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 赶赴南天宫
    第六百六十三章赶赴南天宫

    南天远现在说的话,肖遥非常能理解,因为现在他面对的也是这么个情况。..

    准确说起来,其实他和紫金门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就是因为他脖子上挂着的这个吊坠,紫金门的人三番五次想要杀了他。

    肖遥自己也会觉得委屈啊!不过,委屈也没有办法,紫金门的人也不会因为觉得他无辜,就此收手,所以肖遥能做的,就是凭借着一双铁拳,打断紫金门伸过来的手。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肖哥,咱们现在也不需要想这么多,反正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就够了。”南天远说道。

    肖遥笑着说道:“你刚才说的那样,我也明白过来了,是不是现在,我也需要一本心法呢?”

    南天远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他有些尴尬,一时半会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看到南天远脸上的表情,肖遥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哈哈笑道:“别紧张,放心,你们南天宫的心法,我不会打主意的。”

    南天远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苦笑着说道:“肖哥,如果那本心法是我自己的,其实不需要你多说,我现在都能双手奉上,但是……”

    南天远的话也没说完,不过肖遥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意思,说道:“别想那么多了,不过你今天这一番话,也算是提醒我了,看来,我还真得好好挑选一本心法……”

    肖遥没有告诉南天远的是,他之所以没有打南天宫心法的主意,并不是因为他不着急,而是因为,在那个神秘的戒指里,也有很多心法,只是在此之前,他压根就没有好好翻阅过,甚至都没有把那些东西当一回事,他的注意力,主要还是放在了戒指里的一些武技上。

    之前他也在好奇,搞不懂为什么一些武技自己没有办法融会贯通,甚至都没有办法理解,现在他算是想明白了,其实其中很多武技,都是需要心法作为支撑的,而自己现在还没有迈入灵气境界,用不上心法,那些武技,自然只能扔在那里了。

    现在听了南天远的话之后,肖遥觉得一道新世界的大门,自己已经为自己打开了……

    南天远开车,肖遥自然就是安安静静开始恢复体内的元力,虽然之前体内的元力已经接近干涸,但是,从海天市到南天宫的距离,也足够肖遥恢复过来了。

    距离南天宫已经越来越近。

    肖遥之前也来过一次,他的记性还是非常不错的。

    “停车。”肖遥说道。

    “啊?!”南天远一愣。

    “我来开车。”肖遥说道,“从半个小时之前,你就变得有些心绪不宁了,我怕我们还没到南天宫,就被你带进沟里了。”

    南天远强笑了一声,笑容看上去非常不自然。

    想了想之后,他也下了车,和肖遥换了一下位置。

    “趁着还有一些时间,好好休息。”肖遥说道。

    “肖哥,我没办法休息。”南天远认真说道。

    肖遥看了眼南天远,问道:“你很害怕吗?”

    南天远不置可否。

    肖遥眼神望向正前方,继续说道:“害怕也是正常的,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肯定也没有办法保持淡定,可是有的时候,你也得明白,即便你真的害怕,恐惧,也无济于事。”

    “我就是害怕,你说,如果我回去了,南天宫却都已经死光了,怎么办啊?”南天远苦笑着说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担心的意义又是什么呢?难道你担心他们就会平安无事吗?”肖遥说道。

    南天远没有说话了。

    肖遥没有继续安慰南天远,他觉得自己的安慰,根本无济于事,而且还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现在,身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不是南天宫的人,而是自己的亲人朋友,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不是还能说出前面的一番话呢?说到底,人都是感情动物,感情的存在,和修为高没有关系。

    不管肖遥以后到底成为了什么样的高手,恐怕他也不可能,做到心如止水,做到不管是面对什么事情都保持冷静,这样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进了山里之后,肖遥就和南天远一起下了车,其实继续往前开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南天宫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继续开车前行的话,就有些大张旗鼓了,说不定还会让南天宫的人更加危险。

    等到了南天宫外面,肖遥忽然停了下来。

    他的眉头紧皱。

    看到肖遥停下了步伐,南天远自然而然也停了下来。

    “肖哥,怎么了?”

    “有些不对劲。”肖遥看了眼南天远说道。

    “怎么不对劲呀?”南天远问道。

    “在南天宫外面有灵气波动,虽然很微弱,可是,却像一个巨大的碗,将南天宫扣了起来。”

    肖遥刚说到这,还没有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南天远就满脸的惊愕。

    “我知道了!”

    肖遥看了眼南天远,没好气道:“知道什么你就赶紧说,还跟我卖关子是不是?”

    南天远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似乎还有激动:“肖哥,我敢保证,南天宫现在还有人活着!”

    肖遥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了眼南天远,问道:“你小子哪来的把握啊?”

    “你说的灵气波动,应该就是我们南天宫的防御法阵了,其实在此之前,我们南天宫也是存在过灵气境界的修炼者的,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只不过,岁月已经非常久远了,以前我就听人说过,老祖宗给我们南天宫留下一个防御法阵,但是只能用一次,能坚持三天,等过了三天之后,防御法阵就会自动消失,再也用不了了,我以前只是觉得,这应该是个传说,却没想到,这个防御法阵真的存在!”

    肖遥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这个防御法阵,就能保证南天宫人的生命安全是吗?”肖遥问道。

    “应该是。”南天宫说道,“现在南天宫不是还没有被毁掉吗?”

    肖遥笑着说道:“那就没事了。”

    其实南天远说的不错,此时,在南天宫里面,一群人聚在一起。

    两天三夜了,他们谁都没有办法闭上眼睛。

    “宫主,防御法阵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一个身着白衣的弟子看着宫主说道。

    宫主微微点头,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身上不知道有多少伤口。

    “宫主,不然我们现在就撤掉防御法阵,直接杀出去!”那个弟子说道。

    “不要着急!”清风长老忽然走了出来。

    “清风长老,您看这……”宫主也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了,他是决策人,而且他也明白,现在这样的情况对他们而言,非常不好,即便躲在法阵里,他们也得时时刻刻保持高度的警惕,谁也不知道,法阵什么时候会忽然消失,说是三天,可是,哪有那么准确呢?更何况外面的人,似乎还打算强行将法阵攻破。

    之前他们确实无功而返了,可是现在法阵的能量被消耗的越来越多,离消失,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南天远不是还没回来吗?”清风长老说道。

    “清风长老,你说的我知道,但是或许……”

    “没有或许,他一定不会死,而且,他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我知道你们都想冲出去,但是,你们敢保证自己冲出去,就一定能赢吗?相反的,我们能生存下去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一。”

    清风长老说到这,南天宫所有弟子都低下了脑袋。

    这是事实,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可是有的时候,现实又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对于他们而言,得到这样的回答,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想到这些,他们内心都有些颓然了。

    “长老,您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就该相信南天远吗?”一个弟子忽然问道。

    “当然不是,虽然我们可以相信他,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我们全部的希望,可是,我问你,我们现在除了等待他回来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吗?”清风长老脸上没有任何复杂的表情,看上去还是那么淡定,好像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他大动肝火的。

    在清风长老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个弟子也什么都不说了,谁也没有办法否认,清风长老说的很对。

    南天宫外,肖遥和南天远两人,将自己的气机完全隐匿起来,就是为了打草惊蛇。

    “肖哥,那边就帐篷,还有火光!”南天远忽然伸出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肖遥顺着南天远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得先做一些事情了,你现在和南天宫的人能联系上吗?”肖遥看了眼南天远问道。

    南天远摇了摇头。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这倒是有些可惜了,如果我们现在能联系上南天宫的人,可以来一个里应外合,这样一来我们成功的希望也大很多。”

    “嘿,肖哥,这个就交给我!”南天远笑了笑,指着那个火光的方向,说道,“只要先解决了他们,我就有办法了。”

    肖遥眯了眯眼睛点了点头,他也没问南天远到底有什么方法,但是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肖遥觉得自己也找不到一个怀疑对方的理由。

    毕竟,南天远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拿南天宫的安危开玩笑的。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