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 我扛下来了!
    海天市的夜,比京都寂静,安详。..

    肖遥哄睡了葛不哭,开着车,朝着自己的小窝赶去。

    在海天市,又待了三天,这三天里,肖遥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就是没事来四合院转悠一圈,然后看看葛不平和葛不哭,还有小月。

    时间久了,他觉得其实带孩子,真的是个体力活。

    他忽然觉得粉蝴蝶挺委屈的,只是来海天市想要过自己的生活,自己却给她安排了这么多任务,带三个孩子,还得工作。

    更让肖遥感到无奈的是,其实他比谁都要清楚粉蝴蝶到底想要什么,但是即便知道,自己也什么都做不了,他给不了粉蝴蝶想要的东西,他清楚,粉蝴蝶也同样清楚,但是粉蝴蝶却没有放弃,肖遥想不明白为什么,后来他逐渐明白,其实理由也很简单,粉蝴蝶和他的性格有些相像,都有自己所执着的东西。

    固有所执方有所成。

    这句话听着似乎很有道理,但是仔细琢磨之后就会发现,这是个优点,但也会成为一个缺点,比如,太过于执着了,不懂得放弃,有的时候,就会成为钻牛角尖。

    停了车,下了楼,忽然一道身影闪到了肖遥的跟前。

    肖遥下意识伸出手,接住了对方。

    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南天远?”看到这个男人肖遥有些惊愕。

    他还真没想到,自己和南天远的再次相见竟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而且再次看到南天远,肖遥的心里也很是感慨。

    南天远抬起脑袋,看了眼肖遥,强笑了一声,脑袋上汗如雨下,下一秒就昏死了过去。

    肖遥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切了下脉搏,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五脏六腑都要破碎了,这小子,是招惹什么人了?”肖遥也没多想,赶紧将南天远背了起来,并且上了楼。

    上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南天远,肖遥可能也找不到天灵草,不单单是南天远,整个南天宫,都帮了他很大的忙。

    李潇潇看到肖遥背着一个男人回来了,赶紧凑了上来,也没多问什么,只是帮着肖遥一起将南天远扶到了床上。

    “这个是我朋友,楼底下遇见的,看来是专门来找我的,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肖遥说道。

    “他伤的很严重吗?”李潇潇小声问道。

    “随时都有可能丢掉小命,你猜严重不?”肖遥说道。

    李潇潇哭笑不得,既然都已经这么严重了,肖遥竟然还有心思反问自己。

    肖遥拿了一张纸和笔,写下了一些中草药,递给了李潇潇。

    “照着这上面的中草药去找药灵,他看到就知道了。”肖遥说道,“可能还需要熬药,所以药灵送过来也没什么太大的用,我们这里没有药罐,要麻烦你跑一趟了。”

    李潇潇接过药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出去了。”

    “好。”

    等李潇潇走了之后,肖遥也没有继续浪费时间,先将南天远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

    让肖遥没想到的是,南天远的身上竟然还有不知道多少道伤口,血肉模糊,揭开衣服的时候,也撕碎了凝结了的血痂,虽然现在南天远已经晕了过去,可眉头还是皱了起来,身体轻微抽搐着。

    “真是够惨的,也不知道到底惹上什么人了。”肖遥叹了口气,先在南天远的身上点了点,止住血之后,又拿出一瓶逍遥派金疮药,涂抹着伤口,等都差不多了之后,肖遥又开始给南天远针灸。其实这些外伤对于南天远这样的修炼者根本算不上什么,可关键是,南天远还受了很重的外伤,五脏六腑都被震伤,体内气息混乱,随时都有可能挂了,这也幸亏是遇到了肖遥,否则到底能不能活下来,真的是未知数。

    控制好南天远体内的气息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这个时候,药灵也跟着李潇潇来了。

    “师父,我来了!”药灵手里拎着个保温罐说道。

    “嗯,药都熬好了吗?”肖遥问道。

    “嗯,这个小子受了很严重的伤吗?”药灵看了眼南天远,好奇问道。

    “是。”肖遥说道,“不过等喝了药,静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最起码死不了。”

    药灵也没废话,赶紧找李潇潇要来一个瓷碗,倒了一杯药。

    喂药的事情,就不可能让肖遥亲自来了,既然药灵都已经来了,肯定得自己亲自来。

    “师父,您给的那个药方,虽然简单了很多,但是,效果也会差很多,我稍微改良了一下,加了几位药材。”药灵一边喂着药一边对肖遥说道。

    肖遥听了这句话,微微一愣,接着笑道:“你是加了人参,乌龙果?”

    “咦!师父,你都知道啊!”药灵惊讶道。

    “废话,之前之所以让药方简单一点,主要也是担心你会弄不好。”肖遥说道。

    “……”药灵郁闷了,“您这么说未免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

    “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现在你都已经拜我大爷爷为师了,叫我师兄就可以了,还师父师父叫着,不觉得有些混乱吗?”

    “嘿嘿,都习惯了,不纠结这些小问题,这个家伙是什么人啊?这得罪了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会伤得这么严重呢!”药灵看着躺在床上的南天远好奇问道。

    “这个,我现在也不知道,还得等他醒过来自己说,现在纠结这个问题,也没什么意思。”肖遥笑着说道。

    药灵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反正这里也没有他的事情了,在和肖遥说了几句之后,就走了。

    “潇潇,你也去睡觉,明天还得上班呢。”肖遥看了眼李潇潇笑着说道。

    “好,那你呢?”李潇潇问道。

    肖遥伸出手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南天远,说道:“这哥们对我有恩,既然这一次来找我了,我就得尽心点,我就在这守着好了。”

    李潇潇也知道肖遥的性格,多说无益,只好自己先去休息了。

    到了下半夜,南天远终于醒了过来。

    “肖遥……”

    肖遥猛然惊醒,揉了揉眼睛,看着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的南天远,笑着说道:“醒了?”

    “嗯……”南天远点了点头,又问道,“你救了我?”

    “嗯,不过你现在想要下床的话,是不可能的,还得多休息一段时间。”肖遥正色说道。

    南天远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但是,我估计我天亮就得走了。”

    肖遥眉头一皱,压低了嗓子说道:“你小子,不想活了?”

    虽然说,南天远现在的伤势已经被控制住了,但是还没有彻底安全,如果现在就要走的话,肖遥真担心南天远会不会死在半路上。

    “我要回去救人。”南天远说道。

    “救人?”肖遥一愣,“怎么回事?”

    南天远看了看肖遥,沉默了片刻。

    肖遥笑着说道:“行了,你小子就别跟我藏着掖着的了,你这一次来海天市找我,不就是为了搬救兵吗?否则,你大可以不来,既然打算让我帮忙,总得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还被肖遥用“你小子”这三个字称呼着,南天远的心里也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尴尬笑了笑之后,他只好说道:“南天宫出事了。”

    “南天宫?怎么回事?”肖遥问道。

    “有另外一个门派,来找南天宫的麻烦,我们宫主已经死了,清风长老他现在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是情况肯定不妙……”

    肖遥听到这,点了点头,又问:“到底是什么人呢?”

    “这个,我暂时也不知道。”南天远摇了摇头,表情看上去很是痛苦。

    肖遥伸出手,在南天远的肩膀上拍了拍。

    “你还记得,当初我拿走天灵草的时候说过什么吗?我和你们说过,以后惊雷会欠下你们一个人情,当然了,现在这个人情得落到我身上了,二爷爷的话,就不麻烦他了。”肖遥说道。

    听肖遥说到这里,南天远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难看了。

    肖遥不用猜也知道,南天远这个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说话不算数,当初明明说,是惊雷欠下你们南天宫的人情,现在却变成我了?”

    “肖遥,你别误会,我并不是说你不行,我只是觉得,惊雷前辈毕竟是华夏第二高手,如果他出面的话,事情可能会变得简单很多……这一次,对方似乎还有破天境界的高手,即便是清风长老和宫主,都不是对方的对手,如果你去了,很有可能会遇到危险。”

    肖遥说道:“如果我真的解决不了那些人,即便你把我二爷爷叫着,也没什么用。”

    肖遥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很是平淡,但是这句话在南天远听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话里话外的,不就是在告诉自己,其实现在的肖遥比惊雷还要厉害了吗?

    老实说,南天远真的有些没办法相信,但是仔细一想,他觉得,肖遥似乎也没有骗自己的理由,毕竟其中的利害关系,自己已经分析的非常到位了,肖遥只要不是傻子,就断然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这件事情,我扛下来了,等你休息好,我们就出发。”肖遥说道。

    (感谢好先森就是我,纯情小一休在纵横网的打赏)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