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虎豹之子
    茶水留在了地上,慢慢渗透,入了土地。()

    周围一边寂静,天井里,肖遥和渡江一刀面对面站着,身体笔直。

    惊雷在肖遥忽然出手的时候略微迟疑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回过神,脸上郁闷的表情也没有存在太久,毕竟在他看来,肖遥能有这样的举动,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相反的,如果肖遥真的什么都不做,只是安安静静站在一边,才会让他感到惊讶。

    他不得不感叹一句,孩子大了,一些都不是自己说了算的。

    可是,更多的是一种欣慰。

    他忽然想起肖遥小时候说过的一句戏言,他说,他会好好练武,将来将一切风雨挡在身前,自己三个爷爷需要做的,就是喝喝茶,下下棋,享受一下人生,仅此而已。

    惊雷始终认为这就是一句戏言,但是这一刻,他不得不认真回想一下肖遥当初说这番话时候的神态。

    非常认真。

    以前惊雷最听不得别人说他老了,可是现在他忽然觉得老了没什么不好的。

    想了想,他坐在一张石凳上,依然握住手中的茶杯抿了抿,杯中已无茶水。

    “不知好歹。”渡江一刀叹了口气,手中长刀一闪,眨眼便至身前,手腕轻轻一动,长刀犹如灵蛇吐信。

    肖遥避之不及,索性不避。

    他怒喝了一声,再次一掌拍出,拍在刀刃之上,身体凌空而起,同时往前踹出一脚,这一脚踢了个空,肖遥的身体却不降反升,再次踹出一脚,终于踹在渡江一刀的胸口。

    肖遥对自己这一脚有着超乎寻常的自信,可渡江一刀也仅仅只是往后退了两三步,就站稳了身体,即便是脸色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只是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变成了满含笑意。

    “算你有点本事,那混小子死在你手上到也不冤,可你也得知道,即便初生牛犊不怕虎,终究也在死在虎口之下。”渡江一刀拍了拍胸口的灰尘,眯着眼睛看着肖遥说道。

    肖遥揉了揉鼻子,回了一句:“你这么说也有道理,看来你对华夏的文化还是有些了解的,不过你颠倒了位置,你怎么就知道,我是牛犊子,你是虎呢?你知不知道,华夏还有一句话,叫虎豹之子,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

    渡江一刀哈哈大笑:“真想手中有杯烧酒,一饮而尽,那叫畅快,只可惜了没有。”

    肖遥忽然不想和渡江一刀说话了。

    倒也不是看不起对方,主要是他觉得,这个装.逼犯简直都已经将装.逼装出了一个惨无人道的境界。

    他就不累吗?

    肖遥的身体也已经再次往前冲了出去,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是牛犊。

    而这个叫渡江一刀的家伙,或许真的算是一个高手,可也不是强大到让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

    他的想法很简单,渡江一刀或许真的强大,但是他强任他强,管自己屁事啊?

    只要能杀了他,一切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就在肖遥冲到跟前,高举起拳头的时候,忽然渡江一刀抬起手腕,一刀挥出,气浪翻滚犹如深海沸腾,来势汹汹仿若惊涛骇浪,耳边狂风呼啸,一缕缕疾风形成一堵风墙,将肖遥的身体往下压缩。

    肖遥深吸了口气,再次运气体内元力,强压住气血分管,双手再次握拳,用力往上一推,风墙就此破碎,肖遥踏空而来,如释负重之后的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是精神焕彩。

    而渡江一刀对这一切也没有感觉到多么的诧异,好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大概是他觉得如果肖遥真的是那么容易解决的话,自己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赶来华夏,也就没有了意义。

    他也已经做好了打算,等解决了这个叫肖遥的家伙之后,自己也顺带着将惊雷给解决了,之后就立刻去找诸葛焚天,只求一败。

    他在岛国,常年闭关,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实力往前更进一步,原本他是打算,等自己真正跨入另外一道门槛之后再来华夏,免得不幸陨落,可是松下疾风的死亡就变成了一个导火.索,逼得他不得不将日程给提前了。

    不过在他看来,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原本他就已经遇到了瓶颈,三年都没有往前再次迈出一步,他意识到,闭门造车对自己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还不如现在就来华夏,寻找真正的高手,通过实战,来打破此时自己所遇到的桎梏,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真正立足巅峰。

    放眼古今,怕也没有任何一个高手,是在深山里待了一百多年直接成为天下第一的。

    只有经历了鲜血的洗礼,才能让手中的刀有精魄,有狂魂。

    渡江一刀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显然,先前的他并没有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在意识到肖遥值得自己付诸全力之后,他才放下了最后的顾忌。

    可是现在,他忽然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了。

    为什么,华夏的一个年轻人都这么难以对付呢?很久以前他就来到了华夏,也就是那一次之行,让他意识到,即便自己是岛国第一高手,到了华夏,也只能算是一个武士。

    地方大了,人多了,高手自然也就多了。

    即便他不喜欢华夏这个国家,可是有的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华夏的高手真的很多很多,以他的实力想要让华夏俯首称臣子,也只能算是一个笑话。

    原本在深山中闭关这么多年,他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和华夏高手一战高下的实力,可是刚刚应付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就感觉到了压力,这让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他忽然意识到,再次之前,他对华夏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了。

    心中所想,招式已然所致。

    狂刀怒卷风浪,一刀接着一刀。

    肖遥身形一动,躲开风刀之后,身体也慢慢朝着渡江一刀挪动着。

    渡江一刀是个高手,是个不好对付的高手,这一点再次之前他就非常清楚,想要应付这样的高手,绝非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在出手的时候,肖遥的心里就已经做好了苦战的打算。

    果不其然,渡江一刀没有让他失望,当然了,他也完全相信自己所展露出的实力,没有让渡江一刀失望。

    忽然,他身体往前一冲,体内元力疯狂运转着,身后千万压力犹如千军万马,朝着渡江一刀的方向奔腾而去。

    他不喜欢示弱,更何况是面对自己讨厌的对手。

    应付渡江一刀这样的高手如果还藏着掖着不愿意将自己的杀招拿出来,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而惊雷在一旁观战,却已然变了脸色。

    无风自动,无力而倾,无水能游。

    “这是,气破九霄?”惊雷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很快,内心就被苦涩所席卷,

    气破九霄,是他教给肖遥的杀招,但是扪心自问,他敢确定自己绝对不能将气破九霄运用到如此地步,更不会有肖遥这一股,千军万马奔腾战场的气势。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惊雷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在他看来,最好的徒弟也就是这样了,一些师父传过去的招式,只要稍微改一改,就能有更足的气势。

    从一开始,天底下哪有什么招式,哪有什么杀招,无非就是一些简单的套路被用多了,有的被简化了,有的被运用的更家恰到好处了,就有了所谓的招式,所谓的杀招。

    否则,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一切都是丝毫未改,还是和以前一样,华夏古武又该如何渊源流传呢?

    一沉不变未必是什么好事,原先的未必就是最好的,就像一个网络游戏一样,只有不停的简化界面,或者是添加色彩,然后顺带着慢慢修补一些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才会成为一款真正成熟的游戏。

    现在,惊雷在肖遥的身上看到了大家的影子。

    集百家之长,显自身神威,成万术之祖——方为大家。

    庞一二退隐江湖,隐姓埋名,内江湖或许还有他的故事和名字,但是他只能算是一个高手了。

    东方无言武德崇高,巅峰时用双拳给自己轰开一条自己的路,算是一个武中之侠。

    诸葛焚天虽未开宗立派,但却守护华夏万疆多年,并且不断探索真正的突破点,勉强能算一个宗师。

    现在惊雷在肖遥的身上看到了大家的影子,他觉得挺好,最起码这小子是自己的徒弟。

    渡江一刀面对气破九霄,也没有先前那么淡定了,身体赶紧往后推出了几步。

    地板上的青石被卷起,最后隐隐显出龙形,张牙舞爪,朝着渡江一刀撕咬而去。

    华夏狂龙,一飞冲天。

    等灰尘散尽,尘埃落定,渡江一刀的衣服上,多了不少道血淋漓的口子,手中的长刀也已经折断了,灰头土脸的他,再也没有了先前的轻松,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警惕。

    这样的结果,是肖遥不满意的。

    他意识到,即便是自己强有力的杀招,也没有让渡江一刀彻底落败,反而让对方升起了警惕之心。

    渡江一刀就这一份实力吗?显然不是。

    可是自己,还该拿什么去应付呢?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