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你有师父吗
    肖遥接到惊雷的电话,原本就有些惊讶,要知道,二爷爷每次打电话都是找自己有事情的。..而且自己这刚刚才从四合院离开,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有什么事情呢?

    在听到惊雷的声音,格外严肃。

    他立刻意识到,可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至于惊雷口中说的到底是什么人,现在肖遥也没有一个定论,想要解开谜底,还得先回到四合院。

    开着车,一路上肖遥也想了很多这一次到底是什么人造访。

    如果只是一般的朋友,惊雷也断然不会这么严肃。

    这完全不科学。

    等回到了四合院里,石桌上,惊雷和一个穿着黑色武士服的男人,在喝着茶。

    他的腰上,还缠着一把岛国长刀。

    只要肖遥不是二愣子,现在都能猜到对方的身份了。

    他先前就在考虑这个问题,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说来就来,一个招呼都没打,更让他感到郁闷的是,这个家伙竟然直接杀到了四合院,他很惊讶,渡江一刀到底在海天市潜伏了多久,否则,也不可能连四合院都摸得这么清楚,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自己到现在竟然都毫无察觉。

    看来,高手始终都是高手。

    惊雷冲着肖遥,招了招手。

    肖遥走到跟前,看了眼渡江一刀,坐下的同时也在仔细打量着对方。

    一张不算多么苍老的脸,眼眶深陷,鬓角些许灰白,眼角纹很重,眼白大于瞳孔,嘴唇很厚,就像两节香肠挂在了嘴上。

    老实说,这样的人站在大街上,真的很难看出来这是一个高手。

    “来了?”惊雷看了眼肖遥问了一句毫无意义的废话。

    “来了。”肖遥点了点头。

    惊雷递过来一杯茶,肖遥先愣了愣,不过还是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肖遥真的不明白了,自己这个二爷爷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难道他不知道现在坐在边上的人是谁吗?这完全没理由,毕竟以前惊雷就和渡江一刀交手过,虽然已经过了不少年,可是如果说完全不认识了,也太扯淡了。

    谁都知道,渡江一刀这一次来华夏,就是为了找麻烦的。

    既然是这样,大家怎么还能坐在一起喝茶啊?

    渡江一刀看了看惊雷,说道:“您这个徒弟,看上去似乎非常警惕啊。”

    “他一直都是这样。”惊雷笑了笑说道。

    肖遥忍不住打断了这两人之间的谈话,小声问道:“二爷爷,你们这是在谈笑风生吗?”

    惊雷耸了耸肩膀,也没说些什么。

    “渡江一刀?”肖遥转过脸看了看渡江一刀。

    “除了我还有谁来找你呢?”渡江一刀笑着说道,虽然他之前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惊雷不管是先前还是在电话里都没有透露什么,但是他相信,只要肖遥不是个脑残,就一定能知晓自己的身份。

    “你是来帮自己的徒弟讨回一个公道的吗?”肖遥皱着眉头问道。

    他是真没有办法做到像自己二爷爷那么淡定,坐在自己身边的可是岛国第一高手,而且还是站在自己对立面的高手。

    对于一个随时都会拔刀而出的人,肖遥实在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去和对方谈笑风生聊一聊最近的天气情况。

    看来还是自己太年轻了。

    渡江一刀听了肖遥的这番话,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到底是年轻人啊,还是这么沉不住气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年轻人嘛!就得有这样的朝气,别跟个老头子似得,即便是看惯了大风大浪,也不可能做到不起波澜,海上风浪几亿年,现在就能永远平静了吗?”渡江一刀认真说道。

    肖遥笑了笑:“如果你只是来和我说这些道理的话,我觉得您现在就可以走了,我不是很喜欢和别人讨论哲学。”

    渡江一刀说道:“你放心,我这一次来找你,肯定不是因为松下疾风的事情,那都是你们小辈的事情,他死在你手上也是他罪有应得,自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还敢来华夏找麻烦,可惜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在华夏到底有多少强者,以为在岛国接受了太多的鲜花和荣誉之后,就能配着一把刀纵横天下了,这样的人死了,也没什么可惋惜的。”

    肖遥抬了抬额头。

    这个渡江一刀,能这么通情达理吗?

    这和他先前想的完全不一样,竟然没有丝毫的剑拔弩张,不过这也没有让肖遥感觉多么的轻松,反而是让他觉得,周围的气氛颇为诡异。

    他端着茶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倒进了肚子里,如同黄牛饮水,不知其中滋味。

    他懂一些茶,还是在大爷爷和二爷爷的棍棒下懂得。

    但是如果真的问他喜不喜欢喝茶,肖遥的答案也一定会是否定的,在他看来,不喜欢喝茶就是不喜欢喝茶,如果真的非得为了什么高端大气,非得说自己喜欢喝茶,一定是脑袋抽了。

    他觉得碳酸饮料,就是比茶好喝,当然了,这也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品味,代表不了大众。其实不管是喝茶还是喝饮料,自己喜欢就好,没有必要非得为了什么传承茶文化,就非得去喝茶,秦腔,京剧,天桥下的快板,曾经的评书人——现在的年轻人能有几个喜欢的?

    不是说他们不好,能传承数以千年,就一定有存在的价值。

    可是如果还非得逼着人去喜欢,反而会产生一些心里排斥,肖遥自己就是这么想的,最起码以后他不会逼着葛不平他们非得喜欢喝茶,太无趣了些。

    “其实,松下疾风死了,我虽然痛心,可是还不至于来找你一个小辈的麻烦,你们小辈打架,打赢了打输了,我都不会当一回事,他死了,是他活该,不过我这个做师父的,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对不对?”渡江一刀用手指头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开口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表示高度赞同:“你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不过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想要做什么呢?如果你想要动手的话,我觉得你还是抓时间的好,等会我可能还要去接孩子放学,没时间和你唠叨太久的。”

    渡江一刀的脸色变了变。

    他看了看惊雷,沉声问道:“他对待长辈的礼仪,都是你交的?”

    惊雷摇了摇头:“这孩子天赋不错,自学成才,不过我还是挺喜欢他这一点的,能动手的时候尽量别吵吵,这样难道不好吗?明明讨厌一个人,还非得跟别人坐着喝茶,太假了,也就我们这样的人会去做,俗!”

    一个俗字,做了了当。

    渡江一刀拔刀而起,刀影扑朔。

    惊雷顺势而起,旗鼓相当。

    “二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肖遥坐在椅子上稍微愣了愣,满脸狐疑道。

    “你们小一辈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现在自然轮到我们老一辈的过过招了。”惊雷笑了笑说道,之前肖遥动手杀了松下疾风,这没的说,因为那个松下疾风和肖遥算是一个辈的,虽然年纪稍微大了些。

    可是现在,渡江一刀这个老东西都已经杀到华夏来了,还就在海天市,惊雷思索了很久,也想不出一个自己撒手不管的理由。

    该做的终究还是要做。

    该杀的人,也留不得。

    这个道理,惊雷真希望自己很多年前就想明白,也许会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冷哼了一声说:“当年我能打倒这家伙,现在我依然可以。”

    渡江一刀只能报以冷笑。

    很多年过去了,这些年,渡江一刀有了很多领悟,顿悟,实力上也有很大的进步,甚至他隐隐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进入另外一个界面了,在那个世界里,一切都是未知的,可是,起点就不再是凡人。

    可是这些年,惊雷的实力不但没有突飞猛进,反而还倒退了很多。

    虽然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惊雷在他的眼里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肖遥叹了口气:“二爷爷,您看看您这话说的,您的实力咱们谁不知道啊?不过你说的也对啊!他都已经是您的手下败将了,何必还需要您亲自动手呢?我这个做徒弟的,就该帮您料理了。”

    说话的时候,他看了眼渡江一刀,眼神中满是嘲讽之色:“真不知道你的脸皮怎么就那么厚,来找麻烦就是来找麻烦的,先前还非得装的人五人六的做什么啊?你不觉得很没有意义吗?到头来,不过还是拔刀相向而已,俗!”

    说完这句话,他就猛然挥出一拳。

    砸向渡江一刀头颅。

    渡江一刀仓促之下,用刀挡在身前。

    一拳击打在刀片上,渡江一刀的身体也稍微往后退了几步。肖遥没有后退,一只手撑着石桌,稳住身形。

    “哗拉!”石桌上多了一些裂缝,接着崩塌。

    变成一块块不具形的碎石。

    “你有师父吗?别到时候我把你宰了,你的师父还能从棺材里蹦出来,杀了小的来了老的,杀了老的,还有更老的,太麻烦。”肖遥眯着眼睛看着渡江一刀说道。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