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 担子又重了
    第六百三十九章担子又重了

    狂妄!疯子!

    这就是徐碎碎对肖遥的评价,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别的词语可以用来形容肖遥了。

    如果这里是她的会客厅,是她的办公室,这一秒她就会立刻将肖遥赶出去。

    和这样的人,简直没有多余的话要说了。

    “哈哈!不错!”可是让徐碎碎更加没想到的是,楚辞穹在听完了肖遥的这一番言辞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如果你不这么说的话,即便给我百分之九十的股份,我拿着都没有任何意义了。”楚辞穹摸着下巴认真说道。

    肖遥轻笑着。

    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对楚辞穹的感激。

    因为在他的内心有绝对的自信,正如他先前所说的那样,要不了多久,逍遥集团的一个百分点都是几个亿。

    虽然现在他的这种说法还没有办法得到任何方式的验证,但是他就是这么一个盲目自信的人,或许在别人看来他就是个疯子,但是楚辞穹却只是使劲笑着点头,最后伸出手在肖遥的肩膀上重重拍了拍。

    “其实我挺喜欢你,但是也很讨厌你,讨厌是你因为,你小子身上有有太多你父亲的影子了,他和你一样,自信,张狂,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不管是你还是他,都有张狂的实力,喜欢的理由嘛!大概也还是这些。”楚辞穹认真说道。

    肖遥笑了笑:“或许以前你和我父亲还有成为朋友的机会。”

    楚辞穹摇了摇头:“没这个可能,虽然我也很自信,但是面对你的父亲,我也只有自卑的份,如果我和他不是敌人的话,那也只有一种关系,我是他小弟,除此之外,其实我也想不到别的关系了。”

    肖遥对自己那个没见过面的父亲越发的好奇了。

    而边上的徐碎碎同样如此。

    他们都在想,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能让楚辞穹有这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想法。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累了,倦了,碎碎,肖遥没开车,你送他回去。”楚辞穹说道。

    提起这些,他的心情都不是很好了。

    徐碎碎虽然有些不情愿,可还是点了点头。

    先前楚辞穹说的那些话,她心里已经想好了对策,绝对不能瞎帮忙,让肖遥活得太滋润,反正这件事情,楚辞穹都已经全权交给了自己,到时候到底会怎么做,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吗?

    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到也轻松了很多。

    可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楚辞穹却忽然再次开口了。

    “对了,碎碎,既然我已经让肖遥和你接洽了,那之后不管肖遥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你都照做。”楚辞穹坐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徐碎碎叹了口气,老实说,站在楚辞穹的面前,她感觉自己就是透明的,心里什么小心思,都没有办法躲过对方的火眼金睛。

    “可是楚总,如果他想要让泄露我们公司的内部机密呢?”徐碎碎有些不服气说道,她觉得楚辞穹这一番话,实在是太武断了,简直就是对他自己的高度不负责任!

    现在的徐碎碎,手上可掌握着很多楚家的机密,随便透露出去一个,都能改变最近几年的商业格局,也能在京都掀起轩然大波,而肖遥对于他们而言始终是个外人,楚辞穹竟然让自己百分百受命于肖遥。

    这不是拿楚家商业帝国当玩笑嘛?

    楚辞穹看了看徐碎碎,板着一张脸,忽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是不了解肖遥啊。”楚辞穹摇着脑袋叹着气说道。

    徐碎碎满脸的不情愿,也因为和楚辞穹太过于熟悉,胆子也大了很多,不服气说道:“这个和我了不了解他有什么关系嘛!”

    楚辞穹并没有回答徐碎碎的这个问题,倒是边上的肖遥说话了:“如果你了解我的话,你就可以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放心了,因为他知道,我对你说的那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说完这句话,他就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徐碎碎站在原地,傻愣了半天,长大了嘴巴,如果这是一部动画片的话,她的脑袋上一定会有一只乌鸦飞过,并且留下一对省略号——无语,相当的无语!

    这个家伙,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啊?

    “你等等我!”徐碎碎一跺脚,跟了上去……

    楚辞穹看着徐碎碎和肖遥的背影,哈哈笑了起来。

    “这小子,可真会刺人……”

    说完,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注视着,然后倒进喉咙里,酒气在胸腔崩腾,犹如化身一条神龙,活络着身体里的血液。

    “也很像他……”楚辞穹喃喃自语,声音低沉。

    怕只有他一人能听见……

    走出楚家,徐碎碎手中一按,停在门口的一辆白色帕萨特车灯亮了一下。

    徐碎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上车!”徐碎碎虽然心里不情愿,可是先前楚辞穹可是下了命令,让她将肖遥送回去的。

    “这是你的车?”肖遥愣了愣。

    “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徐碎碎先前被肖遥呛了一下,满心的不悦,抓住机会就想呛回去。

    “我只是有些好奇,你现在都已经成为楚辞穹的心腹了,待遇应该也不会太差。”肖遥笑着说道。

    “难不成,我就该开着法拉利或者是兰博基尼全世界的瞎转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有钱最好还直接把我绑架了?”徐碎碎说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索性闭上了嘴巴,免得还会继续被对方呛。

    “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给楚总灌了什么**药,他竟然这么相信你。”徐碎碎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因为他了解我。”肖遥抠着手指头说道。

    徐碎碎觉得,肖遥应该是自己见过最不要脸的男人了,这么不知羞耻的话竟然都能说出来。

    “我问你个问题可以吗?”肖遥忽然转过脸看着徐碎碎满脸认真说道。

    “什么问题?你先说,不过回不回答是我自己的问题。”徐碎碎说道。

    “你觉得你和楚辞穹谁更有能力呢?”肖遥看着徐碎碎认真问道。

    “肯定是楚总啊!”徐碎碎觉得肖遥问的简直就是废话,楚辞穹一直都是她的偶像好不好?

    她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没有资格和楚辞穹相提并论。

    “既然是这样,你非得认为你比楚辞穹更加有眼光吗?”肖遥笑着问道。

    “……”徐碎碎愣了愣神,她觉得自己听到肖遥这样的话会觉得非常的别扭,但是仔细想了想之后又觉得有些无言以对。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赶紧开车。”肖遥将曲洋家的地址告诉了徐碎碎之后就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

    徐碎碎气的牙痒痒,这个家伙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他的专职司机了是不是?

    将肖遥送到小区门口之后,肖遥拉开车门下了车,一句话都没有和徐碎碎说。

    “喂!你还没谢谢我呢!”徐碎碎竟然跟着一起拉开车门下了车。

    肖遥顿下脚步转过脸看着徐碎碎,微微一笑,问道:“如果楚叔叔不说的话,你会送我回来吗?”

    徐碎碎使劲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因为受命于楚辞穹,她脑子进水了,才会将肖遥送回来!

    “既然是这样,我为什么要说谢谢呢?”肖遥说道,“你又不是真的愿意送我,所以啊,即便我真的要谢,也是该谢谢楚叔叔才对。”

    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过身继续往前走着。

    徐碎碎觉得,肖遥可能是她这辈子见过最讨厌的人了。

    没有之一!

    回到家里,肖遥刚拉开门,周磊和曲洋就一起扑了上来。

    “肖哥!你回来了?怎么没打电话让我去接你啊?”曲洋好奇问道。

    “楚辞穹找人把我送过来了。”肖遥简单说道。

    “那……”

    “先什么都别说,让我洗个澡先。”肖遥收拾好衣服,刚走进卫生间及又退了回来,说道,“曲洋,我内裤你都帮我洗了?”

    曲洋嘿嘿笑着。

    肖遥冲着曲洋竖起大拇指,又进了卫生间里。

    而周磊也不可思议看着曲洋:“你小子——真豁的出去啊!”

    曲洋笑着说道:“都是我应该做的嘛!”

    周磊翻了翻白眼不去搭理他了。

    等肖遥洗完澡,重新从卫生间钻出来之后,曲洋和周磊两人就赶紧冲了上来。

    “肖哥,你和楚辞穹谈的怎么样了啊?”周磊第一个问道。

    肖遥拿着一条干毛巾擦了擦自己的头发,开口问道:“你们对徐碎碎,了解多少?”

    周磊和曲洋对视了一眼,又重新看着肖遥,好奇问道:“肖哥,你怎么会忽然问那个女人啊?”

    “今天晚上就是她送我回来的,而且以后,我们直接和他进行洽谈好了,楚辞穹让她帮着我们。”肖遥扭开一瓶放在桌子上的矿泉水,猛喝了一大口说道。

    “什么?!”在听到肖遥的这一番话之后,周磊和曲洋直接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看着肖遥的眼神充满了惊讶。

    虽然现在他们还没有给肖遥答案,但是从这两人的脸上,肖遥也算是明白了。

    看来这一次,楚辞穹真的是不遗余力啊!

    想到这些,他苦笑了一身。

    肩膀上的担子似乎又重了许多。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