自私,屁股决定思维,作为南天宫的宫主,他就有义务,也应该为南天宫考虑。

    如果肖遥是南天宫的宫主,或许也会有这样的想法,这都是难说的。

    有句话不是都这么说?在其位谋其职尽其责,没毛病!

    “肖遥,南天远决定怎么做,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作为南天宫的长老,还是要再次向你表示感谢!”其实这样的事情应该是南天宫宫主做的,但是看宫主现在还处于发呆状态,清风长老只好站出来了。

    说完这句话,看他的架势还要给肖遥行一个大礼。

    肖遥顿时着急,也不敢身上的疼痛,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疼的龇牙咧嘴,还好将清风长老的身体托住了。

    “清风长老,您就别想折煞我了行不行啊?您这要是真给我跪下了,我觉得我最起码得少活十年,小子还想多活几年,您就别来这套了行吗?”肖遥看着清风长老苦笑着说道。

    看到肖遥都从床上爬起来了,清风长老赶紧站直了身体,并且扶着肖遥重新躺下。

    看着肖遥疼的龇牙咧嘴的模样,清风长老苦笑了一声。

    “你这是何必呢?以你对我们南天宫的大恩大德,也不是承受不起啊!”清风长老说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道:“我这都没怎么出力,只是解决了一个鬼门门主而已,而且最后杀了鬼门鬼门的人也不是我,而是南天远啊!”

    肖遥的这句话,让南天远都有一种郁闷的感觉了。

    如果不是因为肖遥硬扛下十分钟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有将鬼门门主斩杀的机会呢?能活下来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不过既然肖遥都已经这么说了,南天远也没有继续说什么,谁让自己现在是小弟呢?自然是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样,肖遥,你先安心养伤,需要什么东西,想吃什么,你都直接跟南天远说,虽然我们南天宫也不是什么大门大派,但是好东西还是有的。”既然都已经做出了决定,南天宫宫主也不会在一些都失去了话题上做过多的纠缠,而且,不管怎么说肖遥这一次都是帮了他们南天宫一个天大的忙,知恩图报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肖遥点了点头,接下来自己可能还真需要熬制一些中药,所以如果拒绝了南天宫宫主,以后可能还得自己打自己脸,这样蠢到家的事情肖遥才不会去做呢。

    在南天宫躺了几天,几乎每天都有南天宫的人过来看望肖遥,时不时还带点好东西过来。

    肖遥除了养伤之外,别的事情也都没做,虽然有中药疗伤,可是,在和鬼门门主的战斗中,肖遥受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想要完全康复的话,还得需要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肖遥倒也没有闲着,毕竟从鬼门门主那里弄到的秘法,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肖遥不会经常用,可是熟悉一下并且融会贯通,也等于让自己的小命多了一层保障,等以后还遇到这样强劲的对手,最起码不至于这么狼狈了。

    经过了这一场浩劫之后,南天宫的人,似乎也都领悟了许多,更加认真修炼,氛围还是非常不错的,也有一些年轻的弟子,想要让肖遥传授一些修炼的秘诀,毕竟能在这个年纪,有这样的修为,已经是很多年轻弟子一辈子的渴望了。

    对那些年轻弟子,肖遥说的话也很简单。

    多出去看看。

    这就是肖遥的秘诀。

    可能听上去,有些难以理解,但是这也是肖遥说的真心话,毫无保留的真心话。

    他并没有藏私,如果非得让他有理有据的说出一些快速修炼的方法,他还真说不出来,恐怕换做任何一个人都说不出来,而肖遥,他觉得自己的修为之所以会比别人稍微优秀一些,无非就是自己的机缘不错,运气好,多出去走走,就会发现很多机会,很多可以让自己突破的机会。

    对于肖遥的话,南天宫宫主也有了反思。

    他觉得肖遥的意见还是很有道理的,并且已经开始规划,每年组织一些人,放出去历练,看看能不能对他们的修为起到一定的帮助,毕竟一辈子闭门造车,所取得的成效,还是微乎其微的。

    另外一点,就是得多经历一些生与死的实战了。

    虽然现在南天宫弟子经常也会聚在一起进行一些切磋,可是那样的切磋说到底也都是点到为止的,根本不可能让任何一个人陷入逆境中,而一个人如果想要突破自我,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先将自己陷入绝境,然后再绝境中重生,这就是所谓的不破不立。

    肖遥的话,在南天远这里简直成为了人生箴言。

    他觉得肖遥说的很有道理,越发的觉得自己决定跟着肖遥一起出去,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了。毕竟作为一个修炼者,他也希望自己能继续成长下去,在修炼上,没几个修炼者会对自己的修为感到满意,他们还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至高无上的存在。

    当然了,很多人虽然有这样的理想,但是想要真正达到自己的理想还是很难的。

    归根结底一句话,他们的努力,根本就配不上他们的野心。

    在南天宫待了八天之后,肖遥决定返程了。

    带上南天远,开着车,重新回到海天市。

    再回来之前,南天宫宫主和清风长老还给了肖遥很多南天宫才有的草药,这些草药,大部分都是外界看不到的,这也让肖遥欣喜若狂,毕竟接下来他可能还会继续尝试炼制仙丹,而这些草药,或许能派上很大的用场,之前肖遥就想过要不要伸手要一些,但是一想,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或许南天宫的人会觉得自己持宠而娇,觉得自己帮助了南天宫就沾沾自喜,所以最后还是将这样的念头强行压了下去。

    却没想到,南天宫的宫主和清风长老都是这么上道的人,这也免去了肖遥的一些郁闷。

    原本南天宫宫主和清风长老还替肖遥操心了一下,担心这么多草药肖遥没有办法带走,可是最后只是眨了下眼睛,那些草药就都消失了。

    虽然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南天宫宫主也没有多问什么,这是肖遥的秘密,问了肖遥也不一定会说,反而还会感到不满,这样缺心眼的事情,南天宫宫主才不会去做呢!

    开着车,回到海天市,直接到了四合院。

    肖遥忽然觉得,海天市的空气都是新鲜的。

    实际上,南天宫的环境比起海天市不知道要好上很多呢!

    “南天远,你说,我带回来这么多草药,你们那个宫主心里会不会不满啊?”肖遥看了眼南天远调侃道。

    南天远使劲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当然不会了,肖哥,我觉得这一次你还有点吃亏呢!”

    肖遥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南天远,他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吃亏了。

    南天远说道:“这一次,我们剿灭了鬼门,鬼门的地盘自然也变成我们南天宫的了,鬼门那样的门派内,一定也有不少好东西,现在都是我们南天宫的,你只是拿了一些中草药而已,怎么能算占了便宜呢?”

    听南天远这么一说,肖遥立刻痛心疾首,又觉得自己有些吃亏了,要是都已经到了四合院门口,他都想立刻拐头回去,再找南天宫宫主讨要一些东西,虽然有些不要脸,可是和实际好处比起来,稍微不要脸一些又能有什么呢?

    刚进四合院,还跟着惊雷身后练武的葛不平,就笑着迎了上来。

    “爸爸,你回来啦!”葛不平抱住了肖遥的大腿说道,“师父说我最近进步了好多呢!”

    “那就好。”肖遥点了点头,眯着眼睛,他原本就觉得葛不平很有天赋,进步快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惊讶的。

    “爸爸?”边上的南天远有些好奇,肖遥的年纪才多大啊,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以前也没听肖遥说过啊!

    肖遥看了眼南天远,说:“以后再和你仔细说道说道。”

    南天远点了点头,也没多问什么了。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