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 压轴大戏
    拍卖会顺利进行着。..

    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一次拍卖会的核心物件到底是什么,但是这绝对不会给他们造成什么困惑,反正只要出现好东西,就可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出来的东西,也总能引来一阵惊叹。

    “我的天,这个该不会真的是画圣吴道子的真迹?这简直就是国宝级别的东西啊!”

    “是真的,肯定是真的,你也不想想现在我们在哪里,这可是周磊的地盘,如果有人敢在这里拍卖赝品,那简直就是活腻歪了。”倒也有明眼人成功解答了这个疑惑,只是解答的角度不是很专业,当然,这也不重要,反正只需要知道最后的结果就好了。

    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人,或者是对收藏有浓厚爱好的收藏家,看到这一副画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他们的眼睛都开始放出绿光了。

    “真搞不懂这一次拍卖行的老板了,这么好的东西难道不是应该放在最后出场吗?这简直可以成为压轴,或者是压大轴的重头戏啊!”一个戴着眼镜的老者叹了口气说道,似乎是在感叹拍卖会老板脑子有毛病。

    这里,也需要解释一下,在很多人思维方式里,压轴似乎就是最后一个出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压轴正确定义,是倒数第二出现,最后一个出场的,叫压大轴。

    当然,这些细节,不需要太过于较真。

    当吴道子画出现的时候,周老爷子满脸的肉疼。

    “嘿,周老哥,这不是你的心头肉吗?怎么被周磊那小子给偏来了啊?”曲洋爷爷在边上嘿嘿笑着说道。

    周老爷子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道:“年轻人还是需要帮助的,能帮一把是一把嘛!再说了,曲洋从你那骗走的东西还少吗?”

    曲老爷子干脆不说话了。

    老实说,他觉得周老爷子这一番话,也算是勾起了自己痛苦的回忆……

    “行了,先不说这些了,继续看着!不过,这里识货的人还是不少的嘛!也都知道我这幅画是好东西。”周老爷子得意说道。

    曲老爷子笑着说:“周老哥,你这番话里,可存在一个错误啊!”

    周老爷子挑了挑眉头,好奇问道:“什么错误?”

    “首先,这幅画不是你的了。”曲老爷子只说了这么一点,就被周老爷子狠狠瞪了一眼。

    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很有意思吗?

    最后,吴道子的真迹,被曲老爷子用三千八百万的价格收走了。

    周老爷子继续等着曲老爷子,而曲老爷子索性当做没有注意了。

    他实在是太喜欢这幅画了,如果眼睁睁看着别人将这幅画买走,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会受不了,再说了,反正谁买不是买呢?

    他也是这么安慰周老爷子的。

    “周老哥,你想啊,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我呢!到时候你要是想这幅画了,还可以来我这看看,对不对?”曲老爷子笑呵呵说道。

    周老爷子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他真想也买回来。

    曲洋和周磊都不敢去接触几个老爷子投来的目光,那简直就是杀人般的目光。

    不过,对于现场的气氛,他们还是比较满意的,拍卖会最怕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冷场,从而导致流拍。

    流拍,简单的简直,就是拍卖的物件并没有人出价,可能是物品冷门,不受人喜欢,也有可能是因为低价过高,虽然周磊他们都没有开过拍卖会的经验,可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看过猪跑呢!怎么说他们也是参加过拍卖会的,所以对物品的定价,还是能够把握好的。

    更何况,这一次的拍卖师,那个年轻的女孩,也是专家级别的人物,虽然周磊他们的定价本身而言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经验丰富的拍卖师,也稍微修改了一下,确保万无一失。

    毕竟,白手套对她而言就是一个金字招牌,如果真的出现了流拍事件,这也会对她的职业生涯造成一定影响,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招牌就这么被砸了。

    拍卖会从开始,一直进行到尾声,也没有人提前离开,一方面是因为周老爷子等人都稳坐泰山,如果他们离开了,那不是不给面子吗?谁也不愿意做这个领头羊,出头鸟。

    其二,也是因为这一次拍卖会出现了不少好东西,很多东西都会给他们造成极大的冲击力,谁也不愿意错失这个好机会,毕竟,这些藏品以后价格只会越来越高,想要贬值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很多收藏爱好者,也并不指望着用这些东西牟利,对于这些根本不缺钱的人而言,收藏古玩,只是一种爱好而已,也可以成为朋友圈里互相攀比炫耀的资本,看到自己那些老朋友们看到自己的藏品时候一个个露出激动的神色,感觉还是会非常不错的。

    “哎,反正我对这些东西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周磊叹了口气看着那些人激动地神色,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对这些也没兴趣啊!不过我们也没必要非得了解哪些嘛!比如我可能不知道那个罐子是哪个朝代的,但是这有怎么样呢?咱们去讨论一下跑车发动机,我保证他们也没我们知道的多。”曲洋笑着说道。

    周磊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曲洋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这也笑了出来。

    如果让家里老头子们知道他们这一番对话,说不定会被气的吹胡子瞪眼。

    光知道那些有个屁用啊?

    对于周磊曲洋而言,这也是他们的谈资。

    时代不同了,聊天的话题也自然不同,或许等周磊他们到了自家老爷子这个年纪之后,也会对这些古玩产生兴趣,所以,无法直接说对与错。

    等到最后三颗丹药被推出来之后,那个带着白手套的女孩冲着肖遥点头示意,这也走了下去。

    所有人都是一副好奇的神色。

    按道理说现在拍卖会还没有宣布结束呢,拍卖师忽然下台,是什么情况?

    不过当他们看到肖遥上台之后,一个个也都安定了下来。

    只要有肖遥出现的地方,似乎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在此之前,很多人也都猜到,其实这一次肖遥才是拍卖会上真正的主角,只是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是很了解了。

    他们也不着急,既然现在肖遥上台了,那就是揭晓谜底的时候了。

    当所有眼神都落到肖遥身上的时候,肖遥只是扯出了一个笑容。

    “在座的各位,有认识我的,也有不认识我的,哦,还有我请来的一些托,我觉得,我依然有必要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肖遥,浑身上下没有什么特点,可能也就长相稍微帅气。”

    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肖遥不高兴了:“你们笑起来的话,我会觉得,刚才我阐述的不是事实,而是说了一个冷笑话,给点面子可以吗?”

    在场的宾客们笑的更大声了。

    肖遥咳嗽了一声,扫了一圈之后,微笑着说道:“接下来,就是本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物品了,有人问我,放在最后面难道就不担心,等到了这个时候,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吗?”

    肖遥说的这个问题,其实先前也有很多人好奇过。

    听肖遥现在既然开口了,一个个都打足了精神,等着肖遥揭晓答案。

    肖遥微笑着说:“我觉得,我并不需要担心,因为接下来要拍卖的东西,只要还有人在,就不愁卖不出去,如果真的有人提前离开了,那就让他后悔去,好东西,不是有钱就得得到的,还得有缘。”

    肖遥说这番话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站在台上的是个大忽悠似得。

    天桥底下算命的半仙吗?

    “这就是舞台的掌控力。”周磊叹了口气,对曲洋说道,“不管是你还是我,站在台上都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曲洋深以为然,点了点头。

    肖遥表现的非常轻松,他们这些观众也都非常轻松,这听上去似乎没什么不对劲的,可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营造出一份轻松的气氛,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非常考验一个人的掌控力。

    不管是曲洋还是周磊,他们如果此时站在上面,考虑的第一件事情即使该如何照顾好所有人的情绪,可是这个问题,肖遥根本就不需要多想,所有人的思维,都是跟着他走的。

    肖遥说完前面那句话,等了一会之后,又继续说道:“接下来拍卖的,是三颗丹药。”

    “……”

    全场忽然安静下来。

    三秒钟之后,又开始议论纷纷。

    “我知道,在座的很多人,对丹药都没有一个准确的了解,听到这样的词语,似乎一般都是在小说里,或者是电视里,这一次,是实实在在出现在你们的生活里。”肖遥说道,“众所周知,我的身份是一个中医,虽然不敢说自己在中医上的造诣有多高,但是,最起码拿得出手。”

    一些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如果说,肖遥的医术只能算是拿得出手的话,华夏很多中医可能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了,他们都属于拿不出手的行列中。

    “丹药,并不是不存在的,最起码现在它们就在你们的眼前,止于这三枚丹药的效果——延年益寿,三五年的时间,止于到底是三年还是五年,也得视情况而定,如果病入膏肓,大概也只有三年的时间了,但是如果现在还活蹦乱跳的,最起码也有五年的效果。”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