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南天远的决定
    第六百六十七章南天远的决定

    在肖遥晕过去之后,南天宫和鬼门的人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就一概不知了,反正等他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第一张脸就是南天远。

    南天远看上去有些疲倦,眼袋很重,有些无精打采的,但是等他看到肖遥睁开眼睛之后先前的疲倦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激动。

    “肖哥,你醒了啊?”南天远赶紧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刚想动一下,浑身上下又传来了剧痛。

    疼的肖遥龇牙咧嘴。

    “肖哥,您先别动,要做什么的话吩咐我就可以了!”南天远赶紧说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我死不了,只是有点口渴。”

    南天远赶紧点头,飞快端来一杯水,扶起肖遥将水喝了下去。

    一杯水喝完之后,原先喉咙里的灼烧感,也好了很多。

    之前他感觉自己的喉咙简直都要冒烟了。

    “过去几天了?”肖遥看着南天远问道。

    “三天,肖哥,你在床上已经躺了三天了。”南天远说到这眼睛都有些红了,“肖哥,先前我都想好了,要是你真的醒不来了,我就死在床前,即便到了底下,我也要给你做小弟!”

    看南天远此时说话的表情和眼神,肖遥也确定这小子真不是开玩笑的。

    顿时他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了。

    “我要是真的死了,你跟着我一起死,也没有什么用啊!再说了,你好不容易进入了破天境界,要是真的就这么死了,难道就不会觉得亏心吗?”肖遥笑着说道。

    南天远苦笑了一声,说道:“如果您真的死了,我会觉得更亏心,毕竟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南天宫的事情,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肖遥不好多说什么了。

    “对了,肖哥,你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啊?先前宫主送来了不少天材地宝,说对你的伤势可能会起到帮助,我现在就拿给你。”南天远刚想站起身,就被肖遥给叫停了。

    “行了,我没事,既然都已经醒过来了,就肯定死不了了,而且,我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吗?哈哈,要知道,作为一个修炼者,可是能够自愈的。”说到这,肖遥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但是话说回来,我觉得我还是有些低估那个鬼门门主了,或者说,我对自己实在是太自信了,我还真没想到,鬼门门主在使用秘法之后,竟然能强大到这种地步,看来以后遇到这样的对手,我也得小心点了。”

    南天远听肖遥说着,忽然笑了出来。

    “你小子笑什么?”肖遥一愣。

    “肖哥,我有好东西要给你!”南天远眯着眼睛说道。

    肖遥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南天远,也没打算插嘴,只是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南天远也不墨迹,掏出一个小盒子。

    盒子里,放着鱼肠剑,还有一本书。

    “肖哥,这个是你的鱼肠剑,我帮你拿回来了,还有这本书,我觉得,你以后肯定能用得上!”南天远说道。

    鱼肠剑原本就是肖遥自己的,他也没什么可好奇的,但是对于那本书,肖遥倒是有了一些兴趣,实际上看到南天远脸上的表情,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大概的推测,只是现在还不敢确定而已。

    等将那本书拿到手中,简单扫了一眼之后,肖遥才变得有些激动了,这也难怪之前南天远会说,这是好东西,现在看来,果不其然啊!

    “这个,应该就是鬼门的秘法?“肖遥说道。

    “嗯!”南天远对肖遥竖起了大拇指,笑着说道,“果然,肖哥就是肖哥,在这个世界上恐怕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住你的,这个是我在鬼门门主身上找到的,其实,鬼门弟子的身上也有,但是我简单比较了一下,发现,其实鬼门门主的这本秘法,才是初始版的,而鬼门弟子的秘法,虽然也能起到相同的作用,但是却存在一定的副作用。”

    “这本没有副作用?”肖遥问道。

    “嗯。鬼门弟子的心法,也只能坚持到五分钟,而且之后,修为还会受损,所以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鬼门弟子都不会使用这样的秘法,但是鬼门门主的这本秘法就不一样了,除了十分钟之后,会陷入危机中,修为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还真没想到鬼门门主竟然会将这本心法随身携带,看来,他是真的很看重啊!似乎,觉得放在鬼门里,都有可能会被别人偷走。”

    肖遥笑了笑。

    听南天远说了这么多,他也越发的确定,从鬼门门主那里弄来的心法,真的是好东西了。

    “这本秘法,你先抄一份下来。”肖遥说道。

    “肖哥,我……”

    看南天远还想说什么,肖遥直接挥手打断了。

    “让你抄一份就抄一份,不过你也应该记住了,这本秘法,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真的不能用,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在十分钟内都能将对方斩杀的话,随便使用就是送死,明白吗?”肖遥说道。

    南天远使劲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肖哥,我知道了。”

    肖遥摆了摆手。

    也就是这个时候,清风长老和南天宫宫主,都走了出来。

    “肖遥,你醒了?”清风长老脸上还是带着和煦的笑容。

    虽然肖遥和这个老头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只要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他就会下意识的对对方产生好感,这样的笑容大概就具备这样的魔力。

    “清风长老,宫主,你们怎么来了?”南天远问了一句。

    “你小子就喜欢说废话,这可是我们南天宫的救星,人家拯救我们南天宫于水深火热中,现在我过来看看,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成?”宫主瞪了南天远一眼没好气道。

    南天远抓了抓脑袋尴尬笑了笑。

    “对了,肖遥,除了鬼门的事情之外,我觉得我还要感激你啊!听南天远说,你将一粒仙丹赠予他,不单单救回了他的命,还让他直接突破到了破天境界,你对南天宫的大恩大德,我也无以回报了……”南天宫宫主叹了口气说道。

    南天远忽然抬起脑袋,看了眼宫主,笑着说:“宫主,您不需要谢谢肖哥的。”

    “怎么说话呢,肖遥都帮着你进入破天境界了,我还不该谢谢他?”宫主不悦说道,似乎是在责怪南天远的不懂事。

    倒是边上的清风长老,叹了口气,看了眼南天远,眼神深邃,仿佛已经猜到了什么。

    南天远接下来说的话,也算是验证了清风长老之前的想法。

    “宫主,我已经决定好了,等肖哥的伤势好了之后,我就和他一起离开南天宫了。”南天远说道。

    南天宫宫主眉头一皱,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悦。

    “我的修为,是肖哥给我的,而且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肖哥的话,我想,我们南天宫都会被鬼门从修炼界除名,现在我有了修为,自然应该跟在肖哥的后面,看看能不能帮一些忙了。”南天远正色说道。

    他能看到南天宫宫主眼神中的不悦。

    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么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没有任何过错,所以他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应该坚持自己的立场。

    “小远子说的不错,宫主,切莫因为自己的私心,毁了自己的德性!”清风长老帮着南天远说了一句。

    德性,拆开就是品德,本性,虽然听上去很简单,但是真正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人活一辈子,谁敢说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对的起自己良心的呢?每个人都会有自私的一面,只是有些人,可以将自私的一面藏得很深,甚至不让人发现,但是也有些人,会将自己的自私暴露在烈日下。

    宫主抬起手,指了指南天远,又叹了口气。

    “南天远,其实你没必要非得这样的。”肖遥看了看南天远苦笑着说道。

    南天远嘿嘿笑了笑,说:“肖哥,之前我就说过了,以后要为你上刀山下油锅,不管你需不需要,最起码我得时时刻刻准备着不是?反正我就知道一句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替你卖命,难道不对吗?”

    肖遥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南天远却不客气的打断了。

    “肖哥,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而且,您想啊,任何一个修炼者都想成为强者,都想有新的突破,我觉得,只要跟在你后面,我即便想要进入灵气境界,也不是不可能的。”

    南天宫宫主听到南天远的这一番话,也是眼前一亮,老实说,南天远现在说的这句话,之前他还真没想到,现在仔细想一想,他觉得南天远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实际上,南天远在南天宫已经算是资质非常不错的修炼者了,可即便是这样,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修为,不也还是那样吗?但是只是跟肖遥简单接触了一下,就已经突破到了破天境界,他日想要突破到灵气境界,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啊!虽然南天远说要跟着肖遥一起走,但是也没说要离开南天宫啊!

    说到底,南天远不管走到哪,还是南天宫的弟子,他日南天宫有难了,南天远不还得回来吗?他对南天远有这样的信心,他觉得,这小子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所以,南天远越强大,南天宫在修炼界的地位,自然而然就的也会水涨船高。

    想到这些,他倒是释怀了很多。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