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那你亲我一口
    即便葛不哭已经冲到了跟前,葛不平也没有站起身去抱抱自己的妹妹。..

    葛不哭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张开双臂萌萌哒地说:“哥哥,抱!”

    葛不平不顾脑门上往下滴落的汗水,咬着牙强挤出笑容看着自己的妹妹说:“不哭乖,先去一边玩,我还有十几分钟就下课了。”

    不哭只好点了点头,乖乖站在一边,看着葛不平。

    肖遥这个时候凑到了惊雷的跟前,笑眯眯说道:“二爷爷,这还有下课呢?现在是开始进行套课堂式教育了啊?”

    惊雷看了眼肖遥,笑着说道:“我这也叫与时俱进啊!其实做什么事情都得是这样,其实我这也不算是课堂式教育,我只是给他安排了一些课程,一些时间,比如蹲马步,先是半个小时,等以后习惯了,就是一个小时。今天跑两千米,明天跑两千一——这叫什么来着?”

    “循序渐进。”肖遥说道。

    惊雷一拍脑袋,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这叫循序渐进,这也是大哥跟我说的,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也听了。”

    “不错,这样对葛不平也挺好的。”肖遥点了点头,支持惊雷的做法。

    惊雷深吸了口气,看了看葛不哭,问道:“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小丫头?”

    “嗯。”肖遥苦笑着点了点头,“这兄妹两个的感情实在是太好了,想要让他们分开一段时间都有些难。”

    惊雷点了点头:“这没什么不好的,人就是感情动物,如果真的丢掉感情了,活着也是一种苟且。”

    肖遥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这番话听着还是非常有道理的,只是很多人都想不明白而已,无情未必真豪杰。

    即便是肖遥带着葛不哭来了,二爷爷也没打算让葛不平现在就站起来,还是等到了时候,才点了点头:“可以了,去和妹妹说说话。”

    “谢谢师爷。”葛不平这才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点了点头。

    “师爷?”肖遥对这个称呼,还是比较新鲜的。

    “是啊,你小子是我的徒弟,他又是你带过来的,总不能也叫我师父,和你做师兄弟?这也不合适啊,干脆一点,就叫师爷好了,你们两个的辈分不好乱。”惊雷笑着说道。

    如果葛不平还是和以前一样,叫一声大哥哥,这些或许也都无所谓了,可是现在肖遥都已经让葛不平叫他爸爸了,如果还是师兄弟的话,听着就有些不像话了,这个道理,惊雷还是明白的。

    肖遥耸了耸肩膀:“其实我对这些都无所谓了,您看怎么好就怎么来。”

    惊雷白了肖遥一眼,早知道肖遥对这些这么无所谓,他也就懒得花这些心思了,现在就有一种白操心的感觉。

    葛不哭抱着葛不平就开始哭,葛不平也只能安慰自己的妹妹。

    等过了一会之后,葛不平就笑嘻嘻跑到了肖遥的面前。

    “爸爸,谢谢你们照顾我妹妹。”葛不平说道。

    “你刚才都叫我爸爸了,你妹妹当然也是我女儿,有什么照顾不照顾了。”肖遥笑着说道。因为已经有了小月,所以肖遥应付这样的孩子,到也算是轻车熟路了,没有之前那么尴尬,那么束手无策,总的来说,这样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

    他在想,如果自己以后真的有了孩子,会不会又有不一样的感觉了,只是现在他还没结婚呢,暂时考虑这些,似乎也有些为时过早了。

    “对了,我打算把你妹妹送到幼儿园上学去了。”肖遥忽然开口说道。

    “啊?”葛不平一愣,脸上露出了激动地表情,“就和别的孩子一样吗?”

    “一样。”肖遥笑着点了点头。

    “爸爸,可是我听说现在幼儿园收费还是很贵的啊!”葛不平抠着手指头说道。其实他也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够和别的孩子一样,也能安安静静地上学,慢慢长大,生活轨迹就是那么平静,没有太多的波澜壮阔,只是这也只能是想想罢了,毕竟他麻烦肖遥的已经很多很多了,肖遥做的也已经足够多了。

    还让肖遥掏钱,让他们上学,葛不平自己都觉得不合适。

    更何况,他还真是一个孩子。

    “你甭想这些了,我即便真的没钱,不可能让你们两个上不起学的,不单单是你的妹妹,还有你,也逃不了上学的命运。”肖遥没好气道。

    听葛不平说的这些,好像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就是一个穷光蛋似得。

    既然自己已经决定负责葛不平和葛不哭以后的人生了,就一定不会让他们跟着自己吃苦,如果真的是这样,还不如不要将他们留下来呢!

    肖遥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或许别人都不会这么认为,但是肖遥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在听了肖遥的话之后,葛不平脸上的表情看着都有些呆滞了。

    “您是说,让我也去上学?”

    “是啊,你现在屁点大,不上学做什么?”肖遥说道,“不过如果你真的打算上学的话,以后任务可能就要重很多了。”

    “啊?”葛不平一下没明白肖遥这番哈的意思。

    “简单的说,你上学的话,现在也就是跟着你的那个师爷学武而已,但是如果你上学了,除了学武之外,还得去学校,就得两头跑,一边学习,一边学武,会给你造成很大的压力。”肖遥说道,“要不你放弃学武好了。”

    肖遥还是挺希望葛不平能答应下来的,虽然现在葛不平已经开始跟着惊雷一起练基础了,但是,肖遥还是希望葛不平最好能安安静静的过完这一生,没有必要非得舞枪弄棒的,这对于葛不平而言,未必是什么好事。

    葛不平眨巴眨巴眼睛,小声说:“爸爸,其实我可以应付过来的,如果真的不行,我可以选择不上学,我妹妹一个人上学就可以了,我得学武保护她。”

    “这个交给我就可以了啊!”肖遥没好气道,“难道你觉得我还没有保护你们的能力吗?”

    “可是你不可能保护我们一辈子啊。”葛不平忽然开口说道。

    肖遥稍微愣了愣。

    他还真没想到,葛不平竟然能想到这些。

    老实说,葛不平说的很对,即便现在他有保护葛不平和葛不哭的能力,但是他能照顾着两个人一辈子吗?先不说生老病死,他们毕竟有自己的人生,以后会去过自己的生活,不要说这两个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了,即便是,那又怎么样呢?

    即便是他的亲生孩子,他也不可能操控孩子的一生啊!

    “算了,既然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肖遥说道,“这两天我就帮你安排学校,然后给我老老实实上学去,你妹妹那边,你好好说说,估计她也就听你的。”

    葛不平重重点了点头,咧开嘴笑着。

    “爸爸?”葛不平忽然开口。

    肖遥转过脸盯着他,满脸困惑:“干嘛?”

    “不干嘛,就是想叫一声。”葛不平说完,就哈哈笑了起来。

    笑容酸楚……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稚嫩。

    “爸爸!”

    肖遥转过脸,小月就松开拉着粉蝴蝶的手扑了过来。

    “你怎么舍得来了啊?”肖遥笑着问道。

    “我今天还得学习医术呢!”小月抠着手指头说,“还有后天,大后天,我得来学习,主要是鉴别中草药。”

    肖遥揉了揉小月的脑袋:“小月学习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大爷爷都说了,你比我有前途多了。”

    小月嘻嘻笑着:“大爷爷还说了,这是我们家的血脉传承,这是天赋。”

    肖遥没好气道:“你这孩子,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啊。”

    小月又笑着,只是看到葛不平和葛不哭的时候,又露出了好奇的神色:“爸爸,他们是谁呀?”

    “也是我孩子,我儿子和我女儿。”说到这,肖遥顿了顿,说,“和你差不多。”

    小月顿时明白过来。

    她知道,这两个也是苦命的孩子。

    “你好,我叫小月,虽然你比我大,但是我相信我可以照顾你的。”小月看着葛不平扬了扬手歪着脖子,天真烂漫。

    “我叫葛不平,那是我妹妹葛不哭。”葛不平看上去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肖遥将目光落到了粉蝴蝶的身上:“你来得真好,我有事情要找你帮忙。”

    “是这两个孩子上学?”粉蝴蝶问。

    肖遥竖起大拇指:“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粉蝴蝶郁闷半天,也没觉得这句话是夸人的。

    “想让我帮你安排,倒也就没什么问题,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情,把他们两个的故事和我说说呗?我还是挺好奇的。”粉蝴蝶眯着眼睛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好奇心很重。

    索性,他抱着小月,带着粉蝴蝶走到了一边。

    等说到一半,小月就哇哇哭了起来。

    肖遥头疼了。

    “放心,这个交给我了。”等肖遥说完了之后,粉蝴蝶也给了肖遥他想要听到的回答,“原本就没有什么难度,和学校那边打个招呼就可以了。”

    “谢谢你了。”

    “那你亲我一口,以示报答?”粉蝴蝶说。

    “……”

    :../36/36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